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言说 - 1、顾廷深(H) 越界(重生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沉月把自己那份蘸料调好端到桌边,看看手表,离沉心怡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刻钟了。

    她提前点好了锅底,四宫格里,叁鲜菌汤、番茄牛尾、麻辣锅咕咕冒起热泡,另一格清澈透亮的白水却是拿来煮粥的。

    米饭、虾仁、蟹肉倒进去,看到汤色微变,略微浓稠的时候,加入半碟香菇粒,一点蚝油鸡精提鲜,海鲜粥顿时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沉月盛了两碗,给自己那碗面上撒了几颗碧油油的香葱。

    “堵死了,半天车都不带动一下的。”沉心怡穿着飘逸的连衣裙,和一个容貌英俊的男人姗姗来迟。

    顾廷深似乎也没有料到沉心怡说请他吃饭,还有其他人在,好在他素来淡定,朝沉月客气地点点头,自己找位置落座。

    “阿深哥哥,这家火锅味道很好的,你尝尝嘛。”沉心怡将刚涮好的羊肉片夹到顾廷深碟子里。

    “我不饿,喝点粥就行了。”

    放下筷子,顾廷深抽出湿巾仔细地擦干净手,目光在两碗海鲜粥上逡巡,将有葱花的那碗端到自己面前。

    “矫情。”

    沉心怡勾勾唇满意地笑了,又报复性地给他多夹了几筷子羊肉,顾廷深有洁癖,即使对着青梅竹马的自己也毫不掩饰,但却清楚记得她不爱吃葱这些小事。

    沉心怡偏过头和沉月咬起了耳朵,语气带着丝丝骄傲:

    “他就这样,从小到大我都习惯了,你不会介意吧?”

    沉月正寻思要不要提醒顾廷深那碗粥她已经喝过,抬起头,目光刚好和顾廷深撞上,男人眉骨微高,眼窝深邃,清墨的眸子里面一抹幽光滑过,只是消逝得太快……

    沉月垂下眼。

    她有什么好介意的?

    俊男美女,一个温润优雅,一个漂亮热情,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自己没权置喙。

    瞅了堆成小山的食物,沉月觉得自己这个电灯泡过于闪亮,匆匆喝了两口番茄汤说要离开。

    “姐我先走了,还得回学校复习。”

    她现在住在A大附中南边的小公寓,走路到学校只需要十分钟,房子是继母苏柔找的,当她提出高二想住校,苏柔马上问是不是在家里不习惯,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只管告诉她。

    沉月赶紧解释真的是因为学习紧张,而且爸爸也同意了,苏柔才点点头,又给她租了这套小公寓,说洗澡什么的方便些。

    对丈夫的私生女,苏柔这个继母算是不错,没有打骂虐待,说话时语气温柔,态度和蔼,连苏柔的亲生女儿沉心怡都经常埋怨妈妈偏心,一天到晚只知道挑她的毛病。

    沉月对苏柔谈不上亲近,仅保持着基本的礼貌客套,因为她知道,她和沉心怡不同,沉心怡可以撒娇,可以提各种要求甚至胡搅蛮缠……

    她却不行。

    在沉家,她只是个外人,或者说……突如其来的入侵者。

    爸爸沉连良,明显更喜欢从小养在身边的女儿沉心怡,每次看到沉月目光迅速转到一边。

    她选择住校,大家不用每天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彼此都松了口气。

    哗哗的水流顺着花洒溢出,浴室里雾气氤氲。

    沉月抬手在镜子前擦了两下,一张漂亮白皙带着几分少女青嫩的小脸露出来。

    无疑是好看的,和她妈妈许棠很有几分相似,不然也不会让当初下放基层锻炼的沉公子动心,无视自己已婚的身份疯狂追求,才有了沉月这个意外。

    妈妈车祸骤然离世,舅舅整理遗物时发现沉连良竟然是她亲生父亲,沉家派人将她从西南的小县城接到A市。

    转眼,已经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在想什么?叫你也不答应……”

    浴室门被轻轻拧开,身材高大的男人走进来。

    他生得清致俊朗,笑着把沉月抱在怀里,脸埋在她雪白的后颈,汲取独属于少女的甜蜜馨香。

    呼吸很热,那根手指也很热,粗粝的指腹缓而轻地分开花穴,摩挲里面的嫩肉,搅得小穴湿淋淋的。

    沉月被摸得浑身发软,回过头刚想问他怎么来了,四片嘴唇轻轻地撞一下,就如同天雷地火热烈吻在一起,男人解开裤子拉链,将早已胀得难受的肉棒释放出来,少女雪白的臀瓣戳顶出一个深窝。

    鸡巴尺寸巨大,带着灼热的温度,在敏感的那条细缝里滑来滑去,沉月呼吸不稳,脑子还残存些理智:“你没戴套……”

    男人轻声笑起来,将沉月抱抵在洗手台前,张嘴含住一颗乳头轻啜,吸舔啃咬着。

    “不戴,就想直接肏你……好几天了……”

    一挺身,龟头直直挤进去大半。

    “嗯……”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沉月骤然缩紧了花穴,伸手推他的胳膊。

    “不行……你必须戴……”

    男人停下来,静如深潭的眼睛紧紧盯着沉月,说话的时候喉结微动:

    “……月月,我是谁?”

    他是谁呢?

    沾满雾气的镜子,映出那张深邃英俊的脸,一滴水珠从上方滑落,镜像由模糊到清晰,然后又回归模糊。

    赤裸的身体严丝合缝贴在一起,贲涨的肉棒将花唇撑开,一寸寸插进紧致滑腻的穴肉里。

    麻酥瞬间从小穴蔓延到四肢百骸。

    沉月咬着唇,把头搁在他肩窝上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顾廷深……”

    ps:开新书啦,求收藏珍珠啊!爱你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