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131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他去烤肉店吃饭,其实是想和钟九道一起去的。他想去的游乐园,也是打算表白成功和钟导在一起之后,两个人一起去的地方,如果没有钟导,他一个人才没有心情去。至于沈乐山去找柏思新,原本也应该是钟导押着他去,只是钟导没时间,才临时换成了洛槐。

    这么一想,每一次提前撞上鬼蛊,都有钟导的影子在,他果然是鬼蛊克星。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洛槐愈发想念钟导。现在鬼蛊也除掉了,他之前立下的“就算被鬼蛊附身也要向钟导表白”的誓言也实现了,等他醒来,就一定要表白。

    洛槐等啊等,终于等到符咒颜色越来越淡,透明罩也越来越脆。

    他一拳打在透明罩上,这个保护他又困住他的罩子终于碎了,洛槐缓缓睁开眼睛,可算是醒了。

    他躺太久,身体有点软。张了张嘴,因为太久没喝水嗓子很哑,难以发出声音。

    洛槐努力地缓缓坐起来,见外面已经黑了,他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躺着。洛父坐在一个沙发上,靠着沙发背正在打瞌睡。

    这间房的门打开着,门外好像是另外一个房间,不断地传来哭声,哭的声音还很熟悉。

    洛槐慢慢爬下床,见洛父没有醒,爸爸脸色又十分憔悴的样子,洛槐有点不忍心吵醒他。

    他扶着墙壁想去外面看看是谁在哭,路过窗边时,看到一轮比被困医院时更圆的月亮。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难道他昏迷了一天一夜,今天是农历七月十六吗?

    24小时没进食没喝水,难怪他身体这么虚弱。

    洛槐走出门,见外面的房间竟是灵堂,坐在灵堂前哭的人他也认识,是钟洪砚。

    洛槐来到钟洪砚身边张口想说话,但嗓子太哑了。好在钟洪砚旁边放着几瓶没开封的矿泉水,大概怕自己哭到虚脱,留着补充水分的。

    他打开一瓶喝了口水润润喉,钟洪砚感觉有人来到自己身后,他以为是休息室里的洛父,直接说:“洛伯父,你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能照顾好九道和洛槐。”

    “你说照顾谁?”洛槐刚喝完水,嗓子舒服了一点,声音弱弱的。

    “洛槐?”钟洪砚回身见到是洛槐,激动地说,“你醒了?”

    他的声音很大,吵醒了休息室里睡觉的洛父,洛父睁开眼见洛槐不在床上,急得立刻跑出去,见洛槐呆呆地站在钟九道的“尸体”面前,钟洪砚哭着对洛槐说:“洛槐,九道他被子弹打中还强行除鬼,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失血过多去世了。”

    说完,钟洪砚觉得自己又承受了一次亲人去世的痛苦,实在忍不住,再度嚎啕大哭起来。

    “怎么会这样呢?”洛槐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全身软绵绵的,他来到钟九道的“尸身”面前,见他躺在一个冰冷的棺木中,棺材盖子是打开的。

    “洛槐……”儿子醒了,洛父很开心,他想上前告诉洛槐真相,但又担心鬼蛊已经来到这里,万一说出真相,影响了钟导的计划怎么办。

    鬼蛊和洛槐的命运息息相关,鬼蛊一日不除,洛槐的安全一日没有保障,洛父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

    洛槐伸手抚摸钟九道的脸,此时钟九道已经被冰镇三四个小时了,下午钟洪砚睡觉时,b组的人一直没开冷气,直到钟洪砚休息够了跑来守夜,他们这才打开冷气。

    鬼蛊一直没有靠近钟九道一米内,是不会发现冷气的问题的。

    洛槐碰到钟导冰冷的身体,知道正常人的身体不会放在这么低温的环境中。他低下头,头贴在钟九道的心口上,没有听到钟导的心跳声。

    洛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簌簌落下,他甚至感受不到棺木的冰冷,也不害怕这只是一具“尸身”,而是轻轻地弯下腰,吻住了钟九道冰冷的唇。

    热泪滴在钟九道脸上,洛槐慢慢起身,望着钟导栩栩如生的面容,虚弱地说:“钟导,你怎么就这样去了?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对你说喜欢你。”

    洛父:“……”还没说呢吗?那钟九道为什么提亲提得那么起劲儿?

    洛槐继续道:“钟导,我喜欢你好久好久了,因为很多阴差阳错的原因一直没有表白,我好后悔,没有在你生前对你说。不知道你的魂魄在不在这里,还能不能听到我的话。

    “洛槐喜欢钟九道,钟九道听到了吗?”

    洛槐话音刚落,一道阴风吹入灵堂,直奔钟九道的棺木而来。

    仅有1砚法力的天师界法力度量单位钟洪砚忽然跌倒,衣兜装着子蛊的瓶子掉落,一股恐怖的力量袭向钟九道。

    这时,一直躺着的钟九道忽然睁开眼睛,左手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绘制出数道符咒,暂时封锁住鬼蛊的行动。

    完成这件事,钟九道看向洛槐,见洛槐脸上还挂着泪珠,焦急地说:“我也喜欢你。”

    钟九道一直有感觉,他听到洛槐又是表白又是哭泣,急得简直要诈尸,可是鬼蛊没来,假死符也没到自然消散的时候,他根本醒不来。

    可算是等到鬼蛊到来,钟九道随手画了道符暂时困住鬼蛊,连忙对洛槐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洛槐握住他的手腕,还是没有脉搏,笑着哭了起来:“钟导,你是回来看我了吗?”

    “不是,我其实……”

    钟九道话还没说完,融合了三个子蛊的鬼蛊再度变得强大,由于子蛊中有巫星泽其余残缺的魂魄,最终挣扎着占据鬼蛊残缺意识的竟是巫星泽。

    那鬼蛊变成长着巫星泽脸的怪物,对着钟九道吼道:“钟九道,我的,我的!”

    巫星泽的执念太强,怨念也太深,他控制着鬼蛊的力量冲破符咒,就要去冲击二人。

    钟九道的话被他打断,心中满是愤怒。桃木剑也作为陪葬品放在棺木中,他拿起桃木剑,狠狠一剑钉在巫星泽的脸上。

    “你听我说,我这次来你家,就是来找你父母提亲的。”钟九道对洛槐说。

    洛槐因眼前的变故呆住了,他小声地说:“活人可以和你阴婚吗?”

    钟九道刚要解释我还没死,鬼蛊冲破桃木剑的束缚再次惨叫着冲过来。

    “你等我一会儿。”钟九道咬牙切齿地说。

    他不顾身体冻得僵硬,强撑着从棺木中跳出来,来到鬼蛊面前,手中的笔开始疯狂地在签字笔和毛笔两种形态中切换。

    钟九道运转全部法力,他在这个瞬间进入一个玄之又玄的状态中,笔杆上也出现一个“判”字。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铺天盖地的符网成型,狠狠地压在鬼蛊身上。

    隔壁的庄信博一直没睡,这屋子里一有动静他们便持枪冲了进来,看见钟九道一只手牢牢握住洛槐的手,另外一只手疯狂画符中。

    这一两分钟的时间内,也不知钟九道画了多少道符咒,画得整个殡仪馆阳气浓到堪比正午人流极大的商场。

    密密麻麻的符网一道又一道地压在鬼蛊魂魄中,洛父看到后,不由喃喃道:“怎么会有人能一次性连画数十道赏善罚恶符阵?”

    那一刻,钟九道身上好像罩上一道金色的道袍,手中的笔似乎化为古书上的判官笔。

    但当众人揉揉眼睛,再看钟九道时,他还是个穿着现代装,手拿签字笔的现代导演。

    随着法力施展,假死符的效果渐渐散去,洛槐感受到钟九道的手渐渐变热,手腕处也传来微弱的脉搏。

    鬼蛊在数十道赏善罚恶符阵的攻击之下,别说残魂了,连道残念都不剩下,被净化得彻彻底底。

    钟九道确认鬼蛊死得不能再死了,这才长出一口气,回头对洛槐说:“洛槐,你不能离开我,所以我要和你成婚。”

    洛槐:“是因为我经常撞鬼,不能离开你,所以你要和我在一起?”

    “不对,”钟九道发觉自己话说乱了,又道,“我父亲说,他找五姑姑算过,你我命格最适合,我又不会为钟家带来有天赋的下一代,倒不如和你在一起,免得去祸害别人。”

    洛槐:“啊?”

    “不对!”钟九道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懊恼地说,“你命中有死劫,因为我租下别墅,买下别墅送给你,导致你的死劫提前六年,我为此负责。”

    “啊?你是为了负责才和我在一起吗?”洛槐问。

    “不对!”钟九道又敲了一下脑袋,这脑袋被冷冻太久,有点迟钝。

    这时洛父上前:“我来解释一下,钟九道的意思,因为你的死劫提前,所以哪怕假死诱敌也要冒险担负起除掉鬼蛊的责任。他是想对你解释一下假死的事情,让你不要再伤心了。”

    “对!”钟九道点点头。

    洛父:“钟九道很喜欢你,之前你昏迷时,他甚至做好了你一生醒不来也要照顾你的准备。”

    “对!”钟九道点点头。

    洛父:“他已经说服了他的父母和我与你妈妈,只要你点头,你们就会在一起。”

    “对!”

    洛父:“就算你不喜欢他,因你经常撞鬼,你不能离开钟九道,所以也必须和他在一起。”

    “对!”钟九道长出一口气,幸好洛伯父帮他解释了。

    洛槐的泪痕已经干了,他听了半天,对钟九道说:“所以,你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要是我不同意,你还要强取豪夺,利用我的体质威胁我和你在一起吗?”

    这次钟九道犹豫了一下,半晌缓缓摇头道:“你要是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但我还是会保护你的,你不必因此感到有负担。”

    “可是我愿意啊。”洛槐张开双臂抱住钟九道,开心地说,“我喜欢你,我早就该说的!”

    钟九道刚想伸手回抱住洛槐,忽然又觉得有些不放心,干脆又画了一道符网,笼罩住整个房间,确定不会再有什么孤魂野鬼来打扰他们,这才用力抱住洛槐,偷偷地吻了下洛槐肩膀上重新亮起来的水蜜桃魂灯。  作者有话要说:  钟洪砚:没有人向我解释一下吗?我眼睛都哭肿了!

    洛父:为什么钟九道向我儿子表白,还要我翻译?

    钟九道:我这算是追妻火葬场(地理)吗?

    第147章 子债父偿

    钟九道拍戏时见惯了男女演员亲密,对于举着仪器带着一群人围观两位主角拍吻戏毫不在意,真落到自己身上,却变得十分含蓄。

    周围人太多了,有庄信博带着b组的成员、洛父、钟洪砚等人,他实在没办法在这一群人围观下与洛槐发生超出拥抱以外的感情,只能仗着别人看不到,悄悄地碰一下那盏他十分喜爱的魂灯。

    他克制地放开洛槐,充满歉意地说:“你当时昏迷中,没能及时告诉你我假死的计划,让你伤心了,真的很抱歉。”

    洛槐摇摇头,他觉得今天真是最幸福的一天了。

    “我也没有伤心太久,”洛槐看了眼表,“也就伤心了五分钟吧,你就从棺材里坐起来了,我还没来得及接受这件令人悲伤的事情呢。”

    一般人听到悲伤的消息,先是对消息的抗拒,会经历一段“怎么可能呢”、“一定是我听错看错了”的思想过程,随后才会慢慢接受,情绪渐渐发展到悲痛欲绝的地步。

    洛槐其实还处在“怎么可能呢”、“这一定是假的”的状态中,心中还存有一丝钟导马上就能坐起来,告诉他“这只是个玩笑”的幻想,随后钟导便真的坐起来了。

    他还未来得及大悲,也就说不上大喜,倒是钟导笨拙表达情愫的样子,令洛槐心中升起一丝甜甜的暗喜。

    有什么比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开心的事情吗?至少洛槐觉得现在没有什么比得上这件事了。

    他刚想说什么,坐在地上的钟洪砚幽幽道:“那我呢?”

    众人终于把目光放在这个眼睛哭得像核桃一般的可怜人身上。

    钟洪砚历经一天一夜,已经把无法面对、抗拒、渐渐接受、大悲等流程全部走了一遍,更是真情实感地哭了一整天,这会还暂时没从“这是个假死计划”中缓过来,就见众人已经俨然一副要办庆功宴的样子了。

    钟洪砚切身体会到什么叫“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钟九道和洛槐在谈恋爱释放看不见的粉红泡泡,其余人则是为铲除鬼蛊快乐,他却还沉浸在“钟九道去世”的痛苦中无法自拔。

    钟九道看到堂兄的样子,恢复冷漠沉静的样子,对他说:“这次计划能成功,你的功劳不小。没有你的痛哭,鬼蛊不会这么轻易上当。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你尽快调整心情,坚强些吧。”

    钟洪砚:“……”

    他的手机响了一下,钟洪砚偷偷看了一眼,见到上面的信息,顿时满头大汗,表情渐渐化为心虚。

    他看了看众人,忽然灵机一动,大声哭道:“原来你们都知道,只瞒着我一个,我实在是,嗝!”

    钟洪砚打了一个尖锐的嗝,捂着心口晕了过去。

    身为医生的洛父忙上前检查,没有仪器,查了半天也查不出什么问题,只能依据多年行医经验分析:“可能是大悲大喜之下,精神承受不住,暂时晕倒了。等醒来后,多安抚一下他的情绪,应该没什么大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