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130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说罢,洛父丢下钟九道就看儿子去了。

    这时医院也恢复了正常,楚巍然恢复主机房的网络,戚晚莲也收回对众人的魅惑之力,不用维持这种魅力,她也轻松不少。

    医院里的人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工作的工作,养病的养病,只是很多人偷偷地拿起手机,用刚刚恢复正常的网络搜索起《堕落之家》和戚晚莲,戚晚莲超话又增加不少死忠粉。

    别墅鬼们经此一战元气大伤,跑回各自的纸人、画皮中休息,被楚巍然重新放进洛槐的小包中。

    两名被吸收了生气的b组队员和开枪的组员丁被连夜送到巫家的医院,他们这次得到的功德不少,再吃一段时间药应该能恢复。

    其余三名组员很快醒来,他们跟在庄信博身后,看守着钟九道,准备随时支援钟九道。

    钟九道等注射的营养液打完,确定自己已经吸收了足够三天不吃不喝的营养,便给自己贴上了假死符,装死了。

    洛父跑过来装模做样地检查一番,遗憾地摇摇头,记录了死亡时间,告诉b组成员联系钟九道家属。

    这时刚到晚上12点,b组队员把人推到太平间。

    鬼节的午夜12点,如果鬼蛊按耐不住,今晚就是动手的最好时间。

    可是一夜过去,鬼蛊没有任何动静。

    “还挺谨慎的。”庄信博咬牙切齿地用暗语说道。

    防止鬼蛊听到他们的对话,他们说话都用代号和暗语,只有自己人能听懂,旁人听后是一头雾水。

    “那怎么办?”队员们问,“总不能让钟导继续待在太平间吧?再这么下去就算是假死状态,人也要冻死了。”

    假死符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人体不会因低温受伤,但钟九道也说了,低温环境超过12小时后,一定要缓1小时,否则他真的会冻伤。

    现在是上午8点,钟九道已经在太平间待8个小时了。

    “计划已经开始了,就做戏做全套。”庄信博咬牙道,“通知家属,把人送火葬场去,我就不信人都要火化了,鬼蛊还不落网。”

    队员丙表情痛苦:“他家里人全是天师,真请来鬼蛊更不可能现身了。”

    庄信博:“……请钟洪砚吧,让他来医院把尸体领走,送火葬场去。”

    “那要告诉他真相吗?”队员丙问。

    “先不说。”庄信博道,“他又不懂我们的暗语,露馅了怎么办。”

    b组成员没办法,只得给钟洪砚打电话。

    钟洪砚接到电话人都傻了,怀疑自己听错了,揉了揉耳朵问:“你说什么?!”

    b组队员:“你要是不相信,可以不用联系家里,先到医院认人,再把人领走吧,我们可以派直升机接你。”

    不能让钟洪砚慢吞吞地坐火车来,时间太慢,到时候钟导会冻伤。

    一个多小时后,钟洪砚风尘仆仆地来到医院,目光呆滞地看着躺在太平间里的钟九道,顿时趴在钟九道的身体上嚎啕大哭。

    庄信博:“钟导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牺牲的,他除掉了鬼蛊,以后不会再有太强的厉鬼出现了。”

    他拿出封印子蛊的小瓶子,专门交给钟洪砚:“鬼蛊就剩下这些被封印的子蛊了,你带回钟家,请天师们除掉吧。”

    把子蛊交给实力只有1砚的钟洪砚,鬼蛊就有抢夺的勇气了。

    “九道这么强,他是家族的千百年来唯一的天才,怎么会就这样死了呢?”钟洪砚反复听钟九道的心跳声和呼吸,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这件事。

    “毕竟鬼蛊也很强,这大概就是宿命吧。”庄信博长长叹口气。

    钟洪砚:“我这就给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来见钟导最后一面。”

    庄信博不能让钟洪砚打电话,他按住钟洪砚的手说:“钟导临终前告诉我们,他已经被逐出钟家,和父亲关系也一般,不希望死后灵堂上还要听到父亲骂他。他希望你帮他办理后事,到时只要把骨灰带回钟家就好。如果钟家愿意,就埋在祖坟中,如果不愿意,就洒在残念谷中,也能为后人留下一道残念。”

    听了庄信博的话,钟洪砚再次大哭:“九道,你太苦了。”

    哭了一会,钟洪砚问:“洛槐呢?他知道钟导的事情,一定会很伤心呢,我希望他也能参加葬礼。”

    庄信博:“洛槐在与鬼蛊的战斗中魂魄受到重伤,现在昏迷中,不知道能不能醒。”

    钟洪砚:“……怎么会这样?我去看看他。”

    他的腿经过复健已经好很多了,但刚才在太平间又凉又跪的,又有些疼,只能扶着墙壁一瘸一拐地走着。

    庄信博一看时间已经10点了,还有两个小时钟导就真的要冻伤,看到钟洪砚的慢动作,急得直挠墙。

    钟洪砚来到洛槐的病房,看到洛父洛母愁眉苦脸守在洛槐身边,顿时想起钟九道孤零零地躺在太平间的样子,腿一软,坐在地上又大哭起来。

    洛父洛母虽然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但看到洛槐这副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醒,顿时悲从中来,也跟着哭起来。

    三人哭得伤心,没注意到一抹残魂在阴影中闪过。

    “年轻人,你是洛洛的朋友吗?”洛父起身扶起钟洪砚,让他坐在椅子上。

    钟洪砚哭道:“算是吧,不过他和我堂弟钟九道的关系最好。伯父伯母,你们知道我堂弟的事情吗?”

    提到钟九道的假死,洛父一下子哭不出来了,他只能沉痛地捂住脸说:“我就是为他做手术的医生,我没能救活他,对不起。”

    “你不用对不起,不是你的错,是鬼蛊。”钟洪砚抱住洛父就是大哭。

    庄信博在外面急得要跺脚,走进来拉开两人,提示钟洪砚道:“上午十点了,要不你先去办手续,把钟导的尸身领出来,送到殡仪馆吧。”

    钟洪砚悲痛地点点头,对洛父洛母说:“伯父伯母,我知道洛槐昏迷你们也很伤心,可是……明天我打算把九道的尸身火化了,今晚可以让洛槐去殡仪馆陪陪九道吗?我觉得他会希望自己能送九道一程的。”

    洛父洛母对视一眼,重重地点点头。

    洛槐当然要去,他如果不随时跟着钟九道,万一鬼蛊又来找洛槐怎么办。

    这一次,他们无论如何也要让洛槐和钟九道在一起,绝不分离。

    第146章 我喜欢你

    在庄信博的催促下,钟洪砚终于签字领了钟九道,找车将钟九道从医院转移到殡仪馆。

    装着钟九道的棺材被b组动了手脚,里面的冷气没有开,可以让钟九道缓一缓。

    洛槐也被人用轮椅推到车上,就放在钟九道旁边。

    b组成员见这一车人就要去殡仪馆,用暗语问庄信博:“今晚鬼蛊要是不来,明天怎么办?真的火化吗?”

    庄信博:“我就不信眼看着钟导被火化,鬼蛊还不来,今晚是最后的时间了。”

    他停了一下,大概是对自己说的话没什么信心,又补充道:“今晚不来的话,明天就找个假人烧了。给钟洪砚弄点假骨灰,就不信变成骨灰了鬼蛊还不上当。”

    b组队员暗暗点头,也跟着一起上了车。

    钟洪砚坐在棺材旁边,哭得眼睛已经变成了核桃,样子十分凄惨,庄信博对于找他来这件事甚至有些内疚。

    火葬场就在殡仪馆附近,方便举办完葬礼直接火化。钟九道被停放在一个阴气最重的灵堂中,b组成员打开棺材的盖子,重新打开冷气。

    灵堂旁边有个休息室,大家待在休息室中,等待夜晚的到来。

    钟洪砚哭得有些疲劳,吃了点东西去补眠,他今晚要给钟九道守灵,白天需要充足的休息。

    休息室边上还有两个卧室,方便守灵的人替换。b组成员决定今晚就住在这里,方便一出问题就及时冲进来。

    根据钟九道吩咐,殡仪馆附近没有设下任何陷阱,以免被鬼蛊察觉到不对,不肯上当。

    假死时钟九道是能感受到外界发生的事情的,但他暂时不能动。

    他取出子蛊的一魄封印胸前的纽扣中,封印很弱很弱。一旦鬼蛊靠近钟九道一米内,纽扣中的一魄就会本能地想和本体融合,鬼蛊和那一魄都会释放出阴气和怨气,冲破钟九道留下的很弱很弱的封印。

    封印一旦被冲破,就会释放出一道法力进入钟九道体内,激活他的体征,用自身法力化解假死符的效果。

    可以说,只要鬼蛊出现的瞬间,钟九道就会苏醒,施展大招抓住鬼蛊,绝对不会让它再逃走。

    外界发生的一切,从钟洪砚哭得他想诈尸,到洛槐就躺在他身边,钟九道都知道。

    鬼蛊不会在医院出现,这是钟九道意料之中的。

    没有鬼会在自己失败的地方再次动手,尤其是鬼蛊这么虚弱。转移到殡仪馆这种阴气重的地方,是钟九道早就想到的,但他没想到洛槐也会被带来。

    他很想睁眼看看一旁的洛槐,可惜身体不能动,只能暂时忍耐。

    同样昏睡的洛槐不同,他正处在一个很奇妙的状态中。

    他的灵魂毫发无伤,只是一直被关在一透明的罩子中,罩子外面画着红色的符咒。

    傅玥和鬼蛊战斗时,他暂时没有发现这个透明罩,一直掌控着身体。后来傅玥被鬼蛊打出他的身体,洛槐就没办法再控制身体了,被拖回来,看到一个长着好多个脸的怪物在攻击这个透明罩。

    洛槐意识到,这个怪物是鬼蛊。

    鬼蛊应该是想把他的魂魄从透明罩中拖出来,用来威胁钟九道,可是红色的符咒挡住了鬼蛊的攻击,它一时没办法抓住洛槐。

    这时钟九道的攻击袭来,无数金红色的符文铺天盖地涌入这个可以被叫做识海的空间内,鬼蛊不敌符文,它必须在全力攻击防护罩与洛槐一起死和从符文的裂缝中逃出去选择一个。

    它选择了重伤逃逸,洛槐看到鬼蛊的好多张脸都被烧光了,只逃走了几张脸。

    鬼蛊还没完全除掉呢,也不知道钟导是否清楚这件事。

    洛槐想告诉钟导,却发现他被困在这个透明罩里了,听不到也看不到外面发生的事情,自己的声音也传递不出去。

    这透明罩到底是什么?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洛槐敲了一会儿透明罩,见实在没办法出去,便累得睡着了。

    他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再睁开眼,见透明罩上符咒的颜色淡了一些,这股力量正在慢慢消失,看来等一会他就可以出去了。

    洛槐渐渐意识到,这个透明罩是在保护他,而不是为了困住他。只是施展这个力量的人没办法估算他到底能受到多重的攻击,鬼蛊都消失了,透明罩的力量还在。

    好在透明罩的力量会随着时间慢慢消散,再过一会儿,他大概就能醒来了。

    知道自己可以醒,洛槐倒是没那么着急了,他坐在透明罩里认真思考。

    想了一会儿,他想到这透明罩是什么了。

    当初在见面会场时,钟家先祖在他手心画了一道符,说他命中注定有一劫,希望这道符能够帮他挡一挡劫。

    钟家先祖不知劫数有多可怕,担心符咒力量不够保护他,用了很强的力量,却没想到力量超标,导致鬼蛊都走了,洛槐的魂魄却出不来,这让洛槐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他想了想,若是他没有去医院接爸爸,鬼蛊应该会吸收了医院里两千多人的灵魂,包括洛父。

    这样一来,强大的鬼蛊与他们作战时,万一攻击他或者控制他,钟家先祖留下的符咒,大概也只够挡住鬼蛊一击的,能不能保住他的魂魄还是未知数。

    劫数没错,只是时间提前了一点,让一切变得可控起来。

    想想这大概也和钟导有关,因为钟导早晨起来突发奇想要来他家,他们几乎没有浪费任何时间,一大早做决定,下午就到家了,这才赶在鬼蛊作乱之前来到医院。

    大家总说洛槐克制鬼蛊,好几次鬼蛊的计划都提前被洛槐撞破了。

    但洛槐此时静下心来思考,发现这些事情不仅和他有关,和钟导也是有关系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