吾案有鬼 - 4、同床 买睡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床铺真的很软,就像一团绵云。缪攸第一次没有在陌生地方认床,她把头靠在枕垫上,微微转向一侧,闻见了一股幽谧的气息。既非香氛,也非洗衣液,而是来自某种同类身上的味道。人对气味的认知,保留了数十万年前的动物习性,直到现在,依旧靠气味辨别亲疏安危。从一开始,缪攸见到蒋斯与的第一面,她就闻到了安全的、亲近的气味,让人不自觉地放下心防,愿意相信对方说的话,愿意跟着他一步一步做。

      蒋斯与并不是第一次和一个年轻女性躺在同一张床上,但他是第一次穿着睡衣、手捧着书。他们中间离得不近,床不是kingsize,蒋斯与没有躺在靠边的位置,那么只有另一边的人躺在了靠边的位置。蒋斯与放下书,朝缪攸那边看了一眼,果然,她整个人近乎贴着床沿,只要一翻身就会掉下去。蒋斯与想开口提醒她,但又作罢了,短短几个小时,他对缪攸的性格了解得差不多了,敏感而小心,疏离而拘谨,似乎不太习惯别人的好意。蒋斯与决定随她,只是调暗了床头灯光的亮度,询问:“你要睡了吗?这个光线会影响吗?”

      缪攸背对着蒋斯与,灯光照在她背后,闭上眼,好像也不太影响。但她却没有接话,转过来,朝着光线,问:“你看的什么书?”

      缪攸的长发像海藻般铺了满床,蒋斯与不由得多看了两眼,然后才答:“一本科普书。”缪攸觉得好奇,不由凑近了,想看清封面,几番动作下倒是终于移到床的中间。蒋斯与微微低下手,露出封面给她看,缪攸念出书的名字,有些惊讶:“物理学?”蒋斯与笑了一下。缪攸透过光线,看见内页上的字迹和下划线,更觉意外,终于问出了她在晚餐时就想问的话:“你上过学……”

      话说得非常无礼,但她不是这个意思,她只是惊讶一个性工作者竟然有违背刻板印象的教育水准。蒋斯与好像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他合上书放到床头,也躺下来,转过脸和她靠得很近,说:“你觉得我是什么样?”

      缪攸张口结舌,他们离得太近,比晚间看见他赤身裸体站在面前时还要近,仿佛只要稍微碰一碰头,就能接吻。缪攸猛然转过脸,仰躺在床上,她不自觉地又向床沿挪动,还没动两下,就听见蒋斯与说:“别动了,再动你就要掉下去了。”缪攸尴尬地停住手脚,像一只僵硬的昆虫。蒋斯与严格遵守约定,真的没有碰她,只是看了眼手机时间,又打了个哈欠,说:“睡觉吗?我有点困了。”

      缪攸才放松下来,她重新躺好,找回作为这场交易中花钱一方的主动权,说:“睡吧。”话音刚落,唯一一盏床头灯就熄灭了。屋内陷入一片安稳的黑暗中。

      蒋斯与大概没有骗她,熄灯后就没再换过姿势,随后呼吸声逐渐平缓绵长,直到缪攸因今天种种事故仍惊魂未定时,蒋斯与已经真的睡着了。另一个人的熟睡气息和呼吸节奏,理应能传染给同床的人,可缪攸不知怎的,越来越清醒,她闭上眼就会浮现身边这个人的样貌,尤其是那副不着寸缕的躯体。或许是今晚的所见所闻比她前二十九年平凡人生所带来的冲击大得多,以至于令她忍不住轻轻侧转身体,朝向身旁熟睡的人侧卧,然后控制不住似的,将头一点一点靠过去,几乎快要靠到他的肩膀,但身体以下仍旧蜷缩着,离得远远的。好像这样,她就能自圆其说,既不触碰身体,又能获得她花费不算便宜的价格所想获得的安心。

      于是这场纯睡觉的交易,就在缪攸第一次安稳睡到天亮时很快结束。

      蒋斯与醒来时,缪攸仍在睡梦里。她的头抵在他的后背,手臂无意识地轻轻环住他的腰,一条腿放在他身体上,就像相熟的情侣。

      如果是平常的客人,他会按照她们喜欢的要求,将她们舔醒,并顺着早晨的情欲再高潮一次。但这位客人的要求是,纯睡觉,不上床,也别碰她。蒋斯与很守职业道德,现在是客人在碰他,不能算他的问题。

      缪攸睡得很沉,就连身边靠着的人转过身换了个姿势都没有惊醒。她的失眠症一般出现在入睡前的阶段,像一架在跑道上加速的飞机,别人都陆续起飞了,只有她两个小时后还在原地。除此之外,她还会过早醒来,即使入睡花了两小时,仍会在叁小时后醒一次,再重新开始困难的入睡。不过昨晚,缪攸稳稳睡了一段标准的八小时睡眠。从入睡到醒来,就像回到无忧无虑的孩童时代,一眼到天亮。

      缪攸睁开眼的一瞬间受到了惊吓。她几乎下意识向后缩了一大块空隙。蒋斯与朝她笑了笑,礼貌问好:“早,昨晚睡得好吗?”声音还有一些刚醒的低哑。缪攸直愣愣盯着他看了几秒,才想起所有事,紧张的精神才又重新放松下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脸,背朝蒋斯与躺着,只从枕头里发出一声“嗯”。蒋斯与重新恢复了肢体自由。他在被子底下稍稍动了动四肢,又望了眼似乎又睡过去的缪攸,思考了一下,保持原状。

      蒋斯与昨晚睡得不错,换句话说,只要不工作,他一向睡得好。有些客人包夜,往往干到早上,客人睡过去,他要收拾床铺。有时还会有客人要求和他共浴,一来一回,闹个通宵也正常。况且来找他的年轻女客,大多对性都有自己的喜好,重质也重量,吻技、前戏、口活,还有体力和时长,每一场下来并不轻松。所以蒋斯与不太想包夜。而昨晚这一个——蒋斯与闻到缪攸身上似有若无的体香,像某种静谧无害的小动物的奶香——与他接过的所有客人都不一样。缪攸要的很简单,她不要蒋斯与的身体和服务,她只要在睡觉时,蒋斯与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后背。

      缪攸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等再醒来时,床的另一边已经空了。她猛地坐起身,呆了半晌,突然跳下床四处找手机。昨晚太大意了,竟然在不知底细的人家里把贵重物品随意放置。一时间,缪攸脑中想起无数个社会新闻,什么约炮被骗走所有财物,什么一觉醒来人去楼空。她在卧室里翻找了遍,一无所获,脸色顿时吓得惨白。她所有值钱的家当都在手机上,存款、工资、信用卡,丢了手机,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强烈的恐慌令缪攸快要哭出来,她又想起昨晚吹头发时去过的里间浴室,此刻无法思考太多,几乎不加反应地直直冲进去。推开门的刹那,缪攸有一点后悔,也有一些难以言说的自我厌弃,就像屡屡当众出丑的悲剧角色,世界上人那么多,可社死的总是她。

      ——推开门的刹那,她看见蒋斯与诧异的脸,以及他赤裸的身体……和手中正在挺直抽动的性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