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小小 - 第五百五十章 渐落下风 星耀九天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洛九卿和轩辕耀辰在一旁看着,很快看出了门道。

    轩辕耀辰猜得没有错,这个周佛手就是成衍道人的故友,原先两个的关系非常好,周佛手其实最擅长的并不是雕刻,而是锻造兵器。

    他生就一双巧手,打造的兵器也是以暗器为主,特别是越细小的越是精致,杀伤力越强。

    后来他的这一项技能荣国公知晓,惊讶之余,不由得起了杀心。

    还是在成衍道人的帮助下,逃离了京城,远走他乡,隐姓埋名。

    但总是要活下去,他除了一双手的功夫,别的也不会什么,思来想去,想起小的时候学过一点木雕功夫,就索性拿来试一试。

    这一试就不可收拾,不仅木头上可以,石头、玉、其它的很多材质,能用来雕刻的他都试了一试,大概就是有这方面的天赋,没过几年的功夫就声名鹊起,不但可以靠这个吃饭,还赚了不小的家业。

    这样的日子本来不错,他也很知足,没有想到的是,前段时间突发变故,有人黑夜找到了,让他雕刻一样东西,活倒是不难做,只是玉石十分少见,更让他吃惊的是,对方让他雕刻的内容。

    他当即就觉得,事情不妙,恐怕要大祸临头了。

    于是,他悄悄遣散了家人,让妻子带着孩子先去躲一躲,自己走不了,留下来做东西。

    果然不出他所料,东西一雕刻好,对方就起了杀心。

    要不是因为白墨,他就要命丧当场。

    但他到底是个文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厮杀,一下子就受了不小的刺激,白墨妙手回春,一路上对他不断的用药用针,让他的神智慢慢恢复了清明,但仍旧有些胆小。

    今天一见到道人,他的神智一下子恢复如初,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把他这些年的生活讲给了道人听,当然,也包括这些日子的逃亡艰辛。

    道人面沉如水,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替你报,还有,你的妻儿也会替你找到,放心吧。”

    这时,白墨在一旁说道:“已经接到消息,他的妻儿已经找到,并已经安置妥当,等到这边的事情一了,他就可以回去和妻儿团聚了。”

    周佛手又惊又喜,“真的吗?”

    白墨微笑着说道:“当然,老先生,这一路上我可骗过你半个字?”

    周佛手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你一直待我很好,我都记在心里。”

    白墨摇头说道:“不必客气。”

    轩辕耀辰上前说道:“师父,关于那块石头,我们已经拿到,白墨说,交给陈相国的那一块,已然是换了。”

    道人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是陈相国不仁在心,不使用这种计谋,居然还要杀人灭口,实在是可恨!”

    洛九卿微笑道:“您放心,他也就这一次了,很快就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三日后,是除夕,满城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天色刚刚一暗下来,户户的灯笼都亮了起来,远远的望去,京都的光芒璀璨,十分漂亮,像是从天上坠落了无数的星辰。

    皇宫中也是分外的喜庆热闹,丝竹之声不绝于耳,轩辕帝高坐在上面,手指间握着酒杯,他已经喝了不少,有些醉了。

    下面的舞曲动听,舞女的裙子也非常漂亮,他看得赏心悦目。

    正在此时,音乐声突然拔高了一个调,舞女们左右一分,竟然从门外飘进一道靓丽的身影,像是仙女下凡一般。

    她穿着火红色的舞衣,乌发未梳,如绸般在脑后飞舞,额间点了一枚红色的痣,像是一枚花瓣,一双眼睛明亮如星,笑意浅浅。

    她的红唇如火,微微翘起,隐约露出雪白的贝齿,舞衣轻薄,舞袖飞扬,露出她洁白如玉的手腕,纤细的腰肢如柳,圆翘的臀,修长的腿,光脚没有穿着鞋子。

    玉足完美无暇,足尖上点着红色的蔻丹,脚尖轻点,那模样看上去着实让人心痒。

    轩辕帝看着目瞪口呆,那不是……纯贵妃吗?

    这个惊喜……实在是太大,让他太心痒了。

    本来是说让纯贵妃参加宴会,但是纯贵妃说身子不适,他便让雅贵人参加,可万万没有想到,纯贵妃竟然以这种方式来了!

    他看着眼睛发直,只盯着纯贵妃,她的舞姿曼妙,简直如同月中嫦娥,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纯贵妃,她一直都是乖巧温婉的,识大体又懂事,让他爱不释手。

    可时间久了,又总觉得缺点什么。

    今天一见纯贵妃,他忽然间觉得此生圆满了,纯贵妃成了一个十全十美的人,原来的乖巧温婉中,又加上了今天晚上的狂野妖娆,像是一个缠人的小妖精一般,这正是其它的妃嫔没有的,而他刚好需要的。

    他希望身下的女人在床下在众人面前就是仪态端庄的,可是,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又希望身下的女人躺在他身下的时候,又如同妖精一般,让他欲仙欲死。

    这真是矛盾,但是,纯贵妃做到了。

    除夕宴会成了纯贵妃的舞会,把轩辕帝的目光吸引得牢牢的。

    雅贵人心中暗气,几次三番想要把轩辕帝的目光吸引过来,可是根本不行,她气得没法,此时也只能忍着。

    她看着纯贵妃的舞,心里暗恨,自己明明也可以跳这样的舞,但是……她一直走的都是清纯优雅的路子,在轩辕帝的印象中已然是那样了,就算是要改,也得有合适的时机才行。

    看着纯贵妃,她不由得想起主子给她的调查结果,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背景,是宫女出身,完全是靠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到贵妃的位子。

    可越是这样背景干净,她就越觉得不对劲,主子也说过,要密切注意纯贵妃,皇后有好几次都栽在她的手上,这个女人一定是有过人之处。

    但是,她就成为贵人之后的那几天牢牢把握住了轩辕帝,可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纯贵妃又冒了出来,把轩辕帝给吸引了回去,而且,迅速的收复了失去的江山,把轩辕帝在她的时间,生生分走了一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女人到底用了什么招术?

    她已经知道,纯贵妃绝对不会是全心全意,单纯的爱上了轩辕帝,一定是为了某种目的。

    可到底是什么目的呢?一时想不出,她仔细分析了纯贵妃走到轩辕帝身边之后的经历,把那些值得记住的大事件再自己好好的琢磨一下,可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胡思乱想中,纯贵妃一舞结束,轩辕帝一边大笑,一边让她去身边伺候。

    纯贵妃脚步轻盈,一路走到轩辕帝的身边,雅贵人也微笑着说着举杯说道:“贵妃娘娘,您的舞姿真是太美好,臣妾敬您一杯。”

    纯贵妃微笑,端起酒杯抿了抿,回头对轩辕帝说道:“皇上,臣妾刚刚痊愈不久,又舞了一曲,身子实在有些受不住,但又不想不接雅妹妹的好意,不如您替臣妾喝了如何?”

    轩辕帝抚掌大笑,指了指自己的嘴,纯贵刀立即会意,双手捧着酒杯送到他的嘴边,轩辕帝一昂头把酒喝了进去。

    这一幕看在雅贵人的眼中,生气又刺目,她完全没有想到纯贵妃竟然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这不是当众打她的脸吗?

    但是她又不能发作,看了看纯贵妃所坐的位置,她抿了抿嘴唇说道:“贵妃娘娘好风华,和皇上坐在一起更是相配,妹妹看着好生羡慕,娘娘是如何保养肌肤的,当真如玉般通透,等到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好好的教一教妹妹呀。”

    纯贵妃敛了笑意说道:“雅贵人不必客气,至于说什么肌肤保养之法,本宫那里的应该不如妹妹你的多,本宫可是听说了,妹妹你擅长用花作各种东西,用来养颜的东西晚是没有少做吧?有不少的配料都是名贵之物呢。”

    她看似漫不经心的一说,疑心重的毛病总是控制不住轩辕帝听了心头却是一动。

    他不禁回想自己宠了雅贵人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还有给的那些赏赐,好像是……有些多了,有些越了规矩了。

    他看着纯贵人的脸,忽然觉得她有些厌烦,明明是占了便宜,还四处卖乖,她这段日子得的东西都放了小半个小仓库了,竟然还不知足,还说什么纯贵妃的东西怎么样。

    他的心里渐渐有了一些烦躁,想到这里,他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不要再说了,雅贵人,时候不早,你先回去吧。”

    雅贵人一怔,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轩辕帝……这是在赶她走吗?

    眼泪忍不住滚下,“皇上,您是嫌弃臣妾了吗?”

    轩辕帝看着她如花带雨的模样,本来是有些心疼,想要挽回,还没有等说出口,只听雅贵人又说道:“皇上,臣妾听说慧锦皇后仁义宽和,本来还想着今天向皇后娘娘好好起个安,没有想到,她竟然没有来,皇上,如果皇后娘娘在的话,臣妾也就不会犯错了。”

    她说罢,假意委屈哭了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