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产粮站 - 三十四张银票 对不起,我只有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叶梓端着空碗往回走,想着这沉将军给人的感觉,也不像一开始那么吓人嘛。

      居然会养一只狗,还是挺有爱心的。

      走到客栈大堂,她看到后房的厨子着急地向她走来,后面还跟着一位忿忿的清秀男子。

      叶梓认出来这是跟在洛小公子身旁的小厮。

      她眼皮一跳,预感不妙。

      果然,那厨子上前一步:“叶姑娘,这人非说我做的饭菜有问题,导致他家公子吃了上吐下泻……”

      小厮在一旁阴阳怪气:“什么叫非说,我家公子之前都好好的,就是吃了这破店的东西才生了病!”

      “我在这儿干了十年了,还没见谁一吃我的菜就吐,你……”

      叶梓头痛,怎么一到她看店就出事儿,还跟那洛小公子沾边。

      今天早些时候叶娘有事要出去一趟,所以就嘱咐她好好看店。

      本来以为没啥事儿,结果今天还没过完,就来了这么一出。

      两人还在争吵,她赶紧将他们拉到离大门远一点的地方。

      “就是说,洛公子突然头晕、肚子疼,然后就吐了?”

      “何止是吐了,我家公子现在是脸色苍白,虚弱不堪!”

      “那他现在正躺在床上?”

      “那不然呢!”

      听着他一句带一根刺的话,叶梓心里想,该说果然不愧是洛小公子的人吗?

      叶梓关注重点:“请大夫了吗?”

      小厮这下迟疑了:“……没来得及。”

      叶梓扶额。

      大致了解了事情原委之后,她让店里的小二去医馆请大夫回来。

      大夫来得很快,叶梓跟着他和小厮往楼上走,结果半路被隔在门外。

      “烦请姑娘避嫌。”

      小厮这时候倒挺有礼貌。

      于是她只能在门外等。

      不一会儿大夫就出来了,她赶紧迎上去:“大夫,如何?”

      大夫淡淡说:“并无大碍,身子不适应而已,需多出来走走。”

      “好的,多谢大夫!”

      她将银钱递上。

      她就说,自家的饭菜是没有问题的,听洛小公子这症状,倒比较像是水土不服,他又每天闷在屋子里,换她早就闲出病了。

      她往半开的门里看,床上人脸色比那天还要白上几分,一双凤眼未睁,倒多出些羸弱蒲柳之态来,好不让人怜惜。

      看着小厮手忙脚乱的动作,她叹口气,让后厨拿温水冲了蜂蜜。

      结果端上来时,屋里小厮已不见踪影,她看了看热气腾腾的糖水,又看了看屋内虚弱的人,一时间照顾人的细胞又发作,鬼使神差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有股淡淡的酸味。

      “洛公子?洛公子?”

      她试着轻声唤了唤。

      床上之人睫毛只颤了颤,并未醒过来。

      她松口气,端了矮凳坐到他床边,拿着汤匙一勺一勺地喂他。

      可能她喂得急了,他吞咽不急,部分水从嘴角溢出。

      她赶忙拿帕子擦擦他嘴角,谁知被他抓住了手。

      他脸在叶梓手上轻轻地蹭,声音娇软:“嗯……”

      她顿觉尴尬,想要将手抽回。

      结果这看起来虚弱的人力气还不小,她试了几次硬是没能成功。

      不得已将碗放到一边,她左手摁住他的手,终于一下将手抽回,没注意到床上人皱了眉,眼睫乱扇。

      叶梓正端碗准备继续喂,回过身来就见一双潋滟的凤眼怒视着她。

      “你竟……擅闯房间……”

      平日尖锐的话因为说话之人的有气无力失了气势。

      叶梓心里打鼓:完了完了完了。

      她垂头丧气站起:“抱歉。”

      这时楼下传来洛家正君——也就是洛小公子的爹——以及其他人的声音,她连忙将糖水放到床边:“这是蜂蜜兑的,记得趁热喝了!”

      说罢就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屋。

      而床上之人只来得及伸手,衣角从指缝间一闪而过。

      他盯着床边的碗,忽然将其拂至地上。

      恨恨地说:“一个平民,也能近我身。”

      傍晚的时候洛水衣破天荒下楼来吃饭了,叶梓稍稍看了他戴着面纱的脸一眼,就匆匆转移视线,并且尽量少出现在他面前。

      她又去看了一次小黑,然后去后院转了转,正好碰上沉白羽。

      她远远打了个招呼:“沉将军!”

      沉白羽似乎有些惊讶:“嗯……”

      她猜测他在此地可能是在训练啥的,准备离开不再打扰,没想到被他叫住。

      “你……叫什么?”

      叶梓惊讶他居然会主动开口,接着意识到她确实没给他说过她名字。

      她开心地开口:“叶梓,沉将军叫我叶梓就好了!”

      “叶梓……我知道了。沉白羽,我的名字”,沉白羽微顿,“你以后,就别将军将军地叫我了。”

      其实……她早从红九那儿知道他名字了。

      不过叶梓可不会说出来。

      她意外他如此亲和与坦诚,她走近,仰头看他,语调上扬:“那,沉白羽?”

      沉白羽低头看她笑意盈盈的双眼,语调破天荒有些慌乱:“你,你笑什么。”

      她看他微红的脸,心里直笑:还是个没长大的少年嘛。

      (叶?已经完全忘了面前这人杀过无数人?梓)

      “因为我觉得将军你,其实……嗯,很真诚可靠。”

      叶梓挑了个较为合适又不那么冒犯的词。

      虽然她是想说“可爱”来着。一个人高马大的将军却会红脸,反差真的太可爱了!

      沉白羽瞳孔缩了缩,抬起头看向其它地方:“是、是吗。”

      叶梓点头,表情真诚:“嗯!感觉相处起来很舒服。”

      沉白羽小时候听得最多的评价是“孤儿”“要债的”“呆子”,稍稍长大之后多了“好看”“粗鲁”,再等到他立了军功、被封为将军之后,评价全都无一例外变成了“强到非人”“吓人”“可怕”“嫁不出去”。当然,是没人敢当着他面说的。

      还是第一次有人当面如此评价他。

      “将军,我……咦,叶梓?”

      红九出现在门边。

      沉白羽立马恢复之前的冷眉冷眼,快步向她走去,语调也变得平淡无波:“何事?”

      瞬间气场就变了,是绝技吧绝技!

      她看他俩一时半会儿也完不了,索性说了句“那我先走了”就走了。

      正在说话的沉白羽身子一顿:“嗯。”

      她又去大堂转了一圈,确认今天没有什么事儿了,去叶娘那儿打了声招呼就准备回去。

      走到半路,一道修长的身影拦在她面前:“姑娘,请留步。”

      洛水衣戴着面纱看向她,一双凤眼似有若无地含着情,温婉又勾人。

      ————

      首-发:po18.vip「po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