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贫瘠 - 第54节 竭泽而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李清无法忘记那天小宝犯了胃疼,在她面前抓着闻臻说“哥,我胃疼”,好像闻臻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她感到自己是多么失败,连孩子身体和心理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都没察觉,而闻小屿苍白着脸躺在病床上的模样更令她心生惧意,她害怕自己的孩子出事,想起她的家良如果不是因为劳累和疾病,本应不会这样早离开了她。

    如果不能让自己最爱的人健康和快乐,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说“爱”这件事?最初李清惊异于发现兄弟俩这段不该存在的感情,害怕两人为外界所不能容忍,一心希望二人能回归正轨。可现在她又发现,“正常”是对大多数人的保护,却只让她的孩子痛苦不堪。

    她难道要认为她的小孩“不正常”吗?

    “妈,你尽力了。”闻臻对李清说,“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和爸。”

    李清低声道,“你既然觉得自己做错,为什么还要坚持?”

    这一年来李清一直反复思考,她不希望她的两个孩子受委屈,尤其是小宝。可如此一来,此事无解。

    无人说过爱的必要条件是正常,一切只因人言可畏。可她要关心的是外人的目光,还是家人的快乐?

    闻臻答,“因为闻小屿想要的一切,我都想给他。”

    李清一时愕然,转头看到儿子目光沉静。闻臻认真对她说,“错了就错了,代价我来承担。人生很短,我只希望闻小屿这辈子过得快乐。”

    舞台背景乐骤响,灯光倏忽暗下,掩去李清眸中震撼。音乐回响在大厅,他们再不便交谈,李清只得回过头去,看向面前的舞台。

    有那么一瞬间,她竟荒谬地为闻臻如此重视闻小屿而感到安心。

    对错,世间太多对错,就连数十年人生,最终都成为时光中的一抹尘埃。永恒的只有人从生到死之间,爱与恨,快乐与悲伤,相聚和分离。

    舞台灯亮起,优美音乐悠扬奏响,衣着华丽的舞者们如蝴蝶与飞鸟汇聚、旋转又分开,恢宏而悲伤的故事层层展开,随着华美的盛世一朝陨落,闻小屿携着新世界的风飒爽而来,踏入舞台的光。

    李清注视着舞台上的闻小屿,她感到她的小宝灵动而美丽,仿佛光芒万丈,为此心中也充满欣慰和快乐,尽管她仍然迷茫,仍然为前路困惑。

    可她看到小屿快乐,她才能发自内心地放松。她想守着闻小屿身上的这份光。

    她想光永不熄灭。

    第60章 完结

    《心中的永无乡》大获成功,廖雨婷和闻小屿又出了回名。尤其闻小屿,因之前《花神》那次火了一回,这次讨论度更热,不少人好奇闻小屿的身世背景,然而闻小屿的个人社交帐号由他背后的工作室接手,基本只发舞剧等活动相关信息,网上闻小屿的个人经历介绍更是干干净净,没有一点能八卦之处,流言因此甚少。

    此时的闻小屿正在为下个月前往欧洲巡演作准备,一面忙碌,一面数着日子,暗暗期待与他哥见面。

    两人许久见不上面,总是聚少离多。好容易挨到出发的日子,他们坐飞机从首都飞往比利时,落地后前往酒店入住,当晚森冉他们去看剧场舞台布置,演员们各自休息倒时差。

    闻小屿哪也不去,在房间里和他哥打电话,说自己到哪了,行程安排,演出时间等等。两人这会儿没什么时差,闻臻刚洗完澡,在家里也不穿上衣,赤着上身边捡衣服边往阳台洗衣机去,腰线劲瘦有力。

    闻小屿看得脸发烧,转移话题:“家里没人收拾吗?”

    “别人下班了。”

    闻臻扔完衣服回来,坐在桌前,“什么时候过来给我做饭吃?这边的厨子都不怎么样。”

    “我忙着呢。”

    “演出结束以后先不急回国,等我来找你。”

    “我们去哪里?”

    闻臻看着他,黑眸露出点笑意,“秘密。”

    闻臻要了闻小屿的行程表,之后又没了影,忙他的工作去了。

    时间一晃两个多月,森艺在欧洲走了一圈,共四场演出,李清来看了两场,顺便和闻小屿一起在欧洲玩了一个月。闻小屿这才发现他妈多少有点购物狂的意思,且对吃住极其讲究。他才知道他妈精通英语和法语,年轻时候常常出国,许多当地餐馆和高定店的位置她到现在还记得。别人都是孩子带着爸妈玩,只有他闻小屿是被妈妈带着玩。

    他们常在晚饭后一起去剧团附近的公园散步,正是深秋时节,公园秋叶金黄,簌簌纷落,远处有一儿童游乐区,白天里总是十分热闹。

    母子俩坐在长椅上一起看这些天拍的照片,李清看得津津有味:“小宝拍照拍得真好看,把我拍得这么美。”

    “您本来就上镜,怎么拍都好看。”

    “哎呀,小宝嘴真甜。”

    “我是认真的......”

    “知道知道。”李清摸摸闻小屿的手,笑道,“还是和你出门玩开心,从前和你爸爸和哥哥出门,那真是一点乐趣都享不了,又不会拍照,又不爱逛街,来个电话人就不见了,真是。”

    闻小屿说,“您往后还想去哪里玩,叫上我就好。”

    李清笑得眼睛弯弯,牵着闻小屿的手摩挲,眼望远处深蓝的天空,忽而感叹,“小宝回家了真好。”

    她笑道,“我想起在你刚回家不久的时候,我还特地跑到静安寺去找那里的主持,然后主持告诉我,你离开我是命运给我的考验,现在你回来了,我的人生就会越来越好。”

    闻小屿却听得出神,低声道,“您现在还这么想吗?”

    在他看来,他回到这个家才是对他的亲生母亲的考验,让妈妈在他和闻康知之间抉择,更让她面临兄弟不伦的痛苦。如果他不曾被找回来,闻家的生活一定比现在要平静幸福得多。

    “当然。”李清握紧闻小屿的手,认真看着他,“我的想法从来没有改变。”

    “可我让您伤心了。”

    “我也叫小宝伤心了。”李清面露点点苦涩,“还害你生病,对不起。”

    闻小屿忙说,“是我自己的问题,而且我现在已经康复很久。”

    李清“嗯”一声,半晌没说话,只坐在长椅上沉思,温暖手指握着闻小屿的。闻小屿安静等待,心中微微忐忑。

    良久,李清温声开口,“我最近常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做了错误的选择,”李清慢慢道,“我是否能承受再一次失去你的代价。”

    闻小屿一怔,而后李清告诉他:“我想我不能。无论往后发生任何事,妈妈都不想和你分开。”

    “我想做小宝的后盾,保护你,再也不让你受伤,就像每一个妈妈都会做的那样。”李清对闻小屿笑一笑,那笑很温柔,却仿佛又有一点悲伤,她垂下眸若自言自语,“‘人生很短’......我们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怎么能分开?”

    “小屿......妈妈只想你自由,快乐过这一生。”

    如果谁都不说,谁都不来揭开,这份感情是否能算无伤大雅?闻小屿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是想待在他哥身边而已。这世上千万条人生的路,难道只有他走上了错误的一条?

    没有人能给他答案。

    森艺在欧洲巡演的最后一站在英国,演出当天闻小屿还是接到闻臻的电话后才知道他来了,当时他一直在后台忙碌,也没能见到闻臻。

    十一月的英国已进入冬令时,白昼缩短,夜变得漫长。演出结束后,一行人从剧院出来,外头的天已黑得彻底。街上车辆稀少,观众们早先一步散了。

    闻小屿套着件大棉袄,被外头的妖风吹得一头凌乱,听旁边人跃跃欲试问要不要去酒吧玩。他探头探脑,就看见闻臻从剧院台阶下的拐角走出来,两人对上视线。

    那一刻闻小屿又开始心跳加速。

    四年,一晃竟已过去这么久,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变的只有每当他看到闻臻,心脏陡然的跳动感。

    闻臻一身休闲的黑夹克,几步上台阶来,闻小屿也朝他走过去,那神情难掩雀跃,“什么时候来的?”

    “第一个来的。”闻臻看起来心情不错,“来的时候车停远了,刚去开过来。”

    过了这么久,闻小屿终于见到闻臻,心思全扑他哥身上了。闻臻领着人去找森冉,说要接他弟在英国再玩几天,就不和他们一起回国了。

    之后闻臻把闻小屿接走,开车从伦敦离开。闻臻住在伦敦临近的肯特郡,一个小时不到的车程,海湾的那边正是英国最大的海上风电场。

    随着时间推移,公司也渐渐从低迷走出来,开始走多产业发展。闻臻也展现出与他的父亲不相同的领导风格,他更倾向于把一应事务下放,在投资的选择上则偏向科技等先锋领域。

    闻臻住在肯特郡的一家酒店公寓,十楼,公寓不远处就是海湾。闻小屿下车的时候已经有点累了,身体是疲的,脑子却清醒,见远处点点路灯下海浪起伏,很是心痒。

    夜深了,公寓里安静,闻小屿握着他哥的手,忍不住握紧了。太久没挨着他哥,他想得要命。

    到家后,闻臻把闻小屿的行李放到一边。房子挺大,环视一圈,也一如既往是闻臻的风格,简洁,空旷,但不知为何,看上去比从前江南枫林的那个家最开始的样子要温暖了不少。

    窗外可以看到海,想来白天时更漂亮。闻小屿脱了棉袄踩着拖鞋到窗边去看外头,“这里位置真好。”

    闻臻随他到窗边,“嗯,特地挑的。”

    他一手撑在窗台,身影落下,拢住了闻小屿。

    “想你了。”闻臻低声说。

    他们在窗边接吻,闻小屿被抵在窗台上,被闻臻吻得面颊绯红,呼吸起伏。闻臻的姿态充满占有意味,舌尖顶进闻小屿口腔,亲吻间暧昧水声不断,夹杂深重喘息。闻小屿被拦腰抱上窗台,后背贴上玻璃窗。

    “唔......哥。”闻小屿推着闻臻,闻臻往下咬他的脖颈,舔上那一点小小的胎记。闻小屿被咬得都有点疼了,红着脸捉住闻臻的手腕,“别在这里。”

    闻臻这才把他抱下来。闻小屿从他怀里出去,软着腿去收拾行李,洗澡。

    晚上两人睡一张床上,闻小屿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半天才神秘兮兮从外面进房里来,上床钻进被窝,挨到闻臻面前,“哥,我有个东西送给你。”

    闻臻把人搂在身前,“什么?”

    一阵悉窣,闻小屿从被子里捧出一个小玩意,“看。”

    一个粘土娃娃,手掌大小,乍一眼闻臻没看出来是个什么,再仔细看,好像有点像他在无人雪境里玩的角色,一个拿剑的盔甲战士,他有点认出那盔甲样子,就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没手没脚,也没脖子。

    “你做的?”

    闻小屿点头,有些期待又紧张地看着闻臻,一双大眼睛在床头灯下亮亮的。

    闻臻接过娃娃,“做得很好。”

    他对着床头的光看那娃娃,手艺笨拙得可爱,百分百亲手制作。闻臻看得忍不住笑,“花了多久做的?”

    “几堂课就做好了,简单。”

    “那你还挺心灵手巧?”

    闻小屿“嗯”一声,不好意思往下吹牛了,脑袋埋进闻臻怀里。闻臻把娃娃放在床头摆好,回过身来依旧抱着他。闻小屿在闻臻怀里入睡很快,没一会儿就呼吸起伏。闻臻也有点累了,摸了摸闻小屿的腰,看他有没有瘦,又低头亲了会儿他的额头,这才睡去。

    窗外隐有风声,远方海潮涨退。屋内静谧温暖,被夜色包裹。

    闻臻信守承诺,在肯特镇休整两天后,带着闻小屿离开了小镇,前往英格兰岛的西海岸。

    抵达海岸边,他们又坐上了一架五座的私人飞机。闻小屿长这么大第一次坐这种飞机,上去后十分新奇,飞机起飞时还颇为紧张。飞机飞上高处,蔚蓝海面一望无际,无垠海浪起伏涌向天际线,甚至能看见鱼群踊跃与海鸟飞翔。

    闻小屿本以为飞机是前面那位飞行员的,后来才知道飞机的主人竟然是他哥,是特地被买来做往后出入小岛的交通工具的。

    闻臻带闻小屿上了一座小岛,岛位于大西洋东南部,从英国西海岸出发乘坐私人飞机,一个小时的行程,从上即可看到海面上一片不规则形状的岛屿。

    岛是孤岛,原名图戈玛格岛,因小岛周围多见海豚群,又被简单称为海豚岛。闻小屿下飞机后跑到山丘上眺望不远处的城堡,那城堡若度假酒店一般,不高,但大大小小占据小岛正中央平地的好位置,非常漂亮。

    闻小屿左看右看无人,好奇问闻臻:“这里没有其他游客吗?”

    闻臻答:“岛主人来度假的时候一般不对外开放。”

    闻小屿又新鲜十足四处逛了会儿,终于反应过来,“岛主人?”

    “就是你。”闻臻一脸“怎么这么不记事”的表情,“之前过生日的时候送了你个岛,忘了?”

    闻小屿做梦一般跟着闻臻走进城堡,想起确有其事,但仍不可置信。城堡中有一些在此处工作的员工居住,有人前来指引他们,一路带他们进入主堡,电梯上三楼顶楼,员工带着他们来到卧室。

    房间很大,嵌套两间卧室,装潢是典型的西欧中世纪风格,采光极好。两人在房里放下行李,去楼下餐厅吃晚饭。天早早黑了,整座岛唯城堡是最亮的地方,再远处便只是海风中摇曳的照明灯。闻臻不让闻小屿乱跑,吃过饭后便把人带回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