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闻 - 第7节 穿成残疾将军的小甜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吴闻去处理事务时,听府外巡回军士说了方才在坊市淑德公主的所作所为,心中更是愕然,对这位未来的将军夫人更敬重几分。

    他将此事转述给霍将军,霍和安听完后让吴闻又重复了一遍,将秦白萱的事迹听了两遍,且听得津津有味。

    霍和安搭手指轻轻拍打着木椅把手,情绪并未外露,可内心是一阵翻涌。

    原来她是这般看待自己的。

    ……

    回到车上后,秦白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靠在车中垫子上好一阵休息。

    此次见面与交流,说不上多么顺利,秦白萱心中乱乱。

    真实接触的霍和安原来是这种模样,其实也不过是个俊朗少年,可背后的战功与履历总会让人忽视了他的真实年纪。

    采芜见主子上了车还在想事情,像见了霍将军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觉得有些好笑。

    她奉上茶:“殿下对霍将军真是情深义重。”

    “嗯?”秦白萱回过神来,不知采芜怎么突然这般说,她道:“此次只是互相认识与接触,你可莫要误会了。”

    采芜轻笑两声,没继续说话。

    秦白萱想了想自己今日的作为,意识到自己对霍将军似乎是又维护又关心,落在他人眼里,会被当成有爱慕之心也不是不合理。

    可他是霍和安啊,就算不站在他将是未来驸马的角度想,单看他为鹄梁所做,难道不值得他人为定安大将军说两句话吗?

    一切只是源于霍和安值得。

    秦白萱作为忽然闯入这个世界的“灵魂”,对鹄梁还没多少归属感的人都能明白的事情,就是自幼生于鹄梁的达官贵人意识不到的。

    的确是渴得很,在回程途中,秦白萱喝了不少茶,同时忍不住在内心夸赞,还是采芜泡的茶好喝!

    采芜主动提起:“殿下是否知道,之前陆小侯爷与霍将军似乎曾有过节。”

    这事儿秦白萱的确不知,怪不得陆荣在提及霍和安时,说得难听,原来还有之前遗留下来的原因。

    她摇了摇头,问道:“他们之间有何过节?”

    采芜见秦白萱脸上一副求知表情,又是笑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愈发觉得公主殿下值得喜爱。她娓娓道来:“这事儿也是奴婢听来的。两年前陛下举办围猎,百官参与,若是拔得头筹会有重赏。霍将军与陆小侯爷俱在队伍之中。”

    故事只说到这里,秦白萱似乎就能猜到之后发生的事情,定然是霍和安表现出色,让陆小侯爷没脸了。

    她唇角微微勾起,专注地听着采芜说话。

    采芜:“当时百官跃跃欲试,陆小侯爷更是如此,前一次围猎活动拔得头筹的便是霍将军,这次霍将军自然是许多人渴望超过的目标。陆小侯爷还在围猎开始前,同将军下了封挑战书,赛前对将军言语之中也有挑衅之意。不过,霍将军根本未理会他。”

    秦白萱笑意更深,这的确像是霍和安会做出的事儿。

    采芜继续说下去:“那时可将陆小侯爷气坏了,自己想要挑战的人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他与围猎场上急于表现,也确实比他上次多猎到不少猎物。

    可待到围猎结束清算猎物时,霍将军所猎到的,是陆小侯爷的两倍。

    陆小侯爷自是难受得很,他前去同霍将军说,下次定然超过他,将军依旧未理会他。”

    秦白萱掩唇,忍不住笑出声,说不定从这时起,陆荣便已经记恨上霍和安了。所以路遇他将话说得这么难听,估计也有几分报复的情绪。

    那时的霍和安如此骄傲,少年意气,一身骑装,于山林间穿梭奔跑,于众人间脱颖而出。

    秦白萱都能想象到他那时的模样,想象到他骑马飞驰的模样,可那时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再也见不着了。

    当时采芜也在场,看到了将军那触目惊心的伤势,别说是公主殿下,就算寻常人看了都不免觉得惋惜。

    秦白萱收了笑,对比现在的情况,她忽然便觉得笑不出来了。

    她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儿。”

    秦白萱忽然生出一种感觉,若是自己早些穿来便好了,那时霍和安还未受伤,说不定能改变他的命运。

    只是幸好现在也不算太迟。

    今日弄了这些事情,秦白萱也没有闲心再在宫外逛逛,而是直接回了殿内。

    她先将救下的琉莲安排好,让她暂时住在殿旁的别院之中,此处空间大些,也便于琉莲做些制药之类的事情。

    琉莲见秦白萱安排妥当,心中自是感念她的恩情。

    这根本不像是救助了一个落难的女子,而是想将她当做一位客人看待般。

    秦白萱知她要用不同药材,主动提出:“若是琉莲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告知本公主,会命人去宫外买。若是有殿中本有的,也可以用。”

    琉莲抬起头,她额角垂下的小辫子,随着这一举动微微晃动,看起来颇为灵动。

    她在一瞬间觉得世上真的会有对自己这么好的人吗?

    琉莲跪下谢恩:“多谢公主,奴家略通医术,用得上奴家的公主也尽管吩咐。”

    她最擅长的是使毒,可医术亦是精进。

    秦白萱笑着颔首。

    琉莲跟着采芜前往别院,或许是心情很好,走路的时候都带着蹦跳,显出几分活泼来。

    ……

    将军府内,霍和安命人讲府中较为珍贵的珠宝等物都呈到他面前,还有各色绫罗绸缎。

    霍和安这些东西中仔细挑选着,神色格外认真。

    吴闻不知主子想要干些什么,但依言将事情都做了,看着将军的举动。

    他忍不住多了一句嘴:“将军,现在是在做什么?奴才可以帮您。”

    总觉得在公主殿下来了之后,将军做了许多平常不会做的举动。

    作者有话要说:  过去的天骄之子,如今却陷落泥潭。

    第8章太难了

    霍和安视线未离开面前精致物件,言简意赅:“回礼。”

    听到“回礼”二字,吴闻都反应了下才明白将军的意思,也就是说……这是给公主殿下那定情信物的回礼?

    吴闻惊讶了一瞬,他方才对公主殿下赠予定情信物的举动并不是很看好,甚至还担心将军会不收。

    可如今看,这分明是歪打正着,正好撞入了将军内心。自己刚才的担心,的确是有些多余。

    吴闻是知道将军性子的,就算是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将军一身傲骨从未磨灭,他定然不会为了讨好公主或是想让陛下高兴而做这些事儿。回礼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想做。

    他更是清楚,霍将军对不入眼的人根本不屑一顾,不愿交往与相处,像是之前混入军营的女子,这看起来似乎有些不近人情,背后是霍和安自身的原则与底线,当然也是性格使然。

    这般看来,吴闻对淑德公主与将军的未来,更看好了些。

    霍和安在诸多金银宝贝中,看到了一件来自西域的精致挂件。

    那还是他之前征战沙场时,抗击胡虏有功,维护一方安定和平,由鹄梁西北的百姓赠与。

    这是一件玉人抱琵琶佩,玉石被雕刻成弹奏乐曲的西域女子模样,她手中怀抱着一个琵琶,琵琶并非玉质,而是用当地特产的木石雕刻而成,施以彩绘。整个玉人的形象栩栩如生,精致无比,琵琶丝线也根根分明,煞是好看。

    霍和安将其于自己手上上玩片刻,似乎是觉得这个较为合适,他让吴闻将这个东西包装起来。

    接着又看到了一块宝石。

    宝石并无多么惊艳之姿,可意义重大,这是他使用时间最长的一柄剑的剑鞘上所镶嵌的玉石。虽然之后的战争中,这把剑已有损坏,霍和安一直没有丢弃,而是将其作为珍藏。

    他看了看这一块饱经风霜的玉石,对吴闻说:“这个也一起。”

    吴闻做事一向利索,他很快将这两个东西用锦盒的包了起来。

    霍和安在宫中还算是带过些人,也有部分可以传递消息的势力。

    他轻咳一声:“日后淑德公主在宫中的事儿,可以稍微关注。”

    吴闻:!将军这可太像是在背后偷偷关注着心仪女子了,不说心仪,至少也是很感兴趣。这便是是意味着有关秦白萱的事儿,之后可以多和将军说说。

    将军也真是,在人家来的时候表现得如此收敛,可当人家一走,便是又送东西又要多多关注。

    ……

    秦白萱去了将军府后的第二日,就收到了来自霍和安的赠礼。

    上赋一封书信,页前有四个大字:“公主亲启。”

    拆开信封后,里面的书信也唯有“回礼”二字,信上的字凌厉张扬,一笔一划锋利无比。

    落款是“霍和安”。

    真是字如其人。

    秦白萱自然能猜出这是对方给自己定情信物的回礼,唇角稍稍上扬,她有些迫不及待地将锦盒拆开来看。

    她先是看见了位于锦盒上层的玉人抱琵琶佩,透过光看玉石的肌理,显得美轮美奂,玉人怀中抱着的、雕琢精致的小琵琶,秦白萱也很是喜欢。

    接着再开了一层,发现了霍和安特意加进去的宝石。

    此时,采芜正在秦白萱身侧侍奉,她也跟着看了两眼。

    秦白萱将宝石放在自己的掌心,仔细看着上面的各种痕迹,能看出这的确是件有意义的物件,且已经用了多时了。

    采芜毕竟是见多识广,比起秦白萱这个刚刚穿进书中的现代人更能辨认此物。

    她道:“公主,这应当是剑鞘上所镶嵌的宝石。”

    秦白萱将宝石翻过来,果然看到了些镶嵌的印记。

    霍和安是将他剑上的宝石赠予自己了吗?

    秦白萱一时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这礼物给人的感觉也太过贵重,导致他觉得自己送出的定情信物都有些不配了。

    她将这宝石紧紧攥在手中,攥了好一会儿,才放下,重新收回到锦盒之中。

    霍和安给人的感觉似乎总是这样,一片赤诚,俱是真心。

    若是让采芜从内心评价,霍将军自是值得托付之人,在他双腿未受伤时,确有不少人家的小姐都将其当作梦中情人。

    他这次回礼,自是表明心意。

    秦白萱心中更乱了些,她问采芜:“昨日回来后,本公主安排给工匠的事情是否有吩咐下去?”

    采芜颔首:“已是吩咐下去了,目前的安排了匠作坊最好的工匠去制作,先会有稿纸给公主过目。”

    她做事果然令人放心,秦白萱将锦盒收起:“如此便好。”

    虽说昨日会面时,霍和安表明自身并不需要轮椅这种东西,可秦白萱还是觉得应当安排上。这亦是多一种选择,可以先做出来让将军试试,因而昨日一回宫便命人去做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