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吐司 - 分卷(27)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花坂琉生:差不多吧,不过有些书太生涩,还是阿姐解释了以后才看懂的。

    花坂裕也吃了一惊,他见过花坂家的藏书量,那可不算少,花坂琉生才多大,就能把它们全部读完?要不是因为眼疾,他未来也该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咒术师吧。

    可惜了。

    花坂裕也在心里想到,全然没有考虑到自己一个月,也将别人的书房翻了个七七八八。

    对啦,要是裕也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去问阿姐,阿姐什么都懂。花坂琉生说。

    想到花坂里华那张生人勿近的面孔,花坂裕也有点言不由衷:好,我会努力的。

    不过说起来聊到了花坂里华,花坂裕也合上书,问出了一直很关心的问题,里华姐年纪好像不是很大吧?

    嗯,阿姐比我大五岁。

    那不就没有到20吗?

    不到20岁就已经是花坂家族自卫队的队长,看来花坂里华的实力真的很厉害。

    说到自家姐姐,花坂琉生打开了话匣子:小时候,还有很多大家族的人因为看上了阿姐的天赋想要招揽她呢。一副与有荣焉的口吻。

    这段日子相处下来,花坂裕也发现了他隐性的姐控属性:但她没有去。

    嗯,阿姐未来可是我们未来的族长呢。

    花坂裕也不动声色地问:族里还有能和里华姐比肩的同龄人吗?

    没有了吧?阿姐是最厉害的!

    女子做族长的事在咒术师家族中并不罕见,毕竟以血脉和实力说话,如果年轻一辈中没有人实力高于花坂里华,未来族长之位自然会落在她肩上。

    可花坂裕也隐约有记忆,他从哪里看了本册子,上面写花坂家的族长一直都是男性。

    一时之间,倒不知道该去思考他为什么知道未来的事,还是花坂里华为什么没有当上族长。

    又在聊我?恰好话题的主人公推门而入,飒爽的女人笑意盈盈,看来我出现在你们话题里的频率很高啊。

    阿姐!花坂琉生扬起笑脸,你今天回来的好早!

    花坂裕也也客气地叫了声里华姐好。

    是啊,今天晚上有集市,准备带你们两个小鬼出去玩玩。花坂里华搓搓花坂琉生的头,笑道。

    花坂琉生抱着被自家姐姐揉乱的头发,听见这话猛地抬头:可以吗!

    当然啦,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花坂琉生小声欢呼。

    他虽然眼睛不便,却很喜欢热闹的地方,可他身份特殊,冒然出门只会给别人带来麻烦,所以一直憋在家里。

    花坂裕也对逛街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淡声提醒:之前琉生和我说最近不太平。

    花坂里华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动乱的诅咒最近被祓除了许多,掀不起什么风浪。

    动乱?

    花坂裕也正要张口询问,忽然感觉衣袖被人拽了拽,转头,对上花坂琉生期待的脸。

    他最拿这种表情没办法,叹了口气:好的。

    花坂家最宝贝的小公子出行,除了自卫队长亲自保护,还多派了七八个咒术师随行,弄得花坂琉生都有点不好意思:人会不会太多了呀

    不多。花坂里华说。

    本家的人都知道花坂琉生身体里隐藏的秘密,眼看他越长越大,没有想做咒术师的念头,又不可能一辈子把他拘在家里,只能在他外出时多派人手保护。

    没错,花坂家族之所以对他这么重视,除了花坂琉生本身的身份外,还有一层原因,是他的体质。花坂琉生降生时,曾有能观异象的族人发现他天生体质特殊,不但瞳术天赋卓越,咒力盈满,还会引起诅咒窥视附身。

    于是家族将其视力封印,以保护他健康成长。如果未来花坂琉生想做咒术师,自然会突破枷锁,重获视力与咒力,如果他不想,花坂家也能平安护他一生。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走上集市,不仅是花坂琉生,连没什么兴趣的花坂裕也都被些小摊贩上卖的东西吸引。其中一个摊位上有买编织手串,花坂裕也挑了挑,送了花坂琉生一条,花坂里华一条,还剩了条紫蓝色的,妥帖放进衣服里收好。

    花坂琉生好奇:这一条手串,裕也准备送给谁呀?

    花坂里华打趣:应该是喜欢的人吧?毕竟裕也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嘛。

    花坂裕也一顿,刚才的举动是他下意识的反应,被这对姐弟提及后才想起来,自己这条手串,是要送给谁?

    他和谁的关系都不冷不热,除了花坂姐弟外,甚至没和旁人说过几句话。脑中隐隐浮现出一个银色头发的身影,花坂裕也摁了摁额角,却想不起来那个人的面容。

    他忘记了什么吗?

    把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花坂姐弟笑着去到下一个摊位,花坂琉生眼睛不便,花坂里华便细心地告诉他桌上都在卖什么,是什么样子的。忽然,花坂琉生眉头皱了皱:阿姐,你有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劲?

    不对劲?花坂里华把视线从琳琅商品上移开,什么不对劲?

    花坂琉生形容不出来,只觉得有股让人胆颤的气息突然袭来,令人背后发寒。他攥着花坂里华的衣袖:会不会是诅咒来了?

    花坂里华仔细观察周围:没有啊。

    没有不知花坂琉生想到了什么,脸色蓦地变得惨白。

    花坂里华担心: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不对,一定有什么东西,大家都没发觉吗!听见花坂里华说没有后,花坂琉生的情绪明显变得不安起来,声音不由得提高,裕也,裕也你感觉到了吗?

    花坂裕也沉默了片刻,看着花坂里华和守卫们浑然不似作伪的表情,点了点头:嗯,有的。

    从刚才起,就有什么东西躲在暗处窥视他们一行人。花坂裕也本以为只有自己感觉到了,没想到花坂琉生也有所察觉。

    他这话一出,花坂里华和守卫们立刻警觉起来,将两个男孩包围在中间:是诅咒吗?

    不知道。花坂裕也实话实说,像是被什么东西盯着,有点不舒服。

    热闹的集市还在继续,随着这句话落下,欢声笑语的氛围仿佛与一行人隔绝。

    花坂里华警惕地看向周围,她依旧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却不妨碍她相信两个孩子说的话,更准确点,是相信花坂琉生的话。他带着独特的体质降生,虽然被封印了咒力和视力,但在感知一块还是要优于她。

    就是不知道,花坂裕也是怎么知道的了。

    能避过他们感知的诅咒,实力恐怕花坂里华不愿多想,沉了声音道:走,先回家。

    一行人小心地退出集市,要回到花坂家还必须穿过一片树林,众人提着烛火,手握武器,一刻也不敢大意。

    琉生,那种感觉还有吗?快进树林前,花坂里华问。

    被窥视的恶寒感如影随形。

    寒冷冬日,花坂琉生背上却蒙了一层汗,点头道:还有

    看着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幼弟,花坂里华自责:抱歉,都怪我。

    不怪阿姐。花坂琉生打起精神笑笑,说着彼此心知肚明的话,是我的问题。

    花坂里华心里难过,不仅是为花坂琉生懂事的话,更是因为她已经明白了,自己和暗地里那只诅咒的差距。

    它跟了他们这么久,而她到现在还没有感知到对方的存在,足以证明双方实力悬殊之大。虽然不知道它为什么还没有出手,但一旦交手

    她恐怕占不了上风。

    裕也,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你只管带着琉生回家。

    花坂家有若干道封印,只要琉生回到那里就安全了。

    花坂琉生脊背一僵:阿姐?

    仗着他看不见,花坂里华往花坂裕也手里塞了把短刀,罕见地没有回答幼弟的呼声:走,我们进树林。

    阿姐!

    琉生。花坂裕也反手别好短刀,一手提着灯笼,一手牵住花坂琉生,我们也走吧。

    花坂里华忍不住侧目,这才发现,和所有人的如临大敌不同,从始至终花坂裕也都没有表现出特别明显的情绪波动。

    淡定得让人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

    树林内一片静谧,不知是不是因为已步入冬日的缘故,连一声鸦羽的声音都听不见。

    众人小心翼翼。

    咔擦

    枯枝被踩断的声音响起,在安静的密林中无异惊雷空响。

    小心一点!走在边缘的咒术师被吓了一跳,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想起他身边根本没有人!他脸色顿时一变,连忙提着烛火去照,只见一团漆黑的人形生物贴在他身旁,身影随着烛火飘荡。

    那是什么!

    众人骇然,其中花坂里华反应最快,立刻伸手拽住咒术师的衣领往后一扯:快退!

    咒术师被她扯着摔倒,一声惊叫卡在喉咙里,下一秒,他原本站着的地方化成了焦土。

    那团人形生物饶有兴趣地噢了声:人类,你是在让我小心一点吗?

    这只诅咒会说话?!花坂里华惊疑不定,诅咒怎么会说话呢?!

    不要惊慌。她强行镇定下来,大声安抚住其他人,只是诅咒而已!不要怕!

    是!

    花坂裕也将挡在花坂琉生身前,余光向后一瞟,自从人形生物出现后,他的反应变得更加明显,不但脸上血色全无,身体还会抑制不住的颤抖。

    花坂裕也翻过藏书,知道这是他被诅咒标记的特征,越是强大的咒灵对盯上的猎物释放的恶意就越强。作为一个没有接触过诅咒和咒术的普通人,花坂琉生能坚持到现在,出乎他的意料。

    花坂琉生动了动唇:诅咒出现了是吗?它长什么样?

    一团黑色的轮廓。看不清脸,可能是被包起来了。花坂裕也回答,也可能是没有长脸。

    他还有心思讲冷笑话。

    一行人中,除了看不见的琉生以外,几乎所有人都在为这只诅咒口吐人言而感到惊慌,只有他依旧语调平稳,淡定中又透出几分些漫不经心。

    只是诅咒而已?诅咒缓缓重复花坂里华说过的话话,下一秒,花坂里华便如遭重击,身体重重地飞出,砸在了一棵树干上。

    她摔在地,哇呜吐出一口血来。

    诅咒声音粗粝:你说的,是这样的诅咒吗?

    里华大人!

    花坂琉生看不见,却不妨碍他听发生了什么,紧张道:我阿姐怎么了?

    咳、咳咳花坂里华大张着嘴喘息,擦了擦脸边的血,我没事。她没有预料到诅咒会突然出手,但早就做好了抵挡的准备,刚才那一击看似凶狠,实际上关键部位已经被她的咒力保护起来。

    趁着诅咒的注意力在花坂里华身上,其他咒术师对视一眼,立刻分散开来,各立于一角结阵。

    一直观察场内的花坂裕也眯了眯眼。

    似乎有哪里不对。

    金色的光芒升起,将诅咒牢牢罩在了其中。

    它为什么不反抗?它想做什么?

    以花坂琉生的反应来看,诅咒的目标就是他没错。可它能避开花坂里华等人的感知,说明善于追踪,或者本身实力在他们之上,如果是前者,大可以将人直接掳走或杀掉,不必费这些周折;如果是后者,同样也是这个道理,根本不需要费时间和花坂里华交流,甚至还故意控制了力道。

    没错,故意控制了力道。花坂裕也看得清楚,如果没有留手,花坂里华根本不可能有再站起来的机会。

    这样的做派,说不上是逗他们玩,倒像是

    他隐晦地看了眼身后的花坂琉生。

    倒像是想通过他们的疼痛声,引起这个看不见的人的恐惧。

    可它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而且,目标为什么是花坂琉生,他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花坂里华喘了口气:裕也,趁现在带话还没说话,脸色猛然一变。

    幽密林之中,再次出现了新的诅咒。

    三只。

    察觉到它们的一瞬间,花坂里华的手上立刻覆上了咒力,漆黑的眼珠蓦地变得幽深。

    瞳术发动!

    然而新出现的诅咒并不是什么虾兵蟹将,相反实力非常强劲。即便花坂里华的瞳术发动得再快,也只拉了一直坠入幻境,她眉目凛然,毫不犹豫地转身向离花坂琉生最近的那只诅咒冲去。

    花坂裕也则拉着花坂琉生躲到一棵树后,行动轨迹颇为正大光明,而诅咒们却仿佛没看见他们一样,朝着过来的花坂里华攻击。

    果然,这些诅咒并不会主动攻击花坂琉生。

    花坂裕也反手抽出别在腰上的刀,牵着花坂琉生一步一步朝外退离。

    花坂琉生不知在想什么,一张脸惨白,手心出了不少汗。

    花坂里华注意到他们的意图,更奋力地挡住诅咒,一时不查,胳膊被剜下一大块血肉,她闷哼一声,咬紧牙关没有叫出声来。其他咒术师要困住人形诅咒,结阵的时候步子一步不能移动,只能看着她一个人对付三只实力非常的咒灵,心里祈祷花坂裕也能快点带小少爷离开。

    今晚注定是个不幸之夜。咒术师和诅咒一方实力悬殊过大,在场的人都身经百战,不会天真到以为自己能全身而退,所以困住人形诅咒时,不约而同地用出了最强的束缚结阵,不求困住他,只希望能拦住它一时半会。

    如果这个凶多吉少的夜晚只有一个幸运儿活下来,能见到明天太阳的,只会是花坂琉生。

    而大家不约而同让他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

    古往今来,咒术师落到诅咒手里,下场大都是被凌虐至死。没有人敢保证自己在极痛的情况下不放声呼救,这时让他离开,既是保护少年明珠,也是维护自己作为长辈,最后的尊严。

    幻境外。

    狗卷棘和乙骨忧太被五条悟派到了据说出现过一级咒灵的仙台巡视,实地勘察以后,没有发现一级诅咒活动的痕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