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产粮站 - 一张银票 对不起,我只有钱(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叶梓她穿了,魂穿到了一具大约十八岁的女子身体里。

      印象中前一秒她还在熬夜肝公司给的ddl,下一秒就眼前一黑,再醒过来自己就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了。

      哦,准确来说是躺在房间的地上。

      自己穿的这具身子以前约莫是个痴呆,她在对着进门的人说出一句“有水吗”之后,就看到那人一脸惊喜地地把茶水端来:“阿梓你清醒了?!老天有眼老天有眼保佑叶家……我的阿梓,这些年太苦了……”

      说着说着竟是落下泪来。

      原来这人是原身的娘。

      叶娘是个运气好的,早年间朝廷要出征,大肆收购粮食,她趁此狠赚了一笔,于是就此发迹。

      放到现在,也就是所谓的“暴发户”。

      虽然不说富可敌国,但往下走几代,可以说皆是吃穿不愁。

      但也许是最初赚了国难财,她这些年来财运亨通,但却一直没怀上孩子。

      好不容易生了个女儿,却是个傻的。

      但在她看到孩子朝她笑的一霎,自己对于钱财无可止境的欲望突然就停了、弱了、淡了。

      于是从此不再醉心于钱滚钱。

      她卖掉了各种产业、铺子,最后只留一个叁层楼的客栈,和一处带有四五个院子的大宅。

      一众仆人也遣散了个干净,只留了一个厨娘、一个管家和几个浣衣扫地的婢女。

      近年来还养成了定期去庙里捐香火钱的习惯。

      叶梓在听她述说这些的时候,惊叹于她一介女子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不过之后叶梓就明白了。

      这里有点“女子为贵”的意味,不过不是那种男女完全倒置的女尊,只是因为女少男多,女子才显得更加尊贵。大体上,男女还是平等的,除了只能嫁不能娶以外,男性与女性享受的权利基本相同。

      但叶梓觉得吧,明面上是这样说,然,女子地位还是会高上些许,而男子还是免不了要讨好女人、迎合女人的喜好。

      ……因为她们客栈对面,就是一家花楼,不过里面卖笑的都是男子。

      这不,叶梓本来正快乐地提着一盒绿豆糕往客栈走去,就被这花楼前的纠纷拦住了脚步。

      要说距离叶梓穿来这里已经过了十来天,开始她确实震惊确实不习惯,但后来一想到她那996的生活,突然觉得现在的处境不要太好——不愁吃喝,也不用像小说里那些魂穿的主角一样担心被人抓住破绽——这不就是她之前梦寐以求的咸鱼人生吗!

      于是她从善如流地接受了暴发户之女这个身份,每天不是睡觉就是逛街吃东西,过得特别快乐。

      最主要的是,她之前是个孤儿。突然有了可以说是纵容她的母亲,她只想及时行乐。

      时间拉回现在。

      花楼门前,一位看起来就财大气粗的女子正对跪在她面前的小倌骂着,不知那小倌回了一句什么,竟惹得女子一脚踹向他,直将他踹出几米远,刚好不好的,就停在了叶梓脚边。

      叶梓步子直接僵住。

      (?Д?)好可怕,她是练过的吗?!看着都好痛……

      视线下移。

      她弯下腰:“额……你没事儿吧?”

      说着把手里的绿豆糕放一边,伸出双手准备去扶他。

      那小倌伏在地上,听到她的问话身子一僵,随即挣扎着站起身:“多谢姑娘……咳,奴家无事……”

      然后一瘸一拐地走向青楼。

      叶梓这才发现花楼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另一个男子,青袍缓带,长身玉立,即使看不清面容,也能让人感受到周身那暖玉一般的气度。

      男子来了之后,那泼皮女子的注意力就全放在了他身上,一言一行似乎急躁又讨好。

      “……我只是太…”“……何时有空……”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听不真切。

      见小倌应该没有大碍,叶梓收回视线,向客栈走去。

      进门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绿豆糕忘了拿,于是又赶紧跑回去拿。

      这可是排了好长时间的队才买到的!

      再次走向客栈时,叶梓注意到女子已经不见了,而那青袍男子却向她走来。

      “姑娘留步。”

      醇厚低柔的一声。

      叶梓迟疑地停下仰头看向他,目光在对方含情的桃花眸上堪堪滚过一圈就连忙移开了,脸却不争气地发着热。

      “何、何事?”

      啊可恶,声音好听就算了,怎么人还这么好看!!

      上辈子别说帅哥、连男的都很少接触的叶梓在心里无能狂怒着。

      “呵”,察觉到叶梓的动作,男子轻笑一声,“无事,只是想感谢姑娘刚刚对花某家小奴的照顾。若姑娘不嫌弃,还请赏脸到楼上品茶。”

      唉,笑声也好好听。但是……照顾?指刚刚那个小倌?她啥也没做啊……更何况,楼上,不就是花楼吗!

      正在迟疑,就听到一声唤,“阿梓?怎么还不进来?”

      叶娘出来一看当下情景,立刻又说道:“阿梓,快随我进来。”

      末了又添一句,“花公子,我与我家小女有话要说”,全当打了招呼。

      花公子像没看到叶娘的敷衍一般,仍是笑着点点头,笑意未减半分。

      反倒叶梓没反应过来:“诶?噢好。”

      转身要跟着叶娘进去,但又觉得晾着他不太好,想了想忍痛把手中绿豆糕塞给他:“多谢相邀,我就不去了。这绿豆糕,嗯,公子拿回去吃,我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

      最后一句似怨似伤,她说完就赶紧走进客栈,怕多待一秒就会反悔。

      剩下才反应过来的男子盯了手里的糕点一阵,然后才摩挲着慢慢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踱步回去。

      这边,叶娘火急火燎地将叶梓拉到客栈后院:“阿梓,你怎么跟花楼的老板遇上了?”

      叶梓把刚才发生的事简短地说了一遍。

      “唉,应该又是一个想要得到他而发疯的人”,叶娘听罢,摇了摇头,“花散之,一个小倌,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成为了花楼的主人。爱慕者无数,左右逢源,想是惯会玩弄人心的。阿梓,听娘的,这等风月场上心思深沉的人最好不要挨上!”

      叶梓乖巧点点头,心里却想,怪不得,她今天根本没做啥,但他还是注意到了并且立马就向她道谢。一般人都很容易对他有好感吧。

      况且……他还这么好看!!

      不过她倒对他没有太多反感,毕竟长得帅并且对你还温柔的人谁忍心讨厌呢。最重要的是,她觉得他也没啥不对的,反而觉得他厉害。努力过上更好的生活不是很正常吗,要是搁她她还没那个本事嘞。

      随后叶梓等着叶娘交待好客栈的事情后就同她一起回了叶宅。

      到了门口却看见立了个男子,虽低垂了眼眉,却还是给人一种冰冷孤傲之感。

      “诶这不是……”

      叶梓认出了那人,正惊讶他为何会在这儿,一旁的管家就迎上来解释。

      “夫人,小姐,这人在这儿站了约莫有半时辰了,他说是……小姐吩咐的……”

      一句话说到最后,吞吞吐吐的,仿佛是什么不耻的事情一般。

      叶梓这边先惊叫起来。

      “诶?我吩咐的?没有啊我只是看他怪可怜的,就随手给了他几两碎银……”

      叶娘和管家听了神色都有些古怪。

      ———————————

      好久没写手都生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