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夏安 - 第85节 满分宠溺[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烟火的声音一直持续了很久。

    直到春晚结束,也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良辰美景,错过未免可惜,干坐着欣赏又觉得少了些什么。

    思来想去,他们便从酒柜里找了两瓶珍藏。

    两人面对面坐在落地窗前,红酒和透明高脚杯摆放在小圆桌上。

    宋意真靠着椅背,定定地看着江澈往两个杯子里各倒了半杯酒。

    她犹豫了片刻,诚心发问:“澈哥哥,你不怕我喝醉么?”

    宋意真平时滴酒不沾,偶尔会在过年的时候喝一点。

    她酒量极差,最夸张的时候一口就能倒。最可怕的是,她醉酒后会耍酒疯。

    用江澈的话来形容就是,酒后醉猫,侍宠行凶。

    去年除夕她贪杯多喝了几杯,差点把家拆了不说,还在江澈身上弄出了好多个牙印。好在最后印子全消了,没留下痕迹,不然她可以愧疚一整年。

    玻璃摩擦桌面的声音将宋意真的意识拉回到现在。

    江澈将酒推至她面前,看向她的眼神格外从容:“别担心。”

    他顿了下,漫不经心地扫了眼右肩,眼尾微微上挑,轻笑了声,“无非让你多咬几次。”

    ▍作者有话说:

    酒其实是低度的,但她还是会醉orz

    -

    感谢:

    读者“fog”,灌溉营养液

    第72章 [vip]

    烟火在夜空中盛放, 火花似星星般散开、掉落,很快消失无影。

    落地窗前,宋意真拿起酒杯,轻晃了两下, 浅浅地抿了一口。

    醇厚的酒香在口腔里散开, 细细品味, 余韵清甜, 还带了点果香。

    她又喝了两口酒, 细细品了品, 抬起眼眸看向江澈,“这是你四月份从法国带回来的?”

    男人轻轻颔首, 轻晃酒杯,“喜欢么?”

    “喜欢。”宋意真特别肯定地点了点头, “酒里面好像加了覆盆子和樱桃,不多,比较清爽。”

    这酒不酸涩,且余韵绵长。虽然有果香,但并没有喧宾夺主,浓淡恰到好处, 非常符合她的心意。

    想到这里,宋意真晃了晃神,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葡萄酒的酒瓶上。

    酒瓶的瓶身贴着精致的酒标,酒标上写了一串法文,文字上方画了一个精致的图腾。

    从文字和图腾来看, 这瓶酒出自法国一家小众的葡萄酒庄。在他们家, 顾客可以根据自己的偏好定制喜欢的葡萄酒。

    前一年的除夕耍了一次酒疯之后, 宋意真许了个特别无聊的新年愿望。

    她希望能够有一天, 她可以喝到能够让她醉不了的酒。

    现在看来,他竟然把她这个无聊的愿望当真了。

    宋意真心头一暖,抬起眼眸去看他,恰好对上他的视线。

    她笑了笑,举起酒杯,“cheers.”

    两人碰杯,情意在眼波里流转。

    ……

    一场烟火接近尾声,一瓶酒亦见了底。

    宋意真放下酒杯,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唇。

    酒精和着水果的味道还弥留在舌尖,久久未散,着实令人眷恋。

    她垂眸,目送江澈把酒瓶和酒杯拿走,自言自语:“要是能再喝一杯就好了。”

    话音未落,眼前的一切忽的变得朦胧起来。

    所有的事物像是被蒙上层纱,就连江澈的身影也是一样。

    宋意真揉了揉太阳穴,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又慢慢睁开,视线清晰了一些。

    一杯水出现在她眼前,抬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气到无可挑剔的脸。

    刹那间的眼神碰撞,惹得她呼吸微微一滞。

    尽管相处了这么久,她还是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被他击中内心。

    宋意真从江澈手里接过水杯,不紧不慢喝了几口。她把杯子放在圆桌上,叫了他一声。

    男人顺势倾身,单手搭在椅背边缘,轻轻弯腰,视线与她平齐。他一脸温和地看着她,等她的下文。

    宋意真被他盯得心虚,权衡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说出自己的想法。

    她伸出一根手指,定定地看着他,声音软软的:“哥哥,我再喝一杯,可以么?”

    他抬手拨回她的食指,拒绝得干脆:“不行。”

    “好吧。”宋意真静了两秒,退而求其次,“那我今天没喝醉,能要奖励么?”

    眼见一抹绯色从她的脸颊晕到耳根,江澈无声地笑了笑,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没忍心戳穿,“你想要什么奖励?”

    他本以为又是喝酒的要求,甚至已经想好了解决方案,下一秒却见女生情绪瞬间高昂,朝他张开双手,孩子气地眨了眨眼,只说了一个字。

    “抱。”

    江澈愣了一瞬,随后很快起身,走到她身侧。

    他的右手轻轻扣住她的肩,左手穿过她的膝窝,稍稍用力,十分轻松地将她抱了起来。

    身体腾空的那一刻,宋意真下意识搂住了他的脖颈,保持身体的平衡。

    肌肤相贴的地方传来阵阵暖意,没一会儿,她就觉得自己指尖发烫,连脸颊的温度也似乎变热了几分。

    头顶传来一道清冽的男声,打断她的思绪,“回卧室?”

    她靠在他怀里,轻轻应了声,默默阖上了眼。

    小憩的片刻,好多事涌上心头。

    倏然间,脑海里冷不丁出现一个纸片小人。

    小人挥着小皮鞭在她身后追,气呼呼地喊:“大大,该写稿啦!该营业啦!”

    宋意真晃了晃脑袋,想把那小人从脑海里扔出去。

    未果,她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只得改变主意。

    “哥哥,我想去书房。”

    江澈把她放下来,“去书房干什么?”

    宋意真扶着他的手臂,喃喃道:“工作呀。”

    “编辑说了,作为作者要经常营业。”

    “所以,我想上微博跟我的粉丝互动一下。”

    男人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脸宠溺地看着人,“真勤快。”

    得到夸奖,宋意真心里好一阵飘然,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吧,我一点都不懒。”

    她挽着他的胳膊,无所顾忌地靠在他身上。淡淡的木质香气萦绕在鼻尖,一点点抚平她混乱的心绪。

    心虽然定了些,但脑子里还是有两个阵营在吵闹。

    一方是瞌睡虫,一方是催稿催营业的小人。

    稿子她是没办法写了,现下没有灵感。

    营业的话,相对比较简单,还是可以做到的。

    大脑已经决定了去书房,可腿却怎么也不听使唤。

    宋意真在原地僵持了一会儿,委屈巴巴地看向江澈,“哥哥,我怎么动不了了?”

    江澈垂眸,瞥了眼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来的双腿,一本正经道:“你闭上眼睛,数二十下,再睁开眼,就能动了。”

    宋意真没有表现出丝毫怀疑,直接将脑袋搁在他颈侧,缓缓闭上眼睛,从1开始数数。

    等她数到20的时候,她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身处书房。

    “好神奇啊。”她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身体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江澈把她放到椅子上,给她开了电脑。

    “你工作。”他拿起桌面上的一本薄书,随手指了一个方向,“我去那边看书。”

    宋意真重重地点了点头,“好。”

    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

    她打开电脑,找到了微博客户端,输入账号密码。

    密码错误,登录失败。

    重试了一次,还是错误。

    脑海里晃过很多串数字,最终停在了某一行熟悉的数列。

    宋意真一下一下慢慢敲上去,终于成功登录。

    她的作者微博粉丝数不少,收到的信息多且杂。她大多数时候习惯直接去超话跟粉丝互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