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47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你不必说违心话。放心,我遮着脸也只是为了出行方便,在魔界从来不戴面具。”他浅浅笑了一下,脸上的纹理也如黑梅绽放般被牵动。

    其实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几日心神总是被他搅乱,这种感觉与当初对胤泽的感觉是何其相似。若是任其滋生,对一个魔动心,恐怕只会比对神动心更加艰难。既然他长成这样,也不用再担心这问题。

    几日后,我们抵达了真正的流黄酆氏之国,发现浮生帝真有一手,城内城外都和梦境中看到的一样。不过,稍有差别之处,便是真实的流黄酆氏之国不仅富饶美丽,还有清幽花香,雨中草味。

    当我们走在城中,满城水珠溅落身上的感觉,也是如此真实,让我时刻想起远在天边的故土。和梦境中发生的事情一样,酆氏君主亲自出来迎接我们,招待我们用餐。

    敬酒时,我道:“陛下,现在天下大旱,这一路上都是茫茫沙漠,为何贵国附近却有诸多水源?”

    酆氏君主道:“实不相瞒,我们能得以庇佑,也是因为有了仙人涉正的法宝。”

    “原来如此。”看来,浮生帝所言不假。若继续对话,一切都将按着梦中的轨迹前进。

    苏疏道:“仙人的法宝?”

    “这法宝叫潮汐珠,乃是涉正大仙用自己眼珠所造。”君主微微一笑,“你们若是有兴趣,我可以带你们参观参观。”

    很显然,他们四个并不知道梦境中的具体内容,所以,并未反应过来这便是祈雨灵珠。这一回,不待他们说话,我已摆手道:“不必,我们明日还要赶路,日后若有机会再来参观,多谢陛下款待。”

    “也好。”酆氏君主笑容满面,又敬了我们一杯酒。

    宴后,我们在相国的招待下,在宫内住了一个晚上,翌日清晨便早早离开。走出城门前,苏疏小声道:“小王姬,我昨夜想了很多,也不知这话当说不当说。”

    “怎么?”

    “这酆氏君主提到的潮汐珠,会不会就是祈雨灵珠?”

    “不会。昨天我已偷偷去他们藏宝室看过,那就是颗普通的弹珠。他们之所以不缺水,仅是以三面环水之故。”

    酆氏君主为我们准备了大批骆驼、食物与水,并亲自送我们出城。我们向他郑重道谢,翻身上了骆驼背,挥动缰绳出发。不同的是,这一回不论我们走多远,流黄酆氏之国外的水流都不曾跟来。

    随着旭日高升,这座都城沙漠中,依然当着那岿然不动的守卫,想必会再延续千万年的历史。望着前方辽无边际的沙漠,知道接下来要的路,便如这眼前景观一样,漫无目的,空剩荒芜。

    “娘娘娘,娘娘娘,娘娘娘。”

    不知从何时开始,曦荷已叫了很久。恍然侧过头去,看见她正坐在苏疏前面,冲我挥着小爪子。我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看娘快哭了……”

    “娘没有哭。”

    “其实娘不用说,我们都知道。”曦荷垂着脑袋,从下往上看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那潮汐珠,其实就是祈雨灵珠对吧?”

    苏疏、玄月和刹海都用“别再解释我们都懂”的眼神望着我。实在无法继续撒谎,我只能敷衍道:“这与你无关,小姑娘少管大人的闲事。”

    曦荷一向怕我,自然不敢再多言。苏疏道:“小王姬,我们都觉得你做得很好。”

    刹海道:“附议。”

    玄月嗷呜叫了一声,跟着点点头。

    我怔怔地看着他们,忽然觉得眼眶湿润,只能朝前走去,避免被他们看见自己的狼狈。其实,他们又如何能明白,我放弃的不仅仅是一次拯救溯昭的机会,还有……

    风沙炽热而暴躁,抖动着我的裙摆。任何一个女子走在这里,怕都希望心仪之人能与自己共骑,坐在自己身后,用有力的双臂将自己紧紧抱住。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浮生梦境中,胤泽最后一次拥抱我了。那熟悉又陌生的臂弯,那令人怀念的气息,那充满情意的凝望,从今往后,不会再有。

    其实,与他今世无缘,是我早已心知肚明之事。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之间没有其他因素阻挠,他心系尚烟,也是雷打不动的事实。我再感到伤心,未免太无自知之明。此时此刻,他恐怕正搂着尚烟,九天之上赏景品酒,耳鬓厮磨,珍惜着他们用千年时光换来的似水如鱼,他能领悟我的半分痛苦么?

    忽然,一只手揽过我的腰,我又一次被提出骆驼,拽到另一头骆驼背上,刹海从后面默默地将我抱住。我挣扎着想跳出去:“为何又把我拉过来?让我回去。”

    “接下来你打算去何处?”他无视了我的话,言语之间,却更加用力地将我抱紧。

    俗话说得好,有礼则安,无礼则危。他的态度可谓无礼至极。可是,在他的怀中,我居然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不是接吻时的热烈,也不是目光交汇时的心动,就只是觉得多这样相处一刻,也没什么不好。我假装未受影响道:“都已经走到这了,那就去昆仑看看罢,说不定可以学到点东西。”

    “我陪你去。”

    “你去昆仑?”不可置信道,“你知道昆仑是什么地方吗?那是天帝建立人仙两界之间的都城。”

    “我知道,我不怕。”

    “你不怕我怕,我可不想让人认为我是和魔勾结的妖。”

    “你放心,以你的能力,根本爬不到昆仑山山顶。半山腰的神仙都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会被人发现。”

    “不行,我不能冒险。”

    “你别忘了,你是答应过我要被我吃掉的。”眼见这话把我震住了,他轻笑道,“保护自己的食物,天经地义。”

    被人如此对待,简直是荒谬之极。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一丝庆幸,他并未说出“那我不管你了”。而更加庆幸的是,这以后,不管怎么闹别扭,他都没有再放我回自己的骆驼。其间苏疏吃醋了几次,曦荷说了些童言无忌的尴尬话,我都未往心里去。

    又经历小半月时间,我们抵达了昆仑山。昆仑山是中央天柱,方圆八百米,高至万仞,是海内最高的山。它每一面都有九道大门,九眼玉井,迎接东方朝阳的门称作开明门,门前站着开明兽,其形半人半兽,九头虎躯,面朝东方。

    这开明兽算是个看门兽,会判定每一个来客是否气清,非气清者不得入内。于是,悲惨的玄月就这样被堵在了山脚,可刹海却被放了进去,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妖术。

    确实如刹海所言,昆仑非常难爬,以我的灵力也没法走太高,我们当天便在半山腰住下。山上人烟景绝,初月如雪。楼亭两鬓霜,琪树生白发,这般好景,实是人间难寻。而想在此处留宿,只需要付给昆仑仙人们仙界货币,证明自己是仙界来者即可。

    身为胤泽神尊的徒儿,我在此也能得到不少特殊待遇。例如藏籍,可以自由出入修仙堂等等。只悲催了玄月,只能在山脚可怜巴巴地等我们。

    半夜,山上刮了风雪,我担心玄月安危,便打算出去看看山脚状况。离开自己卧房,打算叫刹海跟我一起。但到他的房门前敲门,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料想他已睡下,本欲离开,却发现他房内大风刮得门窗砰砰作响。

    这种天气还开着窗子?门前顿了一阵子,我忽然回过神来,一脚踹开他的房门。果然,他的房里空无一人,窗口大敞,只有帷帐寒风中起浪。翻窗口飞出去,却一路看见雪地中触目惊心的血迹。

    顺着这一断断续续的红色,寻到了蜷缩雪山脚的黑色身影,提着一颗小心肝儿,轻手轻脚地靠过去。面具已深陷雪地中,刹海正压着一头被五马分尸的野鹿,从腹里掏出内脏呼哧呼哧地啃着。哪怕是咆哮狂风里,也能听见他野兽般的呜咽声。他在做什么,生吃野兽?肚子再饿,也不至于……

    颤悠悠地伸手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谁知,他猛地打掉我的手,沙哑地嘶吼一声,巨猿般把双臂垂在地上,然后掉过头来。看见他面孔的刹那,我为自己冲动找他的举动,后悔到肠子发青。

    他头发凌乱,几缕发丝轻飘飘地搭在面门。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上,好似只剩了一双发光的红眼睛。他鼻口中发出奇怪的呼噜声,一张口露出的却是两根尖锐如刀的獠牙:“呀呀呀呀——嘶嘶——嘶嘶——”

    他一边叫,牙龈中还有鲜血顺着獠牙流下,滴得满地都是。我头皮一阵麻痹,后退了几步。接着,他真的像猿类一样,拖着胳膊朝我爬过来。我一时惊慌过头,魂飞魄散,大叫一声,转身溜回自己房间。

    我重重扣上门,把房里所有的桌椅都堵在门前,再也不敢出去。不过多久,我看见他佝偻着的影子在门上徘徊,吓得浑身衣裳都被冷汗浸湿了,也没发出一点声响。

    终于,他转了两圈没找到人,便消失在白月光中。

    翌日,大雪再度为万物披上白衣,染白了梵宇仙楼,翠亭苍松,只有梅花抖落满地霜雪,依旧开成一片烂红。放眼望去,昆仑仙境便是一片明媚的画卷:雪白发亮,梅红似火,更有神仙御剑骑龙穿行其中,拉出一条银白的屏风。

    我几乎一宿未眠,天一亮便去敲了刹海的门。

    果然,他似已安然无恙,声音传了出来,还是和以往一样冷若冰霜:“进来。”

    随着门“吱嘎”一声响,我看见了坐寒窗边读书的刹海。这一早,他未戴面具,而是任风拂动他浓密的发,任发丝擦拭着那蜘蛛网一样的脸颊。

    三两片梅花落桌上,他眼皮也没抬:“昨天你都看到了。”

    “我不懂,你为何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中邪了吗?”记得以前见哥哥也曾这样过,不过情况没他严重。难道魔都会遇到类似情况?

    “魔本不正,何来中邪之说。”

    “那每天晚上你都会脱队,离开我们,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对,我这样已经很多年了。”他轻描淡写地说道。

    “很多年?”一字一句念道,“那不是要难受至死?那,每次发作,第二天便会痊愈吗?”

    “若会痊愈,我脸上还会有这些东西么。”

    “为何会有这样的印记?不是每个魔都有的,对吗?”

    他垂速扫了几行字,终于读不下去,把书倒扣桌面上:“与你无关。”

    说罢,他起身从我身边擦过,提起衣服下摆,打算出门。尽管他的脸还是一样陌生可怖,眼中却是一片几近死心的荒芜。按理说,见过他前一天的模样,我应该感到害怕才是。但有时,人就是这样简单愚笨,会因一次对望,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微笑改变自己。

    快速抬头道:“刹海,我并不介意。”

    他愣了一下:“什么?”

    “我不介意你长成这样。晚上会变样,也没有关系。我……”自己才是真的中邪了。话还未说完,我已上前一步,用力抱住他。

    此刻,风烟俱静,满屋墨香,他的身体也跟着变得僵硬如铁。

    第49章 第49章 樱原逢君

    此刻,风烟俱静,满屋墨香,他的身体也跟着变得僵硬如铁。与此同时,我也跟着一同僵化。接下来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俩再无动静,时间万物全然静止,唯剩落梅凄零。

    “你这是做什么?”他转过身来,困惑道。

    我迅速放了手,老实规矩地站好。正逢此时,对面山峰上有高雅人士,弹奏凤首箜篌,此金徽玉轸,云起雪飞,扰得人更加心烦意乱。其实,我也想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分明与刹海非亲非故,为何突兀地跑去抱他,还说了这么些稀里糊涂的话。

    见我不作答,刹海笑道:“慢着,你不会真的动心了罢?”

    “没有,我才没有。”我坚决道。

    “那便好,我这人说话向来不走心,先前与你不过唇齿之戏,你可千万别当真。否则,我和老婆恐怕得大战几天几夜。”

    “什么,你都成亲了?”

    “我这岁数,能没老婆么。”他不冷不热地笑了一下,“莫不成是觉得我难看,便以为我没人要?”

    “自然不是……”

    他戴上面具,颇有深意地摇摇头,走出门外,留我像个呆瓜一样站在原地。远处琴曲三弄,悲声戚戚,音不弦。我听着那剖心泣血的音调,快被自己的冲动蠢哭了。

    这算是什么,不过一个水灵,居然想怀悲悯之心,去同情一个远远强过自己的魔?还因此产生一种近似情思的感情,真是闭门造车,自作聪明。

    经过这一日的教训,我相当清醒地与刹海保持距离,说话比以往客套许多。但我不能理解的是,他为何要在昆仑山待着?是来有所图,还是单纯想陪我?若是后者,那他说他有老婆,又叫我别当真……难道是想和我玩一段露水姻缘?真是贱男,轻薄,厚颜无耻。

    不过,对他脸上那些奇怪的纹路,我还是有些好奇。所幸我们身处昆仑,这算是仙界藏书最多的地方之一。后来我每天都往藏本,坐在曲径通幽的小院里,翻查其中缘由。

    无奈是魔界对神仙而言,仍旧是个有诸多谜团的领域。昆仑藏书中,关于魔的记载总是缺页少段的。关于刹海,更是如此。依浮生帝所言,这家伙应该是才上任的魔君。但不论如何,多少都该有点他的记载。可是,不管什么书里,都找不到他的名字。莫非他跟我们报的是假名?

    一天清晨,一边翻着《千魔志异》,一边自言自语道:“这也太神秘了。”

    “是何事如此神秘?”

    居然有人离我走这么近,我都不自知,看来昆仑上真是高手如云。回过头去,看见一个老者站在我身后。他穿着镶金雪袍,手持拂尘,慈眉善目,颇有仙风道格,只是感受不到其仙气,应是有意藏之。我道:“哦……只是最近看见了一个人,长得有些奇怪,想寻其原因……”

    老者道:“哦?是什么?”

    考虑到此地对刹海而言,易有暗礁险滩,便扯谎说是沙漠中遇到这样一个人,交代了一下他脸上纹路的模样,还有夜半发狂时的模样。老者朗声而笑,道:“这并非魔之印记,而是天谴印记。你所提他夜半举止,也与天谴完全吻合。”

    “天谴印记?这人遭受了天谴?”

    “所谓天谴印记,其实并非真有神灵责罚他。只能如此说,此人若之前身居仙神高位,曾向苍冥起誓,元神中的清气便会永不散去。当他堕为妖魔,浊气与清气相撞,无法共存,便会乱其心志,毁其容貌。夜晚是魔力巅峰之时,他若未习惯魔之邪气,会魔化成那般,也是情理之中。”

    我骤然顿悟。原来,查不到刹海的记录,是因为他之前是上界之人。然后,旱魃说他身有神力,误以为他是胤泽神尊,这一疑问也豁然而解。不过,不知道旱魃为何会认为他是胤泽。胤泽心高气傲,怎可能会堕入魔界?我道:“那些印记会一直伴着他吗?”

    “是的。且只会越来越多,直到他死去为止。”

    我不由感到心惊:“这样说来,他岂不是一辈子都不会好过?”

    “这年头战事不断,堕入魔道的神仙不少,不过都是不曾起誓的。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神仙,确实不多。”

    “唉,都怪这该死的旱灾。也不知几时才休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