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言说 - 2、救美 越界(重生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顾廷深!

    刚在火锅店里道别的男人。

    此刻他应该绅士地护送沉心怡回家,或者继续陪着佳人逛街购物看电影。

    而不是跑来公寓将他小青梅同父异母的妹妹肏得浑身酥软汁水四溢。

    沉月有几天没有见到这男人了,她以为上次已经说清楚了,可能今天顾廷深突然看见她和沉心怡在一起又起了心思。

    背着姐姐干妹妹……

    多香艳刺激!

    其实不应该这么想他的。

    顾廷深是谁?

    顾书记的独生子,政法大学高材生,相貌英俊,性格温润,惹多少女孩春心萌动。

    更是沉心怡口中除了有点洁癖强迫症,无一不完美的男人!

    但沉月知道,那统统都是假象,顾廷深很喜欢缠着她做爱,脱了衣服在床上,什么下流的话都能说出口。

    每次快射精的时候,他紧紧抱着她,力气大得像要把她嵌入骨髓里,嘴里一声声亲呢地喊她“老婆……”

    那灼热迷恋甚至有点疯狂的眼神让沉月害怕,说不清为什么,明知道顾廷深不会伤害她,可就是没来由地想逃离!

    所以前几天她才会告诉顾廷深自己马上升高叁,必须安心学习,以后别来往了。

    男人沉默了很久,眼底流动着深沉的悲伤,他看着她,很慢很慢地说:

    “月月,那我先走了……”

    拉开门,他又留恋地回头看了一眼,孤独可怜的样子像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沉月心里突然有种难言的酸涩,寻思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毕竟顾廷深还救过她。

    一个月前在图回家,时间有点晚,沉月想着抄近道去站台坐公交,刚进巷子就被几个染着黄头发,胳膊刺有大幅纹身的混混拦住。

    周围很安静,漆黑的夜,月亮钻进了云层,星星都没有一颗。

    不祥的感觉从毛孔渗出,她害怕地朝前跑,没有想到是条死胡同,混混狞笑着把她逼到了角落里。

    “诚哥,看样子是个雏,皮肤白嫩嫩的,奶子又圆又挺,啧啧……操起来肯定够味,摸摸下面水多不多?一会儿给她开苞别捅不进去……”

    被叫做诚哥的男人色眯眯地看着面前的小羊羔,隔着衣服在她饱满的胸脯上揉了一把,手感绵软,嘴角的淫笑更盛:

    “小美人,这么晚急着去哪儿啊?肚子饿不饿?哥哥请你吃宵夜好不好?大肉肠加鸡蛋,上下两张小嘴都喂给你吃。”

    想到少女海棠花一样娇嫩的嘴唇给自己嘬棒,男人越发兴奋,吩咐手下:“先给她喂点好东西,一会儿我爽完了,你们排队上……”

    “小美人,害怕就叫哦,你越叫我越喜欢……”

    他揉了揉涨得发疼的裤裆,把下面那根带着腥臭的丑陋玩意儿抖露出来,一步步朝沉月逼近,右手拿着注射器,准备把催情水灌进去。

    旁边举起手机拍照的马仔乐得眉开眼笑:

    “诚哥,一会儿我们肏完这妞,把片子发到网上,再多赚它一笔。”

    沉月吓得缩紧身子,不停地朝后退,还没有想到脱身的办法,一个高大的身影猛地冲了过来。

    顾廷深肌肉绷紧,象一头蓄势待扑的豹子,抡起拳头狠狠朝刘诚脸上挥去,刚才想要性侵沉月的流氓大叫一声,抱头鼠窜,顾廷深捡起地上的空酒瓶,“哗啦……”,给他头上开了瓢。

    他翻开黄毛的手机,彻底删除了照片,一个箭步过来将沉月抱在怀里,安慰道:“别怕,没事了。”

    沉月看他额头青筋暴露,抱着自己的胳膊都在哆嗦,关心地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顾廷深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一颗一颗仔细地把帮她把扣子扣好,半晌,嘴角扯了个笑:

    “……我没事,先送你回去。”

    从图书馆到沉月住的公寓大概有叁站路,他们谁也没提坐车的事,就这样慢慢走着,将一盏一盏的街灯落在身后。

    “到家了,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上去吧,我看着你。”

    顾廷深似乎还想摸摸她的脸,手伸到半空又怅然地缩了回去。

    月光浮动,透过高大的树冠,把一些光影洒在他脸上,沉月偷偷看了男人一眼,嗫嚅道:“你……要不要跟我回去上点药?”

    ps:第二章啦,谢谢收藏的小可爱们,求珍珠啊,mua~~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