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言说 - 3、活春宫(H) 越界(重生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顾廷深的眼睛一下亮了,蕴藏着她看不懂的复杂情愫。

    十六岁的沉月还不明白“你要不要跟我回去上点药”和“我家在楼上,去坐坐吗”两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很容易被误解成女人对男人的邀请。

    倒不是没有戒心,只是今天晚上,那条漆黑绝望的胡同里,顾廷深如天神降临拯救了她,沉月想为他做点什么。

    再说涂抹伤口包扎上药这种事,自己轻车熟路,不知道给江年做了多少次。

    将顾廷深带回公寓,沉月洗完手找出碘伏棉棒,发现男人脱了上衣趴在她床上睡着了。

    他长得很好看,和江年那种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轮廓不一样,顾廷深鼻梁高挺秀拔,橘黄的灯光将他长长的睫毛在眼角处投下剪影,远看像一道迤逦的墨线,肩背匀称,配上平滑柔韧的肌肤,身体线条流畅得恰到好处。

    沉月俯下身查看他受伤的地方,顾廷深突然睁开眼,两人目光猝不及防撞在一起。

    他的瞳孔浓得像化不开的墨,里面藏着个昳丽的小姑娘。

    “月月,累了吧?休息一会儿。”顾廷深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语气温柔亲昵。

    人的崩溃有时候就只是一瞬间。

    沉月鼻子一酸,仰起脸,夺眶的泪水生生咽了回去。

    来A市的这半年,她一直都不快乐。

    妈妈骤然离世,她从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突然变成“小叁”的女儿,即使那个男人在她出生后从没有去看过她们母女……

    沉家安排她进了A大附中,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和物,她默默接受着别人好奇的目光,但从没有一个人问过她好不好?习不习惯?喜不喜欢?

    虽然都是沉家的女儿,沉月清楚知道自己和沉心怡不同,沉心怡从小被精心培养,芭蕾舞获得了很多大奖,只要不出意外,还有半年就能以艺术生的身份保送进A大这所国人梦寐以求的高校。

    而自己必须非常努力,争取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早日实现自力更生。

    但今天,她看书回来晚了些,差点遭遇强暴……

    所以,当顾廷深的吻骤然落下时,沉月没有拒绝。

    她什么都不愿意想,脑子空白一片,全部的感官都集中在男人唇上。

    他的唇很热,从眉头、眼睛、耳朵滑过,一寸一寸地吻到沉月胸口,最后再回到嘴唇上,手在她背上轻轻上下抚摸,男人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给人非常安心的感觉。

    男女之间的情事,沉月并不是一窍不通,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和江年楼上楼下做了多年邻居,也撞见过他和其他女孩子亲热。

    有一次下晚自习回家,在单元楼的花台旁,隐隐约约见到一对男女贴在墙边缠绵。

    女人仰着头,吊带裙已经被推到颈子处,男的抬高她一条腿,脸埋在酥胸前,肆意啃食着柔软的乳房。

    小区是开放式的,路灯坏了多时也没人来维修,但即使没有光,十几年的时间,沉月也能一眼认出那个上下其手的男人是江年。

    她加快了脚步。

    “嗯……嗯……等会儿……”

    女人注意到沉月经过,抓着男人的胳膊提醒他。

    “不做了。”

    江年抬起头,把自己从女人身体里抽出来。

    “别………江哥……正舒服呢……进来啊……我还要……啊……啊……深点……好热……好胀……就那里……啊……”

    “骚货……夹这么紧……肏死你……”

    江年端起她的屁股,一挺腰,女人娇娇的呻吟被撞得支离破碎……

    那场活春宫是沉月关于性最直接的启蒙,她不清楚江年到底知不知道那天路过的人是她,心里有点生气,虽然是晚上,可也是在外面……

    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将初吻初夜交付给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

    十六岁的这个夜晚,一切发生得猝不及防……

    ps:江年:后妈你出来,第一出戏就安排我和炮灰女野战怎么回事?

    作者:额……纯属剧情需要(心虚.jpg)

    江年:问过我的感受吗?请读者拿起珍珠砸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