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九 - 第2章 亲不在 武道圣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昨夜狂风暴雨,惊雷滚滚,仿若末日降临。

    凌晨七点,永宁市沿江一处小院内。

    几个地痞无赖正对着趴在地上的男人拳打脚踢。

    男人名叫苏仲明,是苏沐雪的父亲,也是苏牧野的养父,此时的他浑身是血,惨叫连连。

    领头的光头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酒一边冷声问道:“我再问一遍,你到底给不给苏沐雪打电话?”

    苏仲明大叫道:“打死我,有种你们就打死我,但是休想让我劝小雪嫁给林家友那个混账东西。”

    光头淡漠的说道:“老东西,看来你是不识识时务了,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和林家对抗,给我继续打!”

    话音刚落,四个地痞对着苏仲明又是一顿毒打,直到他们揍累了才罢休。

    而此时的苏仲明面如纸白,趴在地上纹丝不动,俨然是没有了气息。

    “老大,是不是打死了?”黄毛青年略显惊慌的说道。

    “混账!”光头腾地一下站起来,气急败坏的说道:“谁让你们把他打死的?要是苏沐雪知道这老东西死了,肯定不会嫁给林少爷,到时候老子就拿不到钱了。”

    他检查了一下苏仲明的情况之后,气呼呼的吼道:“幸好这老东西没死,你们给老子悠着点。”

    得知苏仲明没死,众人均是深深舒了口气。

    然而,此时!

    苏仲明突然跳起来,一个箭步冲到桌前,抓起酒瓶,用力一下敲。

    “老东西,你要干什么?”光头大吼道。

    苏仲明紧握着碎酒瓶,指着众人,怒吼道:“林家友想用我威胁小雪,他想都别想……”

    说着他猛地将碎酒瓶的尖角刺进了自己的脖子。

    刹那间,鲜血沿着他的脖子骨碌碌往下淌。

    光头大惊,慌张的叫道:“快!快!抓住他!”

    苏仲明猛然拔出碎酒瓶,红着眼睛大叫道:“来啊!反正老子不想活了,正好拉个垫背的!”

    说话间鲜血狂喷,瞬间将他的衣服染成了血红。

    见他面露狰狞,眼眶通红,状若疯魔。

    地痞们吓得连连后退,哪还敢靠近他半寸?

    见众人被唬住,苏仲明哈哈狂笑道:“林家友小儿,你欺负我苏家无人,我儿牧野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刚跳下车的苏牧野便听见院子内传来苏仲明的声音,他心神巨震,父亲没有忘记自己,他还惦记着自己。

    他冲上去,一脚狠狠的踹在院门上。

    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那坚固的铁皮大门轰然倒下。

    令地痞们打了一个激灵,也让苏仲明顿时愣住了。

    下一刻,便见戾气冲天的苏牧野跳了进来。

    虽然没有看清他的脸,苏仲明却仿佛有心灵感应一样,低声叫道:“牧野……”

    酒瓶无力从他手中坠落,掉在地上发出“铛”的一声,而他也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爸!”

    苏牧野疯狂冲了过去。

    “拦住他!”光头大叫着冲过来。

    却被苏牧野一巴掌打飞。

    苏牧野一把抱起苏仲明,见他浑身是血,如遭雷击,热泪瞬间喷涌而出。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爸?怎么可以?啊!”

    他红着眼瞪着地痞们,咬牙切齿的叫道“杀!杀!给我杀!啊啊啊!”

    “杀!杀!”

    感受到苏牧野的狂怒,贴身警卫白泽和玄离狂吼着向几个地痞冲去。

    地痞们平时作威作福,但是在狂怒的白泽和玄离手中,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便瞬间变成了尸体。

    苏牧野按住苏仲明的脖子,痛哭涕零的说道:“爸!爸您坚持住,我……我救您,马上就您!”

    苏仲明伸手抓住他的手,轻声说道:“牧野,真……真的是你,别……别浪费力气了,救……救小雪。”

    “不!”苏牧野几近哀求道:“我能救,我能救……爸,让我救您,求您了……”

    苏仲明摇着头说道:“爸很累,很累!我……我该休息了……”

    苏牧野绝望道:“不!不!您不能……不能……”

    苏仲明抓着他的手,说道:“牧野,对不起,我……我知道你没有害沐晨,但是……我……我不能证明你的清白,只能……只能……”

    说着他嘴里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的可怕。

    “爸,您别说了……别说了……”

    “不!我……我必须说,以后……就没机会了,和你断绝父子关系,是我自私,我……想自己好过一点,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希望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替我……照顾……照顾……苏……苏家……”

    话没说完,苏仲明的身体猛然一沉,仅存的生命气息顿时消失。

    苏牧野浑身僵硬,他感觉漫天都是寒冷,冷得他无法呼吸,他想痛哭,却只是张大嘴,没有声息。

    过了许久,他才撕心裂肺的叫道:“爸爸……啊!”

    他想着等自己荣归故里,再好好孝顺苏仲明,可现在子欲孝而亲不在。

    也想着向父亲证明自己没有害死苏沐晨。

    他不知道根本无需证明,知子莫若父!

    现在父亲惨死,他才知道孝顺要趁早。

    现在晚了,一切都晚了!

    他跪在地上仰天长啸。

    凄厉的声音直插云霄, 让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低下头望着苏仲明的尸体,他眼神慢慢变得恐怖,身上的煞气陡然暴增,森冷的说道:“林家!你们逼死我爸!我必定让你们血债血偿,我要……”

    “血!”

    “洗!”

    “林!”

    “家!”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仿佛要这仇恨咬碎。

    “扑哧!”

    他猛然喷出一口鲜血,瞬间眼前一黑,已是昏死过去,但是他仍旧直直的跪在苏仲明的面前。

    “啊!”

    见苏牧野昏死,白泽心神巨震,怒吼着将苏牧野跪在雨中的景象发到圣殿频道里面,厉声吼道:“永宁市林家害死老爷,圣医心神受损生死难料,所有圣医卫听令,放下手上所有事速到永宁,血洗林家。”

    白泽的一句话,整个世界风云突变,一股股武装力量瞬间向永宁涌来。

    正所谓黑云压城城欲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