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夏安 - 第4节 满分宠溺[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但她写得却特别卡,是因为情节虽然已经想好了,但她不知道为何总是卡描述,特别是男女主的互动。

    宋意真自我苦恼了十几分钟,果断向宁雪求助。

    【冰糖葫芦】宁宁,你的感情戏写得那么好,男女主互动那么甜,有什么秘诀吗?

    【雨加雪】多看看,多写写,多yy。

    【冰糖葫芦】唉,感觉好难。

    【雨加雪】其实吧,我觉得你可以利用一下你老公。

    【冰糖葫芦】啊?

    【雨加雪】你比我好,我全靠想象。你不是有一个现成的素材吗?所谓实践出真知,你就想一下你跟你老公怎么恋爱的,然后把那种甜蜜的感觉写出来,不就好了?

    宋意真看着手机,犹豫了。

    【冰糖葫芦】这……能行得通吗?

    【雨加雪】完全可以呀。你想想你们俩谈恋爱的时候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把那种感觉写下来,肯定很甜啊。更何况,江澈还是一个演员诶,还拿过视帝,你不会的桥段问问他,不仅能帮你解惑,还能增进你们夫妻感情,岂不是一举两得?

    【冰糖葫芦】可是这样的话,万一被他看到了,岂不是很尴尬?

    【雨加雪】你那个笔名捂得死死的,只要我不说,你也不说,他肯定不会知道的呀。放心大胆地去写吧,姐妹!

    宋意真想了想,觉得宁雪说的在理。江澈是不会看言情小说的,更何况还是那种给小女生看的小甜文。

    跟宁雪聊完,宋意真整个人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她回忆着跟江澈相处的那些点点滴滴,不知不觉感觉就来了。

    她打开文档,十分流畅地写完一个五千字的大肥章。

    把章节存进后台之后,她特激动地给江澈发了几条微信消息,以表达她对他的感激之意。

    -

    帝都,某高速公路上。

    陆陆续续前进两个小时后,车流仍然是长长的一条,一点也不见少的迹象。

    尽管车里没开空调,但持续不断的低气压让副驾驶座上的水哥情绪十分低落。

    来之前特意查过交通状况,他还以为选了一条万无一失的路,结果前面某条街出现了交通事故,他们堵在这里,很久没有前进过了。

    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耽误接下来的广告拍摄。

    水哥跟了江澈四年,深知他的脾性,他很讨厌迟到,以及无意义无休止的等待。

    每次去工作的地方之前,江澈都会反复强调,大家一定要守时,有契约精神。

    这一点放在平时绝对无可挑剔,但放到此时,水哥的心理压力在无形中就增加了不少。

    突然,江澈手边的手机一连响了好几声。

    轻微的声响在安静的车里被放大,引得前座的两个人都紧张起来。

    水哥心想:要是拍摄团队那边又来催命,江澈会情绪爆发也说不定。毕竟他们堵在这里好久,连晚餐都没能按计划吃,身体累心也累,人都不怎么在状态。

    水哥和身旁的助理小何面面相觑,默默屏住呼吸,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后面。

    只见江澈随意地调整了下坐姿,修长的手拿起座位上的手机,一脸冷漠地滑开屏幕。

    不知为何,他的指尖在屏幕上倏然一顿,眼睛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

    正当水哥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神奇般地看见江澈绷着嘴角微微松了松。

    紧接着,他居然笑了起来。

    这场面把水哥和小何直接看愣了。

    似乎是感受到他们的目光,江澈抬眸,将视线移到两人脸上。

    江澈淡淡挑眉,“有事?”

    他的语气不咸不淡,但听上去已经比半个小时之前好太多了。

    水哥怔了一下,好奇地问:“澈哥,你这是遇到什么高兴的事了?”

    江澈扫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看向窗外,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今天天气不错。”

    水哥顺着江澈的视线看过去,雨水糊了一窗,外面什么也看不清。

    哪里来的好天气?他怕是等糊涂了吧?

    两个人转过身,默默在心里祈祷路快点通。

    他们没有看到,江澈拿着手机,在微信聊天界面打字。

    指尖敲在键盘上,每一个字符似乎都染了他的笑意。

    【冰糖葫芦】老公,今天工作加油哦!我会想你哒,mua~

    【冰糖葫芦】还有还有,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冰糖葫芦】我超级无敌喜欢你。[比心]

    【澈】收到[ok]

    【澈】我也有个秘密忘了说。

    【冰糖葫芦】?

    【澈】冰糖葫芦没你甜。

    第4章

    女生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像是神奇的魔法,轻易地将江澈心里的烦闷一扫而空。

    江澈偏过头看窗外,城市的霓虹灯闪烁,光影在雨里模糊成块。

    高速公路上,汽笛声此起彼伏,雨声哗哗,原本所有可以被称之为噪音的声响,倏忽间,变得不那么令人讨厌了。

    江澈将手机反向一扣,放在座位旁边。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往后轻轻一靠,阖上了眼。

    没过多久,前方交通状况有改善,车子一点点动起来。

    感受到平稳的移动,车里的其他人默默松了一口气。

    过了一会儿,水哥试探性地出声:“澈哥,要是今天没法按时拍完的话,你能接受往后延吗?”

    江澈眼皮微掀,淡淡地扫了一眼人,“不用。”

    拒绝得这么干脆吗?水哥咋舌,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这几天的行程安排得很满,如果今天的拍摄不能按时完成,可能会影响明天的路演。其实江澈不愿意,也是情有可原。

    正当水哥准备转过去的时候,他忽然听见江澈说:“大家辛苦一点。”

    他懵了几秒,“嗯?”

    江澈:“今天熬个夜。”

    水哥听后当即笑起来,“那我跟拍摄团队那边说一声。”

    江澈点点头,继续闭目养神。

    由于堵车,一行人比原定时间迟到了一个多小时。

    不过好在江澈状态不错,收工也没有比正常时间晚多少。

    导演一宣布结束,全场所有人都放松起来。

    江澈吩咐水哥给大家订宵夜,拍摄结束的时候,差不多刚好送来了。

    水哥和助理小何一一分发宵夜,而后坐下来吃上了今晚的第一口饭。

    小何看着角落里慢条斯理吃东西的江澈,小声问水哥:“你说,他这么拼,真的有时间谈恋爱吗?”

    说到这个话题,水哥心里也很多疑问。

    他喝了口冰可乐,说:“其实我也挺迷茫的,他刚进圈的时候就宣布自己有女朋友,还说将来他们会结婚……”

    水哥顿了下,继续道:“可是四年过去了,你见到过她女朋友吗?”

    小何摇摇头,心情复杂地看了江澈一眼,“我总觉得他口中的女友不存在。”

    “他就是想表明自己不想炒绯闻,也不想利用单身人设吸粉。”

    水哥笑笑,“这何尝不是好事呢?免了不少麻烦呢。他以后真要是恋爱了或者结婚了,也不会大规模掉粉。”

    小何“嗯”了声,“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挺好奇的,究竟什么样的女孩儿,能让澈哥动心啊?”

    江澈不是那种完全不爱理人的高岭之花,但是吧,私底下谁跟他聊天,基本上一个话题说完,谈话就终结了。

    他跟谁都可以聊上几句,但往往是礼貌性点到即止。

    在人情复杂的娱乐圈,这样的处事方式倒也合适。不过放在生活中,特别是恋爱里,就显得水土不服了。

    所以,两个人都想不出来,到底什么样的女生可以撬开这个人的心。

    水哥认真想了好半天,最后哂笑一声,“不知道。”

    顿了下,又说:“反正不会是话唠。”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缓缓落进屋里。随着太阳高升,渐渐地,木质地板上被铺满一层浅浅的碎金。

    宋意真从美梦中醒来,坐起来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下床。

    今天在学校礼堂里参加完毕业典礼,领掉毕业证和学位证书,她就正式毕业了。

    想想这四年,宋意真忽然有种白驹过隙的感觉。一转眼,她也要离开象牙塔,尝试做一个社会人。

    宋意真走进洗手间,站在盥洗池前洗漱。洗漱完毕,她特意往江澈的房间里看了一眼。

    门开着,床铺整整齐齐,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他应该是没有回来过。

    几天前,江澈走的时候留言说今天上午会回来。宋意真低头看了眼腕表,估摸着他肯定会直接去学校。

    宋意真换好衣服,规规矩矩吃完自己昨天买的南瓜吐司,不慌不忙地出门。

    江大的毕业典礼是分学院举行的,宋意真所在的外国语学院被安排在周一上午的九点到十点半,和其他两个学院一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