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以泽 - 第2节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三两细雨中,六五白梅谢。

    这不是我们玄书房最好的诗,但在我们这群孩童里已属佳作。也难怪他有些得瑟。我不由替傅臣之捏把冷汗。他拿着那首诗扫了几遍,看了他们一眼,又看了我一眼,提笔挥洒写下几行字。

    之后,大家都凑过去看,于是全体哑然。

    那作诗的学生更是结结巴巴道:“这、这是什么意思?这肯定是你们凡人的诗,庸俗,我们看不懂!”

    此刻,一只枯瘦的手抽走了傅臣之的纸。

    傅臣之大抵不想惹祸,抬头望着夫子,那水汪汪的眼睛透着些担忧,看上去竟有些楚楚可怜。

    夫子看了他的诗很久,花了看几篇文赋的时间,才缓缓说道:“谈及书法,时人道藏锋以包其气,露锋以纵其神。瞧瞧这字,用笔如锥画沙,匀面藏锋,却力透纸背,功极纵神。傅臣之,你年纪尚轻,满腹锦绣是好事。然而心中想法颇多,怕是……”

    夫子评价学生,向来简洁刻薄,通常四字直击痛处,诸如“奇丑无比”、“神惊鬼怕”、“犹如狗啃”、“魂飞魄散”,但这回居然说了这么多话,实在反常。

    听言,傅臣之张了张樱花瓣般的小嘴,却没能说出一个字。

    夫子又道:“至于这诗,更是一目了然。老夫便不再多作评价。”他把纸放回傅臣之面前,手指关节在上面敲了两下,转身走掉。

    只见那纸上写着:

    北有瀚海,不可泳矣。

    斗下淑女,不可求矣。

    高眄九垓,我项痡矣。

    云龙风虎,燕然归矣。

    反复看了这首诗,我只看懂其表面意思,并没明白其后真正含义。最起码,在多年后他离开溯昭之前,都没能彻底明白。

    这一刻我只知道,这傅臣之确实有点本事,于是也把不悦的小心思抛之脑后,朝他微微一笑:“高人果真不露相,由衷佩服。在下洛薇,幸会。”

    他亦回之一笑,像个大人般拱了拱手:“小王姬,久仰大名。”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包子可爱,做这动作,是在跟我撒娇么。”

    他瞬间变回之前的冰雕脸。

    我无论如何也猜不到,几个时辰后,自己便很难再叫他包子,或直呼大名,更不能再随随便便调戏他。

    第3章 王兄臣之

    当天课业结束,我们走出万轴殿。顿时视野豁然开朗,进入眼帘的,是百年来空前的盛世。

    在这里,红花开满大街小巷,有四通八达之大道,千重万户之金楼。

    灵鹤成排穿云过,洛水接天映斜阳。但凡有水处,便有溯昭氏如仙般飞入虚空。有淑女怀抱丝桐,亦有君子佩剑英发,衣袂翩跹,与水共舞。

    烈日辉映下,水光颤烁,乱红纷飞,如雾般掩得帝景犹抱琵琶半遮面。

    这便是溯昭,我的家乡。

    因为夜晚离月很近,溯昭有个颇为动人的别称,叫“月都”。住在月都溯昭的子民都叫溯昭氏,乃是受到神界庇佑的水之一族。

    我们与所有虔诚种族一样,有自己的信仰,却与异族有所不同:大部分种族多信奉上乾神,即天帝,六界中最高的神。

    但在溯昭,信奉上乾神者仅有一成。

    我们至高的信仰是沧瀛神。

    沧瀛神字胤泽,是司天地之水的神尊。

    《溯昭史·建溯本纪》记载:“胤泽,始神也。建溯昭于洛水。”即是说,溯昭的创造者是胤泽神尊。

    当我们比喻一切从头开始,也都爱用一个成语“胤泽建溯”。由此可见,水不仅是我们的生命之源,亦是灵魂之源。

    从记事以来,每次看见大人们在空中飞来飞去,我总是格外羡慕。

    记得读书之前,我还在幻想有朝一日,自己也披上霓裳美裙,像个风骚娇艳的花妖一样,在云中转圈圈,迷倒全城最俊俏的少年,流传一段倾城王姬的佳话。

    现在若要我点评那会儿的想法,唯有俩字:略蠢。然飞翔之欲,依旧只增不减。遗憾的是,每次提出“要飞”,长辈们都颇为无趣,总纠正我说溯昭氏本身不会飞翔,那只是纵水登天术,我太过年幼,目前学不来。

    于是,我也只能鼓起腮帮子,坐在飞行的父母臂弯里,看其他花妖般的女子飞来飞去过干瘾。

    待我走出门去,已有一群玄鸟队出现在高空。

    玄鸟生四翼,金黑羽,孔雀尾,是溯昭非常拿得出手的坐骑。在那一群玄鸟背上,有美人如云,缟衣茹藘,是以母后派来伺候我的侍女团。

    领头的侍女身姿轻盈,褰裳而来,把我抱在膝上,便踏上玄鸟背,朝紫潮宫飞去。

    紫潮宫是溯昭的王宫,也便是父王与百官行政之处——从这里看去,只能看见极远处,云雾山顶上一个小小的尖儿。

    这就是最不公平的事儿了。

    父王膝下无子,有三个女儿,我是老幺。两个姐姐读书都在紫潮宫,由夫子一对一授课,只有我被发配到了十万八千里外的万轴殿。虽然这里教书更正统,之前也有其他君王命王子来此读书。可是,被弄到此处的王姬,我还是头一个。

    以父王的话来说,便是“不送过来,怕她长大要大闹月都”。

    如此不为信任,实乃痛哉。

    紫潮宫建立在溯昭最高的山峰上。那里尽是悬空的如槊峭壁,寻常水源一般爬不到那么高的地方,洛水却能逆流而上,将之环绕。

    然而,山峰最高点并非宫殿,而是一座比宫殿还大的祭坛。

    祭坛上有一尊雕像,不论在身城里哪处角落,均能观之敬之:那是一个面容慈祥的老者,他身材魁梧,长袍如云,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这便是我们的神,胤泽神尊。父王每个月都会去祭拜他。

    回到紫潮宫朔月殿,难得父王和母后都在。父王已摘下王冠,却依旧穿着溯昭王的镶金玄袍,一头月白色长发垂至胸前,威严地坐在宝座上。母后则披着全溯昭最好的织素,美艳无双,光华万丈。

    见我进来,父王道:“薇儿,今天你多了个王兄。”

    “啊?王兄?你们何时为我生了个哥哥?”说完这话,我自己脑子都成了浆糊。

    “他不是我和你父王生的,但你要把他当亲哥哥对待。”母后笑得相当温柔,从帘幕后拉出一个男孩,“臣之,来见你的妹妹。”

    我和那男孩对望了一阵子,只觉天雷阵阵,訇然灌顶。

    “包子?!”我震惊地往后弹了一步,“你如何会在这里!你如何就成我哥了!”

    父王呵斥道:“洛薇,大惊小怪,粗心浮气,成何体统!还有,那是你兄长,你要叫他一声‘哥哥’,不准乱取绰号!”

    我吐了吐舌头,依旧不可置信地望着傅臣之。傅臣之倒是一水淡如油,只朝我客套地笑道:“方才在课堂上,我原想解释与小王姬听,不想被夫子打断。”

    “既然已是兄妹,换个称呼罢。叫妹妹便好。”父王似乎喜欢他得很,竟难得慈爱一回。

    一阵混乱过后,经过父母的解释,我总算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果然,这与我大姐有关。

    按照我大溯昭律法规定,王位继承者应是长子或长女。到了我们这一辈,这人必然是我大姐。然而,大姐生性拓落不羁,素喜游历四海,笑歌起舞,不擅军政。父王一直不放心,总盼能找到一名王佐之才,将来为她左辅右弼,前疑后承。

    上个月父王出访九州,遇到一个修道之人。这道人告知,自己曾收养过一个孩子,名叫傅臣之,资质颇佳,聪明好学,只是如今已二十来岁,却丝毫不见成长,还是孩童的模样,在周遭人群里引起不小议论。

    父王心想这孩子或许不是凡人,于是要求见面。

    然而见面过后,他发现傅臣之真的只是凡人模样,亦不能妖化,但这孩子真如道人所言,敏而不邪,冷而不亢,如繁星丽天,芒寒色正。

    父王很是喜欢他,一不做二不休,收他为养子,带回溯昭,也算为道人减轻了个包袱。

    看父王喜欢傅臣之那模样,也不知是重男轻女,还是平日瞅我太不顺眼。总之,他欢天喜地地命人去招了大姐和二姐,让她们来见这个嫩包子新弟弟。

    二姐一向乖巧听话,和颜悦色,不过多久便抵达朔月殿,和傅臣之迅速变成一家人。

    但是,我们却久久不见大姐过来。

    半个时辰过去,父王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便派人去催促。不想,对方带回来的,竟是一封薄薄的信。信封上确实是大姐的字迹,我瞅见爹娘的脸同时变了一下。

    父王迅速拆开信封,飞速扫了几行,轻扶额头,合上双目,额上青筋乱蹦了几下:“蘅芳走了。”

    “走了?”母后没能理解,略显着急,“什么叫走了?”

    “她上个月去了蓬莱,在那里遇到一位散仙,回来以后不是一直魂不守舍么。现在,她和这散仙私奔了。”

    看见母亲的脸也唰地变成宣纸色,我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凝重道:“什么是私奔?”

    “大人的事,孩子少插嘴!”父王厉色道。

    “……”

    第4章 月华初逢

    晚上入睡之前,我忍不住又偷偷问了母后这个词的意思。母后正在替我盖被子,原本开口欲言,父王却突然进来,把她叫出去了。然后,他倚靠在床头,手指梳理我的发,竟难得是想哄我入眠。

    父王总是日理万机,鲜少这样陪我们,此举反倒令我有些受宠若惊。

    此刻,轩窗临月,月满高楼,清润之光夹着花瓣落在床头。父王道:“私奔,是指两个相爱之人,因恋情得不到他人的认同,便一同逃到很远的地方去……”

    父王有着端正刚毅的面孔,温柔起来,却是全天下最温柔的爹爹。我歪着脑袋,撒娇地把脑袋放在他的大掌中央:“咦,这不是很好的事吗?”

    父王道:“对有的人来说兴许是好事,但对溯昭王姬而言,非常不好。”

    我想了想道:“那,以后我绝不可以做这样的事,对不对?”

    父王却未直接回答我:“薇儿,你小时候很喜欢听为父讲故事,还记得胤泽神尊和他姐姐的故事么。”

    “记得!”我一下来了精神,“但是,您再讲一遍嘛。我最喜欢听这个故事了。”

    “好。”父王陷入沉思片刻,徐徐说道,“上古时期,天帝身边有一位法力无边的沧瀛神,他的名字叫胤泽……”

    这个神尊司掌天地万物之水源,可将沧海冻为深冰,为上界诸神所敬仰。然而,他也是诸位神尊中最为自私、骄傲、不懂爱的一位。他唯一在意的人,便是自己的姐姐。

    姐姐因苦恋心上人,求不得果,终日以泪洗面,所以,为逗她开心,胤泽神尊将神界的水源引到北海之上,以此水神力,临月建立了一座空城,并令神界之水环城而绕,称之“洛水”。这座都城名为“溯昭”,有着六界罕见的景观:每月十五日,芙蕖盛开,乱红纷飞,满月会占据大半星空,将整座溯昭照成一片银白。其极致美景,终于引得神尊姐姐倾心一笑。

    遗憾的是,这个笑容并没能使她振作起来。又过了一些年,姐姐终是郁郁而终。胤泽神尊因伤心过度,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洛水本有灵气,溯昭位临极仙之地,又残存神尊之法力,日积月累,滋养了生命,让这座空城逐渐活过来。百年后,溯昭氏诞生在这里。他们外表美丽,青发雪肤,传承了胤泽神尊的神力,生来便会纵水之术,很快便将溯昭盖修建成了一座兴兴向荣之都。而经历爱姐之死,胤泽神尊也学会了如何善待他人,并同时化身为溯昭之神,庇佑着这座城的子民……

    说到最后,父王摸了摸我的头顶:“你看,胤泽神尊原本是个自私的人,最终也决定要守护着我们。可见,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为自己而活。”

    我有些困了,懵懂地点头。

    “薇儿,你听好,以后不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忘记,你是洛薇,是溯昭的王姬,是我的女儿。这是你的命,也是你的责任。”

    这句话我听到了,却没听进去,更没理解。我打了个呵欠,轻轻“嗯”了一声,便钻到父王臂弯中,沉沉睡去。

    这一日过后,随着东兔西乌相逐,我逐渐察觉到两个可怕的事实:一来,大姐确实一去不复返,杳无音讯了。二来,我那新来的哥哥,他打定了主意,要坐实了兄长这个名号,其志在必得,已至不择手段。

    某天夜里,军令侯拖家带口到紫潮宫玩耍,他和我父王彻夜下围棋,他夫人和我母后在园中散步,赏花观月,他儿子和我们仨也在回廊中吃点心,玩游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