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太白 - 第一章 看戏遇鬼 阳间说书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我五岁那年,县里的曲艺团下乡演出,跟着家里人去看戏。

    那时候我还小,也看不懂这些东西,完全是凑个热闹,跟着小伙伴到处瞎跑。

    直到最后台上出现一个穿着大褂的老头,现场就开始不对劲了,所有人都说冷,纷纷回家添衣服,或者是小两口报团取暖。

    然而,我却清楚的看到,老头上台之后,现场就飘来好多奇怪的人。

    这些“人”穿的衣服也都各不相同,有的人穿着旗袍,有的人穿着汉服,还有梳着大辫子男人。

    但唯一相同的,就是这些“人”脸色惨白,就像是抹了一层面粉似的,但嘴唇却是异常的鲜艳。

    跟血似的!

    最奇怪的是,剩下的长辈们还看不到他们,而且这些“人”也不说话,就只是笔直的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台上的老头。

    老头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这些人也没个动静,彼此也不交流。

    我忍不住好奇,就和身边的一个大肚子孕妇聊了起来,人家看我长得好看,还给了我不少好吃的,吃得我那叫一个开心啊。

    可没想到散场之后,我就开始闹肚子,一晚上上了十多次厕所,最后拉的我站都站不起来了。

    第二天我就开始发高烧,躺在床上就开始说梦话,上吐下泻,吃什么吐什么,拉的都是黑水,那叫一个臭,弄得炕上都没地方坐了。

    就连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养大的老妈都受不了了,催着我老爹去请村医。

    以前的赤脚郎中和现在可不一样,那时候的人都多少懂一些邪病,看我这个德行,就说治不了,必须请高人,不然送哪都没用。

    一听这话,我老爹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要去县里。

    可就在这时,昨天那个穿大褂的老头来了,他说自己是说书人,以前是说书给鬼听,现在被曲艺团收编了,这才说书给人听,但偶尔也会有一些游魂野鬼过来蹭书听,不过只要不闹事,他也懒得管。

    而昨天晚上说书的时候,他就看到我和一个孕妇说话了,当时忙着演出,也就没在意,可回头一想,就怕我出事,所以过来看看。

    见我这个德行,老头捏着鼻子给我把了把脉,就说事情不大,是吃了死人的东西,现在正在清肠,肠胃清空了,我就该死了。

    然后画了张灵符给我,烧成灰让我喝下去。

    说来也怪,符水喝下去之后,折腾小半天的我,竟然没事了,老妈给我喂了一些米糊也不吐了,就连体温都降了下来。

    然而,我虽然没事了,可那老头却有麻烦了。

    当即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然后两眼一翻,直接就晕了过去。

    家里瞬间乱成一锅粥,又是掐人中,又是请大夫的。

    可老头醒过来之后,就死死的盯着我,好半天没说话,我老妈张罗了一桌子的饭菜,老头也不吃,就是死死的盯着我看,把我弄得背脊发毛。

    老头沉吟了许久,最后和我老爸要了我的八字,然而,老头掐算到一半,鼻子里面就开始往外蹿血,一股接着一股,就跟不要钱似的。

    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这老头蹿血的时候,抬头纹和白头发都明显多了不少,看起来就像是一瞬间老了好几岁似的。

    掐算完了,老头就捶胸顿足的骂了起来,说什么不该救我,灵药只医不死病,我这是该死的人,救了我就是坏了天道了。

    一听这话,我老爹也慌了,连忙追问怎么回事。

    老头说,壬申年十二月十二日,丑时一刻出生的人,这是一甲子不遇的四壬命,一身杀戮太重,乃是天上七杀星君下凡,命中注定活不过五岁。

    要是让我活下来,这天下就要遭殃了,也势必要搅的天下大乱,而古代那些杀戮过重的大将军,得有一半是我的前世——七杀星君。

    至于那大肚子鬼,就是来奉命勾魂的。

    结果他没细查,还以为是自己引来的小鬼,让我跟着倒霉,所以误打误撞就救了我一命。

    现在还机缘巧合,吃了那大肚子鬼的东西,清空了五脏邪气,属于天生的灵根,是百年不遇的说书奇才,也是那些脏东西最爱的小童子。

    老头说的有些吓人,也把我爸妈吓得不轻,就连忙追问这老头的破解之法。

    可这老头却把我赶了出来,非要和我父母单独说。

    等到他们聊完,天色也黑尽了,老头忙着准备演出,也匆匆的走了。

    晚上的时候,我爸妈一晚上都没说话,也没去看演出,大眼对小眼的看着对方一个晚上。

    等过了两天,三天的下乡演出结束了,老头要回县里了,爸妈就让我跟着一起走,说是让我去和老头学艺,从今往后,这老头就是我师傅,相当于我亲爹,让我好好伺候师傅。

    老爸老妈还把家里所有的存款都拿了出来,嘱咐我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听师傅的话,晚上睡觉盖被子什么的。

    说完,老头就要拉着我上车。

    一看这个情况我就急了,这话在明显不过了,这一别那就是再也见不着面了!

    这我哪干啊?当即就撒泼打滚,在地上就哭了起来,可老头却没管这么多,在我脖子后面轻轻一掐,我就晕了过去,被老头硬是带上了车。

    昏迷之前,我看到老妈跪在车前,哭的跟个泪人似的,说什么对不起我,自己实在是没办法了,希望我别恨他,下辈子如何如何。

    这一幕,我永生难忘,一生的痛。

    …………

    到了县里之后,我也闹了一段时间,天天吵着要见我妈,可老头也不惯着我,只要我一哭,他就揍我,最狠的一次,细竹鞭都打断了一根。

    像平常完不成任务,罚站、拿大顶、不让吃饭什么的,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久而久之,我也学会了坚强和隐忍,也不闹了,每天就跟着老头学习他的“三大本。”

    老头是个说书人,祖传的手艺,往上倒几辈家里都是干这个的。

    但不同的是,别人说书给人听,他家说书是给鬼听。

    据老头说,他们家人最牛的时候,曾经在皇宫里面专门给皇帝“说书”,帮着朝廷搞定了不少事情,地位十分显赫。

    就算是清朝的大萨满见了他家先祖,那都得客客气气的叫声前辈,放眼天下,更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

    只是可惜了,再牛的说书人,也抵不过历史的洪流。

    传到他这里的时候,祖传的“六大本”,也只剩下了一半,其中的诛邪、医术、内功全部失传,只剩下相术、命术、卜术。

    他这个说书给鬼听的人,也沦落到了说书给人听的地步。

    不过老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说书人虽然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师傅的祖上却是松县数一数二的大地主。

    据说最辉煌的时候,大半个松县,都是师傅他们家的。

    如今家族虽然没落,但还是给师傅留下来了一家古玩店,平常除了下乡演出以外,也就是经营一下自家铺子,不过这家店却不做活人的生意……

    而师傅平常虽然严厉了一点,但也有好的时候,对我也完全当亲儿子对待,毕竟师傅一生未婚,我算得上是他的“独子。”

    为了在县城上学方便,我也改了名字,随了师傅的姓,叫张玉梵。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