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闻 - 第3节 穿成残疾将军的小甜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在低头的时候,她看到了小红白皙的手腕上有两道结痂的疤,皱眉问道:“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听到公主这个问题,小红不免有些慌神,她用袖子稍微遮了遮:“这是奴婢不小心割到的,让殿下看着碍眼了,对不起。”

    一出口又是道歉,其实这伤还算是秦白萱原身弄的。当时她在殿中大发脾气,摔碎了杯盏,让小红赶紧收拾。

    在小红用手拾陶瓷碎片的时候,原身还看她不顺眼,踹了她一脚当作发泄。

    小红猝不及防被踹得身子一歪,手中碎片也没拿住,一个没注意手上就划拉了两道血痕。

    她惊呼一声,接着意识到放肆,忙咬着下唇忍耐疼痛。

    原身看她这个样子更是厌烦,甩手怒吼:“没用的东西!滚,都快给我滚出去!”

    小红忍着泪水和疼痛,急忙收拾着下去了。之后也没花多少心思在医治上,现在已经结痂,开始慢慢变好,只不知会不会留疤。

    此时,知道主子失去了记忆,问起来算是无心,可小红还是不自主地联想到了那段记忆,她有点儿恐惧,在秦白萱问起时,也只掩饰了下。

    虽是小红有意藏了藏情绪,秦白萱还是没有忽视对方眼底闪过的一丝慌张。

    她轻握着小红的手腕看了看,温声道:“一会儿让人问医师讨些上药来,涂一涂,目前少做些重活,伤处莫要沾水。”

    小红点了点头,此时听见公主温柔的嘱咐,眼眶都有些红了,从未觉得这位主子如此好过。

    她将手收回时,腕上似乎还残余了公主殿下肌肤带着馨香的触感。

    在二人说完话后,秦白萱听到了敲门声,小红忙去开门。

    “萱姐姐,快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她声如银铃,清脆动听,带着浓浓喜悦。

    的确是装得很好,秦白萱从她的语气中挑不出错处。

    蒋茵茵跨过门槛,她带着一位贴身侍女,衣着颜色丰富,用了许多垂下的丝绦,随着她的步伐不断飘动,煞是好看。她容颜妍丽,带着几抹艳色,那双眼角微微上挑的眼,更像是会勾人一般。

    见到蒋茵茵的第一面,秦白萱就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女主光环,在这个时间,太过耀眼了,气质也特殊。

    更何况,在娇俏的外表下,蒋茵茵还有着才智心机,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在六皇子的登基道路上多有助力。她和寻常的小白花女主不同,像是一朵开得极绚烂的牡丹,的确是很有魅力。

    秦白萱脸上也挂了笑,亲热地招呼她坐下:“妹妹来了啊,快坐快坐。”

    她侧头望向一旁的采芜:“上茶。”

    采芜应声:“是。”

    她是经过专业练习的,知茶礼,懂茶道,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极具观赏性。

    蒋茵茵并未多给这位侍女眼神,她将自己带来的多彩花瓣漆木盒放置在了桌上,将木盒如同花瓣逐渐盛开般一点点展开,露出其中精致的糕点来。

    “萱姐姐快尝尝糕点,这是妹妹命下人一早去买的,望姐姐喜欢。”

    蒋茵茵说话时一直笑着,不自主生出一种亲和感,令人很想与其亲近。

    秦白萱仔细看了看糕点,恬然笑道:“好好好,多谢妹妹了,我一会儿便吃。”

    见对方没立即想吃,蒋茵茵佯装委屈般嘟了嘟嘴:“以前姐姐都是极爱吃的,每当茵茵从宫外带来,都会迫不及待地尝尝。今日是没有胃口吗?”

    看到蒋茵茵的表情,秦白萱身为很能欣赏美女的现代女性,不得不夸一句可爱,怪不得都能将任性泼辣的原身拿捏得死死的。

    秦白萱抿唇:“今日的确胃口有些不好,前些日子还因落水受惊,忘了许多事情,失了不少记忆。”

    蒋茵茵面露惊讶,她身子微微向秦白萱这边倾:“姐姐丢了记忆,严不严重,身体是否无恙?”

    她能这么快打听到秦白萱要嫁给霍和安的消息,怎么会不知道秦白萱请了太医,丢了记忆。

    秦白萱知道,这不过是她的一层伪装罢了。书中写道,蒋茵茵早在及笄时便心中已经有了主意,还暗暗学在宫中布下眼线,收买下人,了解皇宫之内的消息。

    想到这里,秦白萱不由地背后一阵寒意,蒋茵茵可要比那个糊涂的长宁帝要难糊弄。

    秦白萱:“本公主身体无碍,只是偶尔想知道自己究竟忘了些什么,难得会头痛。”

    蒋茵茵关切地扶了扶秦白萱的手臂:“萱姐姐总是思虑过深,还是要多多注意,莫要影响了身体。有些不记得的,忘掉也罢。”

    秦白萱释然般松了口气,她颔首勾起唇角,像是真的被蒋茵茵哄好了一般。

    在二人又说了些闲话后,蒋茵茵终是忍不住,主动道:“茵茵有事想单独同姐姐说。”

    秦白萱明白她的暗示,挥手屏退周围侍女。

    蒋茵茵四处看了看,确定人都走远后,亲手为秦白萱倒了杯茶,进入正题。

    “妹妹近来听说,陛下给萱姐姐,指派了一门婚事……”蒋茵茵秀眉微蹙,“姐姐可是情愿嫁给那……霍将军的吗?”

    依照她对于秦白萱的了解,这位骄纵公主定然是不愿意的。

    果不其然,秦白萱作出一副头疼模样,她玉手扶住自己的额,作出一副头疼模样,叹息道:“父皇指派的这门婚事,的确是有些突然。本公主尚未见过霍将军,也不知究竟该如何。”

    她一副愁闷模样,果然未惹得蒋茵茵生疑。

    蒋茵茵进一步道:“听说那定安大将军面容狰狞可怖,能止小儿夜啼!”

    秦白萱:?原著中说霍和安少年意气,肩阔腰窄,容貌英俊,应当很帅才是。

    蒋茵茵:“听说他面若恶鬼,每一出现,都将胡虏吓得魂飞破散。”

    秦白萱:原著中说霍和安很帅,女主你别骗我。

    蒋茵茵:“传闻其性格凶狠,阴晴不定,手上终日沾血,夜有冤魂索命。”

    秦白萱:……拒绝迷信从我做起。

    见蒋茵茵说得愈发离谱了,虽知道这应当不是她的真心话,只是为了诓骗自己,可秦白萱还是有些不适。她开口道:“茵茵,霍将军毕竟是为鹄梁开疆拓土之人。”

    蒋茵茵凑得离秦白萱更近了些:“可他毕竟是即将成为萱姐姐的夫君,茵茵为姐姐担忧。”

    她压低了声音:“姐姐应是知道,霍将军落下了腿疾。据说……据说他双腿无力,日后不能人道。”

    秦白萱:?!你们古代未出嫁的女孩子说闺中悄悄话的时候都讨论这么刺激的话题的吗?

    蒋茵茵一脸担忧地望着秦白萱。

    秦白萱被她最后一句话砸得有点蒙,好不容易调整了自己的表情,掩着唇道:“如此这般,的确是令人难以忍受!”

    见秦白萱终于被说动,蒋茵茵唇边溢出一个微微得意的笑容,但又很快收住。

    秦白萱故作无措:“可事已至此,该怎么办呢?”

    蒋茵茵也跟着叹气,她眉间凝着担忧:“萱姐姐若是一去,可便是落入深渊,这可如何是好。可若是贸然毁了婚约,又怕冲撞陛下。”

    她像是真正全心全意为秦白萱考虑一样,思忖半晌,握住了秦白萱的手:“萱姐姐,不能坐以待毙,需要逃跑,逃得远远的,躲过这场婚礼。”

    秦白萱:破案了,原身在剧情中的逃婚举动,果然是女主怂恿的。

    ……

    待到蒋茵茵出门,秦白萱还去门口送了一程。

    二人并肩行至门口,蒋茵茵回身:“姐姐送到这里便可,日后多多保重,记得养养身子。”

    秦白萱“嗯”了一声,嘱咐:“茵茵回府路上小心。”

    在蒋茵茵与秦白萱作别时,她状似无意提起一句:“姐姐失去记忆后,性格似乎都变了许多。”

    这便是有些起疑了。

    秦白萱嗔怪:“这些日子本公主时常觉得胸中闷有怒火,不过强行忍下罢了。本公主之前是何脾气?如今变了,妹妹还要嫌我不成?”

    蒋茵茵笑道:“不敢。”

    她同秦白萱挥手作别,带着丞相府的侍女和侍卫一同回去了。

    秦白萱立于门口看了许久,望着女主所乘车辇渐行渐远,于天地之间缩为小小一点,直到消失不见。

    采芜见主子不动地站了许久,取出一件披风给秦白萱披上。

    秦白萱注意到这份温暖,她用手指捻了捻披风束带:“回去吧。”

    待到坐回殿中,秦白萱终于有心情好品一品采芜泡的茶。

    不得不说,采芜手艺真是不错,端来的是不同的几道,随着茶泡得次数变多,味道由浓到淡,有不同风味。或许是茶叶质量属上乘,茶香清雅,味道属实不错。

    饮完几口,秦白萱道:“待到寻一日有闲暇,本公主想起看看自己未来的夫君。”

    采芜睁大双目。

    秦白萱说着,自己先笑了:“去看看他是不是青面獠牙,能止小儿夜啼。”

    采芜不明所以:“啊?”

    主子这又是想得哪儿出?

    作者有话要说:  霍和安:我可以!!

    感谢在2021-06-19 13:41:05~2021-06-20 02:30: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xtz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章路遇纨绔

    采芜思索一瞬,还是顶着被骂的风险开口:“此时殿下尚未出阁,若是先前去见霍将军,未免有些不合礼法,奴婢怕有人说闲话。”

    秦白萱想到这古代的各种规律和束缚,她确实是不太了解,于是问道:“所以是不能吗?”

    采芜:“倒也不是不能,只是怕传出去不太好听。”

    秦白萱只是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本公主这般名声,还怕再怎么败坏吗?”

    采芜一愣,原来这些事情,他人对她的评价……公主其实都知道。

    借此机会,也好出宫看看。

    目前,秦白萱是走一步看一步,应下婚约是缓兵之策,可之后该如何安排?

    不若等见了霍和安再做决定。

    秦白萱同长宁帝报了自己想要出宫一事,很快便被批准。

    长宁帝浑身都洋溢着一种将麻烦解决的喜悦,看到秦白萱如此积极,心中更是高兴,要是这傻女儿愿意嫁去,那便更好,免得等到成婚时出什么岔子。

    秦白萱得了出宫令牌,便开始收拾准备,她前去寻采芜的时候,发现对方正铺了纸砚,正在提笔撰写着什么。

    “采芜,在写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