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汉 - 第3章 我恨你 战神王者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此时,人人侧目,老太太也把目光凝在方宁身上。

    眉头紧皱,满心厌恶。

    “怎么又是你?

    你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为何总是生事?

    罢了,今日是老身寿辰,不想跟你计较。

    你是自己滚,还是让我帮你滚?”

    看到老太太动怒,众人嘴角微翘,目含戏谑,似在看好戏。

    方宁身侧,江嫣然迎着老太太越发寒冷的目光,满目悲戚。

    但当她扫到方宁那平静淡然的神色,不知为何,心中一松,竟鬼使神差般想再相信方宁一次。

    紧咬嘴唇,目光坚定,把方才之事一五一十道出,

    听罢,老太太面色一肃,浑浊眸子透出不悦之色。

    “嫣然,你相信这废物?”

    鸦雀无声,众人皆把目光投在了江嫣然身上。

    江嫣然低垂着头,沉默不语。

    反抗意味,已不言而喻。

    “混账!

    你身为江家子弟,竟相信这废物的话,真是愚昧透顶……

    也罢!这废物不是说手串是假的吗?

    我倒要看看,我孙子精心给我挑选的文物,究竟是真是假!

    恒儿,别害怕,把礼物送上来,奶奶给你做主!”

    言毕,老太太深深看了方宁一眼,浑浊眸子有寒芒闪过。

    江恒闻言却不由面色僵硬,心底一紧,只觉得大难临头,一时间竟愣在当场,魂不守舍。

    “恒儿,还愣在这干嘛?

    还不赶紧把礼物送上去!

    你奶奶可是文物鉴定专家,一定能还你清白。”

    江青山拍了下自己儿子肩膀。

    方宁见状,目带玩味,嘴角尽是讥讽。

    众目睽睽之下,江恒已退无可退,只得脸色煞白,硬着头皮将手串儿呈上。

    “奶奶,您看……”

    老太太把手串接过,仔细翻看。

    半晌,这才用极为复杂的目光看了自家孙子一眼。

    江恒只觉嘴角苦涩,大汗淋漓,心中又悔又恨。

    手串是真是假,他心里极为清楚。

    他此前挪用公款出去挥霍,这一串墨玉舍利檀珠就是为了抹平账面。

    本以为能糊弄过去,可谁料老太太竟然要亲自查看。

    完了!

    顿时满目怅然,心下绝望。

    可谁知下一秒。

    “这手串是珍品,赝品之说,空穴来风!”

    老太太突然眼皮一翻,斩钉截铁。

    刹那!

    江恒抬起头来,欣喜若狂,癫狂之色溢于言表。

    江嫣然却顿时如遭雷击,失魂落魄,用近乎绝望的目光扫了方宁一眼。

    终究,还是错了……

    这便是所托非人吗?

    尘埃落定,在场诸人越发不屑,看向方宁的目光满是厌恶。

    此等卑鄙小人,不配和他们为伍。

    方宁也不禁蹙起眉头,看到老太太冰冷神色,心下了然。

    自己终究是失算了!

    老太太自然能够看出手串是真是假!

    但是,为了袒护孙子,她还是选择了说谎……

    正在这时,江恒已站起身子,已笃定老太太会护着自己,自信十足,满目讥讽。

    “嫣然,表哥并非不讲情面之人。

    如非迫不得已,我也不想撕破脸。

    但是,方宁当着这么多人诋毁我,便是在抽江家的脸!

    此事,必须给江家一个交代。

    不如这样,我高抬贵手,只要你们两个向我跪地磕头道歉。

    这事便算了,你看如何?”

    轻飘飘一句话,却顿时让江嫣然俏脸变色。

    跪地磕头道歉?

    从此必然在亲戚面前抬不起头来!

    她如何能做!

    但,不这样,又该如何下台……

    一时间,众人的嘲讽,老太太的默许。

    皆让她芒刺在背,泫然欲泣。

    方宁见状,脸色爆寒,目光森然可怖。

    方恒,欺人太甚!

    只不过,未等他开口,外面已是一片骚乱。

    “何人在外喧哗?”

    老太太抬眼扫去。

    下一秒,一道叫唱从门外传来。

    震惊全场!

    “华炎集团董事长送来聘礼!”

    “金丝蚕被一套!”

    “黄金龙凤钗一套!”

    “七彩琉璃水晶灯具四座!”

    “白头偕老阴阳和氏璧一块!”

    “永结同心明月珠三枚!”

    “现金彩礼八百八十八万!”

    “……”

    漫长时间后,叫唱声终于结束,琳琅满目的彩礼进入大厅,珠光宝气,令人眼花缭乱。

    “嘶!”

    在场众人倒吸凉气,满目惊骇。

    他们虽说是江家弟子,却也从未见过如此奢华聘礼,简直惊世骇俗!

    最为关键的是……

    华炎集团?哪个华炎集团?

    这世间只有一个!

    高高在上,呼风唤雨,掌控全球经济命脉!

    如果他们江家真和对方攀上亲戚,哪还需要愁钱?

    对方撒下一滴雨水,都足以让江家一步登天!

    念及此处,江家弟子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哪还去理会苏宁等人的破事。

    就连素来镇定的江家老太太都陡然站起,激动澎湃!

    当场宣布,华炎集团董事长无论要娶江家哪个女子,江家都大力支持,双手奉上!

    江嫣然站在角落,瞥到流光溢彩的彩礼,美眸掠过几分艳羡。

    又想到方宁当初入赘,身无分文,不由目光暗淡。

    方宁见状,哑然失笑。

    以自己名义奉上聘礼?

    这定然是钻石之心张原为讨好自己,擅自所为。

    当初自己随意提了一嘴,最大遗憾便是辜负江嫣然,未曾给她完整婚礼。

    今日,张原便要替自己补上!

    不过,既然张原已动。

    其他人,应该也为之不远了吧?

    果然,下一秒!

    门外,侍从叫唱声再次响起。

    “华夏军座魁首,首座送来聘礼!”

    “八面玲珑玉如意一件。”

    “红颜沾血三尺剑一柄。”

    “凤求凰红宝石项链一件。”

    “唐朝唐寅亲笔屏风一盏。”

    “……”

    “现金彩礼六百六十六万。”

    许久,叫唱声结束,更加的奢华,更加的磅礴。

    虽说现金彩礼比方才少上一些,但到达此等程度,这些皆是小节。

    最关键是这些彩礼背后透露的意义!

    首座!

    华夏军方沉寂三年唯一增添的军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谁料到,竟给他江家送上聘礼!

    两名大人物,联袂而至,同时看上江家子弟。

    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江家真要一飞冲天不成?

    念及至此,众人欣喜若狂,老太太更是老泪纵横,想要亲自祭祀江家祖先。

    最终,大手一挥,让人将这些聘礼全部锁上!

    两名大人物未至之前,任何人不得触碰聘礼半分。

    江青山惊喜交加,与荣俱焉。

    “老太太,此乃我江家百年难逢的机遇!

    江家必须倾一族之力抓住,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没错,华炎集团,林座皆是过江猛龙,如今能龙入浅溪,这便是我江家的大气运!”

    ……

    众人议论纷纷,讨论的热火朝天。

    江恒更是春风得意,侧过身子,目含讥讽。

    “你们两个还愣在这干嘛?

    没听到大家所说?

    这是江家气运!

    要是你们两个晦气东西冲散了气运,能担当的起吗!

    还不赶紧滚蛋!”

    “你!”

    江嫣然面颊充血,美目圆睁,只觉芒刺在背,再无颜面立在这里。

    将手中玉佩摔入方宁手中,泪撒当场,愤然离去。

    身后,江恒不怀好意的提醒声愈传愈远。

    “嫣然,别忘了明日和李二少的约会!

    这是表哥给你挣来的机会,莫要辜负!”

    闻言,江嫣然脚步一顿,身形剧烈震颤,之后直接离去。

    方宁则清冷的扫了一眼在场诸人,面色冷漠如铁。

    江家自掘坟墓。

    有些气运,它还不配!

    ……

    出了江家别墅,外面一阵凄凉。

    江嫣然走了许久,骤然转身。

    眼圈通红,泪如雨下。

    美眸,尽是冰冷、绝望!

    “方宁,我恨你!

    我恨你毁了我一辈子,恨你毁了我毕生幸福!

    因为你,我被千夫所指。

    因为你,我众叛亲离!

    你滚出我的生活。

    我不想再见到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