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吐司 - 分卷(25)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甚至直到关灯前一秒,他都还没有真正反应过来

    此刻他穿着的,是花坂裕也的睡衣;枕着的,是花坂裕也的枕头,盖着的,是花坂裕也的被子。

    而甚至在半个小时前,他的恋人就还躺在这张床上。

    这简直就像

    被他的气味,包围了。

    狗卷棘的脸蓦地一红,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砰狂跳起来。他连忙按着胸口,生怕被不远处的人听见。

    黑暗中,翻身的声音传来,狗卷棘身子僵住,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保持着按住胸口的动作一动也不敢动。

    棘睡不着吗?花坂裕也声音响起。

    空气安静了几秒。

    鲑鱼。

    其实为了今天的约会,昨晚狗卷棘就兴奋得没有睡好,更何况下午以后一直到凌晨都一直在执行祓除诅咒的任务,精神上早就疲惫不堪,每根神经都叫嚣着想要休息。但他只要一想到,现在自己正躺在花坂裕也的床上,就莫名地觉得不能这么睡过去。

    不知道下次再遇到这种机会是多久以后,总之,要是现在闭了眼,绝对亏大了。

    睡不着啊花坂裕也的声音在黑暗中听起来有种抚慰人心的蛊惑,那我们来聊会天吗?

    这句话戳中了狗卷棘的内心,他裹着被子翻了个身,正面面对地面上的那道轮廓:鲑鱼。

    夜越来越深,狗卷棘明天还有任务,聊天什么的,自然是花坂裕也编出来哄他睡觉的办法。毕竟祓除诅咒需要打气十二分精神,一丝一毫都大意不得。

    他想了想:说起来,还没有来得及问棘,今天任务还顺利吗?

    狗卷棘抱着被子:鲑鱼。

    明天和后天也要继续吗?

    鲑鱼。

    这样啊那这一段时间都会这么忙吗?

    鲑鱼。

    花坂裕也提的问题很有技巧,刻意把答案的回答空间压缩,控制在了是与否的回答之间,又知道以自家小朋友报喜不报忧的性格,对于这些问题,一定都会回答对,一来一回,大脑形成惯性,之后的回答,几乎都可以凭着习惯回答。

    青年故意放缓的语调仿佛催眠乐章,果然,在他刻意营造的氛围下,狗卷棘大脑逐渐放空,回答问题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脑袋往枕头里一埋,沉沉陷入了梦境。

    听见床上传来有规律的呼吸声,花坂裕也勾起唇角:晚安。

    第二天,花坂裕也是被手机震动声叫醒的。

    他睁开眼,下意识朝狗卷棘望去。男孩还窝在被子里酣睡,震动声就是从他旁边传来的。

    这样都没醒吗?

    花坂裕也起身,向窗外一望,天还没亮,黑色连成了一片。他拿起狗卷棘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坐在床边,伸手推了推那团被子蛹:棘,起床了。

    被子蛹没有反应,反而逃避似的把脸埋得更深了些。

    手机还在疯狂震动,见暂时叫不醒他,花坂裕也直接上手,摸索着被子边缘找了条缝,把冰凉的手塞进去,贴在少年的颈脖上:醒一醒,禅院同学给你来电话了。

    也不知道是被他的手冰的还是这个信息惊的,狗卷棘顿时一个机灵,总之眼睛瞪大,立刻清醒了过来。

    花坂裕也适时将还在震动的手机递过去,狗卷棘见到他的动作,下意识裹紧了点被子。

    花坂裕也失笑,不逗你了,快接。

    手机移交到狗卷棘手中的时候恰好挂断,他回拨过去。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禅院真希的声音:棘,你昨晚没回宿舍吗?

    禅院真希问这句话时正站在狗卷棘的宿舍门外,手下又敲了几下门,没有回音:还是说你睡得太沉没听到敲门?

    咚咚咚的敲门声顺着听筒传过来,狗卷棘心虚地抿了下嘴,下意识看了床边的花坂裕也一眼:鲑、鲑鱼。一边已经自觉地掀开被子下床,准备换衣服。

    磕巴的回答让禅院真希瞬间了然:噢你不在宿舍啊。她撤回手,没有问他去哪里住了这样的蠢问题。毕竟作为高专一年级里唯一一个脱单的人,狗卷棘能夜宿的选择除了学校宿舍,也只有那一个地方了吧。

    那你收拾一下,半个小时以后在学校门口集合,我们去换熊猫他们的□□院真希看了眼手表,认真地问,半个小时时间够吗?

    狗卷棘被她最后这个问题问得不好意思,故作镇定地回答道:鲑鱼。

    就、就算不够也要回答够。

    在他和禅院真希通电话的时候,花坂裕也已经收拾好了昨天狗卷棘换下来的衣服,等他挂了电话后递过去:就在房间里换吧,我下楼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可以给你带走。

    虽然知道他一贯这么体贴细致,但被人这么对待,狗卷棘还是忍不住开心,胸口有热流冒出,一路延展,到四肢,再到全身。

    鲑鱼!他用力点头。

    送小朋友离开后,花坂裕也回到卧室,摸了摸还留有余温的床铺,眼底滑过一抹沉思。他安静地站在床边,半晌后,俯身将地上的地铺收好,睡衣叠起来放在一旁。

    仔细抹去了昨夜房间内还有第二个人来过的痕迹。

    不久,第一抹朝阳升起,圆日缓缓露头,新的一天,开始了。

    花坂妈妈、爸爸和弥加接连起床,听着门外来来回回的脚步声,花坂裕也手动了动,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起:喂?

    早上好,五条君。

    那头声音顿了一顿:花坂?

    花坂裕也嗯了声,望向窗外:五条君昨天过得还愉快吗?

    这话问的,昨天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吗?

    你觉得呢?五条悟反问,你打电话来应该不是想问这个吧,说吧,想知道什么?

    不愧是五条君,那我就直接问了。花坂裕也就喜欢和这类人说话,沟通起来一点也不费力,诅咒暴动背后的原因,咒术师有线索了吗?

    我说说而已,你还真敢问啊?五条悟乐了:你问这个做什么?打听内幕?怎么,终于改变主意想做咒术师了?

    花坂裕也从五条悟的回答里揣摩到了答案:那看来是没有了。

    差不多吧。左右花坂裕也都算是半个咒术界的人,现在还有家属关系,五条悟没想着能瞒住他,你有什么线索吗?他问。

    以这个人狐狸一样的性格,不可能无缘无故抛出一个问题,或者换一种说法,他想知道什么,完全可以套狗卷棘的话,而不是专门打电话来问他。

    除非

    五条悟眯了眯眼。

    除非花坂裕也想知道,或者知道的东西,是狗卷棘作为学生触及不到的层面。

    两人交锋,互相都存了试探的意思。

    花坂裕也笑了笑,不和五条悟在这种小问题上纠缠,主动道:五条君还记得我之前问过你的诅咒吗?

    诅咒?五条悟回忆,噢,就是你觉得可能与你族人有关的那只?你认为这次事件和他有关?

    只是猜测。花坂裕也纠正他的用词,如果一定要说,大概是某种直觉吧。

    花坂裕也不是咒术师,却因为与神谷瞬一、五条悟等活跃咒术师关系甚密,自然听说过十几年那场诅咒暴动。据传是因为时空与时空中产生了缝隙,空间相接产生震动,这才引起了诅咒暴动。而时空紊乱这一说法,早从几千年前便有了文字记载,最近发生的一次时空紊乱是在五条悟等人高专一年级时,现在赫赫有名的四位咒术师齐齐消失,据说是去到了一个有食人鬼怪的世界,还见到了一支叫做鬼杀队的人类自卫队。

    两边世界流速不同,有时一边过去了几天,而另一边只过去了几个小时。

    于是花坂裕也猜测,当年那只诅咒的突然消失,会不会是落入了另一个时空。

    五条悟听完花坂裕也的想法,沉吟了几秒:虽然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是证据呢,没有依据,你说的这些都只是臆测而已。

    是。花坂裕也握着手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推测站不住脚。所以,我有个想法

    同一时间,街道。

    狗卷棘和禅院真希换班了乙骨忧太和熊猫开始在街上巡逻。这次诅咒暴动,东京内的咒术师倾巢而出,学生们两两一组,负责巡视街道,以防有漏网的诅咒伤害平民。

    禅院真希打了个哈欠,瞥了眼狗卷棘手上拿的面包:棘昨晚在花坂先生家休息的吗?

    狗卷棘心道果然还是来了,点了点头:鲑鱼。

    啊,恋爱的味道啊。禅院真希伸了伸懒腰,说起来,花坂先生算咒术师吗?

    大概不算吧?狗卷棘摇头。他从没看见男人使用过咒力,而且正式的咒术师要评级,以花坂裕也过去的经历,应该也不会去参加评级。

    不过五条老师倒是有说过他很强。

    狗卷棘默了默,脑海里浮现青年柔弱的样子。

    不是不相信五条老师的话,而是真的很难把这样一个风光霁月的人,和很强两个字联想到一起。

    禅院真希和狗卷棘继续巡逻,路上随手祓除了几只三级诅咒。

    到午饭的时间,禅院真希正要问狗卷棘去哪里吃,一转头,就见同伴盯着不远的一处怔神。

    怎么了?她顺着他看的方向望过去,也怔了下,嗯?那是花坂先生?

    离他们一条马路之隔的小巷里,一个西装革履的黑发青年信步走出,他随手拿出一张手绢擦了擦骨节分明的手,动作矜贵,又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也不怪禅院真希不敢认,虽然动作举止相差甚远,但乍一看,黑发青年和花坂裕也,几乎像是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像是察觉了什么,黑发青年抬眸,正正与狗卷棘的视线对上。他目光下移,眼神落在狗卷棘和禅院真希穿着的制服上,他停顿了几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扯出一个冰冷的微笑,仿佛没看见他们似的转身离开。

    这也太像了。禅院真希摁了摁眼角,跟双胞胎一样,难道说花坂先生有什么孪生兄弟吗?

    狗卷棘盯着黑发青年离去的方向,摇头:鲣鱼干。

    正是因为知道花坂裕也只有一个妹妹,所以才会觉得奇怪。他在看到黑发青年的一瞬间也以为自己看见了花坂裕也,然而很反应过来,这个人绝不会是他。

    花坂裕也气场是温和包容的,像是广阔的天空,只要一看到就会让人安心。而这个男人,周围萦绕的气息是冰冷的。

    狗卷棘皱了皱眉。

    不止冰冷还有一种他说不出来的感觉。

    被高领遮住的嘴角抿成了一条薄线,不知为何,狗卷棘心里总有股不好的预感。

    他心思顿了顿,蓦地一顿,朝着黑发青年离开的方向迈步。

    你要做什么?禅院真希不明所以,却也跟了上来,那个人有什么奇怪么?

    狗卷棘回忆着刚才男人看他们的视线,拿出手机飞快地打字:他的眼神不对。

    眼神不对?

    他认得高专的校服。狗卷棘打字言简意赅,视线在人群中不断搜索。

    他在遇到与花坂裕也有关的事情时比平常要敏感几分,如果不是因为男人的脸和花坂裕也几乎一模一样,这个细节恐怕就被忽略过去了。

    认得高专的校服禅院真希立刻反应了过来。

    对啊,如果黑发青年只是个普通人,他不应该,也不可能会认识高专的校服才对。

    午休时间,街上人来人往,要想从中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狗卷棘和禅院真希搜寻了片刻,最终无功而返。

    总之,禅院真希拿出手机,先通知悟他们吧。

    狗卷棘点点头。

    不是他们小题大做,只是现在的时间点关键,花坂一家人的存在又比较特殊,凡事多留一个心眼没错。

    你说你们在街上看到了和花坂裕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五条悟才挂断花坂裕也的电话不久,确定吗?

    没错,我和棘都看到了。禅院真希回答,看样子,对方应该是认得高专的校服,但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

    五条悟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和花坂长得一样,又认得出高专的校服他想起黑发青年刚才在电话中说的猜测,眼罩下的眸子暗了暗。

    不会这么巧,被他给说准了吧?

    千年前的诅咒什么的,怎么听怎么像话本故事啊

    是诅咒吗?还是人类?五条悟收了腹诽问。

    禅院真希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回忆道:没有察觉诅咒的气息,应该是人类吧。

    我知道了,你们继续巡视。这件事我们会处理的。听完禅院真希的汇报后,五条悟摁了摁太阳穴,转手给花坂裕也回拨了通电话:你刚才说的方案,我同意了。

    为了防止意外,我会全程跟着你。

    对方似乎说了什么,五条悟勾着唇笑起来:那可不行,你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棘以后怕是要讨厌我了。

    第38章 千年诅咒

    花坂裕也的计划很简单,如果肇事诅咒就是他猜测中的那只,那么它再次出现的原因,定然会与花坂家产生某种联系。

    每件事情的背后都有动机,时代巨变,现代社会早已不是千年前的模样,虽然不知道这只诅咒经历过什么,但如果一切都像他猜测的那样,如果这诅咒曾经拥有过人类的身份、崇高的地位,尝过了这些甜头,它断断不可能再作为诅咒活下去,至少,不会用诅咒的那层皮囊活下去。

    见过了光明的人很难再回到黑暗中,诅咒亦是。

    因此,想要获得新的身份,花坂家,花坂裕也,是它唯一的选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