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闻 - 第5节 穿成残疾将军的小甜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这最后一句话,太难听了。

    难听到盛昌府的家眷都倒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

    难听到采芜都忍不住出声呵斥:“大胆!”

    就算是多么不受宠的皇室子弟,也不是他们可以当街折辱了,这也是不给当今圣上面子啊。

    陆荣出口之后便知失言,自己又闯祸了。

    一只纤长白嫩的玉手将刚刚放下的车帘掀开一半,车内穿来秦白萱动听的声音:“霍将军击退匈奴百里,斩杀胡虏不计其数,为国热血洒北疆,为民生计求安定,征战沙场守卫圣朝……这便是你这位不学无术,毫无作为,尽干欺男霸女之事的小侯爷口中所说的残废吗?小侯爷可知自己如今能维持的荣华富贵背后,是多少将士用命换来的?”

    秦白萱的话宛若化成实质,一字一字敲打在陆荣的心上,也落在周围众人的耳中。

    她似是不恼,反而轻笑一声,吐字清晰无比:“小侯爷,试问自己,这么评价他人,你配吗?”

    秦白萱顿了顿,接着叹息:“小侯爷,你说这盛昌府何时才能出一位,国之栋梁呢?”

    陆荣被这一番话说得脸涨得通红,他死死咬着牙关,眼神却落在地上,耻于抬头。他浑身都在微微颤抖,手指紧握成拳。

    “今日这个不敬之罪,本公主记下了。”秦白萱最后留下这句话,接着命人驾车。

    这一次,马车顺利前行,陆荣没有再拦着。

    采芜方才听了这番话,对自家公主的印象大有改观,想不到殿下如此深明大义,心怀天下。

    她小声对秦白萱道:“殿下对霍将军真是情真意切。”

    秦白萱:……?

    这丫头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还没等她同采芜解释,一旁的紫衣女子说话了。

    “多谢公主殿下将奴家从陆小侯爷的魔掌中救出,大恩大德,奴家无以为报。”

    她对着秦白萱连磕三个响头。

    秦白萱见她着实可怜,想着既然帮了人家,那不如再帮一把。她主动道:“无妨,若是姑娘愿意,可以先于本公主殿中暂留一段时日。免得日后被陆荣再找到,怕他容不下你。”

    紫衣女子想不到公主竟如此大度,同时承认她提出的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好方式了。

    她神情感动:“殿下,这份恩情,若是您何时需要奴家,奴家定然倾尽全力。”

    秦白萱勾唇:“没事。方才忘了问,姑娘应当如何称呼?”

    紫衣姑娘有礼回应:“殿下,奴家名唤琉莲。”

    秦白萱心道:榴莲?听起来是个有味道的名字……等等,这名字怎么还有点儿熟悉。

    她愣了愣,书中写过这个人,女主的知己好友,鹄梁第一毒师琉若长时间使用的化名,便叫琉莲。

    当时因为“榴莲”这个谐音,秦白萱记了好一段时日,印象还挺深。

    琉莲主动多说了一句:“是琉璃的琉,莲花的莲。”

    秦白萱:救命!还真是这两个字。不会吧不会吧,自己随便一救就能救到女主的知己,帮助女主良多的毒师大人吗?!真令人害怕。

    书中写到:“琉若自幼失怙,母亲赌钱欠了大笔债款,为躲避催债人苟且偷生,她娘竟想出了将琉若卖了抵钱的法子。琉若被娘亲卖去当药人,专替富贵之人试药,一度性命垂危。

    琉若受了许多苦,可死死支撑活了下来,甚至凭借聪明才智便试药边学习,将各类药物药性了解清楚,并尝试自己制毒,最终逃离药人命运,在江湖打出第一毒师的名声,医术亦格外精湛。

    她脸颊下侧有一处暗红胎记,脂粉遮盖无用,不愿示人,常加以掩饰。”

    秦白萱一想,这几乎都对应上了。

    这这这……这种大佬是自己能遇上的吗?

    秦白萱做了个深呼吸,调整心态后问:“我唤你阿莲可好?”

    琉莲笑得乖巧,轻轻点头。

    秦白萱:“待阿莲在殿中待了,什么时候想走同本公主说便可。”

    琉莲愣了下,她知道对方并不想着自己报答,可对方如此洒脱,又这般心慈手软。

    知道了对方身份,秦白萱便明白,此人并非池中之物。

    琉若前半生已经过得够苦了,自己也不会为难她。

    小说中的琉若聪慧无双,古灵精怪,鬼点子许多,她此时已是逃离了药人的命运,真会是表现出来的那般柔弱吗?

    琉若该不会真卖了陆小侯爷假药整他吧……

    秦白萱喝了口茶压压惊,她忽然觉得,陆荣那种心直口快是个憨憨的人,比段位定是比不过有手段的琉若。

    小丑竟是她自己。

    采芜给琉莲倒了杯茶:“琉姑娘,给。”

    琉莲确实渴了,她道了声谢,喝下许多。

    秦白萱猜得其实不错,琉若的确是故意整了陆小侯爷,不过也并不是假药,而是没将服用方法说明白,导致陆荣高价买回,不得其法,用者病情甚至加重了。

    被陆荣抓到时,琉若有多种法子脱身,根本不害怕。

    可秦白萱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的琉若摆脱药人命运还未有多久,才刚刚来得及将之前一切报复回去。

    她自出生以来,接受了无数恶意,来自至亲,来自利用她的人,来自试药者。

    见到秦白萱的那一刻,琉若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洁白的,不带目的与功利的善意。

    随着一路交谈,很快便到了定安将军府。

    中途的小插曲的确舒缓了秦白萱的心情,到了现在,又开始紧张起来。

    将军府中早早收到了公主即将前来的消息,也算是做了些准备,不过霍和安兴致缺缺。

    只听吴闻来报:“霍将军,公主殿下已经到门口了。”

    霍和安从黑暗中抬起头:“好。”

    他不便行动,亲自迎接都做不到,只能等秦白萱进来。

    前殿房门大敞,可还是显得室内格外昏暗。

    秦白萱步入府中,她绞在一起的手指暴露了她的忐忑。

    一直被带到前殿,透过光,秦白萱一眼看清了殿中的人。

    他的确如书中说的那般俊朗,甚至胜过书中所有描述。

    霍和安有些锐利的眼神望向了面前的女子。

    在那一瞬间,秦白萱和他视线相触。

    她感到自己的呼吸都空了一拍。

    怎么办……霍将军从样貌到身上抑制不住的锋芒,完完全全符合她的心动类型。

    作者有话要说:  谁会不喜欢心有家国、战功赫赫的英俊少年将军呢!

    第6章定情信物

    秦白萱眨了眨眼,她一时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在她打量霍和安的时候,霍将军也在看着这位自己未来的妻子。传闻她娇纵任性,不识大体,可从这张清纯可人的脸上,并不能看出分毫。

    只是这想到什么做什么的性子,倒可以从她贸贸然前来将军府可以窥得几分。

    霍和安卸下战甲后,身形都显出几分单薄来。

    他将手支撑着椅子把手,移至地上行礼:“微臣参见公主殿下。”

    他虽是双腿不能行动,但不卑不亢,上半身立得笔直。

    秦白萱忙道:“不必多礼。”这次前来是希望见一见霍将军,自然不会端着架子。

    行完礼后,霍和安如同往常,撑着半身,向椅上坐去。可半路呈现不稳之态,几乎摇摇欲坠。

    见到这一幕,秦白萱喊了一声:“小心!”

    她情不自禁奔向前去,伸手似乎想要扶住霍和安。

    霍和安用腹部与上肢力量将椅子与身躯重新控制,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从方才即将要坠落的情形飞快地调整过来,稳稳地坐上椅子。

    秦白萱:……

    她还维持着伸出手的动作,不免有些尴尬。想来也是,霍和安体能过人,他定然能轻易面对这种情况。

    秦白萱讪讪地收回了手,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

    霍和安脸上没有表情,他淡淡道:“殿下见笑了。”

    秦白萱想要解释,可又说不出自己心中的感觉:“不……无、无事。”

    她知道,如今霍和安本该是最好的年纪,他本应前途一片光明,征战沙场,而非囿于这阴暗殿中。

    这事儿还得怪到那昏庸的长宁帝头上。

    想着便是有些恼火,本该是最该被器重,被诸侯感谢之人,却变成了深受猜忌的人,陷入孤立无援之境。

    少年眼神锐利如鹰隼,可此时整个人都染上了颓态。

    霍和安隐没于黑暗之中,他仿佛也已经习惯了这种黑暗。

    这样的场景,让秦白萱看得有几分不舒服,像是黑暗要将霍和安吞噬,而他也不加反抗,被越拉越深。

    或许在得知,自己的腿一辈子可能也好不了的时候,霍和安便是如此模样了。

    可秦白萱知道,他并未心死,在最危急的时候,霍和安毅然决然选择重返战场,为鹄梁争取宝贵的时间。

    见对面的公主许久未发一言,霍和安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却发现这小公主似乎在生气,眉头也皱着,红润的唇也紧紧抿着。

    她为何生气?霍和安不懂,只能猜测。

    或许是这位公主见了自己的真实情况,觉得自己是个残废而不满,或是嫌只在殿中闷得慌?

    已经成了废人,她看不上自己也是应当的。

    过去在战场,霍和安并无成家立业之心,亦不近女色。若不是皇上赐婚不能抗旨,他也没想耽误其他姑娘。

    霍和安开口:“公主若是觉得无趣,可以去府中园子里逛逛,下人们会给公主带路。”

    经历刚才的一小段奔走,秦白萱离霍和安的距离不远,她几乎一伸手就能碰到霍和安的身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