苓冬 - 第90节 真千金她法力高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紧接着她扯下碧落,与她心意相通的碧落立刻幻化出长剑形态,雪亮的剑身流淌着赤色的纹路,泠然自威。

    长生殿君以云幻脸,嘴角一压,面色沉怒。

    黑云骤然翻滚,云边甩出道道玄色长鞭,裹挟着雷光朝苏黎摔来,被她纵身跃起敏捷地避开。

    那云鞭打在神庙上空,骇得众人惊呼骤起,反射性地抱住脑袋想躲,却定“锵”地一声,打在了他们头顶仿佛倒扣的碗状金色罩子上,半点都没落到地面。

    虚惊一场的众人回过神来,有人居然拿出手机开始拍了。

    苏黎心知自己没有回归神位,一步之遥的修为差距犹如天堑,哪怕长生殿君还没认真使力,她应付起来也颇为被动。

    但她也不惧,真龙之身皮糙肉厚,近战也不怕它。

    跃起之时苏黎将碧落抛起,任由它化出数十柄分剑,每一柄上都染着苏黎加持的功德金光,如倒飞往星际的流星雨般,托着华丽炫目的金色尾巴,齐齐朝挤成一团的黑影刺去。

    接二连三的云鞭从空中砸下,防护罩屹立不倒。

    苏黎见状放了心,白光当空舞成带状,刺眼的光芒褪去,片片龙鳞晶莹闪现,高昂的龙兽发出一声威压十足的长吟,龙爪一抓,云鞭便齐刷刷断了几根。

    “就算是没有没回归,我也不惧与你一战。”

    她掐断了黑云所有的鞭子,盘旋在半空和它对峙:“你要现在就跟我打一架吗?”

    长生殿君并不答话,重整旗鼓,再次挥出数条云鞭。

    苏黎跟碧落泰太过默契。

    她直奔黑云而去,碧落便化作流光闪电般穿梭,金色的光影交错之间,总有云鞭被它斩落,随后消弭于无形。

    长生殿君其实就是来试探苏黎的。

    它并不与她周旋,寻了个空隙奋起一击,倾泻雷霆万钧之势化作重锤,砸向地灵神庙。

    这一次,伤痕累累的防护罩必然撑不住了。

    苏黎反应奇快,仗着龙身血厚防高,来不及结印加固防护罩,干脆自己闪身挡住它的全力攻击。

    黑色的云团闪着雷光砸在龙身上,迸射的白光刺瞎人眼。

    苏黎闷哼一声,强撑着口气,盘旋一圈,将地灵神庙圈在身体里,金瞳犀利,毫不退让地直面长生殿君。

    长生殿君心下可惜。

    龙族出了名的皮糙肉厚,就算她尚未回归,自己真身还没完全进入这个世界,也奈何她不得,倒不如保存实力,等待昆仑绝顶的约战。

    到那时,这两个都没能融合真身的转世灵童,就算来也只能给它送菜。

    长生殿君并不逗留,黑云渐渐弥散,再无踪迹。

    苏黎又撑了许久,察觉到异象部已经到了,戳破它留下的隔离结界,让地面上的人们能够进入庙中接回孩子。

    而她身影腾起蹿向神庙后的南山,彻底消失在众人视线。

    不少人拍摄的内容发布上网,半夜三更,大眼仔微博又炸了,谁也没想到这个时间神龙跟一朵黑云在地灵神庙上空打起来了。

    季元白组织部员配合警方疏散群众,眉宇就没松开过。

    他嘱咐公孙嫦和孟寻收尾,闪身消失在原地,留下二人对视,都看见彼此眼中的惊骇。

    孟寻吞吞口水:“老大该不会找神龙去了吧?”

    公孙嫦:“……他们肯定认识!”

    “你怎么知道?”

    “直觉。”

    孟寻:“……”

    问号一大堆,当事人却不在,只能按捺下去。

    季元白没走多远就找到了苏黎,她脸色有些苍白,显然长生殿君的最后一击对她并不是没用的。

    “你怎么样?”

    不敢打扰她疗伤,季元白等了许久,见她重新站起来才敢开口询问。

    夜视能力良好的他看见了苏黎黯淡无光的双眼。

    “你的眼睛……”

    苏黎轻描淡写道:“没关系,受了点影响,只是暂时看不见了而已。”

    第61章 完结[二合一] 大结局

    苏黎突然消失了, 在发现自己眼睛看不见之后。

    她已经和于小卉打过招呼,后者以为她是跟同伴处理什么要紧的事情去了,电话打不通, 就换成留言。

    季元白也不好叫她担心, 没上门去叨扰过。

    他感受不到苏黎到底去了哪儿。

    很快他就没时间想这些。

    长生殿君在虞市的地灵神庙现身之后, 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 全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突然乱了起来。

    季元白接到通知赶到图南路时,远远看了眼小洋房方向。

    这里距离市中心有段位置, 旁边就是环城高速,高架桥下出现的时空裂缝被群众举报, 先是武警直接戒严周边区域, 随后直接下了通知, 让行人车辆尽量绕行。

    是的,时空裂缝。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案例了, 早在三个月前, 就已经出现了这种征兆。

    当时是在市郊,郊区的一家农场老板发现自家狗子半夜总叫,他起来查看之时, 就发现自家院子里出现了道将近两米高的裂缝。

    起初老板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是裂缝还真就是一条缝, 最多几毫米宽的缝隙,就那样竖立在半空中, 眼睛能看见,手却摸不着,而且靠近裂缝会有种窒息的感觉。

    狗子大概是察觉到危险,白天黑夜一直叫个不停。

    周围邻居怨声载道。

    老板没法,只能把狗子关起来报了警。

    警察来调查,很快就发现这缝隙的异常, 直接把情况上报到异象部。

    后者接手请老板及其家人暂且换了地方住。

    及至今日,这样的裂缝在全国各地接连被发现了上万道,别人不知道,季元白却是清楚的,这些裂缝就是长生殿君打开的入侵通道。

    从里面出来的怪物将会肆掠人间,带来浩劫。

    因此从发现第一条裂缝开始,他就申请上级派重兵严加看守,谨防里面的东西跑出来而他们却应对不及。

    季元白到了现场,先在附近布下阵法。

    就算里面有东西蹿出来,不仅武警官兵能够第一时间反应,阵法围困之下,也能减少伤亡。

    苏黎离开的第九天。

    国家宣布全国戒严后,全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到乡村,车流人影都减少了80%。

    此时长生殿已经开始发难。

    那些曾经作为人的长生殿虔诚信徒终于撕开了表象,服用过殿君赐予的长生丹,他们都陆续变异,有了不凡的能力。

    为了自己变得更强,大的吃小的,小的就狩猎人族。

    若是有异生物袭击民众,接到警报最快赶到的往往是荷枪实弹的部队官兵。

    那些怪物千奇百怪,有的还能面前看出人形,至少四肢和头部还是很明显的,有的就已经完全变异成别的动物了。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变异。

    异生物的体型普遍比常规认知的动物大出几百上千倍,参考e国的艾伯·史密斯,一只还没有□□头大的蜘蛛,彻底变异后能有一层楼那么高,还有不可思议的异能力。

    人在这样的异生物面前仿若蝼蚁。

    伤亡的数字在不断攀升,能够对异生物造成高伤害值的元气子弹加班加点地制造。

    百日之约这一日终于到来了。

    季元白缺席了这一次全国所有分部成员都在的视频会议,在与会人员视线汇聚的终点,是来自昆仑最高峰雪山绝顶景象的实时直播。

    那是一段以人类目前的技术绝对攀登不上的绝峰。

    整个峰顶直立超过五十米的断崖,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完全被白雪覆盖,没有岩层外露。

    若不是长翅膀,这段是绝对没办法上去的。

    然而卫星传输回来的实时画面里,暴风雪中绝顶上无声地屹立着一个黑袍人。

    它的身形十分巨大,类似于人类的直立身躯,比例协调,看着并不像怪物,只是正脸十分骇人,裸/露的面部皮肤上是皲裂的黑色纹路,像旱灾年干裂的土地一般,覆盖着深青色和黑色交织的鳞片。

    “这就是长生殿君的真容,也是这场浩劫的罪魁祸首。”

    迟部长沉声说:“普通的武器是无法对付它的,那些裂缝里钻出来和长生殿信徒变异出来的怪物们都可以直接消灭。而对付它,只能由修道者出手。”

    其实普通的修道者也根本不是长生殿君的对手。

    万年过去,它已经是距离神最近的存在,在它的世界,它已经是无敌的神了,只是这方世界天道不承认它而已。

    但从修为来说,世界上所有的修道者加起来都不够给它挠痒痒。

    即便是昆仑神山附近自然条件恶劣,附近也有存在发展了几十年的居民聚居地,就算没有人,国家方面也不能随意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万一给山砸塌了,谁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灾难性的后果。

    包括无为道人在内的几位玄师界老祖宗级别的人物全都在场,他们也知道眼前形势严峻,无论是谁都无法置身事外。

    只可惜他们再厉害也无法飞到那么高的地方还能不受影响地全心投入战斗。

    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尽量敦促门中弟子,提升修为,消灭那些出现在大街小巷城市乡村的异生物,尽一份除魔卫道的职责。

    而现在,他们知道,有人已经冲着雪峰绝顶而去了。

    黑袍的衣角在风雪中被吹得猎猎作响,长生殿君立在仅容一人站立的一处空隙间,身体纹丝不动。

    它以一览众山小的姿态俯视昆仑神山四周,万里河山,国界不再,都将会是它的领土,臣服在它脚下养活它已经穷途末路的万千臣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