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5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那不是小孩应该去的地方。”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我上前一步,挽住傅臣之的胳膊,企图用执着期盼的视线烧化他,“哥哥,让我去,让我去啊。我一直很好奇那里究竟有些什么,那么多人都可以去,何故我便不可以?”

    傅臣之静止地盯着我小片刻,拔出胳膊,用手背掩口咳了两声:“你要去哪里都成,唯独此处不成。”

    “你不让我去,我便等你走了自己去!”

    “不准!”他呵斥道。

    “那你带我去!”我毫不示弱,“你带我去,我在门口晃晃便回来,你若不带我去,我日后便带着胡床在那坐一宿!”

    傅臣之和我对峙了良久,总算叹了一口气:“这是你说的,只在门口晃晃。”

    于是,为了低调不被父母发现,我俩乘着最小的一头玄蛇,溜达到了最热闹的一个空中小镇。以前我从来没有到过集市,第一次便来夜市,真是光看看都觉得小兴奋呢。

    顺着繁华大道看去,我一眼看到之前想去之地:朱户上高挂牌匾谓之“风月阁”,许多女子在门前娇俏地笑,个个云鬓花颜,一笑百媚。最有意思的是,每当有男子靠近,她们便会上前与之对话。男子多往往笑得一脸荡漾,往她们手里塞几块琥珀,便跟着进了风月阁。

    “他们是在玩游戏吗?”我出神地拉拽傅臣之的袖子,“琥珀游戏?”

    傅臣之想了想,道:“是。这游戏很无趣,我们走罢。”

    那些姑娘罗裳色泽大胆,与普通溯昭女子的清淡大有不同。站在冷月下,好似素秋树梢晃动的红艳。不曾见过这样好看的姑娘,笑声也是如此诱人,我一时挪不开视线。其中一个姑娘额上贴着蝉翼花子,步摇轻荡,正巧与我对上眼,我有些害羞地往后退了一些,她竟冲我妩媚一笑。

    我是真醉了,又拉了拉傅臣之的袖子,道:“你快看,那个姑娘好好看。”

    傅臣之朝我注视的方向看去,一脸素淡:“等闲之色。”

    哼,真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牙都快掉了。我正在心里嘟囔,却见那姑娘也和傅臣之对上了眼。她睫毛抖了抖,竟唰地红了脸,用扇子半掩俏颜。傅臣之毫无反应,转身要去别处。

    我拦住他:“哥,慢走。佳人对你有意。”

    “我无意。”

    “莫要这么快下决定,以防后悔。快,你也去找她玩游戏如何?”

    傅臣之根本不理我。有个木头兄长真是无趣极了。好在我一向骁勇,当街一张胳膊拦下他,抓着他的手,想往风月阁去,他却甩开我的手,道:“胡闹。”

    果然,除了我没人能忍受他这棺材座子脸,那姑娘见他是如此反应,撅着嘴,翻了个白眼。恰好有一个锦衣公子路过,递给她两块琥珀,她便立即赔笑,挽着那公子的手,轻摇小扇进了阁。入门前,她还转过头来遗憾地瞅了一眼傅臣之。

    这确实略有遗憾,我摇摇脑袋:“唉,你看,给人家脸色看,人家转眼走掉。看现在谁陪你玩游戏。”

    傅臣之漠不关心道:“我也不想玩。”

    “那我陪你玩可好?”

    他愣了一下,显得有些错愕。我道:“你可带了琥珀?具体是怎么个玩法?”

    谁知,他竟怒道:“洛薇,你真是太胡闹了!”

    被他这样一骂,我禁不住抖了一下:“凶、凶什么……不、不就玩个游戏嘛,有必要如此大惊小怪么……”

    “那阁里的都不是好姑娘,你学谁不好,偏偏要学她们!看她们长得好看就觉得是好人了是么?从小便如此以貌取人,肤浅!”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最讨厌你这番模样,跟父王没差别,你们一天到晚就知道教训我,讨厌!混蛋!一点也不疼我,再也不理你了!”泪眼汪汪地咆哮完这番话,我捂着脸,委屈地转身跑掉。

    “等等,洛薇……”傅臣之有些急了。

    我用手盖着脸,在手后不屑地拉扯了一下嘴角,埋头狂奔半条街,总算落得半分清闲。知道老哥最受不了我掉眼泪,便丢他个伤心欲绝的背影,让他内疚一会儿吧。想到此处,真想为自己的机智立个牌坊。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我发现世界之大,真是无宝不有。

    在这里,歌呼宛转犹咫尺,楼台灯火连夜明,还有金桥衔接住两块繁城。这一头有“风月阁”、“春香城”、“燕娇楼”、酒馆、赌场,那一头有小吃、戏馆子、布坊、华胜铺、茶楼。但不管走到何处,满街都能闻到玄丘老酿的香气——我不懂酒,却很熟悉玄丘老酿的气味。

    这是父王每次与翰墨他爹见面都会喝的酒,据说并不如流霞酒高贵有仙气儿,却由“酒乡”玄丘的造酒老者酿制而成,以父王的话来形容其美,乃是:真汉子饮之不止。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了很多好玩的东西。戏馆子里,后排有行人围观,前排有富商贵胄以墨点戏,选曲即舞。这会儿他们表演的是《鸿雁进谏河月王》。

    在集市里,有北号之山上獦狚兽骨做的筷子,碰撞发出的不是普通清响,而是细微豚音;有北海之隅天毒人兜售的念珠,以朱蛾盘踞其中;有九州来的儒家典籍名曰《公羊传》;有我们溯昭特产烤文苍虾串、蚕月酒……

    不过,最吸引我的,是宠物一条街里的虎崽铺。

    确切说,是为那万白丛中一点红所吸引。

    那一堆雪白的绒绒毛球我都认得,就是山林中最常见的白虎崽,可在这对白毛球中间,还有个绛红色的毛球。那也是只虎,还长了对小翅膀,眼睛比别的虎崽都大一些、凶煞一些,个头也要壮实些。

    但不管它怎么逞凶,还是改变不了是颗球形幼崽的事实。翅膀像被绑肉鸡一样绑在背后,它一直不舒服地打滚。站都站不稳,还乱咬别的虎崽,一群小兽扑来扑去嗷嗷叫,闹得整个铺子鸡飞狗跳。

    我决定去把它收了。

    “我要这个。”我提着那虎崽的翅膀,把它拎起来,“可以么?”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这一个两百鼓。”老板朝我点头哈腰地说道。

    “好,那我带走了。”见它朝我和老板乱刨爪子,我拍掉那爪子,像挑大白菜捏捏它脸颊,满意地掉头离开。

    “等等,小姑娘,你还没付钱呢。”老板在身后唤道。

    “钱?那是甚么东西?”

    “钱你都不知道?”老板从腰间拿出几块琥珀,“你买东西是要花钱的,总不能指望我送你罢?”

    “我是溯昭的小王姬,你要钱,去找紫潮殿里的人要。”

    听完我的话,老板面部僵硬了许久,朝我摊开手:“你要是小王姬,我就是萚华要拿棍子抽死你!虎崽还来!”

    “你怎敢直呼我父王大名,你应该尊称他一声‘陛下’!”

    “没钱买什么东西,走走走,赶紧走!”老板无视了我的愤怒,想直接过来抢虎崽。

    我躲得远远的,却因此激怒了他。他还真的拿起旁边的驯兽棍朝我走来,我吓得更退一步,护住怀里的虎崽。正当老板挥舞棍子要打下来,一把折扇伸出来,四两拨千斤地撩开那棍子。

    一名黑发男子站在前面,背对着我,声音温软:“老板莫慌,且待我与这丫头好好谈谈。”

    作者有话要说:

    有奖竞猜:乃们可以猜猜看,来者何人!随机抽五个答对的小盆友赠送福利,截止到答案公布为止,厚厚~

    第7章 东海有仙

    那男子转过身来,对着我摇摇折扇:“丫头,你姐姐不早跟你说过,休得在街上胡闹。若不是今日我揪着你,恐怕会又会无法向她交代。”

    说罢,他又对老板略带歉意一笑:“这是我家小姨子,她年纪尚轻,脑子不好使,还望阁下见谅。”

    这男子身着翡翠色褒衣缓带,散发披肩,斜长的刘海垂至肩头,衬着朗目疏眉,再拿把折扇,有几分阴柔。然其器宇轩昂,丰标不凡,却不露半点纨绔之气。

    看他谈吐言行,也是成年之人,成年会散发,还是黑发,想必是外来客。这年头,我大溯昭的外来客是越来越多了,也不知是人是妖。

    不过,不管是什么,他想救我已是必然,我连忙配合道:“姐夫?我不认得你!”

    闻言,男子向老板丢了一个“看吧”的眼色,从腰间拿出一块琥珀,递给老板:“这些应该够了。”

    老板将那琥珀举起来,对光看了看,只见它呈半透明朱红状,盈盈发光,如神兽之泪,里面有山海纹理及珍珠贝一枚。

    经过反复检查,他确定这并非赝品,赶紧将它揣进怀里,一副誓死也不再还来的样子:“够了够了,你们走吧。”

    那男子把我带离店铺远了一些,忽而转过头来,朝我拱手,微微一笑:“在下开轩君,见过小王姬。”

    我也笑了:“你相信我是小王姬?”

    “两百年前,曾有幸与令尊共饮,小王姬与萚华王有虎贲中郎之似。”

    “原来如此。”活了这么久,想来不是人,我眨了眨眼道,“何故我看不出你的妖身?”

    开轩君笑道:“在下非妖。小王姬自然看不到妖身。”

    “那你是什么?”这样问似乎有些失礼,我又补充道,“你寿命这样长,自然不是凡人。”

    “在下曾为凡人,因而也算是半个凡人。况且,长寿之人并非无有之。倒是小王姬你,夜晚独自离宫,还是要小心为妙。看你身上没有琥珀,姑且带上些许。”他又掏出几块琥珀,递到我手里。

    “这琥珀便是钱吗?”我拿着它,翻来覆去端详了一阵子。

    “在溯昭,它确实是钱。你看这个。”开轩君拿出一块泛黑琥珀,椭圆形,指甲盖大小,“你看,这是翁珀,里面什么都没有的,这般大小,为一鼓。”

    这下长见识了。原来琥珀按价值由低到高排序,主要分四种:翁珀、血珀、花珀、翳珀。里面的花样,有贝壳、花草、石木、群山、沧海、兽眼,以便区分面值。方才开轩君给那老板的琥珀,便是有贝和山海的血珀,价值四百鼓。大部分琥珀均由仓司部施法以凝结树胶制成,除了翳珀,为“众珀之长”,由翳鸟之眼凝结而成,寻常人家甚至都不曾见过。

    其实,父王与官员议政时,我曾听他嘱咐过仓司部造琥珀之事,但当时我只当琥珀和寻常玉器珠宝一样,不想这玩意儿居然就是传说中的钱。我垂头研究了一会儿琥珀,原想多问几句,一个声音却从我身后响起:“洛薇。”

    我缩起脖子,怯生生地转过身去:“哥……”

    本以为会遭到一阵铺天盖地的骂,没料到傅臣之竟满大松一口气,单手撑在墙上,微微喘气:“总算找到你了。我还以为你又被坏人带走……”

    他这反应,让我不由想起小时候的事。但我坚决不道歉,因为他刚才真是一点也不温柔。我道:“被坏人带走,也比留下来被你骂好。”

    他苦笑道:“知道,我不骂你了。你好好跟着我,别一个人乱跑。”

    终于战胜哥哥一次,我心里是说不出的畅快。他伸手过来拉我,却碰到我怀里的毛球。虎崽伸出脑袋,一脸防备地拨开他的手。傅臣之道:“你从何处弄来了只小老虎?”

    “这是我从虎崽铺买来的。”我摸摸它的脑袋,“我决定带回宫里把它养大。”

    “这虎长了对翅膀,恐怕不是寻常野兽。我看还是从长计议。”

    “不,我已经决定了,要带它回去。既然决定买它下来,便要责无旁贷,要你说是不是啊,玄月?”

    “不可随便给动物取名,取了便没法丢掉它……”说到此处,傅臣之顿了顿,“等等,你今天身上没带钱,怎能买下这虎崽?”

    “啊,刚才有一个人,他帮我……”我指了指身后,想跟傅臣之引见开轩君,但身后早已没了开轩君的身影。再向幽巷人潮探望,也没能找到他。我喃喃道:“奇怪,方才他还在这里。”

    傅臣之像是完全没听到我的话:“你老实说罢。偷拿了哪家店铺的老虎,我去帮你付钱。”

    我扯了扯嘴角,攥紧拳头:“在溯昭最后一个晚上,你是不是非要和我杀个你死我活才开心?”

    最后,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之后,我们带着玄月到一家茶楼休息,一边写悔过书,一边吃夜宵。傅臣之写得一手好字,但模仿我的字也惟妙惟肖,所以,所谓“我们抄悔过书”,也不过是他帮写,我边吃边看。

    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一只长翅膀的老虎,出现在这种地方,我们仨受到的注目礼还真不少。

    不得不承认,王兄认真的样子真俊逸,尤其是认真帮我僵李代桃背黑锅之时。

    点心一道道上桌,看他如此认真,我用筷子夹起酸梅酥,送到他嘴边。他别开头不肯吃。于是,我自己吃了酸梅酥。过了一会儿,我最爱的苏莲糕来了。我夹了一块给傅臣之,他还是同样的反应。于是,我和玄月把苏莲糕卷席而空。

    后面来了水晶箨果饺、合欢羹、牛首山鸳鸯汤,没有一道他肯吃。

    果然,王兄还是和儿时一样,在食物上无甚喜好。每次当大家胃口大开,品尝佳肴,他总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吃到七分饱便收筷,不似其他孩子那般狼吞虎咽。这令不少小臣女们芳心暗动,也令父王为他竖起大拇指:“此子清心寡欲,藏锋敛锷,必成大器。”

    最后,掌柜的见我们点了很多菜,送了我们一盘拔丝羊奶甘枣。

    这是我最不爱吃的东西,因为它确实名符其实,里三层外三层裹满了糖浆、羊奶、甜枣,甜枣中心还有羊奶、糖浆、糖果。可谓溯昭最甜的点心。这拔丝羊奶甘枣甜到何等程度呢?寻常人吃下去,表情常常比吃到柠檬还狰狞。是以两三岁孩童喜爱之。

    我斜眼看了看玄月,心想这也是个奶娃娃,夹了一块塞它嘴里。谁知,它张开小口,嚼都没嚼一下,就把它用舌头顶了出来,滚乱了脑袋上的毛发,看上去很受折磨。

    见它明亮大眼露凶光,我不由感慨自己口味真没问题,连玄月都嫌弃它,唉。之后,一个邪恶的念头一闪而过。我夹了一块拔丝羊奶甘枣,送到傅臣之嘴边。

    那甜到发腻的味道飘在空中,我几乎可以看见王兄捏着鼻子痛苦不堪的表情,真想大笑三声。怎知傅臣之偏了偏脑袋,把它吃下去,还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品尝也就罢了,那向来不知冷热的脸,居然露出了一丝堪称幸福的表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