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吐司 - 分卷(6)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他现在推测,诅咒很可能就是这座屋子本身,但即便知道了,他也没办法做什么大动作,毕竟除了自己,乙骨同学也在屋子里。

    唯一的办法就是和乙骨忧太会合。

    狗卷棘拐入一条长廊,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这条走廊好像比之前的廊道更加黑。

    他想了想,还是没摸出手机,一脚踏入黑暗,手在面前摸索。

    不期然触碰到了一具温暖的身体。

    狗卷棘:!!!

    这是什么!!!

    狗卷棘惊得后退了两步,还没等他站稳。

    黑暗里传来熟悉的声音:你好?

    狗卷棘听出来是谁的声音,咽了咽口水:海、海带?

    花坂裕也怎么会在这里?!!!

    第8章 神奇少年评论加更

    花坂裕也进入洋屋寻找花坂弥加和高桥启介,进来后才发现,除了他们两个人外,屋子里还充斥着两个咒术师的气味。

    弥加、启介和不认识的咒术师三个人的味道聚在一团,有过一面之缘又救过弥加的咒术师狗卷棘一个人在另一侧。

    花坂裕也思考了片刻,提步往狗卷棘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他仿佛一个巨型猫薄荷,吸引了不少诅咒,但还没等它们攀附上他的身体,便化成了灰烬。

    花坂裕也像是没有察觉般前行,他不以双眼视物,早在狗卷棘发现他前,就已经站在了拐角等待他的到来。

    只是没想到,自己没出声的举动会吓到这个少年。

    他听见狗卷棘呼吸停滞了一瞬,心里难得升起了些愧疚,干咳了一声,装作不知情地问道:咦,这个声音,难道是狗卷君吗?

    狗卷棘眨了眨眼,也顾不得手机快要没电,立马摸出来照明。

    果然是花坂裕也。

    活生生的花坂裕也。

    黑发青年像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认识的人,面带惊讶,半晌没听见回应,歪了歪头:狗卷君?

    狗卷棘被这一记歪头杀杀到,默默把衣链拉上去:鲑鱼。

    他定了定神,突然想起这是什么地方,重逢的喜悦如潮水般退去,他表情一凛,找出语音语音软件打字:

    花坂君为什么会在这里?

    花坂裕也:弥加和我的一个朋友到这里来探险,我有点担心他们,就跟着过来了。

    狗卷棘没有接话。

    漆黑寂静的空间内,落针可闻。

    狗卷棘像是突然忘记了手机快没电这回事,手机屏幕迟迟没有熄灭,任由它发出微弱荧光。

    空气里透着压抑的沉默。

    他掐着手,深呼吸了几下。

    什么叫有点担心他们就跟着过来了?他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态是怎么样的!

    这可是诅咒的老巢啊!

    退一万步讲,就算不是诅咒的老巢,他就可以不顾自己的身体冲动的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吗!

    花坂裕也耳朵动了动,他听出狗卷棘好像在生气,但不知道为什么,轻轻开了口:狗卷君?

    狗卷棘看着对方毫无察觉的表情,憋了憋气,他张口想说什么,旋即又丧气地闭上。

    哎,也不能怪他。

    洋屋里有诅咒的事情只有和任务相关的人才知道,花坂裕也作为哥哥,也只是担心前来探险的妹妹而已。作为一个兄长,他很负责任,自己不应该对他生气。

    但是啊

    只要一想到这个诡秘的屋子里还潜伏了不少危险,这个人却犹如刀俎鱼肉一样傻傻的送上门来。

    狗卷据就觉得胸腔中有一股气咽不下去,他突然想起上次五条悟在教室里说的话:

    诅咒跟踪少女是因为血脉,但它的目标不是她,而是哥哥。

    他抬眼又瞧了一眼花坂裕也,心里一阵一阵的后怕。

    花坂君进来多久了?狗卷棘打字。

    刚刚进来。花坂裕也面不改色的骗他,一进来就看到狗卷君了,狗卷君在这里做什么?他明知故问。

    狗卷棘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但脑海里的想法一闪而过,快得他没有捉住。

    他不想骗花坂裕也,但暂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只想着和乙骨忧太会合后抄抄答案,于是意味不明地应了两声。

    花坂裕也哪里会不知道他想隐瞒什么,笑了笑,接过话头:能在这里遇见熟人真是太好了,我们一起走吧。

    鲑鱼。狗卷棘回答。

    对了,花坂裕也像是想起什么,刚才走过来的时候,地上好像有很多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狗卷君走的时候小心一点。

    狗卷棘用手机照了照,看见了他口中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人类的碎骨头。

    看样子应该是被踩碎的,有几块几乎都要被踩成粉了。

    他默了默,突然庆幸花坂裕也看不见。

    他被花坂裕也的话提醒,想到之前和乙骨忧太走散时的情景,飞快地打字:一会儿我可以牵着你吗?

    花坂裕也一怔。

    狗卷棘瞬间反应过来这段话里有歧义,连忙打字改口:这个地方很容易走散,我和我的同伴就是

    一句话还没有打完。

    花坂裕也:好啊。

    狗卷棘动作一顿,不确定地抬眼。

    花坂裕也伸手:两个人一起走有安全感一点吧?我对这里也不熟,狗卷君的提议真是帮了我大忙了呢。

    狗卷棘的耳朵不受控制地发热,他犹犹豫豫地伸手,伸到一半时迅速撤回来在衣服上擦了擦,擦了好几遍后才握上了花坂裕也的手。

    好暖。

    柔软的皮肤相触,对方温热的体温远远不断地传过来,狗卷棘如同触电了一般,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捂脸。

    真的好暖。

    青年的手掌干燥,比狗卷棘的手要大一些,虚虚包住了那只稍小一点的手。

    骨节分明,手指纤细。

    狗卷棘感受着对方握住自己的手,突然很想看一看那双手。

    可他又莫名的不敢。

    怎么了?花坂裕也感觉到他步子慢了下来,开口问。

    鲣、鲣鱼干。狗卷棘心虚。

    两个人保持着牵手的姿势前行,黑暗还是那个黑暗,但心境已经完全不同了。

    走了一会儿,狗卷棘突然听到了乙骨忧太的声音,他好像在和谁说话。

    花坂裕也侧头:是弥加和启介。

    两人加快了脚步。

    乙骨忧太同样听到了动静:狗卷同学?

    海带!

    几束手电筒的光照过来,花坂弥加一眼就看到了跟在狗卷棘身后的花坂裕也,眼眶一红,像归巢的小鸟一样朝他扑来。

    哥哥!!

    花坂裕也松开握着狗卷棘的手:弥加。

    温热的体温突然离开,狗卷棘不自在地动了动,克制地收回了手。

    乙骨忧太没错过这个小细节,一怔。

    那边,花坂弥加把脸埋在花坂裕也怀里,呜咽道:哥哥哥哥哥哥我好想你,哇我真的好想你

    她被诅咒追了一路都没有哭,直到看见了花坂裕也时才绷不住情绪。

    花坂裕也怜爱地拍拍她:是哥哥的错,哥哥没有照顾好弥加。

    没、没有。花坂弥加抽抽嗒嗒,是弥加没有照顾好自己,不关哥哥的事。

    花坂裕也顿时心软得一塌糊涂。

    确实是他的错。

    弥加之所以会经历这些,都是因为他的体质,如果没有他这个哥哥在,弥加一定可以像其他普通女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成长。而不是在最好的年纪,担心被诅咒找上门。

    高桥启介走近:抱歉,是我没照顾好弥加,还害你要自己进来找她。

    不,启介已经做的很好了。花坂裕也摇头。

    三个人叙旧时,乙骨忧太和狗卷棘也在一旁交流。

    眼下当务之急是怎么出去,然后祓除诅咒,乙骨忧太把刚才看到的一幕先放在一边,问:狗卷同学找到出去的办法了吗?我刚看了一下,出口不见了。

    狗卷棘把洋屋即诅咒的推测告诉了乙骨忧太。

    他想了想,指了指眼前的一个房间,让乙骨忧太带着其他几个人在门外等一等。

    乙骨忧太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狗卷同学是想从内部突破?

    狗卷棘点头。

    我知道了。乙骨忧太看着狗卷棘走进房间,贴心地合上房门。

    花坂弥加已经和兄长说完话,鼻子都哭红了,一手攥着花坂裕也的衣角:乙骨君,狗卷君在做什么呀?

    乙骨忧太:哦,他啊在暴力拆除。

    话音刚落,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

    狗卷棘打开门侧身让他们进来,一只手拉起衣链。

    只见刚才还完好无损的墙壁骤然破开了一个可供人出入的大洞,屋外,明媚的天光从洞里漏进了屋内,驱赶走了黑暗。

    狗卷棘干咳两声:鲑鱼。

    好了好了,我们快出去吧。乙骨忧太见洞有自我修复的趋势,连声说。

    几个人依次穿过大洞,狗卷棘走在花坂裕也前面,踩稳后立刻转身扶他。

    花坂裕也:多谢狗卷君。

    狗卷棘:咳,鲑鱼。

    嗓子又不舒服了吗?花坂裕也温声,带润喉药了吗?没有带的话我们住的旅店里应该有备。

    他还记得他需要润喉药。

    狗卷棘顿了一下:鲑鱼。

    带了。

    乙骨忧太最后一个出来,他和狗卷棘对视一眼,狗卷棘心领神会地把三个普通人带到一边。

    花坂弥加发现乙骨忧太没有跟上来:不等乙骨君吗?

    狗卷棘打字:他东西掉了,拿了就会跟上来。

    花坂弥加:噢。

    哪里是东西掉了,分明是要回去祓除那只诅咒吧。花坂裕也漫不经心地想。

    片刻后,乙骨忧太小跑过来:不好意思久等了,刚才东西掉了,回去拿了一下。

    他看了眼天色,之前一直在洋屋里不觉得,出来以后才发现他们在里面待了好久,进去时是下午两点多,现在天都快暗了。

    时间不早了,我和狗卷同学就先告辞了。乙骨忧太想着要回去汇报任务,说。

    花坂裕也:启介,现在几点了?

    高桥启介看了眼表:差不多五点半。

    都已经到饭点了呀。花坂裕也挽留,不如一起吃个晚饭吧?我们住的温泉旅店就在附近,很快就到。

    狗卷棘还蛮想留下来的,闻言看了看乙骨忧太,谁知道对方也在看他,视线撞了个正着,狗卷棘有点心虚,率先移开视线。

    乙骨忧太:

    撞见他和兄妹二人在咖啡厅约会那天,夏油杰和禅院真希说的话还历历在耳。

    乙骨忧太倒吸了一口凉气:

    等等等等,狗卷同学不会真的是在和哥哥约会吧?!!

    第9章 神奇少年

    花坂弥加现在也缓过了劲来,附和地点头:对呀对呀,都这个时间了,狗卷君和乙骨君留下来吃饭吧。反正哥哥请客!她顿了顿,补充道,大家都这么累了,就不用急着赶回去啦,在旅店里泡泡温泉,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多好。

    听见温泉,乙骨忧太眉稍动了动,他拒绝的话停顿了片刻:我给老师打个电话。

    花坂裕也建议道:这里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乙骨君可以到了旅店再打。

    乙骨忧太看了一眼周围,确实,这里荒草丛生,加上天色又暗,一会儿打完电话天再黑了,他们就又要用手电筒照路了。

    乙骨忧太点头:好。

    几个人回到旅店。

    花坂裕也出门时和老板娘说很快回来,结果一走就是几个小时,连电话都打不通,可急坏老板娘了,此刻看到他安然无恙,她终于松了口气,笑道:原来花坂先生这么急着出门,是去找妹妹了呀。

    花坂裕也轻笑着道歉:是我不好,让老板娘担心了。

    老板娘连连说不用,看了一眼他们身边的两个咒术师,疑惑:这两位是?

    是我们的朋友。花坂裕也说,他们应该也要留下来吃饭,辛苦老板娘安排一下了。

    好的好的,没问题。老板娘连声答应。

    狗卷棘和乙骨忧太借了花坂裕也和高桥启介的房间给五条悟打电话。

    唷,忧太,任务怎么样了?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起,白发教师声音懒散,什么时候回来呀?

    任务完成了。乙骨忧太说,但是老师,我们可能要在这里住一晚。

    噢?为什么?

    乙骨忧太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五条悟讲了一遍,包括他们遇到了花坂兄妹和遇到的经历。

    五条悟唔了声,拉长了尾音:又是花坂啊,棘,你和他们家可真有缘。

    可能不止是有缘。乙骨忧太闻言心想,可能还有意思。

    既然人家这么热情的邀请你们,就在上面好好休息吧。五条悟答应得很爽快,明天早上放你们个假,不用这么早回来。

    谢谢五条老师。

    鲑鱼鲑鱼。

    怎么样怎么样?花坂弥加守在房间门口,见他们两个人出来,眼睛亮亮的问,你们的老师答应了吗?

    乙骨忧太点头:答应了,说可以在这里住,明天晚点回学校。

    耶~!花坂弥加欢呼一声,连忙去找花坂裕也汇报这个好消息,哥哥哥哥哥哥哥,狗卷君和乙骨君的老师同意他们今晚和我们一起住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