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太白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在见龙晒衣 阳间说书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寒来暑往,眨眼间,五年的时光犹如弹指一瞬。

    这五年来,我一直在和墨白与老彩学习法术,五年过去了,我也算是颇有成就了。

    而这五年的时间里,我也一直没放弃寻找龙晒衣和白龙,以及金刚寺师伯,还有我师傅。

    可不论我如何去找,这四个人就仿佛是人间蒸发似的,迟迟没有半点线索。

    而师傅曾经和我说,解决完了山里的事情,就会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办,可五年过去了,师傅却再也没有露面过。

    如今我法术大成,那颗沉寂了许久的心,也再次活络了起来。

    我多次苦求墨白,让他给我找些人手,想要再进一次山里,去找三癞子和光头,以及当年的事情真相。

    可不论我怎么求他,这家伙就始终不搭理我,理由也很简单,如今阴阳斋就剩我们两个了,他无论如何都要保留我这条血脉,免得阴阳斋断了传承。

    求了墨白一年多,他不答应我也就放弃了,现在就等着明年开春,我一个人只身前往。

    …………

    这天,我和老彩正在别墅的凉亭里喝酒。

    老彩喝了不少,现在也有些酒气上涌了,他拿起一杯酒,放到火炉上热了热,随后就拿着酒杯绕到我身后,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醉醺醺的嘟囔着。

    “张爷啊,放下吧,五年都过去了,人家要是想来找你,早他妈就来了,还至于到现在不出现?还有那三爷二爷,人都死了,你还惦记啥啊?逝者已矣,甭挂念,看开点。”

    我笑着摇了摇头,扶着老彩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唉,我就是不甘心啊,我太想知道那个秘密是啥了……”

    “好奇害死猫知道不?我告诉你,我奶奶活了一百多,你知道他为啥这么长寿不?就是因为人家不管闲事,哎,人家啥事都不往心里放,你和我学,没心没肺,活着不累。你现在老婆有了,事业也做的越来越大,明年再要个孩子,还瞎折腾啥啊?”

    “道理我都懂,我就是……”

    “来来来,喝酒喝酒。”老彩和我碰了一下杯子,亲亲的抿了一口酒,见我还要说话,老彩神秘一笑,“张爷,我给你说件好玩的事情,你别往外说哈。”

    “啥?”

    “哎,有些事情啊,你不信邪不行。今年夏天的时候,我和兄弟们去了一趟东北……哎,别急别急,听我说完,不是为了那事,我们是去长白山挖人参去了,当时我们弄了一个大人参,好家伙,这么大个,都快赶上小水萝卜了,估摸着少说也得有个几十年了,给我高兴坏了!这玩意值钱啊!”

    “一看这人参这么好,我们也不溜达了,连忙下山,到了山下,我就把人参放在了摩托上,可等我去个厕所的功夫,这玩意就跑了!而且还把我的摩托车给骑跑了,你说这玩意邪门不?”

    “…………”

    我瞬间无语了,一头的黑线啊!好嘛,头回听说人参会骑摩托!

    “哥哥,你确定是人参骑跑了摩托车,不是让人偷走了?!”

    “额……你这么说也有点道理……”

    “废话,你他妈纯纯的喝多了,还有点道理?人家这是连窝端啊,别说人参了,摩托车都给你弄走了,你他妈还在这邪门呢?”

    老彩挠了挠头,迷迷糊糊的憨厚一笑,“你看看你,急性子!听我说完嘛,我又不傻?当时一看那玩意把我摩托骑走了,我当时就生气了,顺着车印我就开始追,等到晚上的时候,让我追上了,那摩托车就在一间破庙外面放着,破庙里面还有人,我进去一看……好嘛!我那个宝贝人参,在那吃人呢!”

    “啊?你喝多了吧?”

    “额……是有点多了,那个……我是说,我看到一群人,在那吃我的小人参呢,这我能干么?当即就把他们收拾了,上去我就邦邦两拳!打到最后我也明白了,合着几个人也不是人,他们是一群树怪,然后我就听他们说了一件事……”

    “啥事?”

    老彩忽然压低了音量,弄得神秘兮兮的,我也不由追问道。

    老彩端起酒杯舔了一口,“我听他们说啊,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哎!兔崽子,你可算是来了!”

    老彩话说一半,忽然盯着门口喊了起来,我回头看去,就只见龙晒衣身着棉衣,腰缠软玉鞭,静静地站在门口!

    “小白,你、你可算是回来了!”我迫不及待的追了上去,听到动静的沅芷,也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

    我们一群人拉着龙晒衣进屋,到了房间内,龙晒衣摘下了棉帽子,却不肯脱衣服。

    老彩皱了皱眉,不耐烦的骂道:“你愣着干啥啊?把衣服脱了,咱哥们这么多年不见了,来了你就别走了,可得好好说说话!”

    龙晒衣轻蹙眉角,“不了,我来主要是为了两件事,说完我就走。”

    “不是,你又要干啥啊?这几年你都去哪了啊,咋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呢?”

    龙晒衣没搭理他,转头看向了我,“哥,当年在山里的时候,你答应过我,如果大家能活着出来,我会和你要三样东西,你还记得吗?”

    我连连点头,龙晒衣看了看沅芷,“我要二爷的匕首,还有沅芷姐的魂镜。”

    “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我不解的追问道,龙晒衣叹了口气,“你们别管了,把东西给我,我很着急!”

    “我可以不管,但你总得跟我说清楚吧?当年你在山里到底看到了什么,你现在又到底在做什么,白龙又去了哪里?”

    “白龙死了,永远的留在了那里。”龙晒衣倒是挺干脆,几乎是犹豫都没犹豫,不过他话一出口,我就愣住了!

    这五年来,我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

    当年师伯说,他只看到了龙晒衣,却没看到白龙的时候,我就差不多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这些年也努力在说服自己,让自己接受现实。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