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 - 剧情想要阻止她见谁? 恶毒女配不干了(重生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临近下课时,傅以菲推了推顾宁悠,朝她挤眉弄眼:“悠悠,你今天中午就别回宿舍了呗,陪我去社团招新那里看看,就在图书馆那里,离教学楼很近的。”

    这所学校管的比较松,只要交了钱,住不住宿舍都无所谓,顾宁悠一般都住在校外爸妈给她买的小公寓里,但中午午休的时候她也会回宿舍,不然总是进出学校太麻烦了。

    顾宁悠犹豫了一下拒绝了:“社团啊?我不是很有兴趣。”

    主要还是懒,她就是那种能走两步绝不会走叁步的类型,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她可以赖在家里一整天都不出门。

    “你就陪我去吧,我一个人去多无聊啊,就算不加入,看看帅哥美女养养眼也是可以的嘛。”

    嗯?帅哥?

    傅以菲这番话倒是给她提供了一个新思路,如果她移情别恋,转头爱上别的男人,那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到时候她再跟裴司远说分开的话,剧情肯定不会阻止她了吧?

    顾宁悠觉得自己聪明极了。

    不过,如果真要有这么一个人的话,起码得比裴司远优秀,否则她哪能这么轻易地就变心?

    想到这,顾宁悠抓住了傅以菲的衣袖:“菲菲,学校社团里真的有很多帅哥吗?有没有那种帅到能让人一眼爱上,两眼沦陷,第叁眼非他不嫁的?”

    傅以菲:?

    傅以菲啧了一声:“顾宁悠,你本事了?问这干嘛,怎么,你想给裴司远戴绿帽子?”

    且不说她只是想想,就算真这么做了又怎样?裴司远应该求之不得吧。

    顾宁悠故作不懂:“哎呀,菲菲,我就是随便问问,好奇嘛。”

    “我还以为你转性了。”傅以菲撇了撇嘴,转而道,“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你说的这种人?太夸张了吧。”

    顾宁悠差点脱口而出,有啊,裴司远就是,不然能让她惦记那么久?

    不过裴司远这个人帅则帅矣,在一起这种事她是再也不敢想了,她还想再多活几年。

    那就陪傅以菲去看看?

    顾宁悠答应了傅以菲,走出教室的时候却又犯起了懒,一想到要走去图书馆她就觉得累,还不如吃完饭就直接回宿舍休息呢。

    而且她感觉她好困,虽然今天早上起的很晚,但昨夜到底是累到了。

    “菲菲……那个,算了,我还是不去了……我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现在还是好困……我还是回宿舍去睡午觉吧。”

    “你怎么老是出尔反尔?上一秒还答应的好好的呢。”傅以菲语气里满是埋怨,“好吧好吧,你不想去的话就算了。”

    她也没有老是出尔反尔吧……她今天就是累了啊。

    不过这次确实是她的错,道个歉也是应该的。

    “菲菲,我……”

    顾宁悠的道歉只说了一半。

    不对。

    为什么这种感觉这么熟悉?像极了……

    顾宁悠眼皮一跳,她想起了她和裴司远初遇时的那一天,那时候她也是这样,突然就变了卦,反常的不可思议。

    只不过那次她是非要去,而这次,她是不愿意去。

    顾宁悠越想越不对,她真的累了吗?还是说这又是剧情在发挥着它的作用?

    那次她去是遇到了裴司远,而这次她不想去,难道……是剧情不让她见什么人?

    可是,她在这个学校里好像没和别人有过什么纠葛啊,剧情会想要阻止她见谁呢?

    不行,不管她是不是受到了剧情的影响,社团招新她都一定要去。

    “菲菲,我还是陪你去吧……我突然又不困了。”

    见顾宁悠被她说得改了主意,傅以菲笑眯眯地挽住了她的手臂,“悠悠,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让我一个人去的。”

    “那当然啦。”

    这句话,顾宁悠几乎是咬着牙说完的。

    她就知道不是她多想了,才刚往图书馆的方向走了两步,她就觉得自己像是溺水了般胸口发闷难受,周遭的景物也变得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放佛只要她再往前走两步,就能立刻昏死过去。

    “悠悠,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傅以菲说着转过头去看顾宁悠,却差点被吓了一跳。

    顾宁悠脸色苍白,额头上都冒着冷汗,像是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

    “悠悠,你没事吧?你脸色好差!你实在不舒服的话还是回宿舍休息吧……”

    顾宁悠摇头:“菲菲,我没事,走吧。”

    今天的情形和昨天不一样,昨天在裴司远面前,她基本上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而今天,她虽然身体难受,但若非要违背剧情行事似乎也不是不可取。

    可能因为裴司远是男主,对她的影响更大一点?

    这样一想,顾宁悠更坚定了去的想法。

    她心里隐隐觉得,去不去,绝对会给她未来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

    这样一个改变命运的时机,她一定不能错过。

    剧情不让她去?

    她、偏、要、去。

    如果她这一世还是要做一个任人摆布的牵线木偶,那和前世又有什么差别?

    今天不行就明天,这次不行就下次,也许今天她真的会昏倒在半路上,但难道剧情还能让她次次昏倒?

    傅以菲仍担忧地望着她:“悠悠,真的没关系吗?”

    顾宁悠坚持道:“没关系的。”

    “好吧,你要是不想去的话随时跟我说。”傅以菲突然想到了什么,感叹地说道,“上次你这么反常,还是初中时候的事情呢。你还记得吗?那天我邀请你去看篮球赛,你找了好多理由拒绝,后来突然又同意了。说起来,你还是在那天遇到了来我们学校打篮球的裴司远呢。”

    傅以菲说什么?

    顾宁悠简直不敢相信她的耳朵,傅以菲居然知道!她居然那么早就发现她的异常了!

    “我当然记得了……”顾宁悠嗓子发干,一说话就难受地厉害,“你……你觉得我那天的表现很奇怪,那时候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傅以菲当然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发现了这个世界背后的秘密,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说什么啊?其实也可以理解啦,人的想法本来就是很多变的。而且你都做好决定了,我再问你还有什么意思?”

    是啊,说了又能怎么样呢?就算真的说了,只怕那时的她也不会想太多。

    “不是的……”顾宁悠感觉自己眼眶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我说不想去的时候肯定有不想去的理由,你后来应该阻止我的。”

    傅以菲只觉得自己被顾宁悠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后来不是你自己又说想去的吗?”

    “不是的……不是的……”

    顾宁悠一味地重复着这句话,她终于明白了,有些事从一开始就是错,她执意要去看篮球比赛是错,她遇到裴司远是错,她喜欢上他更是错。

    可她无法跟傅以菲解释,也不能解释,若非像她这样重活了一遭,谁会愿意相信自己生活的世界里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呢?

    “但这次是不一样的……菲菲,总之你别问了,我们赶紧去吧。”

    就现在,一秒钟都不要在这里多停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