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46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在他的间接相助下,旱灾加剧,大溯昭再度占地无数,情势一片大好。

    终于又等了数年,我做好所有准备,横戈跃马地回到天市城,到沧瀛府上求见胤泽。

    “洛薇夫人,您终于来了。神尊已在里面等候您多时。”一个童子引我入内,如此说道。

    沿着曲折的走廊,我来到庭院中。此处,繁花落尽,酒香四溢,孤月漏了满地银霜。石桌上放着金樽美酒,胤泽背对我站一株桃花下,似乎在静观花凋。

    听闻脚步声靠近,胤泽扭过头来,隔着花枝望我,露出了浅浅一笑,看上去有些许惆怅:“薇儿,许久不见,你的头发都白了。”

    这一笑冰如霜雪,却也误尽苍生。我静静地看他良久,道:“还是喜欢青发的么。”

    “不,这样也很美。我只是不理解,为何你的容颜未有半分衰老。”

    “你不喜欢年轻的我的样子么。”

    “喜欢。只要是薇儿的样子,我都喜欢。”

    得到他如此回答,我也终于心满意足。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征伐与操劳,我早已眼生皱纹,双眸枯竭,尽管并未老态横生,却也绝非这般水嫩的模样。

    能得以维持青春,是因为异国往溯昭输送的人才中,有一个大夫精通驻颜术,他为我开出的金丹配方中,有一项是“穷奇之瞳”。为此,玄月曾激烈反抗,但最后还是妥协了,剜去一只眼珠给我,从此离开了溯昭,也不知现在身在何处。

    服用金丹后,我的容颜与年轻时毫无差别。不过,这金丹只有十年药效。若十年后不再服药,极有可能会变成鬼脸。大夫跟我说,到时可以继续炼药,或是直接像画皮鬼那样为自己披一层皮。

    苦是苦了一些,但船到桥头自然直,十年期满,总会有办法的。而现今,以这样的姿态出现,便可以像往日那样,长长久久陪在眼前这人身边。我笑道:“我也还是和以前一样,心中只有师尊一人。”

    走到此处,像是寻尽万水千山,踏遍天涯海角。

    想起之前书上看过一个关于舞姬的故事:这舞姬能歌善舞,却总是对自己过于苛刻,于是她昼夜不分地练舞,一直跳到腿断为止。别人都很同情她,她却毫无感觉。有一日,她水中望见了自己的倒影,发现自己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美丽,相反,是残缺不全的。终于,她跪在地上哭了出来。

    我想,我之所以不觉得自己可怜,是因为和舞姬一样,看不到别眼中自己的样子。

    一直以来,我都不觉得自己牺牲了很多。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早已亲友零落,旧齿凋丧。

    遥想当年,亦是相似的夜,哥哥曾带我到树下寻得太师尊,也曾幼稚地宣称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那时,我大概如何也不会想到,近在眼前却如在天边的太师尊,会让我走到这一步。

    多年来,为了离他近一些,为了站在他的身侧,我都做了多少傻事啊……

    可是,尽管摔得遍体鳞伤,变到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我终究又一次回到他的身边……

    我走到胤泽面前:“我知道尚烟之死令你很难过。没关系,我说会一直守着你,哪怕你把我当成她,我也不介意。”

    “真的不介意?”

    我轻轻摇头:“你心里可以有她。”

    他的手指化作春风,捋动我的雪发和脸颊,笑得有些无奈:“薇儿,你怎么这么傻。”

    我是个傻子,着实迷恋这个人。不管过多久,只要他一句话,便可以放下所有防备与不甘,带着浓浓的委屈重新回到他的怀抱。我把头埋入他的胸口,中蛊般紧紧抱住他,却感到越来越冷。

    颤声道:“胤泽,我以前就答应过你,此生此世会永远陪着你。以后的生活里有我,有我们的女儿……还有,还有,我想办法炼制长生不老药,以后说不定我不会死,你不会再孤单了……”

    当然,我不会告诉他长生不老药的隐患。

    我是老了,也确实不能再爱。但对胤泽的感情,是从小到大浓烈如血的牵绊。这是痼疾,永远也治不好。所以,只要还能在这人怀抱里,哪怕只有一瞬,哪怕下一秒便会粉身碎骨……

    可是,就在这时,尖锐的刺痛穿透了我的胸膛。我瞪大眼,压住胸口那把从背后穿出来的匕首,惊诧地看着胤泽:“为……为何……”

    胤泽漠然道:“你杀了尚烟,若连这都不知道,我还配当神尊么。”

    我先是一愣,而后苦笑:“没错,是我杀了她。可是我比她爱你。”

    “那又有什么用。我不爱你。”他把我推到地上,像碰过脏东西一样拍拍手,“你连尚烟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喘息声越来越大,呼吸却越来越吃力,我单手撑着地面,跪在地上:“胤泽,胤泽……不要再抛弃我,我对你……是真心的……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你做了太多……”

    疼痛传遍四肢百骸,我拼命挣扎,挥舞着双手,随后浑身一凉,猛地睁开双眼。有人用衣服兜了水泼在我身上。

    不是胤泽,而是刹海。他站一旁俯视,鄙夷道:“闹够了么,闹够了就起来。”

    怎么回事?为何会是刹海?已经有几十年没见他,从上一次流黄酆氏之国与他一别,就再也没了他的消息,为何……

    上气不接下气地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沙漠中一片绿洲旁。再垂头看看自己的双手,发现皮肤依旧白皙细腻,一个斑、一条皱纹都没有,体内充满精力的感觉,却不是因为驻颜金丹。而玄月和苏疏正伏在前方不远处,睡梦中苦苦挣扎,拼命刨爪子,应该是做了噩梦。我立即跑过去,把玄月摇醒。它睁开双眼,呆呆地望着我,“嗷”地咆了一声。

    眼睛是完整的。玄月还在,它哪里都没去。我激动得差一点哭出来,用力抱住它的毛绒绒的身子。我又看了看刹海,迷惑道:“我不理解,我是从何时开始做梦的?那流黄酆氏之国果然是海市蜃楼吗?”

    刹海道:“流黄酆氏之国?我们还要走好几日才能到那里。也没看到什么海市蜃楼。倒是你们几个,走着走着,突然就整齐倒地上了,还是我把你们驮过来的。”

    也就是说,从沙漠里看见海市蜃楼起,所有的事情都只是梦?太好了,一切都只是梦,从未发生过……我没有偷窃灵珠,也没有杀死相国,更没有做出伤害苏疏、玄月、二姐他们的事。没有滥杀无辜,和紫修勾结,两面三刀,更没有自残乱吃金丹,没有杀掉尚烟和她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假的,真是太好了……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过来:“如何?臭丫头,这梦可还喜欢?”

    “什么人?”我警惕道。

    一个穿着春秋服饰的君王魂灵从空中飘来,慢慢在我们面前停下,还得意洋洋地捋了捋胡须。与这人已有上百年未见,上一回我还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但是,由于他当初的无聊曾经震撼过我,所以,要忘记他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我道:“浮生帝?你为何会在此处?”

    “上一回你和胤泽神尊害我吃那么大个瘪,还嘲笑我,羞辱我,说我的幻术只是皮毛,什么心甘情愿地幻术中互相残杀,才是真正的厉害。”浮生帝冷笑一声,将双手抱在长袖中,“如何,今天这梦还满意否?为了等你再度光临,我可是精心筹备了几十年。”

    回想梦里发生的事,我诧异得半晌说不出一个字。真不敢相信,这世上真有这种带着秤杆买小菜的小气鬼。当年我才多大,童言无忌多说了几句,他居然可以做这等份上。由此可见,他还是闲得发慌。我望天摇首道:“造得再真实,也不过是梦罢了。”

    “呵,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知道么,这梦可不是由我一个人完成的,这才是最有意思的部分。这梦预示了你的未来,也是唯一能回到胤泽神尊身边的途径。不同的是,他不会像梦里那样杀了你——那一段是我擅自改动过的,不过是为了吓吓你。”他哼笑两声,“若真通过这样的方式回到他身边,他会和你长相厮守。除此之外,你们恐怕会永世错过。”

    我彻底呆住了。并不是因为知道到胤泽身边需要牺牲这么多,而是听见了他那一句“人生最大的心愿”。

    原来,我人生最想完成的事,不是振兴溯昭,不是辅佐王姐,不是女儿幸福平安,而是这么可笑又无意义的事。而是,与胤泽长相厮守……

    这百年来所受到的所有挫折,都不如这一事实打击来得大。我就这般没用,这般没有尊严么。连自己想要什么都改变不了,还有什么资格为人臣,为人母?

    “呵呵,呵呵。”我闭着眼,笑得断断续续,满腔苦痛。

    原来,兜兜转转五十八年时间,我还是当年那个傻子。笨拙如故,不曾长大半分。那人这样伤我,我花了半生时间,却还是没能将他忘记。

    曾经我是如此恨他。曾经,我也是如此爱他。岁月是个很残忍的东西,它将我对胤泽的恨消磨殆尽,却没有带走那最不该保留的部分。

    从来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事。或许还要再等等,再过个五十年我就能解脱了。或许直到我死去,我也走不出来。

    我开始感到怕了。若有一天我老到走不动路,却还是想着他,是否这辈子就这样完了?

    浮生帝笑道:“如何,这梦又美又残忍,是否觉得非常矛盾?到底要不要如此做呢?哈哈哈哈哈,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表情……”

    “哈哈。”

    这笑声不是我发出来的,也不是刹海或是苏疏的声音,而是从绿洲流水上方飘过来的。浮生帝的脸拉下来:“旱魃老儿,我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最好少来插手管我的事。”

    “浮生帝,百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是这么蠢,没一点长进。”此人声线奇异,听上去像两个人的声音叠一起。

    “我蠢,再蠢也蠢不过怕童子尿与黑狗血的半身妖。”

    “你看,你还是这样,一点就爆,讲话不经过脑子。从方才到现在,你一直在拐骗这姑娘,想让她自残去追胤泽神尊,却没想过,胤泽神尊对她一片痴心,根本轮不到你给她下套。”

    浮生帝不屑道:“你又猜到了。”

    旱魃哼哼笑了两声:“这还需要猜么。堕入魔道,自身难保,都要跟着她保护她,还不够痴心?”

    第48章 第48章 昆仑仙山

    我和玄月不约而同转过脑袋,目怔口呆地看向刹海。刹海看去倒是平常,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浮生帝活活变成了照镜子的吊死鬼,自己把自己吓得个半死。

    他往后倒退数步,指着刹海,嘴唇哆嗦:“旱魃老儿,你说此人是胤泽神尊?莫要糊弄我!”

    “没错,就是他。”

    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半身妖漂浮绿洲上方。他皮肤是玫红色,貌如干尸,身下有一团黑火烈烈燃烧。我方才听浮生帝提及便有所预料,原来,这旱魃真是传说中那旱鬼,传闻其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生于这个时代,可真是他的福音。

    他朝我们一路飘来,表情狰狞骇人,我和玄月都不由小退一步,刹海却还是一脸淡定。他停在刹海面前,鞠了个躬:“旱魃见过胤泽神尊。”但等了许久,都没得到对方回应。

    我全然不信他所说的话:“简直胡诌,刹海怎可能是胤泽神尊?”

    “赤地之中,我的法力是常态中的十倍不止,怎会看错?”旱魃又抬起头,眯着眼观察刹海一阵子,一双黑洞般的眼陡然睁大,“咦,奇怪了。这真真是奇怪了。”

    浮生帝好像从头至尾便没打算信他,筷子般的手指捋了两下胡须:“何如?难得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旱魃迷惑道:“老夫曾与胤泽神尊有过一面之缘,他的神力之强,寻常神仙望尘莫及。且他元神中清气十足,哪怕再隔一万年相见,老夫不可能认错。方才与这位魔者相隔甚远,都能他身上察觉到胤泽神尊的气息,何故走近了反而察觉不到半分……”

    浮生帝白眼珠子一翻:“旱魃老儿,又开始对着牛嘴打喷嚏。你与胤泽神尊有一面之缘,我还与他有数面之缘呢。忽悠别人也罢,忽悠我有意思么?这位公子分明是个彻头彻尾的魔,别说身上毫无清气,连一丁点儿妖气也无……哇,大魔王饶命,饶命啊。”

    最后的求饶,是以刹海以剑指之。刹海冷冷道:“蠢货,留你不得。”

    浮生帝哀求道:“不要啊,小的知错,小的知错。都是旱魃老儿的错,是他擅自揣摩大魔王大人您的身份,杀他,杀他。”

    旱魃完全没听进去,还自言自语:“这不对,确实不对。莫非,是胤泽神尊曾经来过此地……”

    我赶紧上前,拉了拉他的袖子:“刹海,饶他一命吧。他弄了这么多名堂,也不过是小打小闹,除了让我们不大舒服,也不曾做伤天害理之事。”

    “刹海?刹海?!”浮生帝双腿一软,又跪地上猛磕头,“原来您就是魔君刹海,小的有眼无珠,还不识泰山,求魔君殿下饶命啊……”

    闻言,旱魃也向刹海俯下身来:“见过魔君殿下。”

    我愕然道:“怎么,你还是魔君?”

    浮生帝道:“哎呀,臭丫头,还不赶紧跪下,刹海殿下是紫修殿下亲自任命的新魔君,现魔界可是鼎鼎大……哎呦,小的错了,错了……”又被刹海用剑抵住脖子。

    刹海道:“速度闭嘴,尚且饶你不死。快滚。”

    浮生帝抱头鼠窜之速,可谓是又达到了个新高度。倒是旱魃坦坦荡荡,留下来与刹海聊了几句才离去。我佯装呼唤苏疏和曦荷,实则偷听他们说话。遗憾的是,他们聊的都是魔界之事,并未再提及胤泽神尊。

    待苏疏和曦荷从噩梦中醒来,我照料好他们,便与他们骑着骆驼,继续往西边走去。路上,刹海一直守在我身边。想到之前旱魃说的话,禁不住道:“真没想到,你居然是魔君。”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刹海目不斜视地往前赶路。

    “之前旱魃说你是胤泽神尊,我还真的被吓得不轻。”

    “我是魔,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么?”

    “可是,你既然没有什么特殊身份,为何要一直戴着面具?莫非是因为生得丑陋?”

    他沉吟不语片刻,才缓缓道:“不是丑陋,而是可怖。”

    “有多可怖?”

    “见了我的脸,你大概到晚上都无法入眠。”

    我笑道:“你这样说我反而更加好奇。你介意把脸露出来让我看看么?”

    “不介意。只要你不后悔。”

    言毕,他解开颈项间的白巾,摘下面具。正巧此时,有一阵黄沙卷过,模糊了他的面容。我伸手挡了挡眼前的沙,一片昏黄中,看得虚虚实实。发现他脸上有黑纹,心跳也不由变快。

    终于,风沙平定,腰巾浪摆,他容貌也逐渐清晰:他的发际线以下,鼻子以上,全都是黑色长条纹路。这些纹路纵横交错,毫无条理,连眼角也被覆盖,就像是被按住后脑勺,把脸压在刚画好的水墨画上印出来的一般。

    可是,纹路并非绘制上去的,亦不是刺青,而是微微凹陷进去的皮肤纹理。他皮肤又十分白皙,与这些黑纹一比,乍一眼看去,竟有些像骷髅头。

    承认,初看这张脸,我心里抽了一下,但还是表现得礼貌平常:“还好,地府妖界长得比吓人的多了去,也没见别人把脸盖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