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贫瘠 - 第9节 竭泽而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三个月后,《花神》会参与全国青年中国舞大赛,届时比赛将在s市的中心体育馆举行,比赛队伍来自全国各地。这也是闻小屿第一次参加这种全国性比赛。

    他忙碌起来,除了自己的文化课和专业课,又多了一项舞蹈排练。为了照顾所有人的时间,森老师把排练安排在一三五的晚上,同时为年纪最小、最没有舞台经验的闻小屿单独加课。

    还没开始排练几天,辅导员的电话过来,说他的宿舍位下来了,今天就能搬进去住。闻小屿接了电话,才想起来还有这档子事。

    他是要从家里搬出去的。

    晚上司机照例过来接闻小屿。闻小屿刚排练完从教室出来,出了一身汗,走路都不利索。森老师说他之前一年没上学,荒废了基本功,人又硬回去了。闻小屿下叉的时候她就蹲在旁边压他的腰,一边压一边哄,闻小屿疼得脸通红咬牙。每次一排练,人都要散架。

    闻小屿胡乱擦干汗,套上外套,坐在车里捏着手机。他心情有些低落,想到自己要搬去学校住,竟然感到孤单。

    如果住学校宿舍,以后大概很少有机会回江南枫林的家。他要排舞,闻臻要工作,两人都忙,岂止是没有机会回家,可能他连闻臻的面都很难见到了。

    自来到首都到现在,闻小屿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和闻臻一起生活的日子。他本身不大喜欢集体生活,拥挤和吵闹的空间会让他想起小时候的糟糕生活。

    如今这个家的床、干净宽敞的浴室和厨房都让他感到舒适和平静,他也习惯了每天早起准备两人份的早餐,周末晚上可以和闻臻窝在游戏室里打游戏。

    闻小屿失落回到家,洗澡,换上睡衣,回到自己房间,窝进床里埋着不动。他应该起来收拾行李,但是身体完全不想动作。

    他听到大门响,一下从床上爬起来。闻臻回来了,似乎去了厨房。闻小屿下床拉开门,踩着拖鞋走到厨房,闻臻正从冰箱拿水喝,闻声转过头。

    “有事?”

    闻小屿背着手站在中岛边,说,“我明天就搬回学校宿舍了。”

    闻臻拿出水,关上冰箱门,走到闻小屿面前。

    他刚回家,刚脱下外套,还穿着白衬衫,西裤,领带都还没拆,身上一股陌生的、外面世界的气息。闻臻看着闻小屿,黑眸冷冷的,“以后牛奶送来了,谁喝?”

    闻小屿“啊?”一声,茫然望着闻臻。

    闻臻面无表情,“舞蹈室拆了,我把游戏室搬上去。”

    “不要!”闻小屿顿时着急起来,“都装修好了,你都送给我了,怎么能反悔?”

    “我可以收回来。”

    “不可以,你已经把钥匙给我了。”

    闻臻拎着水瓶往外走,闻小屿忙追上去跟在人后面,“你说话不可以不算话。”

    “我可以。”

    “你......你怎么能这样......”

    闻臻走进书房,闻小屿怕他把自己关在门外,情急之下抓住闻臻袖子,“等一下!”

    闻臻停住脚步,接着转过身,高大身形堵在闻小屿面前,看着闻小屿焦急委屈的眼睛。

    “你不住这里,还要占着我的地方。”闻臻神情冷淡,“凭什么?”

    闻小屿松开他的袖子,迟疑望着闻臻,“那我以后......还是一直住在这里,可以吗?”

    闻臻说,“随你。”

    然后关上了门。

    闻小屿怔愣片刻,后一溜烟跑回自己房间,开心扑到床上打滚,滚完一圈想起什么,爬起来给辅导员发消息,说自己不住学校了,然后诚恳道歉。辅导员大晚上被骚扰,一看这小孩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回复说住不住都给你申请下来了,不住就让它空着吧,正好给人家放行李箱。

    闻小屿心情一好,精神也好了,他兴冲冲揣起手机离开房间,拿起钥匙换鞋出门,噔噔噔跑上楼,打开舞蹈室的门,啪嗒打开灯跑进去,准备再练会儿舞。

    他刚起动作,放在不远处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哥”。

    “闻小屿。”电话那头闻臻的声音低沉沉的,“你给我下来。”

    闻小屿说,“我练舞呢。”

    “现在几点?”

    “我一会儿就下来的。”

    “两分钟。”闻臻半点不给他机会,“不然明天就换锁。”

    闻小屿只好拿起手机钥匙下楼,乖乖回家睡觉。

    还没高兴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一起吃饭的时候,闻臻告诉闻小屿自己要出差,地方远,需要一个星期。

    闻小屿抱着牛奶,刚睡醒的脑袋还是懵的:“要去这么久?”

    闻臻出差,偌大个房子就只有他一个人。人还没走,闻小屿就已经感到一点孤单。他没精打采的,背着书包和闻臻一起下楼。

    “我不在,司机还是照常来接你。”

    闻小屿小声答应,“知道了。”

    闻臻看着他, 抬手抵住他的下巴往上轻轻一抬,闻小屿不得不扬起脑袋。闻臻收回手,说,“每天回家后给我打个电话。不要一个人跑出去玩。”

    闻小屿不高兴,“不在家还管我那么多。”

    闻臻停顿片刻,却还是没有说什么,上车走了。闻小屿看着车越走越远,也默不作声坐上自己这辆。

    上午上文化课,闻小屿坐在座位上听课,做笔记,周围许多人都在玩手机,他格外认真。一年多不能上学的日子让他格外珍惜在教室里坐着念书的时光,无论是在速食店打工还是在外面做舞蹈老师,都又累又难熬,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困难。

    闻小屿不喜欢和很多人打交道。他只喜欢跳舞,看电影,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最近还比较喜欢打游戏。

    中午闻小屿一个人去食堂吃饭,食堂的饭菜没有自己做的好吃,但闻小屿不挑食,吃得很干净。

    下午上完专业课,晚上还要上森老师给他单独加的课。闻小屿在老师的指导下专心练习,他的动作里有很多细节不到位,森冉一个一个对着镜子给他慢慢掰揉。一个倒踢紫金冠来回地练,要再软、再柔,像小鸟呼的一下飞上半空,来符合一个女性神灵的灵动形象。

    “累不累?”森冉问闻小屿。

    闻小屿红着脸喘着气,腿绷直挂在把杆上细细地发抖,“不累。”

    森冉笑着说:“好了,下课休息吧。”

    闻小屿收回腿站好,从脖子到小腿一阵阵地酸疼。从下午练到晚上,他累坏了,软着腿对森冉鞠躬:“老师辛苦了。”

    “别这么紧张。”森冉安慰他,“你已经跳得很好了,只是我觉得你还可以更好,才对你比较严格,不要有太大压力。”

    森冉很喜欢闻小屿,一起排舞的其他人也都挺喜欢他,只有闻小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埋头练舞,休息的时候就一个人盘腿坐在角落喝水擦汗。有时候森冉想过去和他闲聊几句,他一看见老师过来,就马上起身站直,认真问老师有什么动作需要改进。

    弄得一群人无奈又好笑。

    回到家的时候,闻小屿才现出原形,扔了书包倒进沙发软绵绵趴一会儿,才爬起来蜗牛般挪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后回到卧室,闻小屿躺进床里,完全不想动弹。他慢吞吞拿过手机,才发现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闻臻打来的。

    闻小屿拿过蓝牙耳机戴上,拨回去。

    电话很快接起来。

    “做什么去了?”

    “我刚才在洗澡。”听到闻臻的声音,闻小屿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他抬手关灯,房间陷入黑暗,唯有窗外的夜色投落进来。

    闻小屿抱着被子,忍不住对闻臻说,“我今天练舞练得好累的。”

    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软软的,仿若在撒娇。电话那头安静片刻,响起一阵沙沙的声响,接着闻臻开口:“练那么累做什么?”

    闻臻的声音冷感,低沉,让闻小屿的耳朵略微有麻意,是舒服的触感。闻小屿说,“我要努力练习,不然会拖大家后腿的。”

    “你跳得很好。”

    有时候闻小屿新学了一段舞,心情好的话会在家里跳给闻臻看,然后翘着小尾巴若无其事地问闻臻跳得如何。闻臻每次都只是简单点头,或只是“嗯”一声。

    但因为闻臻看得时候都很专心没有走神,所以闻小屿还算喜欢这位观众。

    闻小屿被夸得抿起嘴笑,抱着被子翻个身,“那你说,哪里好?”

    “腰软。”男人回答他,“弯起来很漂亮。”

    闻小屿从床上窜起来,“哪有你这样夸人的?”

    “这怎么不叫夸人?”

    “跳、跳舞的腰都软。”闻小屿莫名其妙红着脸,“你这个根本不算夸。”

    “哦。”

    闻小屿气呼呼的,重新窝进被子里。他不想和闻臻说话了,却不愿意挂电话,只好问:“你还在工作吗?”

    “没有。我刚回酒店。”

    “这么晚做什么去了呀?”

    “和人吃饭。”

    闻小屿歪在床上,脑海中想象闻臻和各色人士觥筹交错。他忍不住问,“和谁吃饭?”

    电话那边的人像是笑了一下,说,“管得还挺宽。”

    闻小屿立刻说:“我才没有管你。”

    “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

    “都说了我没管你……”

    “闻小屿,你是不是一个人在家不敢睡觉?”

    闻小屿打个磕绊,再开口时气势弱了几分,“没有。我只是没事做,和你随便聊聊。”

    “明天让人给你送个等身布偶到家里,让你抱着睡。”

    “我挂电话了!”

    “好了。”闻臻低声说,“睡觉。”

    这两个字像一道特定的魔法,被闻臻独特悦耳的低音加持,送进闻小屿的耳朵。闻小屿安静下来,脑袋埋进枕头里,小声说,“那我睡觉了。”

    耳机里传来细微流动的磁波,带一点热度,闻臻对他说,“晚安。”

    闻小屿就闭上眼睛,渐渐进入梦乡。

    第11章

    闻小屿一打开大门,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熊玩偶堵在门框上。

    “嗨!你好呀闻小屿。”乔乔的声音从熊后面传来,和闻小屿打招呼,“我挑了好久,觉得这个最可爱,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闻小屿连忙帮她抱过玩偶,好大一只熊,他两只手都差点环不过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