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夏安 - 第9节 满分宠溺[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门锁转动,门开了。

    江澈站在门口,垂眸看她。

    “宋宋,怎么了?”

    宋意真:“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你愿意帮我实现它吗?”

    江澈轻轻点头,不可置否。

    宋意真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低头,“过来,让我咬一下。”

    男人微微一愣,身体还是很诚实地靠了过去。

    宋意真往前走了一小步,抬手扯了下他的睡衣,在他肩膀处轻轻咬了一下。

    尽管力道不重,但仍有细小的牙印留下,在灯光下显得十分清晰。

    “我原谅你了。”宋意真低声嘟囔,“我已经长大了,你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子。”

    她生了一场五分钟的气。

    又默默地消气了。

    “小孩子能跟你结婚吗?”

    “笨蛋。”

    “有什么想法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啊,没必要忍着。”

    “忍出病来了怎么办?”

    “……”

    江澈一手倚着墙,慵懒闲散地站着。

    他低头看她,听她不停碎碎念,唇角一松,忍不住笑了笑。

    等她停下来的时候,他凑近,轻蹭她的鼻尖,语气漫不经心,却带了几分蛊惑人心的味道,刺激着她的耳膜。

    “那你说说看,你梦里的我,到底在忍什么?”

    ▍作者有话说:

    宋意真:奥斯卡小金人颁给你。我好像又进圈套了qaq

    第8章

    男人的声音低沉缱绻,轻易地击溃了宋意真的心防,以至于她站在他面前,一时间完全无法招架他的“质问”。

    头脑中因为他发的那条微博而燃起冲动,在一阵碎碎念结束后,渐渐冷却了下来。

    宋意真抬眼,看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脸,霎时陷入甜蜜的纠结与混乱里。

    温热的气息里裹挟着男性荷尔蒙的味道,不动声色地蚕食着她原本的理智。

    只要她再往上抬一抬脸,就可以轻松地吻到他的唇。

    这样的蛊惑,实在令人难以抵挡。

    宋意真紧抿着唇,认真地思索了一番,想要往后退一退。

    然而保持一个姿势久了腿有些软,动起来的时候人意外地往下滑了一下。

    身体短暂失控的一瞬间,一条有力的手臂扶了扶她的腰,轻轻往上一提,帮她稳住身体。

    隔着夏日轻薄的睡裙布料,一阵温热直抵后背,没过多久,她的肌肤也变得滚烫起来。

    宋意真不知不觉红了脸。

    她没有喝酒,却不知怎的,已然有了种微醺的感觉。

    许是见她神色不自在,江澈松开她,往后撤了一步,“不逗你了。”

    过了一会儿,语气更温柔,带了点哄小孩儿的意味:“宋宋,回房间睡觉吧。”

    宋意真闻言抬头,不加掩饰地拒绝:“我不要。”

    这么一闹,她回去,绝对没法睡着。倒不如留下来,跟他讲讲话,聊聊天,消磨时间。

    两人无声对峙,眼眸里映出彼此的身影,有淡淡的光流转其中。

    江澈率先败阵,扯着嘴角无奈笑了下。他默默牵起她的手,把她往自己房间里引。

    .

    原本宋意真并没有想太多,然而直到两个人同床共枕时,她这才恍恍惚惚地反应过来,那句“不要”究竟有多么大的杀伤力。

    床头亮着一盏壁灯,灯光呈温和的姜黄色,丝丝缕缕,好似春日里的细雨。

    光线映亮了视线范围内大片区域,宋意真盯着天花板,一时不知该如何挑起话题。

    静默许久之后,她用余光小心翼翼地往旁边探了探,小声问人:“澈哥哥,你睡了吗?”

    身边传来男人的清音,“还没。”

    “我也睡不着。”宋意真侧了侧身,手紧紧地抓着被沿,顿了一下说,“那我们来聊聊天吧。”

    江澈没说话,他只是慢慢靠过来,用手肘撑起脑袋,低垂眼眸,语气沉沉:“不聊。”

    宋意真一愣,“啊?为什么?”

    江澈挑眉,好整以暇:“时间宝贵。”

    他伸手撩起她的一缕头发,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语气忽而变得散漫:“比起聊天,我觉得帮你圆梦更重要。”

    “圆梦”两个字,还特意加了重音,像是故意调侃,又像是较了真。

    说罢,他又靠得近了些。

    淡淡的雪松味道似火,悄然燃着她的神经。

    宋意真抓着薄被,越来越紧张。

    情绪到达临界点,她终于决定摊牌。

    “其实……我没做梦,更没做过那种奇怪的梦。”

    “我就是睡不着,想跟你聊聊天,没别的。”她说着闭上眼,咬牙道,“你、你别当真。”

    耳边静了一瞬,温热的气息渐渐散开。

    她感觉江澈离远了一些。

    一只手抚上她的脑袋,指尖穿过她的发丝,一下一下,动作缓慢而温柔。

    宋意真缓缓睁开眼,对上他的视线。

    他躺在她身边,跟她一样,保持着侧卧的姿势。他的神色平静,像是已经把刚才的小插曲给忘了。

    “想聊什么?”江澈问。

    宋意真沉默了几秒,直勾勾地盯着人,“你今天发的那条微博,是特意对我说的么?”

    尽管内心已经非常确定了,但她还是想听他亲口承认。

    江澈“嗯”了声,淡然道:“你跑过来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大概猜到你看了微博。”

    宋意真:“那我当时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直接回答呢?”

    江澈放下揉她头发的手,转身平躺着,目光微抬,定定地看着天花板。

    默了一瞬,他说:“有些话,说出来挺难为情的。这一点,宋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宋意真:“……”

    确实,没人比她更清楚。

    只是她没想到,江澈竟然也有脸皮薄的时候。

    除开文字,他还罕见地发了一张猫的照片。图片跟文字毫无关系,难道是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不让大家瞎猜吗?

    宋意真:“那你发胖胖的照片,是为了凑数?”

    江澈轻咳一声,不答反问:“宋宋,你知道有一种修辞手法叫借代吗?”

    宋意真赫然一怔。

    修辞手法?借代?

    所以他的意思是她像胖胖么?

    胖胖贪吃又贪睡,懒懒的,肥肥的,除了可爱一无是处。

    如果真要对话入座的话,除了“可爱”这一个优点,宋意真再想不出其他的。

    那也就是说,他在夸她可爱。

    想到这里,宋意真不由自主地扬起唇角,开心愉悦地笑了。她往旁边挪了挪,手肘用力轻撑起身子,低头亲了一下江澈的脸颊。

    “谢谢。”她娇嗔道,“想夸我可爱用不着这么含蓄啦。”

    江澈愣了愣,强忍住笑意,轻轻应了声。

    床边的led时钟上的数字已经跳到了12:30。

    宋意真终于有了困意,她掀开被子下床,走了几步回头对江澈说了句晚安。

    “宋宋,晚安。”

    .

    宋意真走后,江澈关了灯,房间里再度陷入黑暗。

    他抬起胳膊掩面笑了一会儿,这才把藏了好久的情绪宣泄干净。

    她总是这样,轻轻松松逗他笑,可爱而不自知。

    江澈松开胳膊,拿起枕边的手机,调低了屏幕亮度。他打开手机相册,翻起照片来。

    手机里存了很多猫咪的照片,有些是伯父伯母拍的,有些是他拍的。这些照片里,除了猫咪入镜,还有他放在心尖上喜欢的女孩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