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吐司 - 分卷(4)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狗卷棘不明所以,看见熊猫也走了过来,立刻求助地看向熊猫。

    可惜,一向站在他这边的熊猫就像看不见他的眼神一样,出声附和禅院真希:对对对,谈恋爱了都不和我们说,棘,你今天一定要解释一下。

    昨晚,约会,谈恋爱?

    几个词单拆出来的意思狗卷棘都懂,但是这些话一和自己挂上钩,他就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了。

    乙骨忧太看了眼狗卷棘的表情,见他好像是真的迷茫,忍不住出声提醒:昨天我和真希同学出任务回来,在一家咖啡书店里看到你了。他顿了顿,把话补全,你旁边坐着一对兄妹,好像在

    见家长。

    哐镗。

    狗卷棘身子一歪,连忙扶着桌子稳住重心。

    他瞬间明白了他们在说什么,双眼饱含震惊,仿佛连神智都受到了冲击,大声否认:鲣鱼干!!!!

    话音才落。

    叮铃铃

    上课铃和推门声同时响起。

    负责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一年级教学的老师五条悟步伐轻快地进门:我刚才好像听到了见家长,发生了什么事情呀~

    见他也要参和进来,狗卷棘眼前一黑。

    作为整个咒术界最不像老师的老师,五条悟过于离谱的性格对很多人来说堪比噩梦。

    也没什么。禅院真希随口道,就是棘好像恋爱了而已。

    哇哦~这可是个大事情。五条悟发出惊呼,立刻凑近,还不忘给自己拖了张椅子过来,毫不犹豫道,好的同学们,今天的上课主题就改成关心狗卷同学的情感生活吧!

    想听八卦的心情昭然若揭。

    禅院真希沉默了两秒。

    果然是不靠谱的大人。

    第5章 神奇少年

    狗卷棘被几个人围在中间,架势像极了正在被审讯的犯人。

    他咽了咽口水,简单说明了昨天发生的经过,话出口时,鬼使神差地隐瞒下了之前见过花坂裕也和咖啡厅的事情。

    你是说昨天你救下一个被诅咒跟踪的女生,然后下午去咖啡书店,咖啡店正好是她哥哥开的,就顺便吃了个晚饭?

    狗卷棘点头。

    什么啊。五条悟腿搭在桌子上,兴致缺缺,不是约会啊。

    禅院真希:笨蛋老师,把腿放下来,这是教室。

    五条悟:啧,笨蛋真希,我才是老师。

    禅院真希懒得理幼稚鬼,刚才的话里有一个点让她很在意:棘,诅咒跟踪少女,能具体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狗卷棘点头:鲑鱼。

    主动离开诞生地 跟踪,这一系列行为不符合诅咒的常规习惯。而且现在仔细想想,早高峰时期,人行道上人来人往,那只诅咒为什么眼里只有花坂弥加一个人,这显然有违常理。

    禅院真希听完后沉思了一下:昨晚你和那个少女接触,她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狗卷棘摇头:鲣鱼干。

    那就奇怪了,诅咒的目标如果至始至终都是她,她身上应该有什么诅咒很想要的东西,比如咒物?禅院真希猜测,回头看了一眼五条悟。

    虽然人不怎么样,但他好歹是咒术师天花板,知识储备和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出挑。

    五条悟:嗯,思路不错,继续继续。

    禅院真希:

    乙骨忧太想了想:不一定是咒物,会不会是血脉一类的东西?刚才狗卷同学不是说了吗,那个女生好像对有诅咒跟踪她的事情一点都不惊讶,还能理智地把诅咒引离人群,以她的动作判断,可能经常遇到这种事?

    五条悟满意地摸摸下巴:棘,你说那对兄妹姓什么。

    狗卷棘打字:花坂。

    五条悟挑眉:那就是了。

    姓花坂的一对兄妹,兄长失明,幼妹被诅咒困扰。

    这个家族的经历有点特殊,听到狗卷棘形容时五条悟就猜到是他们。

    其实还有,在忧太的想象上面拓展,诅咒跟踪少女是因为血脉,但它的目标不是她。

    狗卷棘一愣,不是她,那会是谁

    等等,难道是

    五条悟看了他一眼,肯定了狗卷棘的猜测:对,不是妹妹,是哥哥。

    棘,你回忆一下,在你出手前,诅咒做过想伤害妹妹的举动吗?

    狗卷棘一直以为诅咒的目标是花坂弥加,此时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怔了怔才摇头:鲣鱼干。

    因为它想通过妹妹,找到哥哥。五条悟抖腿,这诅咒还挺聪明的。

    乙骨忧太皱眉:可是哥哥和妹妹不都是普通人吗?诅咒费这么大功夫想做什么?

    五条悟失笑:谁和你说,他们是普通人了?

    花坂家,虽然现在落末了,但以前怎么说也是咒术世家,说不定是哥哥隔代,觉醒了咒术师的天赋呢。

    五条悟没把话说全,他很多年前见过还是孩子的花坂裕也一面,男孩双目失明的背后另有隐情,如果不是天生体质的原因,或许能成为很好的咒术师也说不定。

    不过这些话,就没必要告诉这群孩子们了。

    谁叫,花坂裕也的消息,是保密内容呢。

    好了好了,既然棘的感情生活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我们继续上课。

    诶

    正陪着自家母上大人抽奖的花坂裕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底差点被人翻出来。

    恭喜这位先生抽到了我们的一等奖!主持人大声念出他抽出的卡片,温泉旅店两天一夜的三人体验劵!天哪运气太好了!!

    花坂妈妈笑:难得有这样的奖品,周末裕也带弥加一起去玩吧。她见花坂裕也张口,不由分说把兑换好的温泉劵塞到他掌心,偶尔也让爸爸和妈妈过一个双人世界好吗?

    花坂裕也:

    周六清晨。

    白色轿车沿着山路缓缓上行。

    花坂裕也坐在副驾驶,车窗玻璃半开,清风徐徐,吹得他有些发困。

    驾驶座上的男人余光瞥了他一眼:想睡就睡,我又不会把你卖了。

    那可不行。花坂裕也说,弥加习惯一上车就睡觉,连我也睡了的话,司机多孤独呀。

    此行的苦力司机花坂裕也的好友高桥启介闻言乐了乐:裕也,我可是赛车手,还是山路赛车出身的。他们的车上基本不坐人,花坂裕也醒着睡着,对他的区别不大。

    花坂裕也说:启介不需要是启介的事,我想陪你是我的事,不冲突。

    高桥启介:说不过你。

    那天他正在家里看比赛录像,中途接到了好友的电话,问他有没有兴趣周末一起去泡温泉。

    其实是找你来做苦力的。花坂裕也三言两语说明了事情经过,在电话里说得直白,爸爸妈妈把弥加留给我去过二人世界了,温泉旅店在深山,我一个人应付不来,想来想去,身边的朋友里车技最好的人就是启介你了。

    高桥启介听笑了:花坂裕也,我一场比赛几十万的身价,你让我给你当司机吗?

    不是免费的。花坂裕也语气认真,请你泡温泉。

    我知道那是你抽奖得来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周六一早,天刚蒙蒙亮时,高桥启介还是诚实地去车库挑了辆减震系数高的车。

    刚好最近没有比赛,去放松一下也可以。

    绝对不是因为没办法拒绝那个恶劣的家伙的请求!

    高桥启介先去接了花坂兄妹,然后一路开了三个小时左右,终于在吃午饭前来到了温泉旅店。

    花坂裕也出门前就和旅店老板联系过要来吃午饭,快到时也打了电话通知,于是一下车就看到了等在大门口的老板娘。

    弥加,醒醒。花坂裕也杵着导盲杖下车,打开后门推醒在位置上睡得昏天暗地的花坂弥加,我们到了。

    高桥启介绕到后备箱拿好行李。

    三位客人是想先休息一下还是先用餐呢?老板娘注意到了花坂裕也的眼睛,连忙提醒他小心台阶。

    先在房间休息一下。花坂裕也轻声道了谢,老板娘您准备好了再通知我们,可以吗?

    老板娘应下,带他们到了各自的房间。房间是和式,空间很大,睡五六个人绰绰有余,花坂裕也和高桥启介一间,花坂弥加一间。

    花坂裕也简单熟悉了一下屋内的环境,二十分钟后,老板娘敲门:客人们,餐食已经准备好了。

    午餐也是传统的和食,花坂弥加睡了一路,此刻正兴致勃勃:老板娘,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呀?

    老板娘建议:附近有池塘,客人们喜欢的话可以去垂钓。后院有篮球场,也可以去打打篮球。或者可以爬爬山、泡一泡温泉。

    花坂弥加一脸期待:还有别的吗?更刺激一点的那种!

    老板娘:

    老板娘想了想:附近有一个废弃的洋屋,夏天的时候经常被游客们当作试胆大会的基地,那种算刺激吗?

    算!当然算!花坂弥加舔了舔嘴角,刚想叫着花坂裕也陪她一起去,想起了他的眼睛,立刻沉默了一下,闷闷道,也没有很算

    花坂裕也哪里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笑主动开口:想去就去吧,不用在意我。启介呢?启介想去吗?

    当然。高桥启介回答得没有一点犹豫,必须去。

    跟他猜得一模一样。

    花坂裕也心道果然,完全猜中了高桥启介的反应,毕竟这位好友年少时暴走族出身,后来喜欢上了赛车,骨子里沉迷一切刺激的事物,以他的性格,断不会错过这种让人肾上腺素激发的探险。

    启介哥哥,我们午饭后就去吗?花坂弥加期待,又说,晚上去我可不敢,而且晚上还要泡温泉呢。

    高桥启介当然是尊重小孩的意思:知道了知道了,吃完饭就去。他看了眼花坂弥加的裙子,你可能得换件衣服。

    同一时间。

    山脚下。

    乙骨忧太看着手机定位,提了提背上用黑袋包起的长刀:好像就在这座山里了。

    鲑鱼鲑鱼。狗卷棘把地图卷起来收好,朝着绵延不绝的山路望了望。

    是有点长乙骨忧太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盘山山路一望无际,荒郊野外,也没见到一辆车经过,连搭顺风车的可能都没有。

    乙骨忧太认命的叹气:抄小道吧,手机定位上好像有条小路。

    今天早上,乙骨忧太和狗卷棘被五条悟叫到办公室,说是有一个难度很高的诅咒祓除委托。

    忧太,棘,这个任务只有你们能做。白发老师一脸正色地开口,把资料递给他们,请你们千万不要辜负老师的厚望!

    乙骨忧太右眼皮跳了跳,直觉一定没什么好事。果然,翻开资料,引入眼帘的就是调查组的评估一级诅咒。

    他和狗卷同学,一个特级咒术师,一个准一级咒术师,倒是不怕一级诅咒,只是

    试胆大会?探险游戏?

    乙骨忧太和狗卷棘对视一眼,以他们平时对五条悟的了解,心里忽然冒出一个猜测。

    这不会是五条老师你的委托,然后自己不想做才丢给我们做的吧?乙骨忧太试探道。

    鲑鱼鲑鱼。

    五条悟的计划瞬间被戳穿:

    这届学生真不好带。

    第6章 神奇少年评论加更

    好嘛好嘛,这本来是我的任务。五条悟在本来两个字上重音,义正言辞地开口,你们都想的太狭隘了,老师是那种不想做任务就丢给亲爱的学生的人吗?这是在锻炼你们,知道吗?他丝毫不心虚地继续道,咒术师最重要的就是实战,忧太、棘,要体会老师的用心良苦啊。

    狗卷棘摇头,丝毫不给面子:鲣鱼干。

    五条悟一噎:棘,要学会尊重老师。

    他顿了顿,顶着两人一言难尽的目光开口:反正这个任务交给你们了。忽然想到了什么,声音轻快地补充,哦对了,这次任务没有辅助监督,同学们要自(自)己(力)加(更)油(生)哦~

    狗卷棘:

    乙骨忧太:

    时间回到现在,狗卷棘和乙骨忧太抄偏僻的小道爬山上行,终于在下午一点前抵达了目标洋屋。

    光是站在门口就能感觉到屋子里的不祥之气,乙骨忧太抖抖任务资料,上面写着在这处洋屋里,已经失踪了十余个前来探险的背着背包的背包客。

    最早背包客失踪的消息可以追溯到今年年初。但是夏天来这里玩试胆大会的人,一个都没有失踪,为什么?乙骨忧太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筛选机制?

    狗卷棘盯着那行背着背包的背包客沉思了一会,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拍拍乙骨忧太,比划出他的猜测。

    乙骨忧太看完,眉头皱了皱:狗卷同学的意思是,这里面的诅咒有很强的思考能力?

    鲑鱼。狗卷棘点头。

    他刚才设想了一下,同样都是失踪,背包客的消失和团建玩试胆大会的人的消失,会得到两种不同的结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