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7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不,不给!你会杀了它的!”

    我抱紧玄月,想要保护好它,谁知它却猛地飞起,俯冲到大祭司面前,一爪抓烂了那张白色的面皮。大祭司发出一声非人的怪叫,大量黑血流下,身体摇摇欲坠。

    然后,他的眼珠掉落在地,一只毛茸茸的昆虫腿蠕动着,伸了出来。

    我被这场景吓成了小弱鸡,指着它打冷战:“思伯爷爷,你、你你……”

    “交……给……我……”

    大祭司一瘸一拐地朝我走来,声音已经完全走形,抬起的胳膊如木棍般僵硬。之后,之前的蜘蛛腿从眼眶里收回去,一双幽绿昆虫眼在他的眼洞里晃动,又有一条蜘蛛腿从鼻孔中伸出,乱爬之时,甚至掀开了他的上唇。

    它将大祭司的头一点点啃开,露出大量黑血和蜘蛛网,我被吓到几乎尿裤子,扯着嗓子,叫得惊天地泣鬼神,把自己的耳膜都快震破了。那蜘蛛似乎也略受不住,嘶嘶叫了两声,从大祭司脑壳子里跳下来,迅速膨胀,变成一只巨型蜘蛛。

    惨了,原来大祭司早已被这蜘蛛精吃空,如今只剩下一个皮囊,那蜘蛛精便当自己是画皮,披着这皮到处兴风作浪。

    不行,关键时刻,我可不能晕菜。以前上课学的术法怎可忘记,好歹还跟父王出去打过猎。我打了个滚儿,翻到低槛处,引池水凝结成数枚冰弹,将它们引入高空,四射青光,双手指向蜘蛛精。而后,冰弹倏地朝蜘蛛精飞去!

    只听见几下清脆声响,它们在蜘蛛精脑袋上撞成了冰渣。

    蜘蛛精安然无恙,眼睛却充满血丝,“嘶”地尖叫一声,八条毛茸茸的腿堪比树干粗,踩着石阶,噼里啪啦朝我移过来。

    我收起胳膊,静默须臾,忽然“啊啊啊”惨叫着跨过低槛逃走。

    可恶啊,倘或我平时再有多点时间修炼纵水登天术,早已飞到十万八千里外,还用这恶心的东西追着到处跑吗!

    “父王,王兄,都是你们的错!怪我偷练登天术,还怪我!怪我!等我被吃掉,你们记得到坟前磕头认错!”

    由于跑得太快,我踢到石板,摔倒在地。斜阳下,它庞大影子很快将我覆盖。

    我抱着脑袋,想今生就要终结于此,却发现影子停了下来。扭头一看,玄月居然又在它脑袋上抓出一个口子,显摆着小尖儿奶牙,继续用黏软的声音挑衅道:“嗷嗷嗷嗷!”

    “玄月!你好厉害!好棒……”

    我激励之语尚未说完,蜘蛛精已吐出柳絮般的长丝,把玄月从空中打下来,再拖到自己锯齿旁。

    “放开玄月!!”说罢,我飞奔向前,再度凝结冰弹,朝它冲刺而去!

    神奇之事发生了。天罗地网从天而降,日月光耀笼罩蜘蛛精。蜘蛛精仿佛被打折了腿,趔趄爬几步,便伏在地上。这一刻,我的冰弹才落在它脑袋上,不痛不痒地碎裂。而后,身后有一男子喊道:“破!”

    霎时间,黑血四溅,蜘蛛精被五马分尸,炸得七零八落。粗壮的蜘蛛脚漫天飞舞,那颗狰狞的脑袋刚好落在我面前。然而,那绿眼竟未闭上,这脑袋竟自己飞起来,张开锯齿,对我咬下来!

    “小心!”

    一只胳膊挡在我面前,锯齿直接刺穿那条胳膊,粘稠的鲜血溅了我满脸。身后的男子痛苦地哼了一声。蜘蛛精终于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双眼黯淡下来。我回头一望,发现那竟是开轩君。他轻轻喘气:“好险。”

    “怎么办?”我手足无措地看着他的胳膊,“我们扛着这毛脑袋回去吗?”

    他被逗笑了一下,合并食指中指,聚光在肩上点了一下,止住血。而后,他闭着眼,咬牙把那长长的锯齿拔出来,推开蜘蛛精脑袋:“无妨,我乃仙身,三天便能痊愈。”

    闻言,傅臣之的身影在我脑中一晃而过。

    但我未深思,只是把玄月从蛛丝里扒出来,和它一起扶着开轩君回去。

    半个时辰后,御医为我们包好身上的伤,有条不紊地交代这两日如何照料伤口,又道:“老夫不曾为仙治病,这伤势怕是要再观察一日,就怕蜘蛛精有毒。不过,好在开轩君仙体非凡,若换作是寻常人,恐怕这胳膊是要废了。”

    父王满面愁云:“唉,怎么会这样。思伯竟早已遇害,现在开轩又身负重伤……”

    军令侯道:“其实,近日城中有许多百姓反映陈情,城中毒蜘蛛横行。蜘蛛喜土,溯昭属水,若不是头目靠近,它们很难在溯昭生存。臣料想,这千年蜘蛛精便是它们的头目,或是头目之一。而今日之难,若非开轩君相救,恐怕小王姬也是生死未卜。陛下,对外界开放贸易之路,确实有助于溯昭昌盛,是否考虑一下,改变管辖政策?”

    “你这番话,与寡人不谋而同。寡人会再斟酌斟酌。唉,思伯乃三朝重臣,七出取经,胸怀天下,不想竟晚节不保,死在这等龌龊妖物手下。”父王挥挥手,“传令下去,以丞相之礼,将大祭司思伯厚葬。”

    交代过大祭司之事,父王又对开轩君道:“开轩君,你救了小女一命,此恩重如山,感深至骨。我萚华乃知恩报恩之人,你若有任何要求,尽管提出,寡人必将用心竭力而为。”

    “实不相瞒,在下为仙百年,四海为家,原以为早已无欲无求。然而,此次前来溯昭,却有一事,挂肚牵肠……”说到此处,开轩君更是忧郁至极,一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惨样。

    父王笑道:“哈哈哈,寡人早已猜到,你喜欢流萤。只要她也对你有意,寡人便成全你们俩。”

    开轩君喜道:“此话当真?”

    父王道:“君无戏言。”

    开轩君犹豫道:“可是,二王姬不是储君么?她若嫁我……”

    父王走过来拍拍我的脑袋:“寡人还没老呢,这不,还有一个小女儿在。”

    “啊?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语无伦次,“不行啊,就我这样,怎能……不行不行,我只想专心辅佐二姐,不愿为王。”

    父王直接无视我,对几名宫人说道:“去传二王姬。”

    看得出来,开轩君确实很喜欢我姐。在二姐来之前,他分明在与父王聊其他话题,却一直坐立不安,心神恍惚。我的心情却复杂极了。怎的一夜之间,我就要变成王储了?倘若日后继位,我将是溯昭史上第一位女王。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郁闷呢……

    之后二姐过来,父王并未立即告知婚约之事,只是把方才发生的事交代了一下。此刻,开轩君除了气色不佳,看上去已无大碍。二姐坐在他身旁,却早已心疼得肝肠寸断,望着他的胳膊,默默流下盈盈粉泪。开轩君看了二姐一眼,那眼神深情之至,令我再度打了个寒颤。

    唉,他俩如此相爱,若棒打鸳鸯,岂不是要遭天打五雷轰。何况开轩君于我有救命之恩。常言道:知恩不报非淑女!女王便女王,挺威风的。这女王我当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当父王提出要将二姐许配于开轩君,二姐呆了呆,竟断然道:“我不嫁。”

    第9章 雪夜激变

    开轩君很忧郁,也很壮烈。他决定月下独酌,举杯对影成三人。看着他那凄凄惨惨戚戚的境况,我实在想过去,留下只字片语以安慰之,但总觉得月下仙人甚是美丽,若硬要塞个人进去,也不该是抱着虎崽的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当个孵鸭蛋的老母鸡,欲带玄月离去。

    但刚走两步,眼前画面,便看见二姐出现在开轩君身后。

    纷纷凉月临窗照,二姐提着灯笼依水而立,绯红裙腰如霞光,一时间,松风涧石,水声激激,自成一番秋月春风。目睹如此倩影,开轩君更是投以悲凉之色,看上去好不可怜:“你可知道,于你,我不过初识之人。于我,王姬流萤却早已是旧梦佳人。”

    二姐迷惑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之前,我已在大幽之国见过二王姬。此次前来溯昭,亦是为二王姬而来。”

    开轩君取下头上的发簪,摊开手掌,它发光升空,竟变成一个卷轴。卷轴徐徐打开,橙光莹莹,展开竟是一幅红衣佳人画。画中的二姐正提着竹筐,乘舟渡河,摘采荇菜。莫说二姐,我都感到意外。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开轩君缓缓说道,语调悲凉,“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沉默持续良久。二姐素来温柔,却残忍地说道:“抱歉。我无法嫁给你。”

    “因为在下并非溯昭氏,对么?”见二姐不语,开轩君又道,“溯昭有王法,王位继承者必是溯昭氏,后代也必须是纯正的溯昭氏,对么?”

    二姐闭上眼:“……是。”

    开轩君好像再受不得这种折磨,咬了咬牙道:“那,二王姬可想过齐人之福?”

    哇哇哇!姐姐大美人,果真好福气!竟有俊美仙人主动送上门,多夫侍一妻!我握紧双拳,已在心中替二姐说了一百次“好啊好啊好啊”,不想听到的答案竟是:“别胡闹。”

    沧瀛神啊,胡闹甚么,有甚么好胡闹的!二姐你是被王兄附身了不成!这般好事,竟不答应。好歹生个带仙人血统的外甥出来,这样我家玄月长大也好有个伴儿不是……慢,此话似乎有些不妥?

    不论如何,言语难以表达我的失落之情,我一个激动,不小心勒了玄月一下。于是,它的叫声惊动了二姐和开轩君。

    结果便是,二姐把我拖回她的寝殿,跟父王、傅臣之一样把我劈头盖脸训了一遍。我和玄月都坐在地上,老老实实地听她训完,我道:“姐啊,你还是挺喜欢开轩君的,对么。那便让他入赘罢。”

    二姐更怒了:“别人说这话也罢,薇薇,连你也不懂二姐的心思?”

    “我是真不懂。”

    “为了溯昭氏王室血脉,我若要继位,肯定不能与开轩君成亲。同时,我亦不能放弃王位。”

    我歪了歪脑袋:“为何不能?不是还有我么。”

    二姐望着我,半晌,只叹了一口气:“你回去休息罢。”

    我还道自己又莫名惹二姐生气,回去与母后谈及此事。母后摇摇头道:“薇儿,你是真不懂萤儿的苦心。你大姐已经走了,萤儿若还重蹈她的覆辙,这对你会产生如何的影响呢?”

    我道:“无甚影响。二姐并非私奔,明媒正娶,理所应当啊。”

    母后道:“不,你会认为王位是个烂摊子,需要你来收拾。即便轮到你继位,你心中怕也有一万个不愿意。再者,她无非是希望你嫁得好。女儿家,到底还是婚姻大事为首。倘或以后你遇到一个非溯昭氏的男子,便不用顾虑那么多,顺顺利利嫁过去了,不是么。”

    原来还有这么个道理,二姐真是我的好二姐。我感动得有点想狂奔而去抱住她。想了想,又道:“那二姐为何不接受齐人之福呢?”

    “薇薇,你果然还是孩子。溯昭氏向来是一夫一妻制。你想想,你二姐若真嫁了两个男人,先别说无法堵住百姓的悠悠之口,她与溯昭氏的夫君,又该如何解释此事?难道要告诉他,我和你成亲不过是想要孩子?之后生了孩子,又该如何与孩子交代?这些都是问题。不如现在快刀斩乱麻,忍忍短痛,总好过一生长痛。”

    大人的世界真麻烦。这是此日我最大的人生感悟。

    之后数日,看见开轩君久久逗留,昼昼求爱,夜夜宿醉,整一个衣带渐宽终不悔,我更如此作想。只是,二姐心肠便像是铁和着石头造的那般,不论他如何自残,都不见她有半分动摇。

    两个月过去,开轩君终于灰心丧气,与父王作别,离开溯昭。

    另外,大祭司死后,我们又意外发现经书全都是空白的。原本要开辟的仙界之路,也变成了不解之谜。这期间,父王下令加强了城郭戒备,任何外族想要进入溯昭,须先搜身登记,若在境内闹事,则将彻底驱逐,五十年内不得入内。

    如此,平静的日子又过去了数个月。我还是每天跟着小伙伴儿们一起上玄书房,翰墨还是一如既往不务正业。

    有一天,夫子让我们抄写文赋,那段子恰好是灵景王统治时期,北翔所写的文赋:

    “昔日九州枫陛蒙尘,王陵墋黩。黔首悉涂炭,宗庙堆白骨。今月都高悬天英,暗藏欃枪……惟沧瀛佑我,休灭族之灾……”

    读过这篇文赋,我只能说有才之人,脑子时常少根筋。作为一个溯昭氏,拿凡人的例子来警示君主,说天有妖星,灾祸将至,还求沧瀛之神保佑溯昭,好似一切歌舞升平都和君主无甚关系,不是嫌脑袋在脖子上挂太久么。

    自然,这篇文赋被灵景王看见后,没多久便把北翔流放了。先王西涧则是明君一位,他非但将北翔文赋解禁,还列他入溯昭五杰。以至于我们如今天天背书,没有好日子过。

    只是,看见那句“月都高悬天英”,我忽然想起一桩多年旧事:当初我被蟠龙抓走,那御龙的无名氏青年,也曾说过旧地空有天英,不知是否指我们溯昭的上空。若真是如此,这天英也悬得太久了些,从灵景王一直悬到父王……怎的还不见灾祸降临?

    我把这想法告诉夫子,他那脸就像八月的天,阴晴不定了好一阵子。

    有一日,我幡然醒悟:长了一张乌鸦嘴,真的不好。

    自胤泽建溯,我大溯昭便从无战事,一直本固邦宁了上千年。以前,我们如何都不会想道,溯昭氏首次与仙交流,会是在我们的时代。

    自然也不会想到,第一场遭到外族入侵,竟也是在我们的时代。

    寒冬腊月,北风卷地,满城飞雪,洛水于极寒中凝为一川烟冰。

    此夜,母亲正在教二姐刺绣,玄月趴在我腿上,我跪在父王身边为他捶腿。忽有士兵来报,说沧海门前的守卫全都被杀了,除了在城内滥杀无辜的外族,还有两道云影卷进来。没人看清来者何人,只知道此刻城内死伤无数,一片惨状。

    听见沧海门失守,父王震惊得猛然站起,二话不说,纵水飞了出去。

    沧海门是溯昭的正城门,那里防守也最为牢固,竟这样轻松被打破,这来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我也赶紧跟着母后、二姐赶出去。

    风雪凌乱,千里烽烟,城内喊杀声无数。更可怕的是,这么短的时间内,那入侵者竟已抵达紫潮宫上空。那是两名男子,一名是黑发青年,有三只眼,手持毛笔,身穿黄袍;一名是白发老者,须长及腰,手持拂尘,身穿白色道袍。二人均束发戴冠,冷淡高傲,驾烟云虚浮高空。

    他们四周无水。也既是说,他们不是溯昭氏。而自身便能飞行的外族,只有……

    “来者何人!”父王抬头大声问道,“我们与二位无冤无仇,为何中伤我溯昭百姓!”

    与父王的激怒相比,那青年却全无丝毫年轻人之轻浮,只睥睨着我们,沉着如同这凌寒风雪:“大胆妖孽,汝等在北海横行作乱上千年,竟也敢如此倨傲无礼,以下犯上。”

    “什……什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父王是位仁慈的明君,此生从未被人如此说过,想来已经懵了。我却没那么好欺负,抱着玄月站出来,怒道:“你又是什么东西?竟敢用这种口气和我父王说话!说我们是妖孽,我们大溯昭氏还当你们是妖孽呢!”

    青年杏目半合,更加充满凉意。那老者反倒勃然大怒,挥了挥拂尘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水妖!可知道自己在对谁大呼小叫?吾乃紫微座如岳翁、黄道仙君,今日便是奉仙尊之命,前来结果汝等性命!”

    这下连我也傻眼了。

    此侵略之族,竟是仙界之人。这怎么可能?连开轩君那样法力高深的仙人,都会待我们谦让客气。他们居然管我们叫水妖、妖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