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9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其余演员暂时不在片场,等轮到它们的戏份时才会来,剧组的主要成员就是我们这些人。”钟九道指着可怜巴巴人说,“大家各自介绍一下自己的角色吧。”

    从人类演员开始自我介绍,洛槐说:“我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和小妍是男女朋友关系,我很爱我的女朋友,有一天小妍叫我去她朋友家玩,我就叫上了我的好朋友。”

    饰演洛槐好朋友的自然是庞心浩,他看了看剧本说:“我是小洛的朋友,小芸是我女朋友,但我的前女友其实是小妍,我和她还有一点藕断丝连,这件事小芸和小洛都不知道。另外,叫我们去玩的傅玥也是我前女友……我这个角色怎么这么渣!”

    “影视剧嘛,总要戏剧化一点。”洛槐安慰地拍拍庞心浩的肩膀,“而且这个角色更有层次感,能磨炼演技。”

    庞心浩今天才到剧组,刚来就被洛槐拽着按了手印,拍了开机照,直到现在才有机会看自己的角色,一看角色简直翻白眼,心想他大概又要被网友骂了。

    庞心浩虽然已经糊到没戏拍,但还是有一批追着他骂的黑粉。有时候恨比爱还要长久,他的粉丝都跑光了,唯有黑粉,只要他一出镜,就会追到他社交账号下骂。

    “你渣,我不和你差不多,”饰演洛槐女友的小妍说,“我明明有了温柔体贴善良的男朋友,心里却总是惦记劈腿的前男友,还会暗中嫉妒小芸。哦,这个男朋友还是我当年从傅玥手里抢来的,傅玥嘴上说是我朋友,其实和我有仇。”

    小芸说:“我也好不到哪儿去,我是明知道庞心浩还没和小妍分手就和他在一起了,事后假装不知道他有女朋友。当年庞心浩没和傅玥分手时,我还给她寄过恐吓信,暗中跟踪她,吓得她精神失常。”

    人类演员的部分是原剧本设定,钟九道没有做太大改动,他着重修改的是鬼的剧情,以至于四个人的关系错综复杂,感情箭头连成蛛网,只有洛槐是无辜善良的。

    三个人类齐刷刷地看向洛槐,庞心浩更是拿过洛槐的剧本问:“不会吧,你一点阴暗面都没有吗?”

    洛槐不好意思地笑笑:“大概是我演技不好,演不了那么复杂的角色,就给我一个最简单了吧。”

    三个演员:“……”

    难道我们演技就很好吗?我们要是演技好到被吹上天,现在不早就被大导演挑中演大制作剧了?

    傅玥冷笑一声:“都是配角,争抢什么。这是一部以我为主角的、重生复仇大女主电影!你们的所作所为害死了我,我化身为鬼,归来复仇,你们一个也别想跑!全都给我死在这里!”

    它表情狰狞,眼中充满仇恨,霎时间化为赤红的眼眸中映出每个人类的脸,仿佛几个人类演员真的做了对不起它的事情。

    仅是剧本围读,就吓得几个演员胆战心惊,小妍、小芸吓得抱在一起,在这双眼睛的审视之下,不由开始认真思考自己过去是不是真的在不经意间害过人。

    庞心浩也忍不住想:“我以前红的时候,倒是交过几个女朋友,我当时没劈腿吧?不对啊,每次被甩的都是我,她们说以为我是潜力股才和我在一起,谁知道我是个草包,一点前途也没有,所以就甩了我。幸好我是个草包,没有劈腿的实力。”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轻轻掐了自己一下,想什么呢,居然庆幸自己是草包!

    洛槐则是盯着傅玥的眼睛,想了半天,也没想通它是什么时候戴上美瞳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傅玥实力惊人,一句话说出口,就拉足了在场非人类的仇恨值。

    戚晚莲掩面一笑,细声细语地说:“小玥你这就说笑了,你哪里是主角,主角分明是我。我是一个善良温柔的母亲,最喜欢拯救迷途少女。虽然你皮肤松弛年老色衰算不上什么少女,但既然来到我面前,我怎能不救你呢?是吧,我可怜的‘女儿’。”

    说罢她举起手里的小团扇,轻轻遮住面容,等团扇放下,露出一张面容一致,却衰老了二三十岁的脸。

    她起身来到小妍身边,纤细的手臂环住小妍的肩膀,用最温柔体贴的声音说:“不要害怕小玥,总有一天,你也会成为我的‘女儿’的。”

    小妍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肩膀传遍全身,身体仿佛被冻僵了一般难受,她上下牙齿控制不住地打颤,还没开始拍戏,就感受到被吓到几乎神智失常的痛苦。

    “还没开始拍戏,到这里就可以了。”钟九道适时制止戚晚莲。

    “好的。”戚晚莲的手从小妍肩膀滑下,落到桌子下面。

    接着桌子阻挡住钟九道的视线,它顺势摸了一把庞心浩的大腿。

    庞心浩顿时打了一个激灵,一股说不出是寒意还是酥麻感从大腿直达天灵盖,他看向戚晚莲。

    戚晚莲举起团扇,挡住面朝钟九道的半边脸,对庞心浩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这才婀娜多姿地回到座位,单手撑着侧脸,姿态优美地望着钟九道。

    住在这宅子里的厉鬼,谁又不想吞食钟九道的血肉和法力呢?

    它们受先代天师约束太久,想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凶宅,必须有另外一名更强大的天师破除前一个的束缚。

    钟九道是不世奇才,他绝对有实力带群鬼离开这里。区别是选择服从他的命令,成为他的役鬼后离开,还是反噬天师,吸收他一身功力获得自由身呢?

    当然是后者了,哪个鬼都不会选择前者的。

    只是戚晚莲比傅玥聪明许多,单靠群鬼的实力,三十三个加在一起,不还是被钟九道当成备用电源打包使用。鬼的力量是不够的,要从人下手。

    或是悄无声息地附身女子之身引诱钟导,或是迷惑男子使其发狂攻击钟导,获得其血液。不管哪个方法,都比傅玥的直接偷袭钟导要强太多。

    钟导在它们身上施加太多束缚,它们不能主动骚扰人类,可是没说不能让人类主动找它们啊。

    两位女主演各展神通,沈乐山就显得有些不够出色了,它也只能平平无奇地说:“我只是和戚晚莲饰演夫妻的一家之主,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嫩滑的皮肤,毕竟我自己没皮肤,也只能多准备几件‘衣服’了,不限男女。”

    它慢吞吞地扫过几位人类演员露在外面的皮肤,仅是视线,就让众人有种被生剥了皮肤的疼痛感。

    “到此为止吧,”钟九道说,“大家回去休息,我们以后尽量白天拍摄。”

    夜间鬼怪实力倍增,对人类演员伤害太大。这宅院阴暗,只要拉上窗帘挡住阳光,白天也可以拍夜戏。实在需要拍摄黑夜,也可以在傍晚拍摄,总之每天晚上九点前,一定要结束拍摄,把主演们全部关到影厅内。

    众人起身时,钟九道听到“咔嚓”一声。

    他转头一看,尽职尽责坐在角落里记录拍摄一切的钱多群正对着几位主演拍照。

    “怎么所有照片像素都这么糊?”钱多群愁道,“是不是太暗了,我们也不用为了氛围把所有灯关掉只点蜡烛吧?开灯,我拍几张照片。”

    “你拍照干什么?”钟九道望着钱多群手中的单反,这个相机没有现形符,拍出来的鬼怪都是糊糊的一团,戚晚莲在里面就是一片模糊的白影。

    “定妆照、花絮、路透、宣传!”钱多群对钟九道说,“你负责拍戏,我负责宣传,这么一堆俊男美女,不放到网上宣传可惜了。别总盯着相机了,这是我自己的,不用钱。”

    钱多群涉猎的行业非常多,也会利用自己的便利条件,拍一些明星的现场照片精修后放在网上,以获取粉丝的流量和金钱,这行俗称站姐。

    他们这部电影零宣发,更不可能有站姐放料,只能靠钱多群自力更生了。

    “酒香也怕巷子深,影视剧不能离开宣传。哪怕是傅玥和戚晚莲提前在网上炒百合,也要在拍摄前把热度搞起来!不然你以为一部肯定要拍在午夜场的电影,靠什么吸引观众?”钱多群拍桌子说。

    钟九道看看阴森森的鬼们,心想拍电影也是要出镜的,提前宣传一下应该不算什么。

    “相机是不是有毛病?给我看一下。”钟九道伸出手说。

    “我的相机怎么可能有毛病,而且你会修吗?别把相机给弄坏了。”钱多群小心地把相机递给钟九道。

    钟九道不着痕迹地在相机上画下一道现形符,轻轻拍了一下机身,对钱多群说:“应该没坏。”

    钱多群接过相机:“你真以为拍一下能修所有电器啊,诶?真的好了,可以拍。傅玥和戚晚莲站在一起,摆个姿势,我拍张合照。”

    “和它一起拍照,”傅玥愤怒地说,“不可能!”

    钟九道:“光线是有点暗,把所有灯打开。”

    傅玥立刻改口:“但光线暗一点脸模糊一点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拍!”

    “咔嚓”“咔嚓”几声,在钱多群不够专业的镜头下,戚晚莲与傅玥靠在一起,拍了几张不用修图都鬼气森森的照片。

    第11章 夫人喝汤

    庞心浩做了一整晚乱七八糟的梦,梦里戚晚莲悬浮在他头顶,两人面前隔着一层玻璃,戚晚莲轻轻敲击玻璃,对他说着什么,他没有听清。

    梦中戚晚莲表情悲伤,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庞心浩看着心疼。他伸出手去碰触那层玻璃,却猛然惊醒,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把椅子搬上了床,手里拿着一把雨伞,正站在椅子上用雨伞捅天花板。

    庞心浩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他以前也没有梦游的习惯啊!难道是越来越糊压力过大,产生了一些心理问题?

    等这部戏拍完,约个医生吧,庞心浩暗暗想道。

    为了不让人发现他半夜的诡异举动,庞心浩把椅子搬回原位,雨伞是他自己带来的,被他藏回行李箱内。

    他还想把床单上的灰尘拍掉,毕竟把椅子抬了上去,一定会弄脏的。

    谁知道床单上一尘不染,除了四个椅子腿的压痕外,没有一丁点灰尘。

    庞心浩好奇地抬起椅子,用手擦了一下,这把椅子像新的一样,干干净净的。

    房内的地毯也清理得十分干净,没有灰尘。

    如果这些物品都是新的还好,偏偏椅子和地毯放置时间久了有些褪色,一看就是两三年前的家具,也不知道怎么清理得这么干净。

    庞心浩以前拍戏时也住过五星级酒店,再好的酒店,也没有他们剧组打扫得干净。

    也不知道从哪里找的家政公司,要个名片,以后可以帮他打扫房间。

    剧组9点开工,8点吃早饭,庞心浩由于噩梦连连,5点多就醒了。距离吃早饭还早,躺回去又睡不着,总忍不住睁开眼睛盯天花板,内心深处有种想把天花板捅出个窟窿的冲动。

    庞心浩躺了半个小时睡不着,索性爬起来洗漱,这才发现自己的黑眼圈特别严重,镜子中的他眼窝深邃,形容憔悴,看起来像被什么妖怪吸了精气一般。

    “天,怎么变成这样了!”庞心浩对着镜子擦脸,“我才23岁,不至于一个晚上睡不好就变成这样吧!”

    他忙掏出自己的化妆品,在脸上涂涂抹抹。

    庞心浩不是专业化妆师,化妆技术一般,但遮个瑕提个色还是很简单的。黑就被遮住,加上粉底和腮红,镜子里的庞心浩看起来又是个精神小伙了。

    “要化个素颜妆,不能让人看出我这么年轻就要用化妆品遮黑眼圈了。”庞心浩想。

    对着镜子涂抹半天,确定不会有人看出他气色不好,庞心浩这才放心。

    一看时间已经七点半,再过半个小时就可以吃饭了,庞心浩索性决定走出房门,在别墅里转转。

    他不傻,当然能看出洛槐所谓的“大导”“演技精湛的演员”的剧组其实很贫穷,但钱花在了刀刃上。比如这栋豪华的别墅,和昨晚主演们身上的衣服,庞心浩对于戏服还是有了解的,那些衣服个个都是纯手工缝制的,应该花了不少钱。

    总体来讲,是个用心做剧的剧组,要是导演水平高,能跟着他学习到一些技巧,就算0片酬也不亏。

    庞心浩走出房门,就听到楼下厨房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他小心地走过去看,见钟导亲自在做饭,旁边站着杨婶。

    庞心浩:“……”

    这个剧组,剧务、道具、场记、美术全都导演一个人干了,现在连三餐都是导演准备的吗?

    “钟导,我戏份不多,做饭的活还是我来吧。”杨婶在一旁提议道,“你忙不过来的。”

    钟九道:“你做我不放心。”

    就算杨婶没有那种让人吃完饭后口吐白沫的能力,厉鬼做的饭菜阴气也比较重,吃久了人会变得体弱多病,钟九道只能在做早饭的时候,把午饭和晚饭的材料准备出来,可这么长久下去不是办法。

    要不要请个专门的厨师?钟九道很惆怅。

    其实想安然无恙的吃杨婶做的饭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钟九道每日燃符融水,让剧组里的人类每餐前喝一杯温热的水就可以百鬼不侵。但钟九道无法保证这样炎热的夏季,所有人都能喝热水,但凡有一个人某一顿没喝,就会发生口吐白沫事件,看起来像是食物中毒一样,这样可不行。

    他能骗过洛槐,却不一定能骗过其他人。

    即使没有吃杨婶做的饭,这些人也需要时不时喝一点符水的。毕竟别墅里阴气重,不喝符水抵抗,对身体还是不好,起码一个星期要喝一次。

    钟九道早晨用符水熬了粥和汤,每天坚持不断地给工作人员们喝,七天内总能喝一次。

    “钟导。”庞心浩下楼向钟九道打招呼。

    钟九道看着这个执意要住在鬼窝下面的人,有些头疼。

    昨晚趁着庞心浩不在房间,他偷偷进那间卧室在天花板上画满了符咒,确保楼上的鬼一丁点进入那间房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仔细观察庞心浩的脸色,见他气色还不错,就问道:“昨晚睡得如何?”

    “非常好!”庞心浩为了隐瞒梦游的事情,斩钉截铁地说,“咱们这个别墅是怎么设计的?这可是三伏天,不用开空调就这么凉快。昨晚我盖上了大厚被子,舒舒服服睡到天亮。”

    “你的房间位置特殊,可能会比别的房间更冷一点。”钟九道把汤摆在桌子上,不着痕迹地劝道,“剧组准备的房间还有很多,你想换随时可以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