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 - 她想和他做。 恶毒女配不干了(重生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对于裴司远,顾宁悠心里的感情很复杂。

    她爱他——这一点她以前从来没怀疑过,但现在想来那更多是由于剧情的缘故,这是作者安在她身上的一个最基本的人设,几乎占据了她大半辈子的时光。

    若要问她心里真正的想法,顾宁悠可以坦诚地说,她其实有点怕他。

    裴司远这个人骨子里有一股疯劲,这股疯劲体现在很多方面,顾宁悠在认识他很久以后才体会到。

    对于她,这股疯劲是对她切切实实的报复。他可以在前一天亲切地称呼她爸妈为岳父岳母,像极了一个听话的女婿,第二天就着手安排人攻击她爸爸的公司;他也可以前一秒刚跟她领了证,后一秒就设计她的哥哥出了车祸,也正是这一场车祸,让她的哥哥余生都得在轮椅上度过。

    如果说前世的顾宁悠心里没有一丝后悔的情绪,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实上,生命最后那几年的每一天她都在后悔中度过,如果早知道裴司远是这样一个报复起人来毫不留情的疯批,她当初说什么都不会招惹他。

    他早就警告过她的——最初认识的时候,他就把所有话都说的清清楚楚,他告诉她他心有所属,让她放弃对他那不切实际的爱恋,不要再试图去靠近他。

    如果一开始她就听从了他的劝告,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裴司远这个人性情淡漠,一生中所有的深情和爱意,都给了那个叫江遥的女人。

    裴司远爱江遥——这一点绝对是无庸质疑的。这也是他的“疯”的又一种体现,他的冷静和理智在江遥面前似乎从来都不存在,面对着多年未见的她,只是因为江遥没有明确地表达她的心意,他就像个从未尝过情爱的毛头小子一样,跟踪囚禁什么的全都玩了个遍;可他又极尊重她,在没有得到她的应允的时候,绝不会做出任何强迫伤害她的事情。

    裴司远和江遥,一个遥一个远,连名字都是那么地相配,他和她自小相识,在相识的二十多年的时光里,他们在彼此心里都是无可替代的,早在顾宁悠遇到裴司远之前,他就已经对江遥情根深种,后来即便与她发生了再多的纠缠,他也从来没有改变过他的心意。

    从这个方面来说,顾宁悠对裴司远又是佩服的。

    像他这样深情偏执的人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将性别互换,她和裴司远就是一个强取豪夺的故事,而作为被强迫的那一方,他始终没有任何动摇,保持着对自己深爱的女人的坚守。

    也可以说,他叁观很正,一旦认准了一个人就不会轻易改变。

    若是完全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裴司远简直拥有一个完美的小说男主的人设,若是非要说他有什么错,那他犯的错无非就是不爱顾宁悠而已,可情爱这事又怎么是叁两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呢?况且以她前世做的那些事,就算裴司远把她搞死一百次都不为过。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一切才刚刚开始,虽然她已经做了强迫他的事情,但终究没有到足以让他们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只可惜她既不能直接跪下来向他道歉认错,也不能干脆利落地就这么跟他分道扬镳,而是只能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地煎熬着,将自己犯错的概率降到最低,以期自己最后不会落得太过悲惨的下场。

    在裴司远从阳台上回来之前,顾宁悠确实是这么想的。

    这该死的剧情——

    如果不是时机不合适,顾宁悠真想直接骂娘,她刚刚觉得自己恢复了几分理智可以自由掌控她的思想,一见到裴司远,又情不自禁地想要扑上去。

    刚才裴司远已经洗漱完准备和她一起躺下休息,又在接到一通电话后起身去了阳台,离开时他没有解释,连看她一眼都不曾。

    回来时也是一样。

    裴司远无意解释,顾宁悠却不得不主动问:“远远,是谁打来的电话啊?”

    毫无疑问的,她又做了一件惹他生厌的事情,在裴司远心里,她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外人,他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向她解释的必要,他讨厌被人问东问西,也讨厌这种事事都需要报备的感觉。

    裴司远将手机屏幕摁灭放到床头柜上,“公司的事情。”

    噢……

    也是,现在这个时间段正是裴司远创业的初期,忙些也正常。

    顾宁悠也知道,用不了多久,他的名字就会在商界赫赫有名,成为A市的商业新贵。

    话说回来……原来他在来之前一直在忙工作,就是因为收到了她的消息,所以才赶过来陪她?

    “裴司远,对不起……”顾宁悠总算是摆脱剧情的控制说了一句心里话,“下次你忙的话可以跟我说,我……没有想要故意打扰你,以后……也不会。”

    听到她这么说,裴司远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冷静意外的情绪,望着她的目光里也带上了几分探究,“这不像是你会说的话。”

    他停顿了一会,又说,“认识你这么久以来,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对不起叁个字。”

    这也不像是你会说的话啊?认识你这么久以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说这么长的一句话。

    顾宁悠在心里无声地回复,却不敢说出口。

    如果“对不起”叁个字可以消磨一些他对她的恨意,让他未来报复她时手下留情些的话,哪怕让顾宁悠一天说上一千次也无妨。

    “裴司远,其实我……”

    裴司远静静地看着她,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她的下文,就问:“你什么?”

    “我……没什么。”

    果然还是不行……

    刚才顾宁悠其实很想顺势而下,告诉裴司远她后悔了,她知道错了,她往后余生都不会再打扰他,可她刚才像是突然失了声一样,心里想说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

    裴司远点点头,没有追根究底,“那就早点休息吧。”

    休息……她倒是很想休息,可是——

    顾宁悠又想骂娘了,因为她发现,她突然很想和裴司远做爱。

    这当然不是她自己的想法,而是剧情又一次发挥了它的作用。

    不过,撇去别的不说,裴司远的相貌是极其优越的,他的五官全都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即便只是简单地穿着她给他准备的浴袍,也依旧帅得让人有些……心动。

    而且……虽然这样说有些让人不好意思,但裴司远的床上功夫确实很好,好到她有时候都很怀疑,在她之前,他真的没有和江遥做过?

    但被她强迫的那次是他的第一次,这确实是裴司远的原话,他好像也没必要骗她?

    虽然顾宁悠没开口说话,但她的眼神一直往他这里看,裴司远也无法忽略,他转过头,看见她脸色红红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想说什么?”

    裴司远的声音把顾宁悠从回忆里拉了出来,她看了看裴司远,发现自己还是克制不住心里的想法,于是她小声问道,“裴司远,你……想不想做?”

    问是顾宁悠主动问的,她的脸却红了个彻底,虽然主动的人一直是她,但她的脸皮始终很薄,即使早就和他亲密过了无数次也是一样。

    好像又说错话了……顾宁悠心里想道。一般情况下,她都是直接说“我想做”,而不会问他“想不想”,要是被他拒绝了怎么办呢?

    唉,她这爱尴尬的毛病还是改不了。

    裴司远的眸中果然有些惊讶,看见他这样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顾宁悠瞬间就打了退堂鼓,悻悻地往边上挪了挪,没有再挨着他的身子,“你不想的话,就……”算了……

    “你家的安全套放在哪里?”

    “啊?”这是同意了?

    顾宁悠一愣,趁着他还没反悔,赶紧说,“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说完,顾宁悠就侧过身去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可避孕套的盒子里却空空如也。

    什么,没有了?

    怎么就这么不巧,裴司远难得这么好说话,这个机会就这么浪费了……

    好吧,顾宁悠承认,此时此刻,她确实是有点馋他的身子。

    可惜裴司远在清醒的时候从来不会无套操她,他不爱她,当然也不想要她的孩子,向来会杜绝一切的可能。

    顾宁悠舔了舔唇,心里不免有些懊恼,“那个……没有了……”

    话音刚落,灯光开关被人摁响,房间里突然暗了下来,有人捏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摁在身下,顾宁悠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男人灼热的唇就印了下来,落在她的锁骨上。

    “裴司远,你……?”

    “没有套,那今天就不戴了。”

    裴司远的声音低低的,好听极了,让顾宁悠感觉不真实到了极点。

    等一下,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