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9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两回出现都是无意为之,却总能帮上我大忙。第一回 是救了我的命,这一回是用发光的分散我的注意……看他这样来无影去无踪,应该是个仙人才是。

    不论景色多美,我还是得回去面对父母的辞世。只要一想到,此后一生,再无二老陪伴,我的心情便无比沉痛,连亘古不变的同一抹月色,也染上了紧凄霜风,令人不忍颙望。

    然而,我如何都不会想到,回到紫潮宫,竟会同时看见傅臣之和开轩君。昭华殿中只有零零散散几个人,二姐正站在王座前,冷漠地望着傅臣之。

    傅臣之正被两个人侍卫扣住,耻辱地将手背在背后,却挂了一脸的不屈不服。开轩君站在傅臣之身边,一会儿看看傅臣之,一会儿看看二姐,似乎很是担忧。

    “二姐!”我跑上前去,站在傅臣之另一侧,“这是怎么回事?”

    二姐冷冷道:“你自己问他。”

    我看看傅臣之,他没看我,表情纹丝不动,似乎没打算解释。他与二姐沉默对峙了一阵,反倒是开轩君急道:“唉,洛薇,你快劝劝你二姐,让她不要如此冲动。”

    我又望向二姐:“二姐?”

    二姐道:“傅臣之,告诉她,你都做了些什么。”

    傅臣之道:“我什么都没做。”

    “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狡辩到何时?”二姐拿出一纸文书,咬牙切齿道,“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父王母后如此善待你,你……你却……”

    傅臣之还是同样的态度:“我说了,这封信不是我写的。”

    二姐气得浑身发抖,大步走下王座玉阶,拾起那张纸,放在他面前:“这不是你的字,是谁的字?”

    傅臣之道:“字迹可以模仿。我对父母的忠孝之心,日月可表,我从未做过这种事。”

    “满嘴谎言!”

    二姐狠狠把那张纸扔出来,傅臣之别过头,躲开它。我赶紧接过那封信,一目十行看完了,顿觉惊心怵目。这竟是一封写给仙君的信:

    吾前为师父黄道仙君所遣,充北海水妖王义子。其国祚奸邪,遣恶导非,勾结邪鬼作祸者,危乱北海。其女有三,长女以地仙而走,小女私养凶兽穷奇,二女为虎作伥……

    “除了我养了玄月,简直是通篇胡说八道!”我愤怒道,又盯着那个“虎”字看了半晌:“等等,哥,我记得你写的‘虎’字,下面那个勾都拉得特别高。二姐,这可能真是别人捏造的……”

    二姐道:“薇薇,你别插嘴。我知道你不相信他会做此事,之前我也被他骗了。你知道他这些年离开溯昭,都是去了何处么?”

    “不是去拜师学艺了吗?”

    “你知道他的师父是谁么?”

    “不知道……”

    “黄道仙君。”说到此处,二姐又一次朝他投去憎恨的目光。

    傅臣之道:“我的师父不是他。”

    “那你师父是谁?”

    面对二姐咄咄逼人的问话,傅臣之只是皱了一下眉头,却还是忍着没说。室外依旧寒冷,殿内烛光摇曳,照亮了二姐盛极的容颜。她轻笑一下:“回答不出是么,臣之,那我换个问题:既然你是凡人,为何会活到快五十岁了,还是现在这副模样?”

    傅臣之还是沉默不语。我道:“二姐,你这就太为难哥了。他成长速度慢,不正巧是他被父王带回来的原因么。”

    “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凡人!”二姐拔高音量,拽着傅臣之的领口道,“傅臣之,你现在当着大家、当着你妹妹回答这个问题——你究竟是人还是仙?!”

    什么……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傅臣之,忽而他被蜘蛛咬后迅速复原之事,又在脑中一闪而过。傅臣之终于快速看了我一眼,一双细长的狐狸眼轻轻合了一下,嘴唇苍白:“我是仙。”

    心跳停了一拍。我只觉得口干舌燥,吃力地吞了吞唾沫:“你是几时发现的?”

    二姐冷笑道:“他都在那封书信上写得如此清楚了,他是奉命卧底于溯昭,你还问他是几时发现的?你若不相信,再看这个。”

    她从一旁的侍卫那接过一张纸,递给我。我扫了一遍内容,发现那是傅臣之儿时写的一首诗:

    北有瀚海,不可泳矣。

    斗下淑女,不可求矣。

    高眄九垓,我项痡矣。

    云龙风虎,燕然归矣。

    小时我并未读懂此诗最后两句,再结合如今发生的一切,却忽然明白了:日日抬头思念九天的家乡,我的颈项也疲了。云从龙,风从虎,待我大功完成,便可燕然归去。

    从小到大,傅臣之在玄书房一直是隐忍温和的样子,面对别人的欺负和贬低也淡然处之。原来,并不是因为他不在意,而是因为无须在意。

    “薇薇,父王母后之死,都是因为我们这好兄弟。他和黄道仙君勾结已久,想要私自占领溯昭。而我们溯昭氏,则将永生永世沦为仙界之奴。我不会给他机会。因此,明日我将继位,成为溯昭新帝。”二姐面若冰霜地望着傅臣之,一字一句道,“城内逮捕到的仙兵,背叛溯昭之人,杀无赦。”

    我急了,摇了摇傅臣之的袖子:“哥,你快解释啊。”

    然而,直到最后被带走,傅臣之也没再说一个字。经二姐解释后,我才知道,原来告密人是傅臣之的随从。随从一直待他忠心耿耿,却不料他会做出不忠不义之事。父王母后方才去世,他便赶回溯昭,想要佯装无事地安慰我们,再处理掉我们姐妹俩,自己称王。

    可是,不论他们怎么说,我都不愿相信王兄是这样的人。

    午夜,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无法入眠,忽然听见有人敲门。跳下床去打开门,一股冷风袭来,开轩君站在冷月下,看上去情绪十分低落:“在下前来赔礼。”

    我拉开门:“进来坐罢。”

    “不,在此说便好,我还指望当你姐夫呢,让流萤误会可不好。”他笑了笑,口中呵出雾气,但很快又严肃起来,“其实,把傅公子带回溯昭的人,是在下。”

    “……是你?”

    “正是。在下离开溯昭后,一日途经雪山冰谷,结识了傅公子,得知他是萚华王的养子,于是结伴而行,共回仙界。在下有一故友,与如岳翁交好。前两日听说他与黄道仙君已到北海除妖,竟是指溯昭氏。此前,在下在洛水略施法术,以便日后快速返回溯昭。在下便将此事告诉傅公子,答应带他一同回来……不想,我们赶到已为时过晚,傅公子还遭人陷害……”

    “你也觉得我哥是被陷害的?”

    开轩君正色道:“自然。傅公子有山高水长之风,怎可能害死自己再生父母?”

    “可是,二姐一点也不相信他……”

    “你二姐看似温和,性情却很冲动,人死不能复生,就怕她错杀好人后,余生悔恨无尽。”

    我苦道:“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开轩君往四周扫了一圈,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塞在我手里:“这是傅公子的牢房钥匙。我去偷来的。”

    我惊道:“堂堂大仙人,竟做偷鸡摸狗之事!”

    “这也是为了你姐。”开轩君无奈摇头,“好了,快去见见你哥,我再回去劝你姐。对了,我还在地牢里挖了个洞,若过了午夜我这边还无消息,那就说明劝你姐失败,你可以让傅公子先逃命,有事我们再回来商量。”

    我不禁噗嗤一笑:“堂堂大仙人,竟做齧鼠穿虫之事!行了,小姨子这关你是过了,以后允许你娶我姐。”

    开轩君笑道:“别浪费口舌,快去罢。”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非常热爱这位青年的勤劳小天使闪闪本章未完分割线——————

    今日有奖竞猜:幕后凶手究竟是谁?真相只有一个……随机抽五位答对的小盆友赠送袖珍福利~

    第11章 碧华之誓

    不巧的是,我才与开轩君分开,便在回廊里遇见二姐。她狐疑道:“你又出来做甚么?”

    我道:“我想父母,睡不着。二姐也睡不着么,不如陪我在院子里走走?”

    “我还有事要处理,你自己先逛。”二姐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却比之前软言温语了很多。

    见她匆匆离开,我偷攀上房檐,朝着天牢的方向赶去。从上一回蜘蛛精之事过后,我再练登天术,父母便再未加阻止,现在飞出紫潮宫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只是没想到,待我抵达宫殿西部的天牢,竟又一次看到了二姐的背影。她一溜烟进了天牢,过了半个时辰,才有两个狱卒送她出来,其中一个千依百顺地说道:“殿下请放心。明日行刑之前,我们一定把话问到。”

    二姐道:“看好他,不得有半分差池。”

    两个狱卒唯唯连声地把她送走,开始窃窃私语。我躲在树梢后面,偷听他们说话——

    “看没,二王姬和臣之殿下已经彻底撕破脸了。原来陛下都是臣之殿下害死的,唉,人心真是太可怕了啊……”

    “是啊,现在陛下变先王,我们溯昭见不得光,还得由二王姬这年轻姑娘来统治,恐怕接下来几十年都别想有好日子过喽。”

    “嘘,什么年轻姑娘,马上要变成新王了,当心隔墙有耳,你转眼被派去扫大街。”

    “扫大街和看死牢,我还真分不清哪个更惨。”

    “说到死牢,这真是阴沟里翻了船,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在此看守臣之殿下,还得帮二王姬严刑拷打他。真不知他在想什么,明明在溯昭,他已与两位王姬比肩齐声,却还要帮天界除掉我们,大抵仙人确实是得天独厚罢。”

    “得了,就他那样,明天死定了,你看看二王姬给我们的都是什么刑具,这种冰刺鞭子你大概都没见过,打在身上肉都得成条拉下来,刺还自动化在血肉里,打掉几根,就凝结几根新的出来,一直这么打下去,可真是生不如死。不过就我看啊,这傅臣之真是该!他害死我们的王与后,走,进去抽他,抽到他把一切招供为止!”

    我适时跳下来,大步走上前去:“喂,你们俩。”

    “啊,小王姬。”

    “见过小王姬。”

    “二姐不放心你们,让我过来亲自审问傅臣之。”我把手伸出去,“鞭子给我。”

    “这……”

    “这什么这?!拿来!”我呵斥道,硬吓得那狱卒交出了鞭子,“不准跟进来,否则偷听到了政事机密,你们长十颗脑袋都不够砍。”

    好在二姐还没继承王位,他们现在也不知道该听谁的,我稍微一忽悠,便顺顺利利进去了。已近漏断时分,牢里一片死寂,唯有月华如水,一碧无际,透过窗扇,在地上投落道道银白方条。

    终于,我在天牢最深处看见了傅臣之。这一日天英星格外璀璨,与光辉万千同耀,冷冷清清地洒在他身上。他颓然靠坐在角落,手脚都被千金铁链套住。袍子上有上百条裂口,暴露出的肌肤,已有被毒打过的痕迹。听见脚步声,他也没有任何动静。

    我抓住栏杆,唤道:“哥……”

    他猛地抬起头,错愕地望着我。他嘴角还有一抹血,但不论如何狼狈,总是散发着一股夜寒香清的气息:“薇薇……你为何……”

    我看了看身后,赶紧用钥匙打开牢门,蹲下来面对他,却全然不知如何是好:“你就什么都不打算解释?就这样等死吗?”

    他笑了:“我已经解释过,但没有人相信。”

    “你是仙,法力高深,可以逃!”

    “不,若我真的逃跑,就说明心里确实有鬼。到时,你也会对我失望。”

    我快被他的思维方式气晕了:“我是否失望,有你的性命重要吗?就算你是仙,也没有九条命啊。你这是对着镜子发脾气,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他又轻轻笑了一下,却只回答了一个字:“有。”

    “疯了疯了,你真是疯了!”我抓住他的手,认真说道,“我相信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所以,以后遇到同样的情况,你别考虑我如何作想,自己先跑,知道么。”

    傅臣之怔住,眼也不眨地望着我。我知道王兄心中已感动得波涛汹涌,不由自觉能耐,叹息道:“你为何不早些告诉我们,你是仙?”

    “说实话,我也是遇到现在的师父才发现的。那是头一次离开溯昭,他跟我说,亲生父母洗去我的记忆,将我丢在九州,必然有什么缘由。在查出真相之前,不可张扬自己的身份。”

    “你师父到底是什么人?”

    “他尊位很高,我不能说。”

    我试探道:“难道他是仙君?”

    傅臣之默默摇头。我道:“难道是仙尊?不会这样厉害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