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太白 - 第五章 师傅 阳间说书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沅芷看我不说话,炫耀似的在我面前挥了挥手,“来呀,看你这次怎么解,说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叹了口气,“唉,享,为人之命数,享在手中,在劫难逃,视为命数将近,而享字有口,则为口腹之欲,距离我最近的食物,是巷子口的卤煮……”

    见我停了下来,沅芷幸灾乐祸的看着我,“怎么不往下说了?接着往下编呀,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我摇了摇头,“我说过,我会和你预测三件事,现在我要预测接下来的两件事,第一件,一会卖卤煮的老头会给我送一碗卤煮进来,但是他今天晚上会死在家里,第二件,你会得到一枚金戒指。”

    沅芷瞪大眼睛,“金戒指?你开玩笑吧,谁会给我这东西?”

    我笑了笑,“你攥紧拳头看一下。”

    沅芷将信将疑,攥紧了拳头,在摊开之后,墨水已经一片模糊。

    沅芷一脸懵的看着我,“这……怎么了?”

    我走了过去,指了指其食指下节,已经被墨水染黑,“掌上乾坤中,将人的五指分别排布了天干地支,五行节气,八卦阴阳等,其中这里就是庚辛金,墨水染过,代表着他人之金,会留给你,而据我所知,那老头最珍贵的,就是一枚金戒指。”

    就在此时,门外卖卤煮的老头,端着一大碗卤煮走了进来。

    老头把卤煮递给我,慈祥的笑了起来。

    “玉梵啊,刚才大爷打了个盹,梦到老伴和我说时辰到了,大爷我也要走了,这是最后一碗了,快点吃,吃饱了大爷我也放心上路。”

    大爷话一出口,沅芷也愣住了,满脸惊讶的看着我和老头。

    我接过卤煮,我笑了笑,没说话,闷头吃了起来。

    等到一碗卤煮吃没了,大爷问我,“好吃吗?”

    看着大爷迫切的样子,那眼神就像是在等我说出那句话似的。

    我笑了笑,如往常一样,“咸,咸的要死,老板你把那卖盐的齁死了了。”

    “再说一遍,让大爷听个够。”

    “咸,咸的要死,老板你把卖盐的齁死了。”

    “好!好!好!”

    大爷含着热泪,颤抖着嘴唇,一连说了三个好,随后也把碗筷收了回去,看了一眼沅芷。

    “玉梵,这是你女朋友?”

    “不……”

    “是,大爷,我媳妇漂亮吗?”我打断了沅芷的话,笑着看向大爷。

    大爷的泪水滑落,重重的点着头,“好,好啊!玉梵都有女朋友了,只要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就是可惜了,大爷看不到你们结婚了。”

    “来,大爷送你女朋友一个小玩意。”

    大爷在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小布包,里三层外三层剥开后,露出一枚来金戒指!

    “这可是个好玩意啊,五十多年了,我还没给人看过呢。”

    大爷拉着沅芷的手,硬是塞给她。

    沅芷本想拒绝的,可大爷却不给她这个机会,拿起碗筷就走了出去。

    沅芷拿着金戒指,楞楞的坐在那里,我说的一切……全部应验了!

    而从大爷迈出这道门开始算,也正好两个小时结束!

    许久,沅芷楞楞的看着我,“大爷说,这戒指五十年没给人看过,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笑了笑没说话,而是在柜台后面掏出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来。

    沅芷愣了一下,一把拿了过去,看了几眼后就一脸懵逼的看向了我。

    我摇了摇头,“唉,五十年前,大爷还是卤煮店老板的儿子,那时有个小寡妇经常来吃卤煮,每次吃完还都会调侃一句:‘咸,咸的要死,老板你把卖盐的齁死了。’”

    “渐渐地,大爷喜欢上这个小寡妇,还打造了两枚金戒指作为信物,一人一枚,可家里人嫌寡妇晦气,就在外面造谣,说是她不检点,逼死了小寡妇。”

    “小寡妇死后,大爷跪在坟前整整哭了一天,还在坟头定下约定,如果是她回来了,吃了大爷的卤煮,就要说上一句:‘咸,咸的要死,你把卖盐的齁死了。’这样,两个人就可以相认了。”

    沅芷有点懵,“你是说,你和大爷说了这句话?”

    我苦笑着,“是啊,大爷以为我是那个女人回来了,没事就给我送卤煮。”

    沅芷有些不理解,“这个故事是大爷给你说的?还有这枚戒指,你是哪来的?不应该是在那个小寡妇的坟里吗?”

    我犹豫了一下,“这个故事………唉,是小寡妇说给我的,这枚戒指也是小寡妇给我的。”

    沅芷眯起了眼睛,狡黠的看着我,“你当我傻吗?小寡妇五十年前不就死了,她怎么给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挖寡妇坟了?”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大姐,别开玩笑了,偷坟掘墓,断子绝孙的好不的,而且她还和我说,这老头大限将至,让我多留他几日,所以这才一直没拿出来,可没想到最终还是让你把人送走了,也算是命数如此吧。”

    沅芷一脸的不相信,“拉倒吧,你以为你是谁啊,难道你还能看到鬼?”

    “我为什么不能看鬼?”

    我淡淡的说道,而话一出口,房间内也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一阵凉风吹了进来,让沅芷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沅芷盯着我,眸光中也多了几分复杂。

    可能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是有些诡异,让她不得不相信。

    看她不说话,我指了指门外牌匾,“阴阳斋,古往今来,只做死人生意,从不赚活人的钱。”

    阴阳斋自古如此,店里也经常会莫名其妙的出现的一些东西,要么是让我交给阳间亲戚,要么就是等着什么人来认领,或者是托我办点事情,给我的报酬。

    这也是我们张家阴阳斋最大的秘密。

    我站起身,看了一眼外面,“好了,时候不早了,你现在可以相信了?”

    沅芷搓着衣角,低头犹豫好半天,最终弱弱的开口问道:“半月内,我真的会有性命之虞吗?”

    我没有作答,就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眼神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今天所说的一切,已经全部应验,那还有什么不可相信的?

    房间内安静了一阵,终于,沅芷开口了,“师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