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吐司 - 分卷(1) [综漫同人]神奇少年狗卷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神奇少年狗卷君》

    文案

    花坂裕也是天生的容器,与生俱来强大的瞳力,让无数诅咒对他也虎视眈眈。

    为了平安长大,他只能暂时把视力封印,扮演一个眼盲的普通人

    他以为日子会就这样平平无奇地过下去,直到遇到了一个总用食物代替日常用语的男孩子。

    他莫名出现,会扶着他避开拥挤的人潮;也会仗着他眼盲,光明正大地盯着他发呆

    某日,解开封印的花坂裕也捉住了他偷窥的视线,笑着垂眸:狗卷君,喜欢我吗?

    男孩没想到会被抓包,吓得迅速别开了视线,耳朵漫上一抹粉

    半晌后轻轻:鲑、鲑鱼!

    后来,花坂裕也不慎被诅咒附身,刚准备自己动手

    狗卷棘赶到现场,看清发生什么后,眼里盛着怒气:【滚出去!!】

    花坂裕也一怔:糟糕,生气的狗卷君也很可爱呢。

    ▼阅读提示▼

    *cp见文案:前期眼盲,温柔大哥哥花坂裕也x一见钟情,可爱咒术师狗卷棘

    *综合世界观,时间线混乱,私设要素过多,介意请右上角

    *日常慢热向 | 用脚写剧情,用心谈恋爱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大冒险 咒回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坂裕也,狗卷棘 ┃ 配角:完结文《无敌咒术师今天也在热恋我》 ┃ 其它:接档《肉食系男友》

    一句话简介:白切黑x真可爱

    立意:看不见光,身边也有太阳

    第1章 神奇少年

    深秋的清晨,天光将亮未亮,沿海公路旁的废弃汽修厂外。

    辅助监督松友雅人坐在车内,车子没有熄火,他双手握住方向盘,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今天是他上岗的第一天,没想到半夜就被人从床上挖了起来,说沿海公路旁的废弃汽修厂里出现了一级诅咒,已经通知了相关咒术师,让他去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接人。

    刚上任就接到了一级诅咒这样的头彩,松友雅人紧张:请问负责的咒术师的名字是?

    狗卷棘。

    狗卷棘。

    他默念这个名字,一路风驰电掣来到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外,下了车以后张望两眼,然后与一个看起来非常柔弱的少年对上了视线。

    少年大概也是才醒,一双眼睛困倦的耸拉着,看着很软的银发翘起几撮。

    深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他们两个人面面相觑。

    松友雅人沉默两秒,试探性地开口,狗卷君?

    鲑鱼。狗卷棘伸手压住翘起的头发,点头,弯腰钻进了车子。

    只留下初次见面的辅助监督在原地疑惑:

    鲑鱼?

    什么意思?

    松雅友人跟着上了车,系好安全带,悄悄从后视镜里打量狗卷棘。

    少年咒术师皮肤很白,看起来既单纯又无害,高领挡住了他的下半张脸,看上去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像是察觉到了他的注视,少年抬头,松友雅人慌张地收回了视线,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开车。

    还是个孩子啊对付一级诅咒,他没问题吗?

    诅咒的等级由弱到强共分成五级,四级最弱,依次往上递增分别是三级<二级<一级<特级。为了更好的区分和发布任务,咒术师也采用了和诅咒相同的等级制,不过以人类的体质,想要达到特级的实力太难,直到今天为止,放眼整个日本咒术界,也仅有四名咒术师跻身特级。

    因此,对于很多咒术师来说,一级就已经是天花板一样的存在。

    一般情况下,为了保护稀有的咒术师,咒术界不会让他们跨级祓除诅咒,但偶尔也有例外发生。松友雅人不知道狗卷棘是多少级,据他目测,少年咒术师不过十四五六岁,以他的年纪能达到二级术师的程度,已经算是很优秀的了。

    至于一级?

    应该不可能吧,又不是怪物。

    距离狗卷棘进入汽修厂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松友雅人看向依旧毫无动静的汽修厂大门,用力攥紧了方向盘。

    最后再等五分钟。他对自己说。

    如果五分钟后还没有见到少年咒术师的身影,他就向高专申请支援。

    他的余光死死盯着腕表,秒针在表盘里划了一圈,虚虚指到了12的位置时。

    轰隆隆

    安静了几个小时的铁皮卷帘门缓缓升起。

    烟尘中,少年咒术师狗卷棘从门内走了出来。

    松友雅人一愣,紧接着推开车门跑过去:狗卷君!!

    咳咳,咳咳咳

    狗卷棘的术式对喉咙的伤害极大,此时被卷帘门升起的带起了灰尘一扑,忍不住掩着嘴咳嗽起来,他正胡乱在兜里掏着润喉药,一抬眼就看到第一次见面的辅助监督跌跌撞撞地向自己跑来,吓得立刻后退了半步。

    狗卷棘:!

    松友雅人不知道自己的热情把年轻的咒术师吓到了,快步跑到他面前,见只有衣服脏了一点外,松了口气道:太好了,狗卷君!你没有事!!

    狗卷棘不太擅长应付热情的人,僵硬着身子接受松友雅人的打量:鲑鱼。

    那只诅咒已经被祓除了吗!

    悄悄收回了后退半步的动作,点头:鲑鱼鲑鱼。

    松友雅人:

    完全,听不懂。

    他深呼吸两下,现在也不在乎狗卷总是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词语了,怜爱地瞧着这个劫后余生的少年:太不容易了,狗卷君你是怎么祓除掉那只诅咒的,那可是一级啊!

    话听到这里,狗卷棘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个辅助监督可能没有看过他的资料,不然应该不会表现得这么担心自己。

    他想了想,摸出手机打出一行字,拿给松友雅人看:

    【我是咒言师,准一级。】

    咒术师的术式分成很多种,咒言师便是其中之一。狗卷棘的术式有点像小说里的言灵术,言出必行,出口即诅咒。为了防止无辜的人被他的咒言伤害,日常生活中他只说一些饭团和食物的名字来代替自己的想法。比如鲑鱼等于是的,鲣鱼干等于不是。

    如果这样还是不能沟通,他就会像现在这样选择用手机打字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松友雅人听完:

    小丑竟是我自己。

    几分钟后,松友雅人把现场收尾工作做完,开车送狗卷棘回学校。他还沉浸在刚才的尴尬中不知道要说什么,狗卷棘也没有在意,靠在后座上盯着窗外发呆。

    回到高专后还能睡一觉,然后下午训练一会,训练完可以去找那个人。

    他在心里盘算着时间,那个人一般会在店里待到晚上八点,这么算下来,今天他还能见到他三个小时。

    计算出这个结果,狗卷棘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现在正值上学和上班的早高峰,街道拥堵,饶是松友雅人车技再精湛,也不得不以龟速前进。狗卷棘的视线虚虚落在窗外,街边有不少穿着制服的少男少女,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看起来朝气十足。

    他摸了摸自己的制服扣子,目光忽地一顿。

    只见在人群中,一个穿着不知道哪个学校校服的少女正小心翼翼地避开人流,她神色紧张,时不时回头看一眼,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一般。

    少女拐到一条小巷前,动作迟疑了一下,慢吞吞地走了进去。

    狗卷棘看清了跟在少女身后的东西,眼睛一眯,拍拍松友雅人的肩膀:明太子!

    松友雅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下意识踩了脚刹车,回头,只来得及看到狗卷棘打开车门跳下去的动作:欸狗卷君?!你去哪??!

    狗卷棘轻巧地避开车流,朝着少女消失的方向跑去。

    他没有看错,跟在她身后的,应该是一只三级诅咒。

    但诅咒不是不会主动离开诞生地的吗?它怎么能光明正大的在街上行走?

    花坂弥加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

    她像往常一样出门,和同班的同学们约在了十字路口见,没想到还没走到十字路口,就被诅咒盯上了。其实被诅咒跟踪这种事,从小到大她经历过的没有一百次,也有五十次。只是这一年她上了国中以后就没怎么遇到过诅咒了。

    花坂弥加拐入小巷,她知道这种叫诅咒的怪物要吃人,也知道只有特殊体质的人才能看到它,准备把它走到没有人的地方以后再给哥哥打电话。

    花坂弥加有一个比她大六岁的盲人哥哥。

    说来也是奇怪,这些诅咒喜欢缠着她,却对她哥哥花坂裕也避之不及。早在很多年前,花坂弥加就曾经看见过自家眼盲的哥哥杵着一根导盲棒,什么都没做,就把出现的诅咒吓跑了。

    仓皇鼠窜的模样仿佛像见到了什么天敌一样。

    想到这里,花坂弥加坚定地握住了手机,虽然她出门时,兄长花坂裕也还在吃早饭,但按照他那个雷打不动的时间表来看,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出门,在附近遛狗了。

    同一时间,距离小巷几条街之外。

    一手攥住牵引绳,一手拿着导盲棒的花坂裕也小小打了个喷嚏。

    脚边的拉布拉多立刻蹭了他一下。

    花坂裕也笑了笑,俯下身揉了揉它毛茸茸的大脑袋,温声道:谢谢曲奇,我没事。

    黑发青年长相精致,卷曲睫毛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动,唇边勾着温和的笑。此时宠溺地对着拉布拉多说话,轻声细语的,一时之间,倒让人有点羡慕起他掌心下的那只狗勾来。

    路过的少女看呆了一瞬,被同伴拽了拽袖子,提醒道:那是个盲人,一直盯着人家看,不太好吧。

    她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在青年好看的外表下,他的眼睛,从没有睁开过。

    少女们的交谈声压得很低,却没有瞒过花坂裕也的耳朵,他手顿了顿,若无其事地起身。

    拉布拉多仿佛听懂了她们的话,呜咽了一声蹭他。

    我没事的,别担心。花坂裕也反过来安慰狗勾,这样的话他从小到大不知道听过多少次,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走吧,我们再逛一会儿。

    第2章 神奇少年

    狗卷棘穿过马路,跟在少女身后进了小巷。

    花坂弥加透过旁边商店的玻璃窗反射看到后面多了个人,惊得手都哆嗦了一下,她之所以把诅咒引开,就是怕它待在人群里袭击其他人。

    现在怎么办?

    诅咒察觉了身后的动静,跟着花坂弥加的动作停下,扭着脖子回头。

    快跑花坂弥加心道不好,也来不及反应了,噔噔噔踩着步子靠近诅咒,大声道:怪物,你在看哪里,不想吃我了吗!

    诅咒果然被她的动作吸引,眼珠子转了转,咔咔咔地把脖子拧回来。

    花坂弥加见这招有效,心里一喜,又见到诅咒满是狰狞的脸,腿一下子给吓得软了,摇摇晃晃地支着身体,一手胡乱摸着拨号键,冲着狗卷棘大声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

    狗卷棘眨了眨眼,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保护了。

    他拉下遮住下半张脸的领口拉链,露出唇边的咒纹,张口:【闭眼。】

    下一刻,花坂弥加的双眼不受控制地闭上。

    【碾碎吧。】

    伴随着这句话音落下,耳边像有什么东西炸裂。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过去了一秒,花坂弥加猛地睁眼,眼前空无一物,哪里还有什么诅咒。她一愣,追出小巷外,主干道上人来人往。

    那个少年,不见了。

    弥加?握着的手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花坂弥加这才想起她拨的电话已经通了,把手机举到耳边。

    哥哥?

    怎么了?是忘记带便当了吗?关切温柔的询问传来。

    花坂弥加愣愣地看着人流涌动的街道:哥哥我好像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

    花坂裕也脚步一顿,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自家国中一年级的小妹呜咽了一声:呜,他太帅了哥哥!啊,我恋爱了!那个嗓音,那个男友力,啊

    花坂弥加。花坂裕也揉了揉眉心,严肃地叫了她一声,早恋是不可以的,知道吗?

    知道啦

    狗卷棘不知道自己离开后还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回到刚才下车附近,松友雅人守在车子旁,看到他步迎上来:狗卷君你去哪里了,突然跳车真是吓死我了。

    金枪鱼。狗卷棘回答。

    完了,还是听不懂。

    松友雅人叹气,拉开车门:现在可以回高专了吗?

    鲑鱼。

    回到高专,狗卷棘先去汇报了任务,得到允许后回宿舍补觉。他这一觉睡得不□□稳,一会梦到了蛋黄酱变成了诅咒,一会梦到了自己变成了夹心汉堡,最后挣扎着醒来,突然想起白天看到的那个少女,和那个人长得有点像。

    他坐在床上发愣,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同班同学熊猫的声音传来:棘,睡醒了吗?下午的训练要开始咯。

    鲑鱼。狗卷抓了抓头发,翻身下床。

    高专,全名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是国内唯二培养咒术师的学校。放眼整个日本境内,知道咒术又能看得见诅咒的人不多,因此每年入学高专的学生也极其稀少。以现在的一年级为例,也不过只有他、乙骨忧太、禅院真希和熊猫四个人而已。

    狗卷和熊猫一起到了训练场,张望了一圈没有看到其他两个同学的身影,疑惑地眨眨眼:金枪鱼?

    熊猫是少数能听懂他在说什么的人,把训练用的道具递给狗卷,说:他们和夏油老师一起出任务去了,好像晚上才回来吧。

    狗卷点头:鲑鱼鲑鱼。说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冲着熊猫比划,金枪鱼金枪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