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言说 - 5、初夜(H) 越界(重生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沉月明显感觉顾廷深此刻动作温柔多了,比起刚才眼神黯得恨不得将她立刻吞吃入腹不一样,他小心翼翼亲吻着那块印记,像对待世间最珍贵的瓷器。

    “月月,还痒不痒?”

    “……”

    沉月还没有反应过来,顾廷深已经将头埋在她的腿心,一路下滑,舌头技巧地刷过阴唇,很快找到了那颗敏感的阴蒂。

    沉月咬着唇极力压抑着呻吟,但这种酥麻的感觉太过刺激,股缝里滑滑腻腻,像有人拿着片浮羽在上面轻轻滑过,搅得心尖发痒发酸。

    她纤长的手指插入男人发丝,抱住他的头。

    顾廷深吸得更用力,模仿着做爱时抽插的动作,舌尖往里钻,不断搅动穴里的嫩肉,他每舔一下,沉月就张嘴吸一口大气:

    “别亲了……我受不了了……啊……”

    一股清凉的液体喷出来,沾了男人一嘴。

    “小骚货……流这么多水……”

    顾廷深直起身,对着她笑,扶着自己硬得发痛的鸡巴,抵在湿滑的肉缝间,火热的龟头带着高温,不时在勃起的小小阴蒂上挑刮着。

    “月月……我要进来了……”他看着沉月的眼睛,没有给她任何反悔的机会,“吧唧”一声,肉棒贯穿了进去。

    “疼……”

    沉月只觉得下身一阵裂痛,火热粗大的巨物把从没有被人进入的穴道涨得严严实实,棒身上凸起的青筋刮蹭着内壁,一种异样的酥麻从身体涌起,随着男人的顶弄快感不断放大。

    她的水很多,没插几下就传出滋滋的水声,被顾廷深抓着两瓣嫩白的屁股抽插,紫红色的鸡巴在粉嫩的小穴里进进出出。

    “你好大……好胀……轻点……”

    沉月身子被顶得一颤一颤,咬着唇呜咽着,含着他肉棒的小阴唇绷得水亮。

    “月月不是最喜欢吗?”

    顾廷深看着自己粗硕的肉棒深入浅出在紧窄的洞口,被温柔包裹着,舒爽得直喘息,伸手摸了摸沉月的下面,让她看指尖上她自己的血迹,笑道:“月月……你是我的……我爱你……”

    他掀开沉月乌泱泱的头发,动情地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亲吻,她的耳朵、额头、脸颊、嘴唇,只觉得每一处都喜欢极了,心爱极了。

    可能每个男人都有处女情结吧?沉月迷茫地看着身上男人完美的身体,凸起的喉结性感滚动,汗水沿着脸颊缓缓滑落……

    其实,她并不相信顾廷深说爱她的话,但很享受此刻他带给自己的快乐。

    做爱确实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

    “嗯……啊……”

    察觉她的走神,顾廷深一记重杵,直直撞到了她体内最敏感的软肉,难以言喻的快感传遍全身,沉月弓起身体又是一颤。

    顾廷深喘息着,感受着沉月体内近乎高潮的紧缩,一下下捣弄着花心,研磨、旋转、逗弄。

    “月月的小逼真嫩……咬得我好舒服!”

    “你能不能不说这种话?”

    耳边是吧唧吧唧的插穴声,沉月全身发烫,闭上眼睛,实在没办法把刚才踏月救她的英雄和现在这个满口骚话压在身上肆意抽插的男人混在一起。

    “为什么不说?月月,你看每次一说,你的小嫩逼就会使劲夹我,它说它喜欢。”

    顾廷深越发兴起,低头含住两个雪白的乳,牙齿轻轻咬着粉嫩,舔裹,身下的攻势丝毫没有减慢,一下下杵弄着花心那块软肉,还坏心眼地研磨碾压几下。

    “嗯……慢点……”

    “慢不了……好舒服……”

    “别碰那里……啊……啊……嗯……我受不了……你还动……”

    “老婆……”

    极致的快感像海浪一般涌起,麻意顺着尾椎骨往上窜,射精的那一刻,顾廷深脑子里嗡得下,来不及全部拔出,一些精液喷在了穴口。

    他闷哼着伏在沉月身上,亲了亲她雪白的脖颈,将她紧紧抱住,又喃喃喊了声:

    “老婆……”

    首-发:http://www.wuliaozw.com/ (ωoо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