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案有鬼 - 1、见面(1) 买睡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缪攸是在一个热门论坛的评论区里看到的,内容不便启齿,关涉成人。她花了一个多月做心理建设。给论坛陌生id发私信、花钱买睡、社恐,每一条都抵不上失眠症的折磨。最后,她在自称「幸幸」的陌生女子回甘无穷的表述中,知道了蒋斯与的联络方式。

      这年头,女的找鸭不稀奇,但却隐晦得很。同路边随处的粉红发廊不同,服务女性的男从业者要求更高,安全、健康、守密、活好,缺一不可。是以花钱买睡的女客,在一定层次上更有钱,也更具自我意识,需求爱且享受性。能服务好这些客人、并让她们私下口口相传、暗中分享的,蒋斯与绝对算其中佼佼者。

      这晚,缪攸早早到了四十分钟。

      此前,她按照幸幸的指点,把微信名片推过去,等到凌晨四点一刻——她正深陷于又一场稀松平常的失眠折磨时,微信提示音响起。一个头像是裸露着上半身的帅哥主动打了招呼。

      蒋斯与通过了她的微信验证。

      缪攸醒了神,点开对话框,只是一句惯例的“hi”,她盯着对话框等待对方再主动说什么,但再无下文。一种悬而未决的焦躁心情,让缪攸更加难眠,等到四点四十,她再也忍不住,发了个“你好”回过去。没想到这次对方竟很快回复了:“原来你还没睡啊。”

      缪攸翻身坐了起来,她竟有种奇异的宽慰感,是孤独失眠时遇到同病相怜之人的宽慰感。她赶忙回复:“你也没睡?”发出去才觉像是久未联系的暗恋对象,不由得加速了一丝心跳。

      很快,下一条回复就来:“刚结束,客人去洗澡了。”

      缪攸迟钝了一会儿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方才那种奇异的悸动,瞬间变回凌晨四点依然失眠的现实。当然了,这是一只鸭子,花钱就能睡的那种,缪攸告诫自己。她疲乏地躺回到僵硬的床上,扔下手机,不打算再回复。没过多久,又一条消息发来:“你是幸幸的朋友?”

      缪攸不知道他是否真能记住所有服务过的客人的名字,但她并不好如实说自己只是在热门论坛上联系到了这位幸幸,便含糊其辞:“她说你很好。”

      「很好」的指代有很多,缪攸想的是最普通的那种「人很好」,却被对方自动理解成了「活很好」。于是下条微信就是:“下下周五晚上有空的话,你就能亲自体会了。”

      缪攸霎时间有种被性骚扰的冒犯感,但下一秒清醒,是她要花钱买睡,对方这么说话很符合职业,而且还是在跟她约时间。缪攸想了想「下下周五」,问了一句不太有常识的问题:“可以提前一点吗?”对方似乎在纠结,显示了很久“正在输入”后,才发过来:“抱歉啊,之前的时间都约满了。”缪攸这才明白幸幸说的「他很难约」是什么意思。

      既已如此,无非是约或不约。缪攸看着屋内黑漆漆的空间,换了一边侧卧,小腿的肌肉因失眠而无力,眼周干涩,唯独脑中毫无睡意,过了片刻,一字一字打下:“好,下下周五见。”

      只是这次,没有及时消息再回来。缪攸望着对话框等了一会儿, 又放下手机仰躺着等了一会儿,最后等着等着在半梦半醒间睡了过去,直到上午醒来,才惊觉昨夜没等到回复,第一时间打开微信,发现对方在一个小时前才回她半夜四点多的「下下周五见」。对方回的是一条地址,和说明文字,就是任何服务之前的循例说明,并附上了一份体检报告。缪攸甚至觉得,这是他准备好的模版,每个客人预约时都复制一遍。

      然而,没等到下下周五,只在今天下午六点半,她就收到了一条询问她晚上是否有空的微信。“今晚预约的客人临时参加party,不方便来了。”缪攸看着这条微信,心想,是不是昨晚问他能不能提前,被人当成了性饥渴,有了临时空缺,第一时间就想到自己。而在心底深处的另一面,她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今晚终于不用再失眠。

      时间约的是晚上八点,地点在一片私密性很好的别墅区。

      缪攸七点二十就已经站在了16号别墅的门口。别墅有叁层,二层外还有一个开阔的露天阳台。到了晚上,阳台照明灯亮起来,竟显得这间别墅温馨柔和,宾至如归。靠外面的房间都是黑的,好像没人在。缪攸还没弄清楚门禁的操作方式,就意外发现楼下的门没有关严。她举着手机小心翼翼地拉开门走进去,只看到楼梯口透出来二楼隐隐的光线。缪攸没找过鸭子,不知道这是不是什么行业操作规则。但她在客厅站了一会儿,也没找到灯的开关,就给对方发了语音通话。等待音一直在响,缪攸边举着手机,边拘谨地寻着光线缓步上了二楼。

      就在二楼靠楼梯口的一间房门外,她听见了蒋斯与的声音。

      “深吗?”“啊!深……深……快点!”“要多快?这么快?”“啊——不行!不行……要死了……”“还想要再快点吗?嗯?”“要……呃!”

      缪攸近乎僵硬地立在现场。屋内酣战如潮,响亮的肉体撞击声伴随男女放肆地吟哦喘息,混成一团公共浴室炙热窒息的水气,将她紧紧糊住。

      “操得你舒服吗?”“舒……服……啊……舒服……”一个词被拆成两口气,每一次呻吟都伴随下一波更强烈的浪潮。缪攸29岁,就算是母胎单身,29岁的成年人也知道屋内正在奋力交干的情事的确称得上激烈。原来活好也是真的。她两脚不知如何进退,唯一的理智竟是立刻挂断了通话。屋内的战况似乎已近高潮,越来越高频的撞击伴随女性难耐的尖叫,听得人也一起跟着快要断气。下一秒,尖叫声被堵住,只从喉管里发出闷哼。随后,闷哼也逐渐激烈,像是再也堵不住,最后两秒化成两道绵长又婉转的轻啸,难分难舍,交织成行,一同魂归天元。

      一场性事至此结束。

      缪攸站在原地,猛然间一口气重新吸进肺里,她像误入神魔鬼界的凡人,找不到退回人间的路。可还没等她回过神,一直紧握的手机突然响起清晰地铃声,就在这扇门口。

      屋内似乎又有什么动静人声,只是没过一会儿,就被哗哗啦啦的水声掩盖。

      紧接着,门开了。

      缪攸猝然看到了蒋斯与——举着手机放在耳边、身上未着寸缕、用一双仍有些红晕的眼神盯着她看的、她找的鸭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