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闻 - 第219节 穿成残疾将军的小甜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果不其然,在?琉莲检查过后,发?现小公主并?无大碍,只是这两日吃的?东西让她有些上火,再?加上此处气候还是有些干燥,于是出现了这般情况。

    琉莲拿了些清火的?药来,给秦白萱服下。

    在?她的?操作之?下,秦白萱的?鼻子很快就不出血了。

    可等到喝药的?时候,依旧感受到一阵痛苦,主要是这清热解火之?药着实是太苦了。

    秦白萱喝着喝着感觉自己的?味蕾像是被麻痹了一般,整个口腔内只剩下苦味。

    可没有办法,在?小将军的?注视之?下,秦白萱还是将这药喝完。

    等到喝完后,她吸了口气,又喝了点水。

    霍和安给她递上蜜饯,希望能减缓一些小公主口内的?苦味。

    这蜜饯的?确好吃也甜得很,不一会儿就将原本感觉苦涩的?滋味儿给驱散了。

    那丝帕已被采芜拿去洗了,此时整个人恢复过来以后,秦白萱感觉到几分不好意思。

    她支支吾吾地解释道:“这几日来到北境,由?于从未尝过此处特色美食这些天吃得多了些,一不小心就上了火。”

    霍和安坐在?她身旁:“夫人要好好注意,这几日可以先吃些清淡的?消消火,一切都需要适量才好。”

    秦白萱点点头,依旧在?为自己方才看着霍和安流鼻血的?事情找补。

    “这边天气也的?确比起?京中要更干燥些,我也是有些不习惯才会……”

    听她又这样解释,霍和安忽然明白了小公主的?心思。

    他心中又是感到一阵好笑?,他们二人在?一起?这么久,秦白萱依旧会感到害羞。

    霍和安总是依着她的?,点头道:“我这是此次主要是天气和饮食影响。”

    见对方是这种?表现,秦白萱像也安定了下来,她脸色微红,跟着点了点头。

    没想?到还到北境之?后,二人生活中还有这样的?插曲。

    ……

    秦白萱花了几日的?时间,大概熟悉了这处的?生活。

    她便依照在?京中那般,依旧开始给自己安排起?训练来。

    由?于之?前坠落山崖一事,新帝还特意发?来慰问,还往北境送来了不少东西。

    如今他们之?间再?要交流都要隔上几日驿站送信的?时间,没有往常那般方便。

    可该传达的?消息依旧要传达。

    在?此前不久,秦白萱便说明这之?后都会梦到什么重要信息,如果自己梦中再?有预知会及时告诉新帝。

    现在?她差不多算了一下时间,告知新帝在?这长定五年之?内,金济国就可能动手。

    这也是关键性的?一战。

    秦白萱并?不知晓自己这提前预知能力能发?挥多少作用,可在?此时她觉得自己必须要说。

    至少有一个警示作用也好。

    新帝收到这一消息,他自然是重视。

    最近朝堂上的?官员都整治的?差不多了,也有新的?人才被重用,除了一些根基顽固,需要日后再?慢慢处理清算的?人,目前朝中景象已好了许多。

    新帝请荆鹏仙长帮忙算一算金济与鹄梁交战情况,而后从荆鹏仙长得知了和琴白萱所?说差不多的?结论。

    此次关乎国运的?重大战争应当就在?今年。

    这需要防备,新帝面决定好了,再?派增派一些军队前去支援。

    霍和安来到北境的?这些时日,秦白萱能感受到这处的?百姓对他都格外欢迎。

    特别是在?刚安顿下来的?前几日,有不少人都会拿出家?中藏的?特产之?类送往府中。

    在?他们眼中,霍将军前来,便是一份保护他们安全的?保障。

    像是在?对方的?庇佑之?下,自己与家?人就能安定下来。

    这毕竟也是过去霍和安镇守之?地,他与当地百姓大多相熟,众人也皆知他的?行事作风。

    在?百姓们的?眼中霍将军一向是为大家?着想?,并?且对地方百姓都很和善,从未作出欺压他人之?事。

    这个地方离金济本就近,在?霍和安双腿受伤之?后,此处镇守兵力不足,时常会受到金济的?骑兵骚扰。

    虽然不算是发?动战争,可就是偷窃抢掠一般,经常会抢夺这边进?百姓的?东西。

    过去驻扎在?此处的?兵力毕竟没有过去那般强大,稍显薄弱,他们也想?帮着百姓也想?管这事,可是能力不足追赶不及,有时候不能很好地庇佑众人。

    可再?霍和安来后,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便给了对方一个下马威。

    那一小撮前来骚扰百姓的?骑兵都被抓起?,示众后下狱。

    此处边防进?行更为严格地防守,免得金济其它兵力流入城墙之?中。

    一来可谓是一下子就见了效果,金济骑兵不敢再?南下骚扰,边防也算是守住。

    这下子无疑又让地方百姓对其更为尊敬,同时也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这一日秦白萱出门?,她身边有采芜芝儿相伴,正?好想?去街市上逛逛。

    街市上卖了许多京城不常见之?物,秦白萱挑选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在?回去的?路上,她听见有人在?茶馆,说书便来了兴致,在?这处的?茶馆中听了些故事。

    和京城中拥有各种?各样故事的?茶馆不同,此处的?说书先生似乎只将有关战争的?一种?。

    他这处的?口中音调与京中不大相同,可听起?来并?无障碍,偶尔有一两个词听不懂也无妨,不影响对整个故事的?理解。

    秦白萱听得聚精会神,见台下说说人讲得满脸豪情,醒木一拍就仿佛能再?现那战场上的?千军万马。

    在?他口中,那些战争场面都仿佛重现。

    秦白萱也听得觉得心中豪情满溢,她再?一次对此地对鹄梁生出了一种?归属感,希望鹄梁能越来越好,人民能安定幸福。

    她在?那一刻像明白了小将军一生的?追求。

    原本在?和平年代还不会有这种?体会,或者说有这种?体会,但并?没有像现在?,真的?身处于鹄梁危时如此有感触。

    等听完了这场,秦白萱派人给说书先生一些赏钱,接着便离开了此处。

    一直走到外面吹了吹风,她才彻底冷静下来,原来有一日,自己也会有这般体会。

    走在?路上时,她忽然遇见了正?在?玩耍的?几个稚儿,他们看上去都是六七岁的?模样。

    其中是一位小姑娘她带着三四个小男孩一起?玩。

    虽然是一名女子,看上去年纪也不大,身量更是要比同龄人矮上一些,但这小姑娘明显就是像是这几人之?中领头的?那一个。

    不知他们在?玩着什么游戏,只听那小女孩口中像在?发?号示令,然后其他男孩照做。

    他们一会儿像是在?模仿大炮前进?,一会儿像拿了几根小木枝,假装自己手中有刀有剑一般。

    到了此时,秦白萱看懂他们在?玩什么了。

    这几位小朋友是在?作者和战争有关的?游戏。

    或许是生于边疆,对这一处的?环境有自己的?认识,他们对于战争有着更刻骨铭心的?印象。

    因而在?小时候就已经开始幻想?如何杀敌。

    这的?确和京中那些孩子不同了。

    秦白萱瞧着他们做的?游戏,有趣又觉得他们着实可爱,便在?一旁多看了一会儿。

    或许是他们几人太引人注目,那小姑娘忍不住朝他们的?方向多看了几眼,似乎有话要说。

    终于他大着胆子走上前来,问道:“你们是何人?我之?前一直在?此处,可未曾看到过你们。”

    见她主动上前搭话,秦白萱心想?这小姑娘胆子还挺大,她也回应:“我们是刚从京城来的?,对这处还不是很熟悉,今日偶然路过,你没有见过我们也是正?常。”

    “京城?”小姑娘的?声音稚嫩,“那是好远的?地方。我听说大名鼎鼎的?定安大将军也是从京城来了,你们是和他一起?的?吗?”

    秦白萱笑?着应道:“我的?确是和将军一起?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也不怕生人,自来熟得很,她乖乖道:“我名唤莺儿,就是这处的?人,今年六岁。”

    “莺儿,”秦白萱念了一遍这个名字,面上依旧带笑?,她声音温柔,“你刚才在?他们玩什么呢?”

    秦白萱身上本就有一种?独特的?温柔气质,让人止不住想?要亲近。

    莺儿心思单纯,此时经她这么一问,自己倒是什么都说了:“刚才我们在?假装是打?仗的?时候,在?和敌人对战呢。”

    她接着又露出了崇拜的?神情:“你们是跟着定安大将军一起?来的?话,应该也很厉害。等我长大了也想?成为能报效祖国,守卫边疆稳定之?人。”

    她虽然年纪小小,声音甜甜,可说出了一番话极有气势。

    秦白萱都因她的?话语而惊讶,而后摸了摸她的?脑袋:“莺儿有这种?想?法真是不错,日后希望能在?战场之?上,有一日看到你的?英姿。”

    听了她的?话,莺儿表现得既激动又踟躇:“我真的?能这样吗,我能变得像定安大将军那么厉害吗?可是爹爹娘亲说姑娘家?不该如此,她们说我不能上战场。”

    秦白萱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过他心中其实也清楚,目前在?大部分人心里,姑娘家?似乎是不该掺和进?这战事之?中。

    可事情真的?如此吗?

    姑娘家?难道就不能上战场或是比不过他人吗?

    相信琼英军的?例子就已经让很多人说不出这句话了。

    这个时候秦白萱主动和莺儿讲了琼英军的?事,还有袁婧。

    袁婧似乎更适合作为这姑娘的?榜样。

    听到秦白萱讲述那些琼英军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过程,小姑娘听得眼睛都亮了,她问:“是真的?吗?”

    秦白萱点头,顺便还拉来了一旁守护着她的?芝儿:“看你面前的?这位姐姐,她便之?前曾跟着琼英军一起?征战。”

    有了这样的?例子,莺儿更高兴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的?梦想?触不可及,或者那就像是悬在?天空中的?弯月,本不属于自己。

    可秦白萱的?一番话,又重新给了她希望与期待。

    莺儿心中一阵激动,她年纪尚小,不知自己该如何表达这情绪。

    可激动一小会儿后,她又像被打?回了现实:“可若我之?后想?这么做,可爹爹娘亲都不允许该怎么办呢?”

    秦白萱柔声道:“你就对他们说,这些话是定安大将军的?夫人亲自告诉你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