苓冬 - 第89节 真千金她法力高强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也不全是无关紧要,从你入轮回劫至今已经一万年了,每百年一轮回,足足99次。加上这一世,要是能寿终正寝,百世劫就算顺利度过了。”

    说完沉默了几秒,又看着苏黎说:“想不起也不用着急,百日之约我去赴。”

    苏黎笑问:“你打得过它吗?”

    季元白虽说是冥界不可说的神,可他如今也不过是肉/身凡胎,和自己一样顶着个转世灵童的名号而已。

    而祂的真身是没办法离开冥界的。

    长生殿君不受这个世界的天道认可,到底也韬光养晦一万年之久,不能真身上阵的话,他们恐怕都打不过它。

    “你帮我多挣了一万年的命,就算打不过我也不亏。只是……”

    只是这方小世界的生灵就遭殃了。

    苏黎瞥向厨房方向。

    “其实我这辈子就我妈一个牵挂,即便找回了很多记忆,也没有觉得自己是神就非得拯救世界那么中二的宏愿。不过她在这里,我总还是希望她这一次能平安幸福,长命百岁的。”

    她长叹一口气:“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可以试试。”

    “强行归位?”

    季元白面容凛然,语气也沉了下来:“轮回劫归位讲的是功德圆满,水到渠成,强行归位有损本源。我说过这件事跟你无关,你不要插手了。”

    他猛地站起来,像是在生气,走出几步又停下来。

    “接下来还有场硬仗要打,不仅是我,还有那些对未来怀抱希望想要活下去的普通人。”他没有回头,“我今天来也不是催你的,就是想着也许……就当是我们已经道过别了,它对付不了你,回归之后早点走吧。”

    苏黎望着他的背影,突然开口:“阿箬,冥神强行离开冥界会有什么后果?”

    碧落在她脖颈间呆住了。

    平常苏黎都是喊它碧落的,根本没叫过“阿箬”这个小名,它兴奋地问:“主人,你是不是想起我了?”

    “嗯,想起来了。”

    苏黎摩挲着碧落幻化的小挂件,关于过往被封印的记忆都已经想起来九成了,距离回归仅一步之遥。

    她记起来碧落是她寻了天地灵物亲手炼制而成。

    隐约想起她来的地方,地下世界被称为黄泉,而非冥界,当初帮助天道创设这方世界的时候将之命名为幽冥之地,又称冥界,而碧落跟她上天入地,便给它取名碧落。

    “箬”是当初在昆仑绝顶时生的一种灵草,顺口拿来当了它的小名,就叫了这么多年。

    碧落欢喜地围着她飞来飞去,半晌才想起来回答问题。

    “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打从我生出灵识起就没见冥神离开过冥界,天道规则不允许祂离开的,强行离开的话,大概会被雷劈吧。”

    哪怕冥神是为了维护天道,可规则就是规则。

    亲儿子也不能免俗。

    苏黎往后一靠,秋千又再次荡起来,她眉头紧锁着躺着,渐渐又昏昏欲睡着。

    忽然听见大门口的铃声。

    看见是熟人,苏黎高声道:“门没锁,请进。”

    张海洋拎着大包小包进了来。

    苏黎见着他,不经意想起去年自己和于小卉刚来虞市的时候,烦恼暂且抛到一边:“张警官好久不见啊,你这是……”

    “休假,我来看看于阿姨和钟叔叔他们一家。”

    听到动静的于小卉和陈雪都迎出来,见张海洋又是大包小包地拎着上门,嘴里说着嗔怪的话,脸上的笑却都没止住,显然是很喜欢这家伙的。

    苏黎瞧着他对钟大山和陈雪体贴有加心里突然冒出个想法。

    等到于小卉和陈雪都重新回厨房忙活,让苏黎招呼他时,后者了然地笑笑,说:“热不热?我请你吃西瓜吧。”

    说完不等他拒绝,转身进厨房,没多久又转出来,手里捧着一整只西瓜。

    于小卉种的瓜都熟了,冰箱里随时都冷藏着的。

    苏黎没拿切好的,而是抱了一只整瓜手动降温冷藏,走到张海洋身边时利落地分了他一半,还递了个勺子。

    张海洋:“?”

    “别客气,家里瓜太多,我们都是这么吃的。”

    于是两人各抱着半个瓜坐在秋千上。

    这瓜也不晓得什么品种,个大肉多汁儿也甜,连籽都几乎没有,苏黎吃得很满足。

    见张海洋放开了吃,速度比她还快,问:“你知道小钟的事儿了?”

    张海洋冷不丁一顿咳。

    苏黎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话说开了也好,不过我没想到,你都知道了还不放弃啊。”她想了想委婉地说,“跨物种的爱情是不会有结果的,你懂的吧?”

    “其实我不介意……”

    “可小钟介意。”苏黎头也不抬地说,“如果她当初早点遇到的是你,说不定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不过事已至此,你们注定走不到一条路上。”

    张海洋没想到苏黎还真的什么都知道。

    “当然啦,你们要是只谈恋爱不考虑其他在一起没关系,但你是一个正常的人,将来总要结婚生子。这些,你都可以不考虑吗?”

    毕竟小钟是没有办法再作为一个正常人出现的,他俩结合也不可能会有孩子。

    现在正常家庭如果生不出孩子,夫妻俩都有可能离婚。

    张海洋一时不在意,不代表可以一直不在意。

    两个人的身份本来就天差地别,将来要是因为这个问题再分开,不管对谁都太伤了。

    而且也不能保证小钟不会怨恨。

    她已经是个成熟的鬼修了,往后怎么样都看她自己,即便是走上歧途,苏黎也只会按规矩办事。

    说到底人鬼殊途,毫无关系才是对他们两个来说最好的选择。

    张海洋沉默许久,问:“她不愿意见我,所以这些话是她让你和我说的吗?”

    苏黎摇头:“算是我多管闲事吧。”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知道她的顾虑。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拒绝我,后来知道了,我也没有打算放弃。”

    张海洋三下五除二把剩下的西瓜全部吃完,不拘小节地随意擦了擦嘴,砸巴着回味回味觉得这瓜还真不错,又咧开笑容说:“你说的问题我也有考虑过,可是我总觉得那些问题都离我太远,说不定我根本活不到需要考虑这些问题的那一天。”

    苏黎:“?”

    倒也不必如此悲观。

    “我这个人有点死脑筋,反正就认准她了。过几天有个联合任务,说是很危险,可能九死一生。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会找她说清楚的。”

    张海洋也不再多说,连于小卉留他吃午饭都婉拒了。

    苏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忽地叫住了他,回房间取了一个乌檀木挂件送给他。

    “这是保平安的,出任务也带着吧。不管遇到什么事,希望你能平安回来,我会祝福你们的。”

    张海洋知道小钟身份后,对这东西有没有用心里自有考量。

    他郑重接过,严肃认真地道了声谢。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苏黎对于小卉说:“妈,我有事要离开家几天,大概下下个星期回来,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最近外面可能有些乱,不要随意离开家。”

    于小卉担心道:“那你一个人出去妈也不放心。”

    “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有同伴,他们会跟我一起去的。”苏黎笑着安抚她,“我很快就会回来,保证什么事都没有。”

    她又同样嘱咐了钟大山陈雪一家,连钟小弟都保证绝对不乱跑。

    苏黎趁着下午有空,给小洋房加固了防护法阵。

    没有能回归神位,单凭转世灵童的身份实在不是长生殿君的对手,这一点苏黎心中非常清楚。

    仅仅一步之遥,她也想拼一把。

    苏黎打算好第二天早上就离开家,这世界上若要找一个最适合她修炼的地方,她直觉是在揽云峰的那座神庙中。

    不过她没有想到,计划会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黎总觉得不太安稳,似乎听见四面八方隐隐约约有许多重叠在一起的声音在喊她。

    她猛地睁开眼睛仔细辨认,发现那并不是错觉。

    飞快地换好衣服,苏黎顺着那抹奇异的召唤传来的地方奔去。

    几秒后神行术落下,她站在虞市地灵神庙外。

    已是深夜,本该紧闭的神庙大门洞开,正殿里挤挤挨挨地站着大大小小的孩童。

    这群孩子少说也有一百多个,大的十五六岁,小的只有四五岁。

    神庙大门外还有许多神色焦急的家长,看他们的样子大致能猜到他们的孩子就在庙里。

    然而他们却无法靠近神庙。

    大门十几米之外有一层无形却坚硬的阻碍,让他们无法再前行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们被困在里面。

    等到消息的警察匆匆赶来努力维持秩序,可有的家长已经急得快哭了。

    今天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夜里也没有下雨,神庙上空却笼罩着厚厚的黑云,无端地给在场众人心上笼罩着沉重的阴霾。

    苏黎抬手轻轻拨开人群往两侧,留出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间隙。

    她走到人群前面,抬头仰望黑云。

    “你什么意思?”

    身后的警察和家长们都有一瞬间的呆滞。

    亲眼看见苏黎顺利地走过去,他们不信邪,又往前冲,结果撞了个七晕八素。

    就在此时,翻腾的黑云组合成一张巨大的人脸,对苏黎说:“百日之约快到了,我提前来和老朋友打打招呼。”

    它忽地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你到现在还没有回归神位,这一次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我。”

    “那可不一定。”

    苏黎脚下生风,整个人凌空而起,在地上众人惊呆了的目光中飞快结了个防护罩的法印落在地灵神庙上,连带着在场所有人全部护在其中。

    否则真打起来,这些人肯定受不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