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贫瘠 - 第7节 竭泽而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闻臻无言起身去洗手,回来拿起碗筷吃饭。

    他吃了两口,闻小屿装作随意,问:“味道怎么样?”

    “一般。”

    闻小屿特意做的拿手菜,就得这么个平淡评价,不高兴低头吃饭。过会儿又想起来自己有求于人,只好调整表情,“我下周一就可以去上课了。”

    “嗯。”

    “我能不能,在这里多住一阵?”

    闻臻停下筷子,抬头看闻小屿,闻小屿有点紧张。实际上他也会一点观察,在他看来,闻臻大概率是有洁癖的,且生活极简,想来不喜欢家里有第二个人。

    闻小屿解释,“我的宿舍还没安排好,等安排好了,我就搬去学校宿舍住。”

    又加一句,“我不会把这里弄乱的。”

    闻臻垂下眸,表情不知怎么,又变得冷冷的,“随你。”

    闻小屿以为闻臻不喜欢自己住太久所以不高兴了。但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去住宾馆。闻小屿莫名有些委屈和失望,他悄悄看一眼闻臻,见闻臻把饭都吃完,放下碗筷起身离开。

    偌大的厨房,闻小屿一个人站在水槽前洗碗。他之前还以为闻臻的冷漠是在针对自己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弟弟,后来看闻臻对父母和其他人的态度,才知道这人竟然就是这种性格。

    那么他对另外一个弟弟,也是如此吗?

    闻小屿出神洗着碗,想起那个和自己互换了二十年人生的人。他是什么样的人,以后会如何?

    闻臻对待他会有所不同吗?

    想着想着,闻小屿恍然回过神,忙拧关水龙头,擦干净碗盘放回原位,洗手擦干,捂住自己微微发烫的耳朵,懊恼自己冒出这样奇怪的念头。

    第08章

    一大早,闻臻和闻小屿同时起床。闻臻在卫生间洗漱,闻小屿穿着松垮睡衣迷糊走过来,顶着一头睡乱的短发,“上班吗?”

    “嗯。”

    “我要做早饭。”闻小屿还没完全睡醒,问,“要不要给你做一份?”

    闻臻说,“要。”

    闻小屿就清醒了。他无言看着闻臻,哪知道随口一问,这个人还真不客气。他只好转身去厨房准备早饭。

    厨房已经拥有一定的生活气息,至少锅碗和调料具备,冰箱里也放上不少水果、肉类和鸡蛋。闻小屿的饭量不小,不大吃主食,但吃很多的水果、蔬菜、大量摄入蛋白质,闻臻还给他订了定期送上门的新鲜牛奶。

    闻小屿很快把早餐准备好,白煮蛋,苹果,生菜和牛排肉,分成两份,自己喝牛奶,闻臻喝咖啡。闻臻洗漱完进来看这一桌早餐,“你在减肥?”

    “我在健身。”闻小屿回答,“不能吃热量高的东西。”

    闻臻坐下来吃,闻小屿去洗漱,回来后见他吃得慢,以为他不爱吃,便说:“你要是吃不惯这些,我明天就早点起来给你下面条或者煮稀饭吃。”

    闻臻剥着鸡蛋,说,“吃一样的就好。”

    闻小屿煮了六个鸡蛋,闻臻剥四个放进他的盘子里,闻小屿有些受宠若惊,“我自己来。”

    “多吃点。”闻臻慢条斯理擦手,“长高。”

    闻小屿一口气堵上,瞪着闻臻,埋头吃鸡蛋。闻臻拿过一旁咖啡,抬起头看向他。

    刚洗漱过的闻小屿湿漉漉的,冒着温润的水汽,皮肤泛着健康的淡粉,睡衣领口低,露出脖颈侧边那吻痕一般的红色胎记,干净温润。

    闻小屿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是,尽管意识尚未完全转变过来,他的身体和气质却早已先一步融入了这与从前天差地别的环境之中。他看起来没有任何突兀,好像生来就过着这样的生活。

    闻臻收回视线。

    接下来一周闻臻大都在外忙碌。公司积压了太多事务要解决,好在闻臻和他的团队效率极高,一周内处理掉了绝大部分事务。周五晚上召开过一次重要的会议之后,闻臻短暂的空闲下来。

    他在九点左右回到家。打开门看到家里空空荡荡,一个人没有。

    闻臻穿过客厅,见闻小屿的房门紧闭。他微微皱起眉,接着就听到里面传来“咚”的一声,不轻不重。

    闻臻在门外开口,“闻小屿?”

    无人应答,闻臻就按下门把手推开门。下一刻他眼睁睁看着闻小屿一个侧空翻飞到他面前,刷然掀起一阵风。

    闻小屿突然感到房门被打开,吓一跳没保持好身体平衡,脚刚着地就慌乱往前摔去,被闻臻整个托起,两人面面相觑。

    蓝牙耳机啪嗒甩在地上,闻小屿被闻臻抱着,心有余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闻臻漠然看着他:“你把家里当花果山?”

    闻小屿臊红一张脸,稀里糊涂蹲下去捡起耳机,“我只是偶尔练一下,不然动作会生疏。”

    闻臻扫一眼房间,没说话,转身走了。

    闻小屿白天无事,还下楼去旁边枫林公园里跑了会儿步,回家后在自己房里练习基本功,折腾出了一身汗。他洗完澡换上干净睡衣从浴室出来,见闻臻也换了身家具休闲服,手里松松拎着罐汽水,正往他的游戏室里走。

    闻小屿好奇望着,闻臻推开门,转头与闻小屿碰上视线。闻小屿装作低下头,却听闻臻说,“想进来?”

    好奇的闻小屿就走进了闻臻的游戏室。

    游戏室的风格独树一帜,墙体和地板铺着厚厚的隔音垫,一面显示屏占据大半墙面,地上堆满游戏盒和游戏光碟,耳机、游戏机和手柄数据线弯弯绕绕,胡乱缠了一地。

    闻小屿震撼。闻臻随手把手机和汽水丢在地毯上,往矮沙发上一坐。他打开显示屏和游戏机,拿手柄调出之前的游戏进度,“玩吗?”

    “我不会。”

    “叫声哥哥就教你。”

    闻小屿傻站几秒,一时脸通红。闻臻却像是只漫不经心逗了他一句,并未真的在意什么。他从柜子里翻出一个新手柄,拆开丢过来,闻小屿接住,一声不吭到沙发边坐下。

    “这个摇杆用来移动方向,这是进攻,这是互动。”闻臻教闻小屿,见他拿手柄的姿势古怪,就握住他的手调整,“手放两边。”

    沙发软得塌陷,两人的腿挨到一起。闻小屿的身上有沐浴露清爽的香,白净皮肤还残留水蒸气的温热。他认真记住手柄的使用方法,抬头望向闻臻,“然后呢?”

    他们碰上视线,闻小屿的眼睛大而圆亮,瞳孔光泽,像某种野生的猫类,不谙世事而透露天然的野性。

    闻臻不着痕迹收回视线,靠回沙发。他挑出联机模式,给闻小屿创立角色,开始带着他进入游戏模式。

    房内没有开灯,窗帘拉开,窗外夜色深深。显示屏上随着角色的动作不断闪过移动的游戏界面,伴随外放的游戏背景音乐与激烈音效。

    “放技能。”

    “面向这个士兵。”

    “前进加进攻俯冲。”

    “不要傻站在那里让人砍。”

    “闻小屿,你肢体不协调吗。”

    刚上手就连死三次回到重生点的闻小屿扔了手柄:“这个很难!”

    闻臻面不改色打游戏:“跟在我后面丢药瓶,你不用再打怪了。”

    一晚上,闻小屿跟在闻臻后面瞎奶。闻臻去哪他就去哪,重复这种简单摸不着头脑的行为竟然还玩到了十一点,直到闻臻要他去睡觉。

    闻小屿着急,“不行,我马上要升级了。”

    “去睡觉。”

    “就差一点......”

    闻小屿被抓起来,开始闹:“你都没睡,凭什么要我睡!”

    闻臻把他扛回卧室扔在床上,闻小屿挣扎爬起来,闻臻说:“我帮你打。”

    闻小屿这才乖乖躺进被子。

    一个周末两个晚上,两人泡在游戏室里度过。

    闻小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喜欢跟在闻臻屁股后面跑,闻臻采集任务物品,他跟在旁边一起采;闻臻打怪,他躲在后面扔药;闻臻和npc对话,他津津有味站在一边看。明明半点作用都没有,还围在闻臻旁边乱逛。

    推任务的时候遇到一个迷宫关卡,迷宫里机关太多,闻小屿重来三次都过不了,只好把手柄交给闻臻。闻臻飞快推着摇杆,一边嘲他,“笨成这样,怎么教都不会。”

    闻小屿辩解,“我比第一次玩得好多了。”

    “那你自己过关试试。”

    “自己玩有什么意思。”

    闻小屿话一出口忙闭上嘴,闻臻看他一眼,回头继续走迷宫。闻小屿坐在一旁等闻臻帮他过完迷宫,不吭声接过手柄,操纵着角色四处乱转。

    闻臻说,“不要乱跑,跟着我。”

    闻小屿顿一下,默默跟上闻臻。

    房间没有开灯,只有大显示屏投射着游戏界面的亮光。整个房间环绕游戏的音响,闻小屿躲在昏暗和喧闹里,小心抚上自己的脸颊。

    他竟然触碰到微烫的温度。

    第09章

    闻臻刚散会就接到母亲的电话。

    “闻臻,小宝怎么样啦?”

    “他已经回学校上课。”

    “你要多陪陪弟弟,不要对他太冷淡,弟弟刚回家,需要人关心,要人疼的,知道吗?”

    “嗯。”

    “看你这性子......算了,我把电话给你爸爸。”

    电话那边静了会儿,接着老人的声音响起,“闻臻。”

    闻臻起身走到会议室窗边,“您身体如何。”

    “不错。”闻家良简洁回答。他叫妻子打这通电话目的不在寒暄,直接省过闲聊,问,“你走了这么多天,公司如何?”

    “一切照常。”

    “好。你做事情,我向来放心。”老人说,“但是不要太冷落了小宝,他毕竟是你亲弟弟。”

    闻臻想起这几天闻小屿理直气壮霸占自己游戏室不肯走的画面,没有解释,“嗯。”

    “本来你妈妈也想跟去首都,她最舍不得小宝。但她还是留下来,照顾我和康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