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羽翼 - 第2节 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方才开灯的瞬间,钟九道已将一楼的结构尽收眼底,墙壁上的灰尘和蛛网不知被谁打理干净了,角落里的佣人房中隐隐人影闪过,显是也住了什么东西。

    二楼便是卧房了,楼梯有些旧了,踩上去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钟九道走了两步便停下来,回头一看,白衣女子并未跟上来,而是握着蜡烛一脸怨恨地仰头看着他。

    “怎么不跟上来了?”钟九道问,“你不上来没关系,把蜡烛借我,我手机快没电了,不方便用手电筒。”

    白衣女子:“……”

    她还没说什么,一个穿着洋装的女子就站在楼梯尽头,对钟九道说:“因为楼上是我的地方,她一个低贱的妾室不配上来。”

    白衣女子在一楼,神色中有怨恨又有畏惧。

    “都什么年代了还讲这些糟粕,”钟九道摇摇头,“我的房子,过几天还会有其他人住进来拍戏,你们尽快搬。”

    洋装女子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她姣好的面容扭曲,额头流下鲜血,整个脑袋变得支离破碎,从楼上飞下来,歇斯底里地对钟九道尖叫:“你既然不想滚,就死吧!”

    钟九道面不改色闪身避开洋装女子的攻击,脚下楼梯却摇晃起来,显是要将钟九道摔下楼去。

    钟九道站得很稳,那大箱子却摇晃不止,倒头向楼下栽去,钟九道,及时扶住了箱子。

    这下,他脸色终于变了。

    “好声好气让你们腾房子,你们却还要破坏我的财物。”钟九道有点生气,这箱子里是他租的非常昂贵的摄像机,真摔坏了他用什么钱去赔?

    钟九道左手在空中画着什么,虚空中竟飞快地出现一道银色符咒,他画符的速度又快又稳,不到一秒符咒已经成型。

    钟九道手指一点,那道符咒便极速飞向洋装女子。

    洋装女子被银色符咒击中,那无符纸无朱砂的符咒竟威力巨大,一招将洋装女子击上天花板。

    符咒上的花纹包裹住洋装女子,绽放出道道银光,并隐隐有雷鸣声在耳边闪过。

    洋装女子被符咒钉在屋顶吊灯处,雷光闪过,为吊灯提供了足够的电源,室内的灯又亮了起来。

    钟九道露出恍然的神色,点点头说:“原来五雷符还有这等省电的用法,不过电流不稳定,很容易烧坏电器,需要改进一下。”

    他略一思索,飞快在空中画了几笔,减弱了五雷符的威力,改为稳定持续的攻击。

    雷火类的符咒皆是遇到阴气或是邪祟才会产生反应,在寻常人手中只是一张普通的符纸罢了。而此刻这张改进版持续输出的五雷符牢牢锁在洋装女子身上,在不断遇到邪祟的情况下,稳定地输出着电流。

    大厅内灯火通明,钟九道站在楼梯上,扶稳旅行箱,于白昼般明亮的灯光下俯视着下方。

    隐藏在凶宅角落中的厉鬼们见天花板上充当电源的洋装女子,一个个吓得抱住全身冰冷的自己,闭紧血盆大口,不敢做声。

    钟九道见宅子终于安静下来,这才满意,上楼参观自己未来拍摄的场地。

    第2章 看电影

    洋装女子被贴在天花板上充当移动电源时,凶宅四处卷起凄凉的阴风,钟九道只是粗略数了数,便数出十几道阴风,这宅子真不知藏着多少阴魂。

    租下这房子时,钟九道本打算出手收了宅子中的厉鬼,收服后联系房东,房东出于感谢说不定会减免他的房租费,省下来的钱可以用来做剧组的资金,能多租几套像样的衣服。

    不过在见到洋装女鬼的新“使用方法”后,钟九道觉得他大可不必赶尽杀绝,说不定可以从这些厉鬼身上寻到更多的省钱途径,他能不出手就尽量不出手。

    不出手并非钟九道冷漠,而是自他离家后,父亲为断绝他的导演梦,不允许钟九道再从事家族行业。

    至于钟九道的家族行业,自然便是天师这一古老、传统又神秘的行业。

    钟家是天师世家,已经传承数千年之久,曾在数百年前达到鼎盛时期,到了新世纪渐渐衰落。

    衰落的不仅是家族声望,更是后代子孙的法力。

    随着时代逐渐步入和平年代,世间怨气渐渐消散,天师法力也逐渐退化。奇特的是,这两者并非此消彼长,而是你强我也强,你弱我亦弱的关系。

    钟家子孙的天赋一代不如一代,家族长辈正为此忧愁之际,钟九道出生了。

    他生来便天赋惊人,莫说同辈子孙不及他,就是往前数五百年,都没有如钟九道般强的天赋。

    钟九道出生时左手空握,仿佛抓着什么东西。家族长辈开天眼窥视他的左手,见婴儿掌心握着一支看不见的笔,生来便可空手画符,无需符纸、朱砂等外物依托。

    整个钟家为之震颤,这等天赋,钟九道必是引领钟家走上另一个鼎盛时期的不世奇才!

    唯一令钟家长辈奇怪的是,钟九道左手握着的那支笔并非毛笔,甚至连钢笔都不是,而是一支奇怪的笔,直到几年后,长辈们才知道,那种笔叫做中性签字笔。

    而当钟九道一意孤行选择了影视学校时,家族长辈才意识到,那支笔或许与他们期许的不一样。

    为了让钟九道回心转意,钟家断了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影视学校的收费很高,他们以为钟九道会坚持不下去回家。

    谁知钟九道一身法力,到哪里都饿不死,随便接几个活就把未来的学费生活费赚到手,还攒了两百万,未来十年都吃穿不愁。

    没办法,钟家只得告诉钟九道,如果他想追求梦想,就不能使用家族传统技能赚钱,否则就必须回家继承家业。

    钟九道从那以后就不再主动出手,遇到灵异事件也只会立刻通知附近的天师,不再靠法力赚钱。

    就算租了这个凶宅,钟九道也没有想过靠驱鬼为剧组增加点资金,只希望房东能减免房租。若房东真的给钱,他也是不能收的,这是规矩,也是与家族的约定。

    钟九道想实现自己的梦想,同时也尊重家族的做法,毕竟是他先放下了家族事业,不用法力赚钱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用法力省钱,应当不算违背约定。

    他粗略估算了一下,洋装女鬼阴气很强,以目前五雷符的威力来看,起码要做法七天七夜才能彻底除掉洋装女鬼,能省下不少电费。不过五雷符的时效只有六个时辰,需要每隔十二个小时重新画一张。

    不能只用在照明上。

    钟九道随手一指,将天花板上的洋装女鬼移动到凶宅电源总闸处,让她为整个宅院提供稳定持续的电能。

    眼睁睁看着钟九道做出如此残忍之事的白旗袍女子身体微微颤抖,缩紧身体,尽可能降低存在感,只求眼前这位残忍无道的天师能给自己个痛快,而非像洋装女子那般求个魂飞魄散都那么难。

    钟九道上了二楼,随手打开一个卧室的房门,见里面布满灰尘,完全不像花园和大厅那般整洁。

    这些鬼做事不行啊,都是表面工程。钟九道微微皱眉,问楼下的白旗袍:“花园和大厅是谁打扫的?”

    白旗袍吓得肩膀抽动几下,这才回答:“花园落叶是长工老丁打扫的,花是三姨太种的,这大厅……是杨婶清理的。”

    “让杨婶再清理几间卧室。”钟九道也没问三姨太是谁,直接吩咐。

    话音刚落,一道阴风吹过,卧室内的灰尘蛛网被这股风吹到窗外,混入泥土中,室内瞬间变得整洁,比五星级酒店还干净。

    杨婶并未露面,却用熟练的业务水平证明了自己的乖巧、懂事、无害。

    钟九道对那阴风打旋的地方点点头,礼貌地说:“多谢。”

    他提着箱子进房,把最贵重的摄像机摆在桌子上,又将衣物一一挂在衣柜中。

    钟九道本来做好用一整晚时间清理宅院的准备,此刻有凶宅中“热情好客”的“原住户”相助,他晚上倒是没什么事情可做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钟九道略觉无聊,想到即将拍摄的影片心中有些忐忑。驱鬼他是熟练工,住在凶宅中没有丝毫恐惧,甚至有些怡然自得。拍摄这样一部完整的电影却是头一次,没有经验,心中十分紧张。

    把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要做的事情想了一遍,确定没有纰漏后,钟九道从箱子里翻出一个文件盒,里面装着他为这部电影准备的剧本、材料,还有一些他用来观摩学习的经典影片的光碟。

    现在影视app、电视投屏科技普及,很少有人看光碟了,钟九道这些碟片也是当年上学时的收藏品,之所以带到凶宅来,是因为之前租房的时候,房屋介绍中提到这别墅中有家庭影院。

    能买下这么大房子的人自然不缺钱,家中各种设施齐全,只可惜还没使用,就被凶宅内的“原住民”给吓跑了。

    钟九道选了几张碟片,又拿出一个厚厚的记事本,打算再看一遍经典影片,多学习一些大师的技巧和表达方式。

    他走出房门,见二楼房间的门全部打开,每个屋子都干干净净的,显然杨婶在尽心尽力干活。

    白旗袍还缩在一楼楼梯下面纹丝不动,等待钟九道的吩咐。

    钟九道看了看干净的屋子,心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便开口道:“只要诸位尽心尽力做事,不出来害人,我们倒也不是不可以和平相处。”

    白旗袍抬起头,满脸喜色,对钟九道行了个屈膝礼:“妾身谢过天师不杀之恩。”

    说完便要跪下,钟九道作为敢于突破传统追求梦想的新时代新青年,自然见不得这等做派,当下说:“我没有那封建喜好,你下去吧。”

    白旗袍这才如获大赦,忙不迭地抱着蜡烛消失在楼梯最后一层台阶处。

    杨婶手阴风利索,转眼间已将整栋房子打扫干净,钟九道来到三楼影厅,见设备完好,插上电源,选了一张影片播放。

    这是一部经典灵异片,有很多值得钟九道学习的地方,他边看边认真检查之前做的笔记,发现新的细节就加上一条感悟,很快记事本上的字变得密密麻麻。

    写笔记时,钟九道会按下遥控器上的暂停键,等写完再播放。对于这种观看数十次,剧情已经可以倒背如流的电影,钟九道重视的不是观看体验,而是细节中值得学习的地方。

    当他第几十次按下暂停键时,影厅角落里发出一个焦急的声音:“又暂停!整整两个小时,只看了半个小时的影片,急死我了!”

    钟九道放下笔,微微偏头,这才发现影厅里不止他一个人。

    墙壁中、天花板上、地板下、椅背内探出无数头颅,十几个厉鬼眼睛一眨不眨地正跟着他一起看电影。

    钟九道:“……”

    他学习时过于专注,这些厉鬼又没释放杀意和恶意,只是小心翼翼地蹲在影厅里,他竟是一时没在意身边竟多了这么多“观众”。

    厉鬼们也是隐去气息,悄悄来观察钟九道这位不速之客,中途被电影吸引进去,难以自拔。岂料钟九道一次又一次按暂停、一次又一次按暂停,最丧心病狂的一次是一秒内的画面他按了三次暂停,急得这些“观众”终于忍不住发出声音,让钟九道发现了它们的存在。

    一人十几鬼无言相对,也不知谁更害怕。

    凶宅内鬼怪皆是旧社会鬼,十数个厉鬼穿的大多是长袍短衫,唯有急不可耐发声的这个厉鬼一身西装革履,头发上涂着发油,整齐梳着背头。它年纪很小,看起来也就20岁刚出头。

    见钟九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西装鬼尴尬地笑笑,把半个身子藏进桌子中,只露出个脑袋,向钟九道求饶:“天师恕罪,实在是天师播放的影片太好看,我看得入神,一时忘形……我保证接下来绝不发声打扰天师,天师可否让小的跟着你把电影看完?”

    十几鬼吓得瑟瑟发抖,却还坚持留在影厅内,期待钟九道按下播放键,可以继续看电影。

    它们也爱看电影吗?钟九道之前并未深入了解过厉鬼,心下有些好奇,便重新播放影片,这次他没再做暂停做笔记,而是让影片顺利播完。

    片尾曲响起后,西装鬼忍不住感慨道:“真好看啊,只是结尾凄惨了些。”

    “哪里凄惨了?”钟九道问。

    这是一部结局还算不错的电影,怎么在西装鬼的眼里就是惨呢?

    西装鬼:“主角前期呼风唤雨,麾下美女无数,又有那么多活人阳气可吸,简直就是我向往的生活。可惜结局反派卑鄙,封印了主角,真是见者流泪,闻者伤心。不过前80分钟都是好的,也不能因结局完全否定这部影片。”

    一个半小时的电影,前80分钟主角被鬼压着打,最后10分钟才找到封印厉鬼的方法,逃出生天,应该是前面惊悚万分、高潮迭起,结尾顺理成章、一气呵成才是,到西装鬼这里,彻底反了。

    “就是就是,”另外一长袍中年鬼在西装鬼旁边附和,“反派唯一可取之处,就是皮相不错,若是主角能夺舍就好了。”

    白旗袍也出现在看影片的鬼中,幽幽地插一句:“反派确实是个俊俏的后生,可惜是个负心薄幸之人,欺骗主角麾下女子感情,让那女子助他害了主角,最后却不去陪那女子殉情,反让法师超度了那女子,不仅薄情,更是是凶残至极,辜负了那女子的深情!”

    钟九道:“……”

    十几鬼对影片结局发表着自己的不满,让钟九道不禁怀疑,自己与它们看得到底是不是同一部电影。

    第3章 读剧本

    钟九道很小就开始与鬼怪打交道,对它们倒是颇有研究。

    厉鬼虽曾是人类,却因死亡和怨气影响,思维方式与人类截然不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