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贫瘠 - 第8节 竭泽而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闻臻不动声色听着。老人在那边继续道:“康知的事我们会妥善解决,他的父母我们也会安顿好。如果康知打电话找你,你就说你忙,安慰他几句,不要多说。”

    “我知道。”

    “康知性子有些冲动,你妈妈看着他,我也放心。”老人的声音放低,“你照顾好小宝,莫要叫人再欺负他。”

    闻臻说,“不会有人欺负他。”

    重新回到校园后,闻小屿投入紧张充实的课程之中。他需要大量正规严谨的练习恢复到一年前的状态,同时还要抓文化课。白天的时候上完课,晚上闻小屿还要去形体房继续练舞,或者去图书馆学习。如此一来,回到家时总是很晚。

    江南枫林离大学城远,地铁要坐一个多小时,出地铁站后还需要走一段路才能进入社区。闻臻不满闻小屿的到家时间,给他派了辆车,让人每天接送他上学。

    闻小屿很不习惯。他坐地铁坐得好好的,每天自己上学放学回家,舒服又安全,闻臻叫人开车来接他,同学还好奇过来问。

    闻小屿让闻臻不要让人接送,闻臻说,“不行。”

    “我想自己上学回家,你不要管我。”

    两人面前摆着早餐,闻臻喝着咖啡,面色同样不悦:“你回家太晚。白天上完课以后为什么不直接回家?”

    闻小屿说,“我要练舞,还要写作业,光是白天上课怎么够?”

    “你可以在家写作业。”

    “难道我在家练舞吗?”

    闻小屿觉得闻臻管自己像在管高中生,简直没办法沟通。闻臻却看着他,没有说话,吃完早餐就去上班了。

    过一个月,闻小屿依旧被车接送。闻臻在有些事情上完全不管他甚至不搭理他,在有些事情上却强硬得毫无妥协余地可言,根本不管自己有没有道理,让闻小屿一点办法也没有。

    晚上十点多,车进入小区,闻小屿从车上下来,正好碰到闻臻也回家。闻臻下车后看到他,便停下脚步等在原地,示意他过来。

    闻小屿只好走过去,闻臻等他走近,说,“带你看个东西。”

    说完转身进楼,闻小屿不吭声跟着他进电梯,还在闹不开心。闻臻也不哄他,只带着人上楼,出电梯,没有进自家门,而是从楼梯继续往上走。

    闻小屿问,“上楼做什么?”

    闻臻答:“楼上也是我们家。”

    闻小屿懵了,跟着上楼。闻臻家在顶楼,没想到往上还有一层,右手边是整片宽阔的天台,种满规划好的观赏绿植,属于公共领域。左手边楼内有一扇防盗门,闻臻拿出钥匙,开门。

    闻小屿跟在闻臻身后好奇探头进去看,这一看就愣了。

    里面是一个舞蹈室。

    门里的空间很大,大概一百五十多平米,崭新的地板、白色墙体、把杆,闻臻打开灯,整个空间顿时明亮起来,闻小屿走进去,看到整墙的镜子里自己和闻臻的身影。他抬起头,见屋顶竟是尖顶,如此显得空间更大。三大排窗户外面城市夜景通明,窗帘挽到两旁,这里宛若一个童话里的小屋。

    “之前一直空置,不知道做什么用。”闻臻站在闻小屿身后,“干脆拿来给你练舞。”

    闻小屿看着这个崭新空旷的舞蹈室,“这里是给我用的吗?”

    闻臻答:“给你的。”

    闻小屿沿着舞蹈室走一圈,窗都开着,通风很好,地上放着工作中的净化器,竟然还有一个不小的洗浴间。闻小屿进洗浴间看看,又出来傻傻站在地板中间,四处看这个崭新、漂亮的、送给他一个人的大舞蹈室。

    闻小屿做梦一般,话都说不出来,无措摸一摸把杆,又转到窗边看楼下,最后回到闻臻跟前。闻臻看着他,等他说话。

    “我......我好高兴。”闻小屿有些激动,心跳一直控制不下来,白净的小脸都泛起了红。他紧张站在闻臻面前,闻臻抬起手,他下意识也跟着抬手,接着一个钥匙掉进他的手心。

    他听到闻臻低缓的声音:“高兴就行。”

    “以后下了课就回家练。”

    “......嗯。”闻小屿跟在闻臻身后进家门,想起什么,忙加一句,“如果有老师来教,我还是在学校练舞。”

    “让司机接你。”闻臻说,“不准再闹脾气。”

    闻小屿埋头换上拖鞋,抬头见闻臻转过身,低头看着他,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

    “听到没有。”闻臻说。

    闻小屿只好小声回答,“知道了。”

    自从到了首都,李清基本每天都给闻小屿打个电话,温温柔柔地问他生活得习不习惯,开不开心。胡春燕却一次也没有打电话过来,闻小屿得不到回应,也就不主动联系她了,知道她脾气执拗,肯定到现在还在生气。

    每天早上,闻臻都和他坐在一起吃早餐,之后各自去学校和公司。周末的时候,闻臻就带闻小屿打游戏。闻小屿没有半点游戏细胞,拖累得闻臻游戏进度直线减速,但闻臻什么都没说,依旧带着他这个拖油瓶升级打怪。

    闻小屿给楼顶的舞蹈室买了些小装饰品,窗摆饰,星星挂灯,门贴,花里胡哨的,看得闻臻无言。他买了一个大衣架放在舞蹈室里,用来挂训练和表演时穿的服装。学校没有课的时候,闻小屿就回家呆在他的舞蹈室。周末如果闻臻不在家,闻小屿能一整天呆在舞蹈室,练舞,吃饭,睡觉,趴在垫子上玩手机。闻臻给他买了一个平板电脑后,他就扔下手机,转用平板看电影。

    练舞辛苦,学校老师要求严格,闻小屿在学校练,回家给自己加练,每天累得倒头就睡,虽然食量大,却半点也胖不起来。有同班的同学问他每天吃这么多,到底怎么保持身材,闻小屿直直回答一句“练舞不要偷懒就好”,把同学噎得说不出话。

    一日他们在形体室上古典舞课,门外进来一个人,也没有打扰他们,只站在后门那边看他们练舞。有学生好奇看过去,闻小屿没有注意,他一直专心跟着音乐练动作。

    直到一堂课结束,老师叫住他,还有另外两个女生两个男生,其他人下课离开,他们被留下来。那个人这才走上来,来到他们面前。

    老师介绍,“这位是森老师,咱们学校森林艺术团的创办人,相信大家都认识,我就不多介绍了。”

    何止认识,简直如雷贯耳,森林艺术团创办五年,年年出国巡演拿奖,其中的舞蹈班子尤为出名,早年因一出舞剧《春江花月夜》名满大江南北,后相继又出《牡丹亭》和《葬花》,受欧洲邀请进行世界巡演。从艺术团舞蹈班出去的学员无一不是赫赫有名的青年舞蹈家,有的甚至进入演艺圈成为明星。

    这三支被编入教材的舞剧,就是森冉所编。

    森冉年过四十,身材保养依旧,盘着长发,一脸笑眯眯地,“各位好,不要紧张,我就是来看看你们练舞。”

    几个学生紧张坏了,从来都是听闻森老师大名,压根没见过真人,一个个脸红扑扑的还在喘气,排成一排看着森冉,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森冉让他们一个一个,又把刚才上课时候的练习舞跳了一段。她坐在一旁认真看,时而点头,看到闻小屿的时候,目光专注定在他的身上。

    等所有人跳过一遍,森冉起身,“辛苦各位。”

    然后对闻小屿说,“请你留下。”

    其他人便离开了教室,只剩闻小屿,森冉和老师。闻小屿擦着汗,走过来对森冉鞠躬,“森老师您好。”

    “你好呀。”森冉冲他友好一笑,接着下一句就是,“闻小屿同学,你要不要来跳我编的舞?”

    闻小屿看看森冉,又看看老师,老师说,“森老师正在找适合她新舞的人,还缺一个主角,老师觉得你很不错,闻小屿。”

    闻小屿转不过来,“主角,我吗?”

    森冉点头:“你非常、非常的适合,闻小屿。”

    手机响起的时候,闻臻刚刚约谈过一名财务副主管,并开除了此人。对方的工作能力能够跟上公司的速度,然而小心思太多,把财务部弄得乌烟瘴气,影响部门效率,进而拖累项目进程,惊动闻臻。

    闻臻叫来助理、财务主管和人事部主管开短会,发了火。公司正是发展阶段,需要人,辞了一个,不立刻补上的话,大家都要忙坏。开完会后所有人飞快逃离会议室,马不停蹄各自去办闻臻吩咐的工作。

    乔乔留在会议室小心翼翼收拾桌面,偷偷看一眼老板。闻臻发起火来很吓人,冷着一张脸气质森寒,叫人半句话都不敢说。偏偏这时闻臻的手机响了,乔乔在心里默默为对方祈祷。

    闻臻看一眼手机来电,面色隐隐柔和一些,接起来,“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闻小屿雀跃的声音:“哥!我被选上一个舞蹈演出的主角了!就是、就是森冉老师的舞,那个很有名的森冉老师!”

    闻臻莫名地,不禁也勾唇笑一下,上一刻还乌云密布的脸像冰雪融化,“是吗。”

    乔乔抱着材料站在一旁,看得呆住。

    “森老师说我很适合,还说我跳得好,她,她竟然让我来做主角。”闻小屿激动得语无伦次,“我以前连主舞都没有跳过,我现在好紧张,吃不下饭......”

    闻臻站起身,问,“你还在学校?”

    “嗯。”

    “还有课没有。”

    “没有了。”

    “我开车过来接你。”闻臻往门外走,一边说,“带你去吃饭。”

    闻臻打着电话离开了会议室。乔乔从震惊中回过神,猜想电话里的人是谁。老板这段时间忙于工作,按理来说没有空谈恋爱,可除了谈恋爱,什么人会让老板露出那种表情?而且对方似乎还是个学生。

    这太刺激了。乔乔不敢多想,忙收拾好会议室离开。

    半个小时后,闻臻开车到闻小屿的学校门口。闻小屿已经等在门口,看到他的车,穿过人群跑过来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带着一阵风坐下。

    他系好安全带,大眼睛发亮,脸到这会儿还是红扑扑的,“哥,我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闻臻说,“出息。”

    “我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被选上做主角,我才大二!我是不是很厉害?”

    “嗯。”

    闻小屿把自己说得不好意思,脸红坐在一旁,兀自在心里兴冲冲欢呼。等红绿灯的时候,闻臻侧头看他一眼,笑了一下。

    闻臻带闻小屿到一家粤菜馆吃饭,等菜的时候两人坐在一个沙发上,闻小屿拿手机给闻臻看视频,“这是森老师发给我的编舞视频,我跳这个位置。”

    闻臻跟他一起看视频,问,“这是什么舞?”

    “主要是古典舞。这支舞有剧情的,森老师说等过两天正式排练的时候再给我讲剧情。”

    闻小屿抬起头,“森老师说她的舞都要上大舞台,有好多观众,让我一定要好好练。”

    他的眼中充满期待和开心,闻臻望着他,抬手揉上他的脑袋。闻小屿很乖地任他揉,低着头的时候,温软露出白皙的脖颈。

    闻小屿全身都白,干净,尤其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时,白里透着健康的淡粉,水汽浸透,充满湿润质感。有时闻臻从书房出来,就能撞见这样湿漉漉的闻小屿。

    闻臻看着那截白颈,手心下移,指腹轻轻扫过那片皮肤。

    被碰到的人敏感地微微一抖,捂住自己后颈抬头看过来,眼中含一点无足轻重的责怪,“做什么呀,痒。”

    声音轻软,翘起一点心情好的尾音,接着闻小屿又靠向他的手臂,拿着手机认真看排舞视频。那是个自然的动作,没有经过任何思考。

    触感软而温热,像某种可以轻易用掌心托住的小型动物,稍一用力就能捏出生动可爱的叫声。

    闻臻收起五指。

    第10章

    森冉的舞《花神》分为三个部分,讲述的是一个从自然中孕育出来的小神灵与凡人相遇相知的、带有神话色彩的故事。

    第一部 分,神灵从万花之中出生,来到人间;第二部分,神灵受到村民的喜爱和尊重,并与一名年轻的男子陷入爱河;第三部分,男子被征兵前往沙场,在战火中死去,神灵找到男子,救回了男子的性命。最后男子回到了家乡,神灵却消失于人间。

    其中前半部分基调轻快欢乐,后半部分沉重悲凉,除了第二部 分有群舞外,其他部分全是独舞和双人舞。

    故事的设定里,神灵是女性形象,森冉选来选去,最后还是选了闻小屿。不仅因为闻小屿舞功底子好,长得漂亮,主要是森冉一眼看到闻小屿,就觉得他是故事里的小花神。

    花神是从天地之中诞生的神灵,纯真活泼,对凡人好奇,是小孩心性;同时又有大自然的野性,不拘泥于尘世的条条框框,自由追寻爱情,最后为了爱人献出生命,回归天地。

    闻小屿的眼睛,就是森冉的脑海中小花神的眼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