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产粮站 - 三十三张银票 对不起,我只有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第二天在客栈,叶梓多多少少对那群人有了了解。

      那少爷是江南赫赫有名的荣国府的小公子,洛水衣。洛家的主母早年救圣上有功,被封为荣国公,从此可以说是江南最为显贵的家族。

      而圣上一直以来也对洛家格外照拂,这次冬宴就亲自嘱咐其定要到场,还专派了一队人马护送。

      她昨天看到那位穿着盔甲的那人,据说就是领队。

      叶梓只道果然都不是好惹的,再加上昨日那洛水衣一副瞧不上此地的样子,于是她在客栈的时候都尽量避着这几人,以免触了霉头。

      可是由于他们人太多,又是非贵即煞,让人只敢望而远之,所以整个客栈简直相当于被他们给包下了,平日里只有大堂还接待些吃饭的散客。

      也就是说,叶梓跟他们接触简直是不可避免的。

      啧,离冬宴开始还有半个多月。叶梓发愁。

      不过还好,洛水衣很少出来,连吃饭也都在房间内,白日在客栈大堂里的多是些下人和护卫,一来二去,叶梓倒是跟其中一个名叫红九的娃娃脸女孩子混熟了,顺便也从她那里得知了许多关于他们老大,也就是领队的事情。

      原来他叫做沉白羽,出身民间,不过二八,却在一次次征战中立下显赫军功,如今已经是一品大将军了。

      原来真是上过战场啊,怪不得杀气好重。

      “那他、呃,就是沉将军,怎么会被派来护送洛公子啊,感觉,感觉有些大材小用啊。”

      叶梓不解。

      红九对她招招手示意她脑袋凑近,然后压低了声音:“我感觉是上头那位,有些忌惮我家老大,现在又是休战时期,所以常常命他跑南走西做些鸡肋的事情,压压他。”

      “哦……”

      确实,历来皇帝都忌惮武将功高盖主。

      突然,她感觉身后一凉,旁边的红九不知道什么时候直起身子端正地站在了一边:“将军。”

      她回头,只见高出她至少一个半脑袋的沉白羽正站在她身后。虽然他已经脱下了盔甲穿着常服,但其宽肩厚背加上没甚表情的脸,依旧给了她十足的压迫感。

      虽然他生得剑眉星目、好不端正,可是眸子中萦绕的肃冷之气只让人打冷颤。

      怎么神出鬼没的!好可怕!

      她当即条件反射地往后退,谁知慌忙中却被凳子绊倒。

      “啊——”

      沉白羽皱眉,大手一挥就揽住了叶梓腰肢。

      叶梓身子绷紧,结结巴巴地道谢。

      感受到怀中女子的害怕,他放开她,右手紧握于身后,眉头皱得更紧:“真弱。”

      意外清亮的少年音。

      “抱、抱歉?”

      等等她为什么要道歉啊!!

      随后他转向旁边的红九,开口:“马步,两个时辰。”

      红九一脸欲哭无泪:“是。”

      说罢他就转身往客栈后院走去。

      确定他走远了,叶梓仿佛劫后余生;“吓死我了!沉将军真的好可怕。”

      红九毫无生气地应和:“我两年前就知道了。”

      ————

      叶梓在后院陪着扎马步的红九聊天。

      “你可不知道,当时我们一天一夜未合眼,就是怕敌方突然袭击,最后,还是我们将军力排众议,果断决定当天夜里发起进攻,打了个对方措手不及……”

      叶梓兴致勃勃地听着:“看来话本里说的都是真的,行军打仗真的不容易……”

      红九不屑:“切,话本里算什么!比这危险的时候还多了去了!不过还好有将军。虽然我们都怕将军,但不可否认——”

      话未说完,就被“嘭”的一声打断。

      她俩抬头往发出声音的二楼看去,结果只见关得紧紧的窗户。

      随后从窗户里冷冷传出:“凡妇而已,嘈杂难听。”

      是洛水衣。

      红九翻了个白眼,小声对叶梓抱怨:“不过是个妄想攀权附贵的。阿梓,你是没看到他在那些京城大人们面前的温婉做派。到了咱们这儿,就不装了。”

      叶梓觉得这样说别人坏话有些不好,于是只简单回应一句:“可能他也是装累了吧,毕竟维持大家公子的形象也是不得已。”

      红九语气轻快许多:“嗯也是,还好我们可以不用装,想如何就如何。”

      这件事倒没让叶梓觉得生气,只让她对他“不好惹”的印象又加深几分。

      她这种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还是少在他面前碍着他眼的好,反正也就这半个多月。

      —————

      这几天过得倒也畅快,店里事不多,她又找到了可以一起谈天说地的朋友,还有,她在附近发现了一只狗!

      那只狗总待在墙角,对试图靠近的人龇牙咧嘴,也不知有没有人喂养,好不可怜。

      (苏芷青:阿姐已经把我忘得干干净净了是吧。)

      作为终极爱狗人,叶梓素来有极大的耐心让每只狗最后乖乖将自己的头放到她的掌心下任她撸,不管它之前有多警惕多凶恶。

      今天她也端着后厨剩的肉和饭,来到客栈背后,继续用吃食贿赂这只狗。

      “嘬嘬嘬,来,小黄,吃饭了。”

      这狗是狼狗,身上皮毛黄黑夹杂,她也就擅自给它取了一个中华上下五千年通用的名字,小黄。

      反正没看到主人,自己悄悄叫一下,没事儿吧。

      小黄见来了人,照旧竖起耳朵,嘴里发出“呜呜”的警告声。

      叶梓叹口气,还是不信任她啊。不过比起它前几天一副要咬人的样子来,已经好很多了。

      她小心翼翼把食物倒在离它稍远的碗里,刚倒干净,就被人狠狠抓住手腕扯到一边。

      “嘶——”

      “你给它吃什么?”

      沉白羽不知何时出现,一双眸子里满是怒意。

      本来想喊痛的叶梓一见是他,再加上未经允许偷偷投喂别人狗的心虚,她语气弱了几分:“我就是,就是看它没东西吃,来、来喂喂它……”

      沉白羽见狼狗熟练地走到碗边吃了起来,心里信了几分,放下她手腕。

      叶梓立马甩了甩明显红了一圈的手腕,随后听见他迟疑开口:“……抱歉。”

      叶梓没想到他还会主动道歉,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

      “嗯……没事儿,主要怪我偷偷喂它。”

      她想了想又接着问:“小黄是沉将军的吗?”

      沉白羽见她把目光放到狗身上,才知道小黄指的是它。

      “嗯。不过,它叫小黑。”

      “哦哦哦,小黑。”

      叶梓在心里想,跟她取的没什么区别嘛。

      “那沉将军,我以后还可以来喂它吗?”

      沉白羽挑眉:“你不是怕它?它确实,咬伤过人。”

      小黑生性警惕暴躁,在有次咬了一个恶意伤害它的人之后,周围人都怕它咬人、建议他扔掉,宫中那些人更是,连靠也不敢靠近。

      更何况,他可没忘叶梓小心翼翼的动作。

      再加上知道小黑是他的,他本料定她以后都不会再来。

      谁知面前女子对他弯了弯眉,侧头看着吃饱喝足回到原位的小黑说:“一开始我当然也怕呀,但这不妨碍我喜欢它。”

      这样吗?

      沉白羽喉结动了动。

      ——————

      首-发:po18.vip「po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