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太白 - 第四章 测字 阳间说书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沅芷见我不是摆弄铜钱,就是走到门口抬头望天,也有些不耐烦了。

    “死骗子,你还在这装腔作势,这都快半个小时了,什么事都没有啊?”

    我笑了笑,没说话,而是拿出一张白纸和毛笔给她,“接下来,我要预测三件事,而且这三件事只会在这间屋子里面发生。第一件事从你开始,你写一个字给我测。”

    沅芷嗤鼻一笑,抓过纸笔就要写,可拿着笔却又不知道写什么好。

    想了半天,这才写了一个“人”字,嘴里还嘟囔着,说是就两笔的字,看我怎么解。

    可刚要给我之时,就又觉得太简单了,划掉之后想了想,又写了一个“德”字。

    我刚想过去拿,沅芷就又一把抢了回去,自言自语道:“不行不行,你这个人缺德,德字不好,我再换一个。”

    说着,就又趴在桌子上想了起来,可能是想不到什么好的,最终还是把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对了,死骗子,你叫什么?”

    “我?张玉梵。”

    “嘿嘿,这个好,我就写这个张字了,看你怎么说。”

    沅芷在纸上写了一个“张”字,不过就在她要起身之时,塞在鼻子里面的纸巾却突然掉了下来,在纸上滚了一圈,正好染红了前两个字。

    鼻子里面的一个血块,也掉在了那个“张”字最上面,染红了三分之一。

    沅芷惊叫一声,拿着白纸刚要擦,但却忽然停住了,看着我阴险一笑,“不改了,就这个字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说。”

    我拿过来打量了一眼就笑了,“妹子,前两字大有学问,一字为人,二字双人,此乃一共三人,三人又被鲜血染红,故此,这三人身有血光,而你写的最后一字,虽然是个张字,但左短右长,此为弓无力,人体虚,而你这又血染头……”

    “说人话。”沅芷气鼓鼓的往鼻子里面塞着卫生纸,“你说的文绉绉的,我也听不懂,一会你要是骗我怎么办?”

    我忍不住好笑,“好吧,直白点说,一会我这家店门口会出现四个人,其中三个人身上有伤,而且这伤还都是被第四个人打的,而第四人则是身上有病,至于这人的病……应该是在脑袋上。”

    沅芷不屑的嘟囔着,“哼,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说得好像一会有人来似的?再说了,人都看不到,你就说人脑袋有病,要是不准,看我怎么收拾你的。”

    “那要是准了呢?”

    “要是准了,我……”

    “小梵,哎呦,我的小老弟,大哥我来给你赔礼认错了。”

    沅芷话没说完,门外就传来马波的声音。

    马波三十来岁,满脸胡子茬,是我的忠实粉丝,在他后面跟着的,还有王明他们三个小混混,不过每个人脸上都挂了彩,显然是刚刚经历过一场胖揍。

    我瞟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沅芷,就看向了马波。

    “波哥,你的人不厚道啊,平常做什么我不管,可现在拿钱打人的事都干了,就连小姑娘都敢打,回头要是……”

    “对对对,小梵你说得对,这帮玩意不是个东西,我已经教训过了,这不,人都让我带过来给你赔罪了。”

    马波在王明屁股上踹了一脚,扑通一声就跪倒在我面前,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了起来。

    “梵哥我错了,真的知道错了,你是知道我们哥仨的,要不是这位美女给的钱多,我们也没这个胆子啊。”

    “是啊梵哥,老大已经教训过我们了,你看给我打的,我的一颗牙都松动了。”另一个人也苦着脸跪了下来。

    我摆了摆手,“行了行了,都别哭了,起来吧,这次就这么着吧,再有下次,我就送你们进去喝茶了!”

    见我不追究,三个人千恩万谢,马波也在一边抱拳拱手。

    其实这几个人还算不错,虽然都是小混混,但为人挺讲义气的,大多数时候也只是小打小闹,还不至于欺行霸市,而且也正因为这几个人在,我们这一片也算太平,没怎么被人收过保护费。

    再且,马波对我可谓是奉若神明,格外尊重!只要我开口,他就没有不答应的事情,平常他们要是有个劫,有个灾的,我也帮他们摆平了,所以大家关系还算不错。

    见他们三人都挨了揍了,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

    给三人递了纸巾过去,我也看向了马波,“波哥,我看你这面相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我话一出口,马波瞬间愣住了,盯着我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

    “老弟,你、你这也太神了!刚才这三个混蛋回去一说这件事,把我气够呛,脑袋到现在都在疼,还有点恶心想吐。”

    马波兴奋地语无伦次说着,我也笑了笑,“去医院看看吧,你是知道的,我这医术不行,你这个也不是邪病,应该是气血上逆。”

    马波连连点头,也带着三个小弟匆匆走了。

    我喝了口茶,看向了目瞪口呆的沅芷,“怎么样,现在信了吗?”

    沅芷楞楞的点了点头,但马上就又摇头,“这、这也太巧了吧?你该不会偷偷打电话,约好的吧?”

    我摇头苦笑,也不多做辩解,而是新拿出一张纸,“现在我来预测第二件事,这次由我开始……”

    “不行,把笔给我,还是我来写,我怀疑你骗我!”

    沅芷板着脸,一把抓过纸笔,涂涂抹抹半天,也不确定要写什么。

    我看了一眼钟表,还有四十分钟,“姑奶奶,你要是在这么磨蹭下去,那今天你就赢了,咱们师徒之情,你可没机会享受了。”

    “哎!有了,我知道写什么了。”

    沅芷将白纸揉成一个团扔了出去,然后就在手上开始写字,看着他一笔一划,写到最后一笔的时候,我的神色也凝住了,连忙拦下了他。

    “姑奶奶,你这是要写‘享’字?”

    “不行吗?”沅芷白了我一眼

    我擦了一把冷汗,“行是行,但是……这个字你要是写下来,今天可就要死人了!”

    “哼,胡说八道,我写个字就要死人?那要你这说,阎王爷还要生死簿干什么?”

    沅芷说着话,也把最后一笔添了上去。

    见此,我神色瞬间冷了下来,不由看了一眼门外。

    唉,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的,看来是躲不过去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