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太白 - 第六章 锁骨菩萨 阳间说书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既然收了人家做徒弟,那也得办点正事了。

    早上的时候,沅芷的中指充血,且黑气绕指,现在这充血倒是散了,血光之灾应该是被那一巴掌应验了,现在麻烦的就是这个黑气绕指。

    按照书里说的,黑气绕指,其实就是一条若隐若现的黑线绕着手指肚,是属于邪气侵体的一种。

    可问题是,这家伙在哪染上的邪气?

    “师傅……”

    见我神色凝重,许久都不说话,沅芷也急了,但又怕打扰到我,所以怯怯的喊了我一声。

    闻言,我抬头看了一眼她,沅芷又怯怯道:“我这个劫数……好破解吗?不会真的会死吧?”

    “不难,把心放到卤煮里,师傅给你搞定了。”我开着玩笑说道,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

    因为沅芷刚才说到“劫数”的时候,其左眉不由自主的向外抖了一下。

    按照师傅所说,当人要遇到危险的时候,身体就会发出各种预警,所以就有了面相和手相等等说法,以此来判断危险,进而驱邪避灾。

    而沅芷刚才这个抖眉,就是一种危险的预警,因为男怕面无须,女怕抖眉毛,左眉往外抖,家里有变故,右眉往外抖,夫妻不到头。

    找到问题所在了,我也不浪费时间,挑明要去沅芷家里转转。

    可沅芷看了一眼外面,就脸色微红道:“现在吗?天快黑了,我、我还没带异性回过家。”

    我瞟了一眼他,“放心吧,我就是去看看,再说了,你爸妈不是也不在家么?”

    “啊?!”

    沅芷惊呼一声,诧异的捂住小嘴,“师傅你也太厉害了,我爸妈在不在家你都能看得出来?!”

    “那是当然!”

    我故作高深一笑,这有什么难的?

    刚才她自己都说了,沅福生是她老爹,而沅福生身为松江县著名企业家,一举一动都有媒体报道。

    出国去过结婚纪念日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知道?

    …………

    沅芷不愧是富二代,独门独院的二层小别墅,院子里面还有各种健身器材。

    而且据沅芷所说,这也只是她自己的房子,平常她父母都不住在这里,而是住在旅游区的自建庄园内。

    打开别墅大门,沅芷探头探脑看了一眼,见里面没人,这才喊我进去。

    我有些好笑,“你回家怎么跟做贼似的?”

    沅芷尴尬一笑,“嘿嘿,我爸给我雇了一个保姆,说是照顾我,其实是监视我的,怕我出去鬼混。”

    我来了兴致,“哦?那这么说……你以前还出去鬼混过?”

    “哪有?!师傅你别瞎说,我和那些富二代不一样。”

    沅芷板着脸,把我推进了屋子里面,“哎呀,师傅你快看吧,保姆让我支出去了,还有一个小时就回来了。”

    我笑了笑,没说话,但目光却落在了客厅的一尊菩萨像上。

    那尊菩萨像一米多高,身形略显佝偻,七分像女,三分像男,怀里还抱着一个不分男女的小人,浑身渡满金粉,被高高的供奉在一个神龛内,整体看起来和正常人差不多高。

    若是开门进来,菩萨的双眼也正好看着进来的人。

    我眯了眯眼睛,就只见菩萨的双目上闪过一丝灵气,恍然间,还有几分不威自怒,宝相庄严的错觉,仿佛是在赶我出去。

    “师傅,你看佛像干什么?这东西在我家好多年了。”

    沅芷拉回了我的思绪,但我却没搭理她,而是默默地向神像走了过去。

    在供桌上拿起三炷香,点燃后举过头顶,跪在蒲团上恭恭敬敬磕了两个半头。

    师傅说过,我们说书人是从民间艺人做起来的,算是半个下九流,所以不能全礼拜神,必须少礼。

    见我拜菩萨,沅芷也随手抽出三炷香,不过却没有像我这样恭敬跪拜,而是双手合十夹着香,随便鞠了几个躬,就把香插了上去。

    我看了她一眼,“你知道这是什么菩萨吗?”

    “额……观音菩萨吧?我爸反正是这么说的,给我用来保平安的。”

    我摇头笑了笑,就向一旁走去,沅芷见我笑的意味深长,也连忙追了上来,“不是吗?难道不是菩萨?”

    “是菩萨,但不是观音菩萨,而是锁骨菩萨。”

    “锁骨?”

    沅芷看了一眼菩萨像的肩膀,我忍不住扑哧一笑,“不是那个锁骨,是说……唉,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以后再和你说吧。”

    这神像来历不凡,双目之间颇有灵性,应该是经过高人开过光的。

    沅福生把这东西弄到家里,估计也是为了保佑自己女儿别遇到渣男,因为锁骨菩萨主要保佑的,就是让信徒断绝淫邪之念和男女之欢。

    而且菩萨双目盯着门口,也是避免淫邪之徒进门。

    我在客厅和几个屋子里面转了一圈,也越发吃惊。

    这整个别墅的风水布置,简直是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关上所有门窗,站在客厅中央,甚至都还能感觉到阵阵微风,而这也正是是藏风聚气,上风上水的上等风水布局!

    “咝……沅芷,你这房子的格局,是请哪位高人布置的?”

    “嗯?什么高人?”沅芷跟在我后面,随口问道。

    我看了一眼四周,“你这房子布置的不错,是不是请了风水高人了?”

    “嗨,请什么高人呀?”沅芷抓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没好气的嘟囔着,“这房子就是我妈布置的,弄的老土死了,我现在想想都还后悔,早知道还不如我自己弄了呢。”

    我皱了皱眉,“你母亲懂风水?”

    “不懂。”沅芷回答得很干脆,脑袋也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爸妈最不信邪了,标准的老一辈思想,唯物主义者。”

    我狐疑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神像,“不信邪还弄个神像?”

    沅芷翻了个白眼,开始发牢骚,“那是因为他们当初在拍卖会上看着好看就买了,结果买回来又嫌碍眼,所以就扔我这里了。”

    “……”

    我有些无语,这天底下还有这样当父亲的?

    不过看这屋子风水格局,绝对是请高人布置过,我甚至还有种冲动,想要见一见这个高人!

    藏风聚气,菩萨守门,此人的风水造诣……绝对不在我之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