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小小 - 第五百五十七章 争 星耀九天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轩辕闵浩自然是听了轩辕耀辰的话才来的,他知道,今天晚上宫中就要发生大变,现在这种情况下,谁控制得了局势,谁就占据有利的局面。

    轩辕耀辰出了城,他自然得把这个任务接过来,不能出现什么纰漏。

    他一到这里,就看到了宁王和陈相国在一起,心里就明白,这两个人绝对没有打什么好主意,而且,他们俩是这件事情的关键,密切注意着他们,就相当于成功了一半。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反正其它的事情轩辕耀辰已经安排好,他今天晚上就要和这两个耗在这里了!

    一直到天泛起了鱼肚白,城门缓缓大开,上朝的时间快要到了。

    百官陆续走进了城,陈相国心中得意,对轩辕闵浩和宁王说道:“二位,咱们去大殿那边吧,估计其它同僚都快到了。”

    宁王自然同意,一晚上都在这里互相看着,说一些没有营养的片汤儿话,还翻来复去的说,他都快烦死了。

    轩辕闵浩伸了个懒腰,心中暗笑,这二位真是各怀鬼胎,估计也烦自己烦得够呛,于是,他也便点头说道:“好吧,去大殿。”

    百官陆续走入了殿内,龙椅上还空着,陈相国眯了眼睛望着那高高在上的龙椅,心里暗自得意,这么多年过去,总算是等到了,太子登基之后,他就有办法挟天子以令诸候,实际让这天下成为陈家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百官不由得开始低声议论,陈相国微垂了眸子听着,他知道,今天皇帝是不会来了。

    此时的后宫中,皇后自从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就没有说过话,也没有过什么表情,满宫的人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嬷嬷陪在皇后听身边,也不敢开口劝慰。

    这么多年过去,皇后的本性暴露再无一点掩饰,耐性一点一点的失了,别是在她自己的宫内,当初的温婉大度,端庄从容的模样早已经如碎末般消失不见,动不动就发怒,像是一头被疯狂无情的兽。

    嬷嬷只有等到她略微平静了才敢上前,不然难免不会招来横祸,宫中有多少人都不知道死在这上面了。

    皇后突然转过头看向她,嬷嬷吓了一大跳,心头隐约有不太好的预感。

    皇后一字一句,似浸了血腥道:“去,把本宫那只木盒子拿来。”

    “……是。”嬷嬷不敢耽误快步转身离去,在最隐秘处的一个柜子里寻到了那只木盒子。

    盒子是诡异的黑色,经过细细的打盘磨光滑如镜,没有一丝花纹装饰,四角也没有花纹或者包金,中间一枚造型别致的黑色锁子。

    像一块巨石,黑沉沉的压在人的心上,嬷嬷捧着它的手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皇后看到那只盒子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无尽的杀机,似升起了明锐的光,她苍白纤细的手指,一把夺过那只盒子,如同鬼爪。

    她望了望窗外的天色,阳光即将冲破云层,她微微眯了眯眼睛。

    她抱着那只盒子摇晃着站了起来,走到窗前,对嬷嬷说道:“你出去吧,关上门,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嬷嬷垂首退了出去,身影消失在宫院中,一丝声息也无的若大的院子,一个人影也没有。

    皇后沉默着立了半晌,她低下头,手指慢慢的抚摸着脖子上的一串珠子,摘下那些珠子,指尖摸到了其中与众不同的一颗。

    她拿着那颗珠子放在嘴里,那是一枚精巧的哨,吹出的声音细而悠长,寻常人听不到,只有一种人。

    后窗无声的开了,三个黑衣人翻窗而入,目光有些呆滞,他们在皇后身后两米开外的地方站下,便再不动了,如同木偶一般。

    皇后慢慢转回身,她把那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个黑色的信封,上面有一个个的人名,用白色的字迹所写,看上去十分诡异。

    皇后把它们分散到三个黑衣人的手中,低声而平静的说道:“按照这上面的名字,分到他们的手中,别的不用做。”

    三个黑衣人点了点头,一字未说,转身又从后窗越了出去,一丝声息也没有留下,像是从来没有人来过。

    这是陈相国培养的死士,如同影子,都是聋哑之人,不能听到声音,不能开口说话,却看得懂手势和唇语。

    他们因为训练而摧残了某些器官,寿命也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一般的都活不过三十五岁,他们真正可以被利用的时间也不过短短的几年功夫。

    这一次,陈相国决心要助太子登位,派了三个到了皇后的身边。

    皇后把那些信件都发了出去,盒子底还留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瓶子,不用打开,她也知道里面是什么。

    她把那个瓶子握在手中,越来越用力,瓶子冰凉被手掌握得滚烫,她的眼底是凄然的光。

    发出的黑色信封,都是当年跟随陈家的旧部,除了之前由陈相国和他们打深情牌之外,皇后的这些黑色信封,无疑就是催命符。

    那里面装着的,都是一些关于他们秘辛旧事,每一件都不能拿出来晒太阳。

    陈相国的目光慢慢的滑过那些人,他知道这些人早已经做出了选择。

    “皇上怎么还不来?”不知是谁声音略高了些。

    “是啊,”立即有人附和道:“这样无故不早朝……”

    “或许是又病重了?”此人说话时着重在“又”字上落了落音。

    “皇上近些年身体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嘛。”有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那我等算怎么回事?就在这里一直等下去?”

    宁王走出来说道:“这不是有陈相国在吗?您身份贵重,又是国舅爷,不如您去瞧瞧,看怎么回事,也好给我们代句话,好过我们在这里苦等啊,这里啊……也就您能说得上话了。”

    宁王的话语带双关,立即有人附和道:“就是啊,相国,您去看看吧,我们推举您了,除了您,还能指望谁?”

    这样的话说出来有些不太合适了,陈相国却听得心花怒放,他本来以为洛擎天等人会跳出来反对,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他转头望去,荣国公微沉着脸,垂着眼睛,也不说话。

    他不由得一愣,这个荣国公可是一个老狐狸,不过,他倒一直是维护皇后和太子的。

    不过,他转念又一想,不说话也好,一会儿行动起来更方便些。

    他含笑点了点头,“好吧,我就去看看。”

    其实他根本不用看也知道,这个时辰,轩辕帝早已经毒发身亡了,他现在要去做的,就是去后宫找皇后。

    走出没有多远,就看到皇后在约定的地方等他,他急忙上前,问道:“如何了?”

    皇后点了点头说道:“嗯。好了。”

    陈相国说道:“那就好,快去,让人把郢儿请到这里来,抓紧时间。”

    他说罢,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禁军呢?禁军现在的情况如何?一定要密切注意。”

    皇后伸手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来,说道:“令牌应该有两块,另一块不知道去哪里,我……只找到这一个。”

    陈相国伸手想要去拿,皇后漫不经心的又把手缩了回去,“兄长,您的战场是在前面大殿上,这后宫中的事情就交由我来处理吧。”

    陈相国极慢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也好。”

    他转过身去,脸上的笑意立即退去,换上如冰的颜色,哼……看起来皇后是动了歪心思了,这种情况下,还对自己有了防备之心。哼,以为这样就可以防住自己?真是太可笑了。

    陈相国微微昂头,看着天边浮动的云,他的眼中慢慢浮现冰凌一般的冷意,皇权面前没有亲情,通往皇位的路向来是由白骨鲜血堆成,如果到时候皇后不听话,那自己……也只有大义灭亲了。

    皇后看着他快步离去,把那块令牌紧紧握在手中,心里也泛起冷意。

    陈相国前脚迈上台阶,后脚就故意假装着伤心欲绝的模样颤抖着声音喊,“不好了……不好了!”

    在殿内的百官听到他的声音都不由得一愣,急忙转头望去,只见陈相国踉跄着前来,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点血色,一双眼睛中尽是沉痛之色。

    宁王急忙过去,扶了他一把道:“相国,您这是……怎么了?”

    “不好了!皇上……驾崩了!”陈相国满脸悲怆的大喊了一句。

    “什么?”

    殿内顿时炸开了锅,那些皇后家族的旧部互相对视了一眼,立即明白这肯定是皇后和陈相国的手笔,如今皇帝已死,风向大变,他们是再无选择了。

    “天啊……”又有一声凄厉的嚎哭传来,众人慌忙中望去,只见一位老者迈步而来,胡子都在颤抖,一双老眼中流出几滴浑浊的老泪。

    正是荣国公。

    “国公,”有人上前道:“您德高望重,如今又回到了朝堂,现在这种情况,就您请您来主持大局吧。”

    陈相国听得眉心一跳,心里不禁涌起恨意,这个时候他跳出来干什么,难不成还想着让自己给他做了嫁衣不成?

    不料,荣国公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说道:“老朽有心为朝廷效力,但……我这把老骨头是有心无力了……唉,老了……不中用了。”

    他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陈相国,忽然对陈相国深深躬弓道:“相国,您是当朝国舅爷,是太子的亲娘舅,如今皇帝驾崩,您才最有权力主持大局之人,该由您站出来说话啊。”

    “这……”陈相国一脸的为难之色,心里却是狂喜,这荣国公还是挺趣的嘛,他叹口气说道:“这恐怕……”

    此时又有附和道:“此乃我朝生死存亡之际,我等知道您一心为国,不为私人之利,但适逢此重要时刻,您可要顾全大局啊,若是没有人主持大局,唯恐等消息传出去,群龙无首,引发邻国的狼子之心啊。”

    陈相国急忙一脸正色的说道:“诸位的心思本官居明白,国有难,本官居不敢不从,可是……本官心有余而力不足,我……”

    “相国不要担心,”荣国公胡子颤抖,拍着胸口保护道:“只要您一句话,国公府上下定当唯命是从!”

    这是表了态了,众人没有想到荣国公会放如如此干脆,不由得眉心一跳。

    “国公,这皇上的死因还未查明,尸骨还未见到,你就这么急着对陈相国表忠心了?”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带着冰冷的不满之气,浇掉了方才互相恭维的虚伪表相。

    众人转过头望去,只见柳丞相一脸沉冷的看着他们,“听大人们的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拥立陈相国为新帝,就算是如此,也要先行把皇上驾崩之事查个清楚,弄个明白,做个了结吧!”

    荣国公的脸色一冷,“柳丞相,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是哪个说要在这个时候拥立新帝了?不过就是想着有人出来,把混乱的局势拨正,皇上的丧事自然也要有人来操办,主持大局的事情必定要有人来做,这些事情,看似简单,其实哪件也不易,柳丞相愿意一试吗?”

    柳丞相冷笑道:“本相来操办,本相算什么呢?本相只不过是有一事不明,国公您深受皇上隆恩,虽然前几年远离了朝堂,没有了官职,但每逢年节,皇上赏给众位同僚的东西也不忘记让秋大人给你带回一份。”

    柳丞相的顿了顿,脸上的笑意更冷,“只是不知道国公你此时却在这朝堂之上说这些话,究竟是何立场?”

    荣国公的老脸一红,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陈相国在一旁无所畏惧,连荣国公都站在他这一方,他还有什么可怕的?于是,他淡淡的开口说道:“如果国公愿意,先帝的丧事可以由您和本官一起来办。”

    众人都是一惊,柳丞相的眸子猛然一缩,他暗暗咬了咬牙,看在陈相国微微笑道:“这么说,相国是打算接下这差事了?”

    陈相国微笑着看过来,往日眼中的温和被冰凌般的冷光代替,“方才国公问得对,如果本官不接,难不成柳丞相你来操办吗?本官倒是觉得,丞相资历浅尚浅,应该多读读书,不如这样中台,柳丞相若是觉得累了,倒是不必整日让你为国事操劳太忙碌,本官可以给你放放假。”

    朝堂上的空气突然凝固住,像是被人拨了一碗浆糊,连吸引都粘住了,任何人都明白了陈相国的意图,他此时这样说,除了警惕和警告,无疑不是再威胁,如果柳丞相再胡乱说话,他不介意贬他离开京城。

    陈相国的目光滑过众臣,微昂着头平日里有强自压下的欲望和野心,“诸位,先帝已逝,为保我朝不乱,皇后已经后宫中去请太子,先帝的禁军也暂由皇后掌管,诸位若是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稳固我朝纲的,不如提一提。”

    “还有三千精锐!就在城外一百里!”一道冷锐的声音传来,隐约带着雀跃和兴奋,一人在阳光里大步而来。

    众臣一惊再惊,都认出来人并非是汉人,而是苗疆人。

    柳丞相的眉梢一挑,“陈相国,原来你早已经有预谋,意图逼宫!”

    “逼宫?”陈相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你觉得,现在这个宫还需要本王逼吗?依本王看来,它就是本王的囊中之物!”

    陈相国得意忘形,他没有注意到,今日的武将队伍有些安静的出奇,大将军洛擎天不在,几个皇子也不在,之前还和他们在一起的轩辕闵浩,也不知何时不见了。

    他的目光掠在大殿,慢慢说道:“本官方才说了,柳丞相的记性好像不太好了,如果谁愿意和他一样的,本官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他说罢,转头看向着殿内的台阶,台阶之上雕刻着五爪金龙,那光灿灿的龙身,尖利的爪子,怒睁的龙眼,每一寸都让他近乎疯狂。

    他抬起脚,正要准备迈上去。

    忽然有声音从上面传来,如滚落的冰珠,字字沉静带着寒意扑面而来。

    “陈相国,你准备如何为朕操办丧事啊?”

    陈相国一愣,脚下的步子一停。

    他霍然抬头望去,只见上面一人穿着明黄色的龙袍,头戴赤金龙冠,苍眉微挑如刀,一双眼睛明亮而沉冷,满脸的怒意如火,鼻翼快速的煽动着,像是一头正处在暴怒中的兽。

    陈相国心头一跳,脑子里轰然一响。

    轩辕帝!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死了吗?难道自己撞鬼了?

    “你……你……”陈相国像是一脚踏空,从云端陡然坠落,这种从高处跌落的滋味让他无法接受。

    “陈相国,你太失礼了!”柳丞相在轩辕帝身边提醒道。

    “你算什么东西!”陈相国的怒火烧上来,他早不把柳丞相看在眼中,恼羞成怒了一般,“你没死?”

    “你当然希望朕死,”轩辕帝冷笑了一声,转身在龙椅上坐下,“你们,还有谁,愿意让朕死?”

    他说着,目光滑过在场的众百官。

    文武百官急忙跪倒,山呼万岁,那些心怀不轨,方才站在陈相国身边的人各怀着心思,看着事态的发展。

    “好!”陈相国的声音一锐,他的手臂突然向前一探,一把拉过凑到他面前的荣国公,手中的折扇扇骨上突然多了一柄薄而刃的匕首出来,冰冷的压在荣国公的脖子上。

    荣国公的脸色大变,宁王也是一脸色一白,这瞬间的变故让全惊慌失措,陈相国却是冷声一笑说道:“都别动!动的话我就杀了他!”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殿外退,赫铮跟在他的身边,一同向殿外退去。

    “你要杀便杀,”一道清亮的声音从殿外传来,“拿这种老货的命来威胁谁?”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金色铠甲的年轻将领快步而来。

    轩辕耀辰!

    他的身侧还跟着一个人,众人仔细一看,正是长庆的永安公主,洛九卿。

    陈相国看清了是轩辕耀辰,不由得咬牙道:“正愁你不来,还想着要去找你,没有想到你居然来送死!”

    “送死?”轩辕耀辰的目光在殿内划过,众人忽然觉得他的目光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在脸上飞快的割过,冷而痛。

    “今日到底谁死还不一定呢,不过……”轩辕耀辰抬手握着腰间的剑柄,“本王可以肯定的是,本王是不会死的。”

    “对,因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陈相国的面容扭曲如厉鬼,恶狠狠的说道。

    洛九卿慢步而来,一步一步,逼近陈相国,“我真是奇怪,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呢?”

    陈相国眯了眼睛,对洛九卿说道:“让开!不然不要怪本官手下不留情。”

    “你最好快点不留情,把这个老货一刀杀死才最干净,”洛九卿接过话头来说道:“我看见他就烦,你是不是晕了头了,威胁也不找对人。”

    “……”荣国公的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一会儿紫,就像是五色的颜料铺一样精彩至极。

    陈相国的眼睛里闪烁着阴冷的光,对赫铮道:“还等什么?快通知,放出信鸽,让精锐进城!”

    赫铮点了点头,一边从袖子里拿出一支火信,“砰”的一声放上了天空。

    陈相国大笑,转头盯着洛九卿说道:“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我吗?你能拦得住三千精锐吗?”

    火信出,信鸽放。

    等他把火信放出,恰巧听到洛九卿慢悠悠的说道:“抱歉,忘了告诉你,我能。”

    “什么?”陈相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洛九卿看着他的眼睛,慢慢的说道:“我能拦得住你的三千精锐。”

    “哈哈!”陈相国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一般,“凭什么?凭你的那几个侍卫吗?”

    “有一点你说错了,我凭的不是我的侍卫,”洛九卿说着,忽然抬手转身,指向殿外,朗声说道:“沈家军!”

    “在!”

    一声响亮的呼喊,震彻九宵!

    一个什么东西被抛过来,洛九卿抬手准确的接下,往铮严烈的脚下一扔,骨碌碌滚了滚,带着一路的血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