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8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表哥不甘于家族强加在他身上的命运,学习术法和驱鬼之余,还会利用空闲时间自学视频剪辑,现在也是个小有名气的up主。

    钟九道用专业眼光来看,他这位表哥水准不低,也有不少后期制作团队邀请表哥加入他们,可惜表哥已经成为一名准天师,不能接这种工作,只能私下匿名发视频。

    虽然钟家要求所有人不能在经济上支援钟九道,但表哥的剪辑工作与家族无关,且一直没有被家族长辈发现,完全可以暗中帮助钟九道。

    钟九道摊开左手,掌心出现一支中性签字笔。

    这只不同寻常的笔似乎在对钟九道说,时代变了,钟家需要改变。

    进入和平年代后,鬼怪的怨气越来越弱,天师的法力也越来越低,整个行业都在走下坡路。

    偏偏家族长辈为了维持家族事业,变本加厉地扼制年轻一代的发展。多少年轻一辈放弃自己的梦想,辍学修炼,扼杀了原本的天赋。

    这样下去不行,年轻一代不能走出去,家族只会越来越落魄。

    钟九道握紧左手的签字笔,他清楚地认识到,这是他的使命。

    他就是要做导演,拍出脍炙人口的影片,让家族的人看到,这个数百年来最有天赋的人,也可以从事其他行业。他作为天师界年轻一代的翘楚,要让还是学生的弟弟妹妹们看到,他们是可以追求梦想的!

    这大概就是这只签字笔的意义所在。

    所以不管多难,哪怕是启用厉鬼做演员,钟九道也一定要交出一份满意的作品,从而打开他的影视圈之路。

    见到钟九道坚毅的表情,钱多群也被感染到,他第一次见到钟九道,看到他有礼貌的谈吐和举止,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从小受到良好的谈吐礼仪教育才有如此举止和气质。

    偏偏钟九道能够彻底摆脱家族的控制,为了多学习一点知识在片场辛苦劳作,现在更是为一两千块的资金斤斤计较。

    从钟九道身上,钱多群看到了他早就丢弃的那个叫做梦想的东西,所以他才决定帮钟九道一把,是圆梦也是一种投资。

    钱多群可是有电影片酬分成的,万一赚了呢?

    这边钱多群畅想着日后变成知名制片人,无数投资商拿着钱来求他当制片人的场景,那边洛槐终于等到了他的朋友庞心浩。

    庞心浩和洛槐是同学,外形条件其实没有洛槐优秀,但运气截然不同。

    他大一的时候跑去试镜一部小成本网剧,被选中成为男三号。这部小成本一开始无人问津,却因时代关系爆火,参演的演员也一时风头无量,瞬间资源接到手软。

    庞心浩虽然是科班生,但还没接受系统培训就去演戏,小成本网剧的人设与他本人性格相符,发挥得不错。等接的戏多了,就暴露出没有学习的短板,贡献了各种惨不忍睹的演技,拍了两部戏就销声匿迹了,留给观众的只有一堆表情包。

    他回到学校想好好学习,可惜落下太多课程,整个人也变得心浮气躁,没办法再好好学习,甚至连最初的心态都找不回来了,演技变得越来越差。

    前几年火的时候赚了不少钱,庞心浩是不缺钱的,但是名声太差,没人找他拍戏,只能接一些小城市的站台活动,就哪家大商场开业他去表演那种工作,这么下去金山也要被吃空。

    他迫切需要提升演技,在洛槐拍胸脯保证,这个剧组都是演技派,导演特别会教人后,半信半疑地来了。

    庞心浩有车,根据洛槐发的定位一路找过来,越走越觉得不对,明明是暑伏天的下午,靠近别墅后却产生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好不容易通过破破烂烂年久失修的道路来到别墅大门前,还没等庞心浩叫洛槐来接,大门便“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

    庞心浩把车开进院子里,停在别墅门外的平地处,走下来车。

    四周树木覆盖住别墅的天空,整个院子仅有中心地带才能照到一点阳光。

    花园中有个戴着厚重草帽的园丁在犁地撒种子,时不时蹲下来对种子说:“快长大,长大了以后,就可以吃掉你们了,桀桀桀。”

    庞心浩被这阴气森森的园丁吓得想上车就跑,这时收到消息的洛槐走出来叫住他:“你来啦,快点来试镜,大家都等着你呢。我们演员已经齐了,等敲定你后,明天就可以开机了!”

    庞心浩一把拉住洛槐,指着园丁小声地说:“那个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洛槐打了他一下:“说什么呢,那是我们的副场务。他是负责咱们伙食的,专门给我们种植纯天然无污染的有机菜,等过两三个星期,我们就能吃到他种出来的茄子、黄瓜、西红柿、大白菜了,现在先吃菜市场买的将就一下。”

    “剧组……不给定盒饭吗?”庞心浩惊讶地问。

    “盒饭不卫生,吃得还不好,还是自己做比较好,钟导做菜可好吃了。”洛槐说。

    “钟导?这剧组导演亲自做饭吗?你是不是被骗……”

    庞心浩话还没说完,就被洛槐硬拽进别墅中。洛槐人虽然傻,但个子不矮,还重视健身保持身材,力气可一点也不小,庞心浩这种靠节食减肥的白斩鸡在洛槐面前毫无反抗之力。

    他们进门后,园丁微微抬起头,望着他们的背影说:“一棵大白菜,两棵大白菜,白菜可以收了……哎,钟导不让收。”

    对暗处危险浑然不知的洛槐带庞心浩来到钟九道面前,此时钟九道扛着道具走来走去,做布景。

    没办法,剧组穷,导演能干的活,不用麻烦别人。

    “钟导,我朋友来了,给他个机会吧!”洛槐说。

    “他是导演?”庞心浩看着钟九道胳膊上隆起的肌肉,总觉得自己可能被洛槐坑了。

    钟九道看了眼庞心浩,见这人外貌不错,问道:“期待片酬是多少?”

    洛槐:“他不要片酬的!”

    虽然没有像最开始说的倒贴钱进组,但也算是省下一笔钱。钟九道点点头:“带他去钱制片那里签合同吧。”

    “不对,我没说要签啊!”庞心浩挣着着说。

    洛槐:“在钟导这里拍戏你进步会很大的,不交辅导费都算你赚了。要不是钟导马上开机还没找到合适的演员,这机会轮不到你,走,签约去。”

    他拽着庞心浩来到一个身材干瘦面容沧桑的人面前:“钱哥,这就是我朋友,钟导让我们来签合同。”

    “等你好久了!”钱多群大步上前,一把握住庞心浩的手不让他逃跑,在旁边的公文包里翻了翻,找出早就打印好的“0片酬”合同,一式两份,塞到庞心浩手里,“签吧。”

    庞心浩没有经纪公司,自己可以做主,只需要两份合同。

    洛槐把笔塞到他手里,一副“你赚到了”的样子鼓励他签字。

    庞心浩迷迷糊糊签约按手印,这才有时间打量这个贫穷的剧组,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怀疑:“我是不是被骗了?”

    他相信洛槐不会骗自己,但洛槐有可能被人骗啊!他怎么连合同都没看就签了呢?

    这个疑问一直持续到开机仪式,看着从导演到演员到工作人员加起来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出来的剧组,庞心浩的疑问达到了顶峰。

    他私下里问洛槐:“你不是说还有十个老戏骨吗?”

    “钟导说他们不参加开机仪式,拍戏的时候会来的。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他们了,我之前见过一次,颜值都好高啊!”洛槐说。

    庞心浩勉勉强强信了,心想反正没人找他拍戏,耽误两三个月也没什么。

    但在晚上钟导亲自下厨给全剧组的人做了八菜两汤后,庞心浩又傻眼了,总共就一个导演,又当导演又当道具,还要兼职厨师吗?

    另外两个女演员也充满怀疑,不过她们和庞心浩不一样,她们收了等价的片酬,不管多不合理,都可以装作看不见。

    不过在导演分配房间时,两位女演员强烈要求两人住一间,拒绝单间待遇。她们敏锐的第六感告诉她们,还是两人一间比较安全。

    “你要不要和我一间房?”洛槐问,“我们晚上可以对个戏什么的。”

    “不要,有这么多房间可以随便挑,为什么要两人一间。”庞心浩觉得这剧组唯一让人满意的就是房间了,怎么能不享受一下。

    他总觉得钟导看起来像那种算命驱鬼的江湖骗子,谨慎选了一间离钟导最远的房间,楼上就是三楼的家庭影院。

    已经开机了,当天晚上的时间自然不能浪费,钟九道将所有演员聚集在一起,也该让大家见一面,彼此熟悉熟悉。

    夜晚的大厅内,钟九道关掉了别墅内的电灯,墙壁上的煤油灯忽然自己亮了起来。

    一个穿着白旗袍,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的古典美女手持一根蜡烛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站在钟九道身边。

    “她”凄婉含情的眼睛扫过四位人类演员,低笑一声,自我介绍道:“大家好,妾身名唤戚晚莲,是这部电影的主角。”

    没错,这部电影,四位人类演员全是配角,只有不要钱的演员,才能当主角。

    这是一部,主角是鬼的电影。

    第10章 围读会

    娱乐圈不乏俊男美女,但像戚晚莲这么特殊的气质还是相当少见的。“她”不算绝美,但生得像一朵小白花般楚楚动人,眉目含情,哪怕是看着一双筷子都是那么深情。而在你被“她”的深情感动时,不经意间又会在“她”的神色间隐隐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早年红过,见过无数美女的庞心浩在看到戚晚莲时还是晃了下神,神魂被“她”手中散发着昏暗光芒的蜡烛吸引住。不止是庞心浩,他旁边坐着的两位女演员也看呆了眼,作为女生欣赏美女更不用避讳,她们俩直勾勾地盯着戚晚莲那不堪一握的细腰,又忍不住对比了下自己的腰。

    戚晚莲注意到三人的视线,微微一笑,直接坐在两位女演员和庞心浩中间。

    庞心浩受宠若惊,顿时坐直身体,心脏险些跳到嗓子眼里。

    钟九道注意到戚晚莲坐的位置,伸出手在桌面上轻点两下。

    戚晚莲顿时委委屈屈地起身,慢吞吞地挪到钟九道身边,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临走前还对庞心浩眨了下眼。

    接着出场的便是穿着复古洋装的傅玥,她一看就是“野蛮女友”类型,有些任性,但长得明艳,也确实有任性的资本。

    傅玥与戚晚莲不一样,十分没有礼貌,说了姓名后就不再搭理几个人类演员,走到戚晚莲身边,毫不客气地踹了戚晚莲一脚:“滚!我才是主角。”

    戚晚莲轻飘飘的,被傅玥一脚踹翻。傅玥直接坐在钟九道身边,贪婪地扫了眼钟导的大动脉。当年瓜分天师的法力时,傅玥下手最快,抢得最多,它的道行在群鬼中是最高的,也是最不死心的。

    钟九道法力如此高强,若是独吞了他的法力,傅玥就可以修成血肉之身,在阳间横着走了。

    尽管与钟九道实力差距巨大,傅玥还是鬼心不死,一直伺机下手。

    拍戏不过是为了接近钟九道,有更多的机会偷袭他,才不是拍戏呢!傅玥暗中想道。

    傅玥虽然漂亮,但过于跋扈了些,庞心浩对“她”没什么好感。

    两位女主角登场后,接着便是杨婶这样的老戏骨,随后走进来的是一位有着儒雅气息的帅哥。

    古早鬼故事中总有那么一个呆书生形象,生得清俊儒雅,还有些迂腐的固执,熟读四书五经养出来的文人气质和底蕴是寻常人无法模仿的。这样的书生总是会让女鬼心动沦陷,从而背叛自己身为鬼的立场,转而帮助书生。

    眼前这个叫做沈乐山自称是男主角的帅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沈乐山通身气质是灰扑扑的长袍也无法掩盖的,只见“他”在谦和地自我介绍后,走到钟九道另一侧,轻轻撩起衣袍,姿态优雅地坐在钟九道身边。

    庞心浩作为曾经火过的艺人,在男主角出现之前,难免会产生比较的心理,忍不住想“我比他差在哪里”,胆在见到沈乐山后,庞心浩不由觉得自己输了。

    沈乐山礼貌地与几位人类演员打招呼,一个女演员小妍对“他”实在好奇,不由问道:“你为什么戴着手套呢?”

    沈乐山从出场开始,双手就戴着白色的手套,衣领也系得死紧,除了一张脸外,一丝皮肤也不露。

    听到小妍的话,“他”自谦地笑笑,解释道:“还是年轻时过于激进,曾上街游行,死前被军阀爪牙剥了身上的皮,除了脸上皮相还能看,脖子以下皆是血肉模糊。钟导怕我吓到人,便叫我戴上手套了,这手套还是傅玥女士制作的,多谢。”

    沈乐山说话时,一道道阴风吹过,戚晚莲手上的蜡烛一闪一闪的,衬得与钟九道坐在一排的演员神色晦暗不明,阴暗的大厅内顿时鬼气森森,明明是夏夜,几个人类还是被冷得搓了搓胳膊。

    听了他的话,钟九道不由扶额。不管定下多少契约,这些鬼总是忍不住作妖。

    还没等钟九道开口解释,洛槐就给沈乐山想到了答案:“我知道了,你在电影里演的鬼生前就是这么死的对吧?你演得真好,刚才差点吓到我了。你的手是不是化了特效妆,所以戴上手套,怕吓到我们。”

    大厅内气氛瞬间缓和,庞心浩觉得被冻僵的手指恢复了些温度,不由向洛槐身边凑了凑,总觉得洛槐身边暖和。

    钟九道对洛槐微微笑了笑,算是对他的感谢。

    洛槐这个傻白甜,不仅容易被骗,还有自有一套被骗的理由。很多时候钟九道什么也不用说,他就能给出解释,能活到现在,只能感叹和平年代真好。

    一部电影时长有限,是容纳不了那么多主要角色的,这部剧的三位鬼主演就是戚晚莲、傅玥和沈乐山,其余鬼包括杨婶在内都是配角,出场时间有限,在剧组的时间也不多,钟九道就把它们关在影厅内,没让鬼出来,有需要的时候再逐个放出来。

    若不是杨婶每天要打扫房间,又在钱多群和洛槐面前露过脸,它今天也该是被关在影厅里的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