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闻 - 第217节 穿成残疾将军的小甜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她在?这眼前白?茫茫一片之?中什么也没有?看到,对于外界也全无感知。

    忽然有?奇怪的声音传来。

    “任务完成,任务完成——”

    “世界意识估值结算中——”

    “剧情回归正轨,女主?身份调换。”

    “回调收益记录中。”

    这些?声音就像是机械音或是电子音,听起来冰冰冷冷毫无感情。

    秦白?萱忍不住脚步停顿,她还不知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自己整个?人宛若悬浮在?半空中踩不到食物,可却能感受到自己是以一种站立的姿势身处在?这空间内。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这又是何处?

    这些?电子音所?说的任务完成和女主?身份调换又意味着?什么?

    虽然听不懂这一切,可秦白?萱在?冥冥之?中依旧能感知到,它们这些?机器所?说的话,似乎与自己穿越而来有?关。

    可为?何会如此?

    秦白?萱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恐慌,原本面对未知,面对穿越一事,辨不清楚究竟都是为?何?

    可现?在?……看起来像是被安排了一般。

    她抿了抿唇,想要伸手抓住些?什么,可什么也没有?抓住。

    “任务完成,穿越奖励生效,角色贡献值计算中。”

    “世界回归正轨,穿越者即将离开。”

    听到那空中传来的机械女声这最后?一句话,秦白?萱宛若被惊醒一般,他?感到自己仿佛跌入了现?实,重新站起。

    这梦中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是预示着?自己还可能从?这个?世界离开吗?

    可要是自己真?的离开这个?世界,那小将军怎么办,那之?后?她还未来得及改变的剧情怎么办?

    秦白?萱心头?跳动得厉害,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辨认出眼前是何种景象。

    又是一个?新的噩梦。

    一切像是重新开始,秦白?萱在?这个?梦中又看到了小将军最后?在?原书之?中的结局。

    此时的他?双腿依旧未好,整个?人整个?身子都像被绑于马上。

    残阳如血……

    秦白?萱闭上了双目,她感受到眼泪从?自己眼中夺眶而出。

    她知道这一切不是真?的,因为?霍和安现?在?双腿已是好了。

    可看到这种场景依旧是止不住,心中震撼,又是痛苦又是无能为?力。

    秦白?萱想朝着?他?的方向跑去,她想挡在?霍和身前,她想将那些?敌军都消灭。

    可她就像是一个?虚空的人影,只能当一位旁观者,并不能对眼前的景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梦境就像是在?重复。

    秦白?萱也不知自己怎么会离开了一个?噩梦,又陷入到一个?新的噩梦之?中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想要冲破这梦境。

    紧接着?发?现?她做到了。

    可眼皮就像是重如千金,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睁开双眼。

    一睁眼便看到小将军关切的神色,秦白?萱顿时心头?为?之?一震。

    她还没有?完全从?噩梦的恐惧之?中挣脱出来,秦白?萱胸膛起伏,一下子上前将霍和安搂紧。

    见小公主?心来霍和安先是一阵惊喜,紧接着?想问问她身体还有?无不适。

    没想到下一刻就见秦白?萱迅速地坐起,搂住了他?。

    霍和安只来得及接住朝自己伸出双臂的小公主?。

    他?想起秦白?萱刚醒时那有?些?惊恐的神情,顿时明白?过来,这可能是被吓到了。

    难道是小公主?做了噩梦并且在?这梦中见到了她不愿意见的东西。

    这一猜测的确是猜对实情。

    秦白?萱贴着?他?的身躯微微颤抖,霍和安心中有?些?担忧,可此时最关键的是要好好安抚受惊的小公主?。

    他?伸手轻拍这秦白?萱的背,口中柔声哄道:“夫人莫要害怕,我在?此处。”

    似乎是抱了霍和安许久,秦白?萱才确定下自己面前的是她熟悉的那个?小将军,现?在?的小将军依旧一切安好,秦白?萱顿时放下心来。

    她感受到对方的体温,自己眼角还有?泪痕。

    或许在?噩梦之?中受到的影响,此时也在?现?实中表现?了出来,就像是她止不住还是流了泪。

    过了好一会儿秦白?萱才真?正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

    她声音有?些?颤抖:“我方才做噩梦了。”

    在?梦里?,一会儿她以为?自己要穿越回去了。

    一会儿霍和安又变成了原书剧情中结局那般模样。

    无论是哪一个?都是秦白?萱万万不能接受的。

    她在?这个?世界里?有?了大半年的日子,此时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她放不下的人。

    就算有?回到现?实的机会,秦白?萱也绝不会选择回去。

    听到小公主?可可爱爱又带着?颤音的话语,霍和安声音温柔:“夫人莫要担心,我便在?此处,那些?噩梦都是假的,是不会发?生的事情。”

    霍和安本身不是一个?多么温柔的人,过去还有?不少人将它形容为?战场上的冷面将军。

    可对着?小公主?,他?总有?花不完的耐心,他?总有?数不清的爱意。

    这最后?半句话的确很具有?安慰效??,对啊,这些?事情都是假的,只有?自己手中触碰到了眼前所?见才是真?实。

    秦白?萱也不断地安慰自身,她跟自己说,那些?事情都为?假象,目前他?不是还和小将军好好的在?一起吗?

    如此一来,总算是安定下来。

    可这梦其实有?些?像往她心中埋了一根刺一般,这些?或许是在?反射她心中的恐惧。

    等到了秦白?萱平静下来后?,霍和安端来了药碗:“夫人方才进入梦魇,我们唤你喊你,你都没有?醒。当时我们还怕发?生了何种意外,琉莲医师看过之?后?给夫人开了药。”

    霍和安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背在?试了试秦白?萱额头?的温度,发?现?方才那又热又烫的感觉褪了下来。

    他?心中松了口气。

    秦白?萱还以为?自己是普通地做了噩梦,没想到情况还挺严重,看上去都要醒不来了。

    她乖乖喝了药,??不其然又被苦到。

    之?后?感到口中被霍和安塞了一块如同??脯般的软糖。

    这还是秦白?萱第一次吃这种糖??。

    一下子就把口中未尽的苦味都驱散。

    她靠在?霍和安的肩头?:“我想同夫君永远在?一处。”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能够白?头?偕老。”对于小公主?的愿望,霍和安自然愿意去满足,他?如此承诺。

    想必在?这个?世界里?没什么其它可以将二人分割开的力量。

    这一次噩梦也给秦白?萱敲响了警钟,虽然剧情变化很大,男主?秦白?元和女主?蒋茵茵的命运都改变许多。

    鹄梁也提前进入更为?强大的阶段,目前仍属于在?不断筹备的过程中。

    可这些?都不代表着?那场战役不会到来。

    那场战役便是指的在?原书剧情中霍和安殒命的那一场。

    就算他?现?在?双腿恢复如常,现?在?能镇守北境,鹄梁的国力更强,之?前还大败匈奴。

    可这些?都不意味着?之?后?和金济作战时,鹄梁能占到什么便宜。

    必须从?现?在?开始准备。

    秦白?萱其实不止一次提醒过小将军,希望他?能注意金济国的动向并且善加防备。

    霍和安其实也知晓应该怎么做,他?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

    听到秦白?萱醒来的消息之?后?,琉莲再一次赶往马车,替秦白?萱检查了一番情况。

    这下查下来,长公主?的身体并无大碍,现?在?原本发?的热也褪去了,应当再休养一会儿便能康复。

    这一路上真?是麻烦琉莲了许多,秦白?萱再次道谢,同时心中也感到庆幸,琉姑娘愿意随军一同前来给了他?们很多帮助。

    琉莲一时笑了,让她别这么客气。

    在?她心中长公主?殿下一直是一个?不管她自己付出依旧记得他?人的好的人。

    就像是现?在?,秦白?萱其实在?各个?方面帮助了她许多,可这些?她都未曾表现?,反而很感激采芜每一次诊治。

    等和霍和安搂搂抱抱温存了一会儿后?,秦白?萱心中比起之?前更为?坚定。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准备,似乎都在?为?改写最后?那一场战役的结局。

    不知那最后?一战何时会来,可现?在?秦白?萱已是有?了信心,无论即将面对什么,她都会同小将军一起。

    或许是有?内心这份坚定感染,在?之?后?行军过程中秦白?萱没有?再做之?前那般噩梦,也没有?再生病。

    经过几日赶路,众人这一队抵达了北境。

    一到这处地界,仿佛能感受到周围的景色都变得不同,这一路上越往北能感受到越是冷。

    可这块竟有?现?在?依旧常青的树木。

    秦白?萱原本听他?人形容,差点要以为?这处是一个?多么荒凉的地方,可现?在?跟着?一起前来才发?现?这一块有?河流,有?草木,还有?森林。

    景色比起京中似乎要更为?壮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